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 [1]。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2]。 4月27日,立法會一委員會討論該兩項任命 [3]。部分議員,因該2位法官就同性婚姻的立場受一些市民質疑,關注該兩位法官會否因其個人立場影響終院日後判案 [4];張國鈞議員舉例指如果歐洲法官對「自決」非常開明,查詢現時是否缺乏機制考慮法官的價值觀 [5]; 李慧琼議員亦提問,假如法官支持聯邦制,而案件與又港獨相關,現行機制如何處理法官價值觀與案件的可能衝突 [6]。 以上議員的言論,令人焦慮,會否是香港就法官任命進行立場審查,甚至是考核愛國忠誠的序幕 [7]。任容事態惡化,隨時由DQ議員蔓延至DQ法官,司法獨立可以休矣,香港法治的處境只會雪上加霜。筆者認為,必須多作探討,與讀者分析就法官任命進行立場審查的弊端,對事件保持警剔。況且,該2位法官的任命尚未經立法會大會同意,探討並非紙上談兵,而是

詳情

戴穎姿:人心從未回歸

踏入2018年,標誌着香港回歸中國第21年。 每年七一前後,政府總是大鑼大鼓地慶賀回歸,企圖將此打造成香港上下均要欣喜的盛事。然而,任你鑼聲再響,這幾年的社會動盪與撕裂已不能再更明顯地說明了:21年了,人心根本從未回歸。 粗略而言,現時香港人大概分成幾派:親中建制、傳統泛民、力求跳出一國兩制框架的港獨派、仍然在夢中囈着要英國人打救香港的港英派,以及自詡中立但委實只是以個人利益為依歸的大部分香港市民。 先說建制派。我承認,我對這陣營是有了太以偏概全的印象,不能理解中央何以會找來這堆常常「柒到盡頭返唔到轉頭」的蛇鼠作其喉舌。轉念間,又明白到中共雖然不堪,但畢竟是有他們的一套智慧才得以承傳至今。所以我們不能忽略,他們也會有梁愛詩之輩,學歷才智地位兼備。如不知道他/她們的立場和言論,實在也會是受人敬仰的精英。但為什麼我們一直覺得建制派的人總是一派胡言、不合邏輯?理由很簡單,怨有頭債有主,他們的主人慣性顛倒是非黑白、指鹿為馬,上樑都不正了,下樑無可厚非地都要跟着歪;他們舔共舔得姿態極其齷齪難看,主要還不是因為中共的行為本身就是荒天下之大謬。你笑建制派太瘋癲,吃了不少西環甜頭的他們暗自笑你看不穿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