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報警奇遇記

四月底,鳥季已近尾聲,大部分候鳥,吃飽力足,都會飛行千里,回到北方棲息地,求偶交配,延續生命。部分候鳥,從地球的南方,例如澳洲過境香港,歇腳加油,沒多久,又向北方進發。在這個月份,雖然已看不到成千上萬候鳥聚集騰飛的奇景,但仍有些難得一見的過境鳥,有相當吸引力。 那天一早到了米埔,一股勁兒走到禁區泥灘觀鳥屋,潮水退盡,候鳥集中在肉眼僅見的遠處,時間不對,鳥少人也不多,但卻出現不尋常的入侵者。 米埔泥灘範圍屬於禁區,不但是受國際公約保護的濕地,更是法律意義上的邊境禁區,要向警方申請禁區紙,方可進入。泥灘上除了野生動植物,應該沒有人類的蹤影。 在觀鳥屋不到一百公尺之處,赫然出現一個人影,似是位女士,在泥灘上慢慢滑行,雙手在泥裏掘出什麼的。後來知道,滑行工具叫泥板,形狀似沒有轆的大型滑板車,上面裝有支架,掛上膠桶,還有十來個用竹篾織成小小的籠子。用望遠鏡觀察,只見她把籠子放在泥灘,過不久又收起籠子,把裏面的東西倒入膠桶。動作利落,時走時停,很快就成為幾乎看不到的黑點。 這個畫面似曾相識,在觀鳥的網頁見過。據了解,他們都是非法入境者,在泥灘上用小籠子捕捉俗稱花魚的彈塗魚,還有泥蟹,據稱賣得不錯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