法國楊過

今屆法國大選,首輪得票最多的候選人是馬克龍。這位年僅三十九歲大熱,讓我最感興趣的,不是他的「不左不右」政綱,而是他與「小龍女」的情史。 十五歲那年,這位早熟少年,邂逅了比他年長二十四歲的戲劇班老師。他愛上了她,她也對他一見鍾情。天生離經叛道,即使父母反對,棒打鴛鴦,他依然承諾,有一天,他會娶她為妻。 以為只是年少輕狂,想不到他十五歲許下的諾言,最終兌現。十幾年後,那位三子之母為了他離婚,成就了這段忘年之戀。今天,他以三十九歲之齡,打着「前進!」的參選旗號,充滿自信地牽着六十三歲的她的手,走上競選台,揚言愛麗舍宮的主人,不止有他,還有她。 離經叛道,不守常規,也許是法國人的一種基因,也是我最愛法國愛情片的原因。法國愛情片,最好看的地方,就是從來沒有道德包袱。在有些地方還在質疑同性戀電影的年代,法國人不知已拍了多少回。愛情,在法國人眼中,不論年齡、性別、身分,皆無禁忌。 馬克龍的愛情故事,讓我想起多年前看過的一部法國電影Damage。導演是Louis Malle,女主角Juliette Binoche,男主角Jeremy John Irons,都是好戲之人。一個法國高官,與妻兒三人,看似幸

詳情

勒龐為什麼不會成功?

全球化並非全然正確,也不是永久合理;並非毫無瑕疵,也不是不可批評。全球化既有正面作用,又有負面影響;既有綻放的「玫瑰花」,又有潛藏的「玫瑰刺」。批評全球化,首先應是批評全球化中不夠公平、不夠合理之處,其目的之一應是促進更公平、更合理世界的實現。可以用公平的「非全球化」、「反全球化」,來修正不夠公平的全球化。 然而,用更不公平的「反全球化」,來否定不夠公平的全球化,則是明顯錯誤的,而法國總統候選人勒龐正表現出這樣的錯誤。隱藏在這位極右翼候選人政綱背後的,除了民粹化的愛國主義外,還有改頭換面的「半排外主義」與「半種族主義」。她的意識形態,因具有高度民粹性,其實對法國的民主制度或多或少會產生負面影響。 脫歐主張未認清法國長遠利益 與英國這個島國不同,法國是大陸國家,在歷史上就與歐洲命運極為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它不可能脫離歐洲「獨善其身」,這是與英國有所不同的。英國就其傳統而言,雖然持續關注歐洲大陸,乃至會適時干預大陸事務,但同時又與歐洲大陸「保持距離」——而與英國整個歷史相比,加入歐盟這段時間其實較短。至於法國,在特定歷史時期,甚至可說是歐洲的中心——它不可能像英國那樣與歐洲大陸「保持距離」。

詳情

馬克龍 哲學家總統?

法國總統候選人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今天進入第二輪選舉。執筆之際,民調顯示他今晚料得票近62%,可說穩勝。香港媒體大肆報道他年輕時的師生戀,妻子比他大24歲,很可惜,這不應是選舉的話題,更不應該是評價馬克龍的標準。那麼,該如何評價這位準總統?我們嘗試看看他向傳媒標榜的哲學背景,再談他的政綱有什麼理念,最後分析他在今次選舉的成功和責任。 馬克龍受哲學啟蒙 馬克龍和其競選團隊經常標榜他的學術背景。他曾是巴黎第十大學的哲學碩士生,碩士論文關於馬基維尼(Machiavelli)和黑格爾(Hegel)的公共利益(intérêt general)的概念。 他經常標榜做過利科(Paul Ricœur)的編輯助理。利科是二十世紀法國極其重要的哲學家,在現象學、道德哲學、歷史哲學和宗教哲學均有嶄新貢獻。如果你翻開利科晚年的大作《記憶、歷史與遺忘》,就會看到利科鳴謝馬克龍的編輯校對工作。馬克龍曾向傳媒說:「利科令我去幹政治,因為他沒有做到。」這句話真假大概無從稽考。但是,熟悉法國政治的人就會知道,他宣揚其哲學背景,意圖躋身法國著名政治家羅卡(Michel Rocard)派系的行列。羅卡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