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港女藥丸Post

facebook心理,變化微妙。我和世侄女早已睇post唔發post。以前,fb friends,都真係friend friend哋,今天fb好似個「公海」,乜人都有,你今日出咗兩粒暗瘡,唔會喺銅鑼灣Sogo十字路口,大大聲嗌「好痛啊!」但世侄女話我知,有一種「港女藥丸post」,當事人久唔久post張相,show幾包醫生開嘅藥丸袋,或一樽咳水,話:「又病喇,好辛苦!」然後下面一群朋友留言:「加油啊!」「好可憐啊!」「錫錫!」看官,你懂的!病人就是要朋友同情鼓勵。我係男人,唔知女人心理。世侄女話,有些妙齡女人瘦身美圖,經營女神形象,亦愛收兵,明知唔會同班觀音兵拍拖,但暗示有可能發展,久不久「派軍糧」,即係合照一下、飲杯咖啡、post張卡娃兒照片,激勵一下軍心。藥丸post係一種十分專門嘅genre,要病得慘情,給人有種頭暈身㷫的酥軟感,例如「低燒幾日都唔退,今日仲要present,點算呢……」聽世侄女說,見過一個「搬屋藥丸post」,效果立竿見影,女神搬屋先嚟病,下面留言群情洶湧,麻甩兵團,人人搬屋。我發覺,藥丸並非港女獨享,男人也有呢鋪癮,有些「軟男」,也愛在facebook訴苦,話自己做得好辛苦,飯都唔得閒食,或給賤人陷害……下面留言,也是「加油啊!」「撐!」求仁得仁,眾親友打氣,當事人迎難而上,發憤做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9/s00192/text/1526667456486pentoy

詳情

港女打擂台

《G-1格鬥會》宣傳片段已看到,美女打至臉青唇白,流淚流血。似乎參賽者都豁出去了,不在乎是否要以美貌示人。港女要靚唔要命,但格鬥會的主角拚命奮戰,不怕在鏡頭前面容扭曲。港男說港女,均指其尖酸刻薄,自己永遠是對的,總是說三道四。但今次港女面目很多不同性格,是非閒言還是不少,但參演女子不乏溫情,大家並不是在勾心鬥角、置於你死我活的絕境。「港女」令人覺得刁蠻而身體柔弱。常說港女收兵,家居雜務,粗重工夫,男友赴湯蹈火是理所當然。也許世上真有如此這般的一些港女,但《G-1格鬥會》參賽打手不怕辛苦,地獄式集訓,按她們的說法,操練一天,回家骨頭散掉。這八個女子,不是嬌生慣養的所謂港女,而是吃得苦有戰鬥力的拳手。都是半紅不黑的藝員、歌手、模特兒、運動員。似乎只有一位港隊運動員唔志在,其他女鬥士都渴望成名,渴望公眾記得她們的名字。在演藝圈浮沉多年,還是名不見經傳。於是立下毒誓,破斧沉舟,放下身段,走上擂台,在鏡頭前,不做港女,沒有公主病,只想成功不想倒下。格鬥女子之中,沒有一個是觀眾可以認出名字的明星,其中只有龍小菌曾經人氣不錯,卻只是風騷一時,公眾很快又忘記。於是她希望在擂台上打出一條生路。格鬥會這樣的真人騷,總是有這種「常人與名人」的拉扯。常人要一朝成名已是非常之路,但人氣急升之後如何維持?被打破臉打爆鼻樑之後,人生是燦爛了還是受傷了?真人騷主角一朝成名,三五年後,大都回到常人的行列。也許這次是例外。原文載於2016年5月2日《明報》副刊 viutv 港女 G1格鬥會

詳情

邊個港女?邊個女神?

