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針想「自決」都有錯?

孩子在家長心目中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生命。在孩子出生前,持續的產前檢查,儘管結果是滿意的,我們還是擔心著:孩子可如常長成嗎?四肢、五官、內臟……從二維到四維圖像,沒有一張不細察;放心了?還是放心不下。地球好危險:輻射、加工食物……誰可斷定新生命健全健康? 多得醫護悉心照顧,孩子在妻十多小時的陣痛裡順利出生,打了第一支疫苗,才欣喜了一陣子,就得面對產前填寫過「考核表」的結果:出生需立即接種三種疫苗(維他命K、卡介苗、乙肝第一支),為何只選兩支?為什麼不接種卡介苗? 一小時後,醫生再來問,我們回答。她向我們講解卡介苗是什麼,卻沒有提到:卡介苗是活性疫苗,香港說「保護效用並非是百份之一百」,台灣說預防效果約85%。剛出生不到一小時的孩子,要立即捱三針(衛生署網頁寫兩針,最近多了維他命K),於父母言,一針都嫌多。醫生朋友聽後,激動地說「你知道一年有多少人死於肺癆嗎」,於他而言,連卡介苗都不接種,一定是不可理喻了;認定我是「反疫苗人士」的朋友,會指責我於公眾衛生有害、疫情在社區爆發就因為有你這種人、你的決定經不起科學驗證…… 可是,醫生有否檢查孩子免疫力是否可捱過這一針?我們都假設剛出生的孩子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