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不是海洋公園

香港法庭近日瀰漫一股歪風,有人以為從小看TVB的律政劇就可以隨便把法庭當作觀光景點,還圖文並茂撰寫遊記放上網,或用通訊App傳給「朋友」開心share,然後逍遙法外冇手尾跟。此風,實在不可再長。 雖然,我們的法庭是開放的,無論你是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有排名的人,還是活在赤貧線下純粹想在大熱天時進去涼冷氣,法庭都無任歡迎,這是一個open court應有的精神──外來遊客當然亦不例外,他們來參觀、欣賞我們的法律制度絕對沒問題,問題在於進場前請搞清楚自己是在高等法院,而不是去玩去癲的海洋公園。 法庭之所以不准拍攝、影相、繪畫,甚至連用紙筆記錄也需要事先獲批,首要目的當然是為保護陪審團,不容許外間壓力左右他們的裁決。沒有陪審團的案件呢?法庭也不希望因為有鏡頭在場而影響證人、律師以至法官的言行,從而達至最公平的審訊。 有說,連內地的法院都每年直播幾萬場官司了,為何香港還是那麼「落後」那麼「不透明不公開」?這樣問,就等於問海洋公園怎麼不向長隆野生動物園學習。其實只要明白上述的原則,就會同時明白:親身旁聽一定不及上網看直播方便,但如為了方便公眾而影響審訊的公正或法庭的尊嚴,就是本末倒置。 至於為什

詳情

袁天佑:3.1億,1萬張門票

財爺宣佈財政預算案,其中有3.1憶撥給海洋公園,但要求免費送出10000張門票給學生。我在臉書上引述一位反對者的批評。該批評指出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皆為前任及現任特首的支持者,有利益輸送之嫌。當然董事局成員未必有收取報酬,但也給人「親疏有別」的印象。而且海洋公園去年有2億餘元的赤字。在管理不善的情況下,為何還要撥款補貼?財爺在立法會解釋財政預算案時,也指出海洋公園在財政運作上出現困難。 臉書發出後,有很多迴響。批評和指責政府這樣做的較多,所以也引起一些衞道之士的反應,不過,這一面的迴響不多。 我對於撥款發展海洋公園,發展教育項目,並沒有意見。反之,我覺得應撥更多資源,不但是海洋公園,還要發展更多主題公園。這比起500多億作科研,或是數以千億計的大白象工程,更值得投資。 香港人口眾多,需要更多和不同的主題公園。但現時香港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除了海洋公園外,只有濕地公園。迪士尼樂園只是遊樂場,與教育拉不上太多關係。家長想帶兒女參觀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選擇不多。而且,海洋公園過去的發展,着重點多是機動遊戲,在我記憶所及,現時之水族館比以前的還細小很多,與「海洋公園」這主題,實有所偏離。所以如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