這星期,平民百姓與大眾媒介同心同德,大玩小學練習式連線配對遊戲。玩法如下﹕連詩雅、葉蘊儀、杜如風、鄭欣宜,誰是「港女」?哪個是「女神」?四個名字,兩張標籤,如何張貼?翻閱媒介內容,偷聽平民對答,答案擺在眼前。人人都說,連詩雅是典型港女。星期一,電視台帶觀眾跟着「兩代女神」去旅行,連詩雅反映當下,葉蘊儀代表過去。在真人騷的鏡頭下,大眾全程直擊兩女在佛羅倫斯街頭交換的火花、口沫,以及矛盾——連詩雅化妝、遲到、愛購物、要求多多、大驚小怪、英文夾雜外地口音;葉蘊儀(自稱不介意)素顏、準時、愛藝術、為人隨和、淡定安靜、英文……觀眾沒聽她說過幾句。結果一如所料。節目出街後,全城異口同聲,嘲笑連詩雅口音驚人,性格嚇人,妝容(厚度)更加懾人,絕對是「世界級港女」的終極示範;反觀葉蘊儀,深藏不露,懂看地圖,更會逛陶瓷店、博物館,乃是如假包換的「真女神」。大眾眼眉跳動,媒介自然接力煽風。電視台網上加推「連詩雅講英文」環節,觀眾個個笑到rest in peace;雜誌急忙盤點連詩雅「十大港女罪狀」,當中更包括「舉頭望名牌」和「低頭玩手機」等萬惡不赦的恐怖行徑,人人讀後點頭,大呼同意。對此,不是港女的我,其實有點不安。中立鏡頭原是編導眼球我與連詩雅素未謀面,對她認識到此為止,亦不曉得她真人個性如何。但我與「真人騷」偶有碰頭,對它的本質尚算了解,因此對所謂「真實」,從來抱有幾分戒心。所有電視學者都告訴我們,真人騷雖不設劇本,沒有對白,更沒有演員,表面何其客觀中立,但這往往只是假象——中立鏡頭原是編導眼球;客觀畫面確經後期剪接;觀眾理解「真人」的角度,其實經由幕後黑手引導促成。真人如你我他,平日說話其實相當沉悶。故此,要炮製精彩真人騷,不是請客食飯,而是艱巨挑戰。吸引眼球的最佳辦法,是挑撥矛盾,塑造極端,建立定型。所以,連詩雅的缺點要在顯微鏡下,被放到最大﹕抱公仔、玩手機、追名牌,明明是年輕男女的喜好,卻在鏡頭下成了眾矢之的;對工作人員的無理要求表達不滿,本是正常之至,卻在剪接之下,成了「驕生慣養」。一個跟平凡女生無甚分別的藝人,一夜間成了全民公敵、港女典型,這無疑是真人騷的拿手好戲。這也是大眾媒介的慣常絕技。面對性別議題,香港媒介最擅長左右逢源,一手荼毒,一手救贖。這天它炮製母親節特輯,為天下女性抱打不平;那天製造標籤,隨意張貼,將正常行徑化成十大罪行,把偏離「正常」的女生通通打成「一班港女」;有時娛記高呼女權萬歲,轉載葉蘊儀「胸部不是武器」的呼籲,有時八婆雜誌以「何韻詩戴Bra午夜逃亡,芬蘭遭施暴」為封面,嘩眾取寵;翻開娛樂版,一個方格在歌頌欣宜高唱「你瘦夠了嗎」,另一方格卻在嘲笑女藝人身形發脹,並冠以「肥X」之名。鄭欣宜是個好例子。多年來,她一直是大眾媒介煽風點火下的受害者。未入行,媒體已將其身形化為關注焦點。年紀輕輕的她看着報道,便以為自己的存在價值,只在於「瘦唔瘦到」。就連電視台高層亦曾當面批評她「不夠努力」,細問之下,「努力」無關演技與心態,而是未達至娛圈標準身形。於是有段時間,欣宜努力追趕媒介、大眾期望,落力纖體,笑面迎人,只為變成一個「正常人」。「正常」應由誰定義?但究竟「正常」應該由誰定義?身為肥姐的女兒,欣宜的胖,請問又有多「不正常」?直至近年,她終於覺悟。何以將快樂跟身形掛鈎?於是欣宜發表「不減肥宣言」,堅持做回自己。結果媒介變臉笑她「自暴自棄」,但她的態度,卻逐漸贏得公眾認同。這星期,欣宜推出自導自演的《女神》MV,點擊率高企,許多人一邊恥笑連詩雅「港女」,一邊讚欣宜胖得好看自信,(又)是真正的「女神」。欣宜沒錯可敬,但如果大家將她的故事以至新歌,簡單化為一句「胖也可以好看」,抱歉這只是一知半解。欣宜多年來的故事給大眾的教訓,不止於拉闊美麗的定義,更在於挑戰社會上一個個貼得異常牢固的標籤——例如「正常」,例如「女神」。誰細心看過《女神》MV?片中欣宜為不同女生逐一戴上后冠,她們中間有蓄短髮的,有肥胖的,有外表平凡的,也有五官標致、身材纖幼(像連詩雅)的……背後信息何其明顯﹕只要忠於自己的「正常」,人人都是女神,人人都值得被愛。既然人人皆是女神,那麼「女神」標籤,根本毫無意義。觀眾在稱讚欣宜是女神,是否願意更進一步向「港女」、「女神」等七分無謂、三分無知的標籤,高聲說不?「女神」、「港女」標籤毫無意義有編劇朋友說過,他寫劇本時常提醒自己,「可憎的人必有可憐之處」。我少寫故事,卻更願意相信,每一個真實的人一路走來,都有他和她的獨特劇本。你固然可以一口咬定,連詩雅滿口英文是因為她「扮嘢」,但亦可相信這是一個國際學校女生常見的生活習慣;你可以扮演高層、仿效娛記,認定欣宜肥胖乃自暴自棄、不思進取,但亦可明白其身形遺傳自肥姐,而與生俱來的高矮肥瘦,試問有何值得大驚小怪?更何况,無論藝人抑或觀眾,都需時成長。欣宜試過減肥,葉蘊儀也拍過纖體廣告。而我曾經和香港人一樣,認定杜如風是只懂「食買玩瞓」的「世界級港女」,但多看幾次,又逐漸發現原來撕去「港女」偏見,這個女生的真性情其實相當可愛。大眾媒介天生喜歡挑撥矛盾,製造「真實」,建立標籤,但不代表我們觀眾要全盤接受。當然,許多人會說,藝人的任務就是要娛樂大眾,既是無傷大雅,笑笑又何妨?但藝人與真人,真的能夠輕易被分得清楚嗎?大眾攻擊連詩雅,其實又在責難許多被視為「港女」的正常人;大家取笑欣宜過後,難道又能無比理性地對現實中的胖女生手下留情?這是徹徹底底的自欺欺人。誰是女神?誰是港女?根本是一場把自己快樂建築於他人身上的小學雞遊戲。期望有天看見連詩雅和欣宜攜手並肩站出來,同心同德,對着媒介、平民,直斥一句﹕「關你咩事啫?」原文載於2016年5月1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女神 港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