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一地兩檢政府未必笑到最後

《明報》委託港大的民調,結果52.7%受訪市民支持政府提出的高鐵西九站「一地兩檢」方案,33.9%反對,13.5%唔知/難講/無意見/一半半,愈年輕、學歷愈高的受訪者,傾向反對方案。 特區政府擁有無窮的公共資源,宣傳攻勢鋪天蓋地,亦只取得五成多一點的支持,證明香港市民並不如有些人包括官員想像般功利而盲從、貪圖方便就輕易放棄原則。另一方面,要求政府撤回西九「割地」方案的「一地兩檢關注組」成員包括本人在內須加把勁,落區向市民講解方案的魔鬼細節,呼籲勿墮糖衣陷阱。 「割地兩檢」在憲政上造成的問題,可歸納為兩個重點: 重點一是將西九站部分地方、月台及在香港境內行駛中的高鐵車廂劃為「內地口岸區」,等於放棄在香港境內地方行使香港的司法管轄權。一旦在「內地口岸區」遇上糾紛、惹上官非,求助對象不是香港警方,而是只能向內地報官,內地執法人員執法,內地法庭處理,內地律師代表辯護。內地法律與司法制度製造多少冤假錯案,香港人耳熟能詳。 重點二是根據《基本法》第22條,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門在香港的人員必須遵守香港法律。具體而言,即使解放軍駐港軍營內都是奉行香港法律的。但現在特區政府要求中央授權香港自行放棄在西九的

詳情

陳文敏:一地兩檢:可以誠實一點嗎?

大部分對政府一地兩檢方案有保留的人士並非否定高鐵,而是希望尋求一個更能平衡一國兩制和一地兩檢的方案,希望政府亦能以這態度聆聽反對的意見。 假如今天我處身於西九站內,我是身在香港,受香港法律的管制。若我遭不合理禁制,我可以向香港的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可是,按政府的建議,西九站部分地區將成為內地口岸,在那兒香港法律並不適用,香港警察不能在那裏執法,香港的法院在那裏亦沒有管轄權;相反,那裏受中國法律(包括刑法)的管制,並由國內的公安執法。基本法清楚說明,除國防外交以外,中國法律並不適用於香港。在這樣清楚的條文下,政府的建議怎可能符合基本法? 政府說,那裏已不再是香港,所以不存在違反基本法的問題,而且香港政府在內地口岸仍可執行一小部分香港法律,所以這是賦予香港更多的權力。這好比說,我原來有$10,你授權我交$2.5給你,然後你給我$0.5,卻說這$0.5令我更加富有,難道特區政府真的要我們相信這樣荒謬的詭辯? 特區政府一邊說香港法律可以將一些地方假定為內地管轄區,所以那裏仍然是香港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說,內地口岸不是香港的一部分,所以沒有違反基本法。這論點旣自相矛盾亦不恰當,法律上的假定一般只

詳情

法政匯思:「你怕就不要坐高鐵!」

林鄭月娥指﹕「如果你咁擔心(被人拉),你咪選擇其他方法去內地囉!」,甚至不到內地 [1]。 問題,出在「你」這個字。特首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究竟代表的是小圈子,還是七百萬人,大家心裡明白。有一群香港人擔心「一地兩檢」的安排,那就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而這個「你」,是多是少,反正都是「你」的問題。明明連反對的權利都沒有,甚至連被諮詢的機會都被消失,從2009年提出建議,事隔8年,到2017年,一下子就提出引進內地法律的「一地兩檢」方案,而且是「唯一可行方案、不存在推翻」 [2]。 「你」沒有其他選擇,除了用其他方法到內地,或直接不到內地。 於是,問題也出在「怕」這個字。「怕」自己連說不的機會都還未出現,生米就已經煮成熟飯,再想去說不,就是在妖魔化、政治化、情緒化,反而變成是「你」在製造麻煩,阻礙香港向前。「怕」內地法律引進香港,遠的不說,劉曉波去世還未滿一個月,劉霞至今依然失蹤 [3]。難保走進高鐵被捕者正是你親友,但不保證你因此無被犯法,忽然可被洗頭,還要上鏡認罪。「怕」別人笑自己杞人憂天,明明說好五十年不變,但《中英聯合聲明》已成歷史文件,一直以為留守香港不到內地可得一夕安

