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法治得來不易

港台《五夜講場》是難得的知性節目,在電視大談文、史、哲、經濟、科學,星期一至五,晚晚有料,令懨悶的香港,多了幾分知識的愉悅。 星期二《歷史係咁話》水準穩定,以歷史對照今天,每有啟發。上周題為「自古牢獄不通風」,對照今天種種對法治的挑戰,以及陸續有市民因政治事件而下獄,在電視談香港法治歷史,也可以切中時局,貼題貼市。 近年不少香港人有感法治岌岌可危,深感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斷磨蝕。但此集各主持及嘉賓侃侃而談,以平靜的歷史眼光,指出香港法治人權的價值,其實要到七八十年代才漸漸成熟;之前百多年的殖民地時期,人權紀錄並不光彩。多年來,港英可以十分輕易將批評者驅逐出境。同欄鄭明仁前輩,兩日前就在專欄寫戰後來港的詩人趙滋蕃,作品大受歡迎,稿費奇高,但因長篇小說《重生島》批評政府而被踢出香港。歷年異見者被驅逐者千百計。 港英審查報紙、打壓言論、以言入罪,幾個學生打傘遊行也可被告入獄。今天我們珍惜政法分權,但殖民地不少案例,英國殖民地官員可以警、政、法移形換位。集體記憶有移情作用,香港享受了幾十年人權法治,愛惜甚深,就以為是恆久的價值核心。最後主持說,香港法治雖然「日子淺」,但得來不易,更要大家珍惜。

詳情

林沛理:加害者譴責受害者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7月1日為第五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監誓後發表30分鐘講話,最堪玩味的是提及「香港回到祖國的懷抱,洗刷了民族百年恥辱」。 這本來只是指出一個眾所周知、無法否認的事實:香港由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變成英國的殖民地,是西方大國以強凌弱和帝國主義侵略的政治後果。 不肯面對殖民歷史要付代價 問題是這個「眾所周知、無法否認的事實」早已在不知不覺間變成「沒有人願意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自上世紀80年代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展開談判開始,到香港回歸祖國20年的今日,香港曾經被殖民155年的歷史,事實和後果,一直是那隻「房間裏的大象」(the elephant in the room)——人人都看到問題所在,卻沒有人願意去碰。在中國領導人的口中,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完全淡化了侵略者對弱者施加的暴力和凌虐。 北京肯為侵略她的國家如此文過飾非,當然是為了讓「死要面子」的英國人可以有體面地撤退;但更重要的是想令香港人放心。絕口不提香港的殖民地歷史,等於暗示不會秋後算帳,在收回主權之後懲罰一直甘心做順民、以他們的殖民地主人為馬首是瞻的香港人,特別是北京必須倚賴

詳情

漏網之娛——《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的歷史審視

九七回歸至今,每屆特區政府的施政口號中,皆以發展本地創意文化產業為任。可是,官方的說法,往往跟自己的行事「對着幹」。早前跟富德樓租戶相關的連串風波,以及獨立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的放蛇事件,讓社會大眾的焦點落在現行《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下稱《條例》)。 現時,不少文化藝術團體都選擇落戶工廈和商住樓宇,但由於政府的活化工廈政策只鼓勵整棟改建,個別團體限於地契問題,同時商業樓宇和申請牌照的高昂成本,使這些文藝場所無可避免被當局視為「無牌經營」。此外,《條例》對「娛樂」的定義並不清晰,不少民間活動都可能隨時跌入違規經營的法律陷阱。除了定義模糊,只要申請或持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來自警務處、食環署、屋宇署、消防處等多個政府部門的人員,均有權隨時進入該地方巡查,成為政府管制民間活動的潛在手段。因此,要了解現行《條例》的荒謬,有必要梳理其生成的歷史脈絡。 百年原罪:《條例》的緣由和發展 港英政府對公眾文藝和娛樂的規管意識(註1),可追溯自由1737年英國本土所設立的《張伯倫令狀》(the writ of the Chamberlain)。此令狀管制在英國的話劇表演,只要張伯倫(亦即宮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