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沒指紋的人

最近有一單充滿生命力的新聞,有着電影的情節。在長沙灣深旺道,有一個入伙僅十幾年的公共屋邨,叫海麗邨。跟其他屋苑一樣,清潔工是外判的,大老闆雖是房署,但政府以價低者得為採購原則,跟承辦商「民順」交易。兩年合約總值1211萬,惟去到約40個前線工人身上,每人每月只獲出糧8617元。 合約期滿,舊承辦商要工人簽名自願離職,以逃避支付遣散費、將他們年假歸零等等。工人遂發起罷工,竟然撐到10日,最後小勝。點解?點解咁基層的工友,竟能打贏大老虎?這些清潔工究竟姓什名誰? 這40人當中,有很多人連指紋也幾乎沒有,手指給打磨得光滑,是長年打掃、頻密洗濯雙手之故,才會連指紋都差不多一併洗掉。有幾個阿姐說,她們出入境也不能通過e-道。目不識丁的工人,早前被要求簽名離職時,其實完全看不懂合約內容。直至聖誕節才搞清楚自己發生什麼事情,但在12月27日發起的罷工中,竟有接近30人參與。 其間上級向願意復工的工人,發放500元獎金。不少阿姐其實跟管工關係良好,明白大家都只是受薪的打工仔,但阿姐還是斷然拒絕。她們直言寧得罪上級,也要跟罷工工友捱義氣。博弈遊戲,愈多人歸邊承辦商,工運必然輸硬。因此戰友有沒有骨氣,往往

詳情

日光:清潔工之死

平安夜前夕,一名清潔工人,墮進屋苑的垃圾槽被困失救,最終不治。71歲,乃退休之年,本應享清福過日子,為何他還要做替工,擔當如此消耗大量體力的勞動工作?還需在緊湊的時間內處理大量垃圾。平日目測,清潔工乃至食環外判的清道夫多屬長者,這份具厭惡性的工作,年輕人不願做,人工貼近最低工資,但在職老人為了幫補家計,沒許多選擇下唯有「焗住」做。這樁不幸事件帶出老人難退休,以及清理垃圾工人的安全問題。有人會讚在香港養老比許多地方已算不錯,但有調查指出2015年,65歲或以上長者貧窮人口就已逾33萬人,即每3名長者就有1名屬貧窮。政府沒有加強退休保障,也沒有完善的老人政策。另外,處理垃圾槽潛在的風險遠較「鎖𨋢」運垃圾到地面高很多,但據說因居民投訴鎖𨋢會阻礙上落樓時間,因此垃圾槽問題未有解決。數年前,亦發生過清潔工誤墮垃圾槽死亡意外。最近的意外本應可以避免,但因某些原因,沒有從錯誤裏吸收,導致悲劇重演。每日多宗工傷意外,昨日新聞變成今日舊聞,明年今日,又可會記起這名在職老人。從事新聞工作,最可怕的是遺忘。[日光]PNS_WEB_TC/20171229/s00191/text/1514484168890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