詳情

王浩賢:杜絕濫權溫牀 警車須裝閉路電視

《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禁止酷刑公約》,保障任何人面對執法人員時不受酷刑或不人道的對待。據此,警方有責任保障被捕者不受暴力對待,包括以措施防止違規情况發生,以及若有人遭非法的濫權、暴力對待,警方有責任調查及追究責任。本文將針對被捕者在警車上遭濫權對待的情况討論。 今年7月1日,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示威期間被警員帶上警車,之後無條件獲釋。他投訴於警車上遭警員粗口辱罵、兩次腳踢下體、拉扯頭髮及推撞,有傳媒更拍到他遭警員拉扯頭髮的過程。然而相片未有拍到施襲者的容貌,涉事人很可能可以逃脫濫權的後果。 最近幾年,警察被不斷指控以暴力對待示威者,包括毆打沒有反抗的被捕示威者。有部分個案被證明屬實,濫權警員亦遭刑事追究,在此不再贅述。值得注意的是,監警會於2015/16年度處理了共346宗涉及警員毆打的指控,佔其整體通過的調查結果10%。由此可見,警員毆打市民的指控並不罕見。然而因為不同原因,當中只有50宗指控可進行全面調查的程序。該50宗指控中,有60%的個案因證據不足而無法判斷警員有否濫權。然而這些指控都是有一定的事實基礎,因而沒有被監警會裁定為虛假不確的投訴。 筆者認為,

詳情

楊森﹕一地兩檢是一國兩制的試金石

港大法律學院陳弘毅教授是我一直尊敬的法律學者,經常就法律問題特別是與《基本法》有關的問題,都能指出問題所在,增進市民對基本法的了解。但剛於本月1日在《明報》觀點版刊出的文章,題為〈持平理性務實面對一地兩檢法律問題〉,我是不敢苟同的,故寫下這篇回應。 只重服務而輕視港人擔心 講法「離地」 首先,陳教授指出一地兩檢安排的目的,絕不是擴大內地執法部門在香港的權力,或有意擴大內地法律在香港的適用範圍。他特別指出一地兩檢的通關程序,應理解為主要是一種服務多於執法權力的行使,而通關服務一定程度上是可由機器來處理,正如港人出境或入境的手續,只需把身分證放在機器裏然後讓機器檢驗其指紋,毋須接觸任何出入境的官員。故此,他認為這部機器提供的是一種服務多於一種權力的行使或法律的適用。繼而,他指出海關的檢查現在也一定程度上是由機器檢查行李的。 陳教授認為海關檢查本身是一種服務多於執法權力的行使,這種說法其實是相當靜態和片面的。港人乘搭高鐵,過了香港海關,進入設在西九的內地口岸區,若高舉「平反六四」的紙牌,或於行李袋中被檢出存有反對一黨專政的書刊,可能已被內地海關人員帶去扣留和問話了。所以在本港西九高鐵總站設有

詳情

李柱銘:喪權辱港的不平等租約

歷史是充滿諷刺的。 對於香港而言,無論是百多年前,抑或是回歸以後,似乎都逃不出被不平等條約「租借」出去的命運。 一八四二至一八六○年期間,清政府先後割讓香港島和九龍半島予英國政府,成為殖民地。及後,在一八九八年六月九日,清政府再度與英國政府簽下《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將九龍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地方及附近逾二百個離島,租借給英國政府,為期九十九年,到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屆滿。 二十年前,這份租約到期了,為此中英兩國在一九八四年制定了《聯合聲明》,英國政府將整個「香港」歸還,由中央政府成立特別行政區。然而,回歸不過是二十年,看來香港有地方會再一次因不平等條約而被「租借」出去。雖然今次租出去的地方面積不大,但卻是位處九龍的中心地帶,而且特區將主動「失去」此地方的司法管轄治權,更嚴重的是,港人在這地方內會喪失應有的人權和自由,得不到香港法律包括《基本法》的保障。而且任何人一旦涉嫌干犯任何內地法律,就需要在內地法庭接受審訊。 無奈,本該捍衛港人權益的特區高官們,竟千方百計地促成此不平等條約。而他們口中一地兩檢的唯一好處,就是方便旅客、節省旅客往返內地的時間,但卻為此而賠上了一國兩制。我們的高官為

