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

近日閱讀報章,差點以為自己精神分裂。首先,屈穎妍女士在其專欄一篇題為「搵食兵團」的文章中,指法援制度養肥了戴啟思資深大律師及一眾被點名的「狀師兵團」。而另一報章則以「洋大狀收入減半 教書幫補」為題,講及外藉大律師在主權移交後收入減半,其中一位受訪的又是戴啟思資深大律師。到底,戴啟思資深大律師是被養肥還是被瘦身呢? 屈氏的文章有很多事實上的謬誤,我必需以正視聽嚴正指出其荒誕之處: 第一,在法律界專門打司法覆核案件的大律師及事務律師何謂鳳毛麟角。屈氏不明為何低教育程度的草根階層會懂得找戴啟思資深大律師幫他們打官司。首先,現在傳媒報導重要案件時,也常常提及與訟雙方的法律代表。市民要認識他們上網就可以找到他們的名字。而郭卓堅先生作為「覆核王」,難道會不知悉屈氏文中提及的幾位法律從業員嗎? 第二,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下,市民興訴必須先找事務律師,再由事務律師們聘用大律師代表市民出庭。盧婆婆及朱女士的律師團隊在這行業經驗豐富,要知悉行內那幾位大律師是人權法權威或司法覆核案專家,又有何難? 第三,司法覆核往往是有關影響整個社會政策的案件,例如囚犯是否可以在獄中行使投票權或中學派位應否以性別區分等等。不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