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蕙芸:天文台

事先申報,我對香港天文台充滿感情。家父曾服務天文台長達數十年,他做的工作頗有趣,需要在尖沙嘴天文台總部的騎樓觀測天空,例如記下雲量、雲的高度和類型,估計能見度距離等。長大後我當記者,他已退休,我特意回天文台訪問從事這崗位的公務員,寫成人物專訪稿子。這份工一點也不輕鬆,需要輪更工作,有時更會通宵開工。自小我已經有記憶,每遇到打風的日子,父親似乎特別忙碌。從小他已經向我解釋天文現象,例如「東風」是從東邊吹來的風,不是吹向東邊的風;和他外出散步,我會識別一些羽毛狀的雲,學名叫「捲雲」,屬離地面最遠的高雲,代表天氣不錯。近年在大學教書,也接觸了天文台的同事們,去年台長岑智明邀請我到天文台與他們切磋如何運用社交媒體。其實天文台已做了一些工作,推出專頁收集各區的漂亮天文照片,而岑台長在臉書也是活躍分子,記者們直接用臉書找他,他也會盡力回答。我也參觀了天文台的小型直播室,看到這班科學家,能夠接受時代挑戰,學習用短片拍攝和臉書與普羅市民接觸,我是感到佩服的。因為和天文台有這份的淵緣,明白到他們是一班解讀數據做預測的科學家,有時看到朋友圈子寄出那些「碼頭工人收到未來三天颱風信號時間表」的短訊,明顯是造假的信息,但仍廣泛流傳,就特別感到難受,覺得有些人還是很愚昧。我會傾向細心閱讀天文台發出任何信號的理據,例如颱風是從香港西邊還是東邊登陸,颱風風速達到每小時多少公里,還有海水潮漲影響。上星期天鴿導致澳門出現災難性破壞,也因為客觀上天鴿對澳門威脅比香港更大,當然,香港天文台預報做得好是要讚,但也不必像一些人說道,香港的一切都比澳門勝一籌,至少從這次風暴上來說,香港預測除了做得好,也因為好彩,因為天鴿離我們遠了一點點,香港地理也沒澳門那麼低窪。[譚蕙芸 whyvan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0828/s00191/text/1503857280024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