詳情

法政匯思:「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一地兩檢之於基本法之弊,許多有識之士均作出了詳盡的解釋,在此不贅。 「方案」推出後,各界、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紛紛以基本法為基礎指出其一地兩檢「方案」如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背道而馳——而所謂「方案」,你我心照,根本上可算是定局,無法回頭。儘管這些日子來,那些大量分析如何合理、如何一語中的,林鄭和我們本該捍衛法治憲法的律政司司長的一句「方案符合基本法」,配以擦鞋都來不及的一眾護主黨說得振振有辭的一堆歪理、指鹿為馬,就要使一個嚴重損害香港法制的一地兩檢上馬。為了官方聲稱、那少得可憐的「便利」,就把香港的地域主權雙手奉上,這筆數如何計,無人算得懂。 在中國的憲法中,可見也有「依法治國」的字眼。然而可笑的是,此「法」等於黨,黨就是皇法。於是乎,中國本身、乃至施於香港的種種一切,任你拿出基本法還是中英聯合聲明出來,中央都不會「犯法」。 中央的無恥,路人皆知。然而,是次一地兩檢更令人悲憤的是,香港政府居然跟中央「癲埋一份」,不獨做隻無力還擊的應聲蟲,且要利用基本法第20條,扭曲立法原意解讀,使香港根本是中門大開。此例一開,使我城前景更加堪虞。 某天在街上聽途人說,不少國家都有一地兩檢的機制,不明白何以

詳情

陳景祥﹕爭取對香港最有利的一地兩檢

圍繞香港高鐵一地兩檢,爭論的議題主要有三,包括法律——是否違反《基本法》第18條?香港是否主動讓出自治權,「割地」給大陸,讓內地人員可以在香港執法,破壞了高度自治,形同「自閹」? 其次是有關香港高鐵的效益——有人認為,26公里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造價達到844億元,全球最貴,是否物有所值?政府預測的經濟效益,是否可以實現?高鐵香港段的「命運」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性?有工程界提出停建高鐵香港站,把樓面作其他商業用途,同樣可以取回一定收益,而且不比政府計算的回報(4%)低。 至於第三項爭議,是在香港高鐵站內的內地口岸區,內地的全面執法權是否應該設限? 法律途徑推倒一地兩檢 成事機會微 先談法律。對特區政府來說,高鐵的法律問題已經「解決」,沒有太多討論餘地。到底高鐵站內特區政府租賃土地給內地實行一地兩檢,應以基本法內哪些條文作為解釋?律政司長袁國強有一套說法(按基本法第2、8、11、20、22條),後來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又作「補充」,表示第118及119條有關經濟政策的條文「更加重要」。到底譚惠珠女士的說法是個人意見,還是在政府解釋的版本上「僭建」?袁國強司長並沒有肯定的回應。但可以推想,在香

詳情

楊岳橋:為了高鐵我們要付出甚麼?

新任運房局長陳帆說:「高鐵帶來的社會效益,足以抵消成本。」 高鐵的成本,當然是那貴得令人咋舌的八百多億建造費,以及隨鐵附送的一地兩檢所帶來的割地、違反《基本法》和破壞一國兩制。這些論調,相信個多星期以來你都已聽到厭,甚至患上了「高鐵疲勞症」。 那麼今次我們就來談所謂的社會效益。政府一直用一個關鍵數字為高鐵宣傳:48。48分鐘就可以由西九龍直達廣州,實現一小時生活圈,配合一地兩檢,何其方便啊!快過屋企住上水返工返港島,不如,搬去廣州住吧! 世事有沒有這樣完美呢?先不論所謂的「直達廣州」其實是直達「廣州南站」——一個位處番禺市郊區、要轉乘地鐵才能到達廣州市中心的車站;每日由西九總站開出的接近二百班列車當中,只有大約7%是直達廣州南站的直通車,其餘短途班次統統要中途停站,令車程變成55至63分鐘不等。 48分鐘?倒未至於是謊言,卻只有7%的幸運兒能「尊享」。 再者,「高速鐵路」的效益,是愈長途才愈「見效」。高鐵廣深港段卻有超過八成班次是走短途,二百班車當中的四分一更是只行一個站到福田了事。既然那麼多班次需要停靠福田站,為何不因利乘便在當做一地兩檢?這樣做,便能避免目前出現的大量憲制、法律爭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