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新班子點connect路邊空氣污染?

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於前日公布新班子名單,猜測多時的局長人選終於塵埃落定。未來5年的管治方針與成效,不僅取決於個別問責官員的人事作風,實則更受整體的政府框架及執政思維左右。 運輸及房屋局就是一個好例子,以展示重組失誤下如何妨礙施政成效。有關運輸政策的決策局在過去多年不停「變身」,1997年由運輸科改稱為運輸局,董建華時期改組為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再於曾蔭權年代重組成現今的運輸及房屋局。 現時的運房局分別處理所有與房屋和交通有關的政策和事務,囊括「衣食住行」之中的兩個要素。前者關乎公私營房屋供應,後者掌管交通系統及設施的規劃及運作,對市民日常生活影響至深。 新特首應有統領各部門的決心 不過,運房局施政卻困難重重,原因包括跨局合作不力,與發展局協調出現問題,批地與建屋部門各自為政,導致公屋輪候時間冗長;運輸政策複雜繁重,現任局長張炳良曾表示有六七成工作時間花在運輸事務之上,在處理多個當前「政治炸彈」的同時,例如高鐵「一地兩檢」問題、港珠澳大橋工程進度等,本地交通問題卻愈見糾結和嚴重,不禁令人擔憂當局似乎是欠缺心力去解決和梳理:車輛過多,交通擠塞問題日益惡化,市民每天動輒花上兩三個小時在通勤之上,

詳情

氣候逃兵:香港追上特朗普?

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入敘利亞和尼加拉瓜陣營,成為全球第三個自絕於《巴黎氣候協定》的國家,不但引來全球領袖責難,在美國國內更激起極大反響:有12個州份成立「美國氣候聯盟」;289名市長聯署聲明,誓言要加大力度履行巴黎協定;有指美國駐華代理大使阮大為(David Rank)甚至因此憤而辭職。 美國的退縮正好成為中國的契機,總理李克強趁機與歐盟聯手,強調會共同承擔領導角色,不僅執行更會加大對巴黎協定的減排承諾,亦暗示會填補因美國退出而拖欠20億美元用以支援貧窮國家的資金。 香港人喜歡「剝花生」,這些國際政治舞台上的角力固然精彩,特朗普一再出醜似是意料之內,但橫看豎看也跟香港沒有多大關係。可是,如果大家有留意今年初特區政府破天荒由16個決策局和部門制定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再比照當今的新形勢,便明白林鄭月娥領導的新班子必須把應對氣候變化視為重大政治任務,稍一不慎便會令香港變成追隨特朗普的氣候逃兵,貽笑國際社會。 香港氣候行動 國家政治任務 《香港藍圖》的第一章大字標題指出:「承接《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已於2016年11月4日生效。按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巴黎協定》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

詳情

特首選舉的「氣候挑戰」

  2017年2月8日,筆者以「繁榮反思小組」召集人的身份,向四位宣布有意角逐特首選舉的人士發出了一封名為《我們需要怎樣的繁榮2.0》的公開信,並每位皆隨信附上拙著《反轉經濟學》和《資本的衝動》。迄今為止,經已收到曾俊華競選辦公室的致謝函,以及林鄭月娥競選辦副主任的來電致謝。 今天(2月24日),我再以「350香港」召集人的身份,再向四位參選者發出了一份經幹事會同意的「氣候挑戰」。我不知道這樣做是否會有任何作用,但我們總算盡了公民的責任。「挑戰」的全文如下: 「350香港」對特首參選人和選舉委員發出之「氣候挑戰」 中國是聯合國《巴黎氣候協議》的締約國。由接近二百個國家簽署的《巴黎協議》明確地指出,要防止巨大氣候災難的發生,我們必須將「自十九世紀中葉起計的地球平均氣溫的升幅」,限制在攝氏2度甚至1.5度之內。 科學家的計算顯示,要達到這個目標,全球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必須在2050之前減低至2005年水平的20%,而一個中期的目標,是在2030年減至這個水平的60%或以下。而惟一的辦法,是盡快以太陽能和風能等「可再生能源」,取代煤、石油和天然氣等在燃燒時釋放二氧化碳的「化石燃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