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忽視基層醫療的惡果

筆者只是時事評論員,不是什麼公共衛生專家。不過,筆者也是一班醫療界朋友的WhatsApp私訊討論區成員,「圍爐取暖」愈講愈激是常事。最近私訊區內的朋友有兩個意見,爭論得相當熱烈:其一,有某學者指可以派流感藥到安老院舍等,所謂「社區控源」,友儕期期以為不可,因有可能加大了病菌的抗藥性風險,弊多於利;其二,是部分傳媒誇大了疫情,導致社區有不必要之恐慌。 筆者只是一介時事評論員,常識不及知識,就前者之「社區控源」論,垂詢「谷歌(Google)大神」。原來關於社區派藥,都有一些爭論。因為假如一些地區的基層照顧人員,醫療知識培訓不足,例如非洲一些偏遠鄉郊,派藥的結果可能會導致病人藥石亂投,反而會導致病毒產生抗藥性,弄巧反拙 。按理,香港是發達地區,不是非洲國家,社區派藥應該不會犯下亂派藥亂食藥的風險。 但是,香港安老院舍大多只有保健員在場,而且支援人手不足,如何有效及在可控風險下派抗生素而不會大大提高病毒抗藥性呢?這就要靠基層醫療制度的支撐,讓保健員也有基本的醫護教育了;又或者有跨界別的支援,即是當有流感疫症時,社區有足夠醫護人手做第一道防線,避免安老院舍有事無事call白車送老人家去急症室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