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國盃的體育世界邏輯

上星期2016年歐洲國家盃閉幕,結果由球星C.朗拿度帶領的葡萄牙,在決賽戰至加時,由「醜小鴨一夜變天鵝」的艾達,「一戰定江山」以1:0擊敗主辦國法國歷史上首次奪得歐國盃冠軍。體育世界自有它的邏輯,通過本屆歐國盃,我們究竟可以得到什麼啟示?平民還是精英?本屆歐國盃是歷史上參加隊數最多的一屆,也是歷時最長。本屆共有24隊,由6月10日開始進行分組初賽,直至上周一( 7月11日)的決賽,共有51場比賽。在1960年的第一屆比賽,只有4隊進行了4場比賽,之後陸續增加至8隊(1980年),及於1996年擴大至16隊。由16隊,以分4組得出8隊進行淘汰賽的形式一直沿用至上屆2012年波蘭、烏克蘭合辦的比賽。2008年歐洲足協前主席、前法國球星柏天尼倡議將歐國冠盃擴大至24隊,54國中有51國贊成。柏天尼擴大歐國盃有他的如意算盤。他希望通過增加參加決賽周對爭取一眾足球「小國」的支持,並因為比賽隊伍增加了,電視轉播權更值錢;而主辦國因為各隊觀賽擁躉增加,所以收入也大大增加。但「擴招」的最大理由還是要將賽事「平民化」,打破小數足球強國壟斷,令多數「小國」可以參與該項比賽,共享盛事。而本屆賽事中的亮點,也不是德國、西班牙、法國等強隊,而是冰島、威爾斯和匈牙利等「新興」隊伍。其中冰島打敗「日落帝國」英格蘭、威爾斯攻克比利時、匈牙利在小組不敗出線等,都令人津津樂道。而冰島、斯洛伐克、威爾斯、北愛爾蘭、阿爾巴尼亞都是本屆乘「擴招」之利,首次有機會參與本屆比賽。不過,反對「平民化」的也大有人在。他們認為之所以有外圍賽,就是讓每個國家都有機會打入決賽周,但決賽周席位卻應該留給有一定水平的球隊。換句話說,歐國盃決賽周不單是一場足球「煮飯仔」,而應是足球的盛宴,「擴招」後強弱懸殊的比賽太多,難免令比賽的可觀性大減。今屆比賽的平均入球也是近年最低,只有場均2.12球,之前幾屆都有2.4以上。在備受批評的分組賽階段,平均每場更只有1.92球。反對者也指出,本屆的黑馬,如威爾斯和冰島,都分別在外圍賽名列第二,在舊制之下其實都有機會出線,因此指「擴招」能令有質素的非傳統強隊入圍之說,也是不攻自破。當然,事情總有兩面,歐洲各國的足球水平差異是否很大是一個議題,而究竟是擴大至24隊令比賽乏味,還是分組階段的賽制,令四隊中的第三名都大有機會出線16強,使到弱隊,甚至強隊也變得保守?葡萄牙也就是憑3場不勝的紀錄晉級。「全民參與」,還是「精英競逐」,無疑是體育世界的老問題。全球化 還是本士?另一個足球界長久以來爭論不休的話題,就是全球化是對足球有害,還是有利。一直以來,職業足球的全球化,是「世界潮流、浩浩蕩蕩」,席捲全球。歐國盃賽事本身,成為一全球盛事,也是全球化的結果。而歐盟的成立,也促成了球員在歐盟地區的自由流動,成為歐洲勞工市場一體化的最佳典範。不單是國際比賽,對球會而言,與其他國家球會的比賽,也往往比本地聯賽更重要,也成了球會收入來源的主力。打從世界銀行前總經濟師Branko Milanovic的論文分析全球化對足球的影響之後,全球化對國家隊和球會的不同影響,就已是行內共識。Milanovic分析了1990年代全球化提速前後的世界盃、歐冠盃和本土聯賽。發覺在世界盃勝負比數是愈來愈接近,因為球員流動令原來弱國球員也有留洋深造機會,拉近了國家隊之間的距離;而且,足球先進國的聯賽充斥着外來球員,令本土球員的出頭機會大大減低。英國就是最好例子,歐洲一體化後「歐援」成了球會的主力,本土英格蘭球員反成了「異類」,其中前鋒與守門員位置,更成了「重災區」,可用之兵屈指可數。雖然英格蘭「日落西山」並不是一時之事,也不能全歸咎全球化和外來球員,但本土球員缺乏在頂級球會踢球的機會,也是令她不能復興的原因之一。反之,對一些擁抱全球化的「新興」國家,球員外流就成了振興國家隊實力的靈丹妙藥。以冰島為例,在歐國盃的奇蹟球隊中,竟然沒有一人是在本土作賽。陣中中場靈魂人物基菲爾施古臣(Gylfi Siguresson)最有代表性,15歲已加入英國球會雷丁的青年軍,輾轉在英格蘭和德國學藝;自從2012年加入英超球會史雲斯後,大熟大勇,並於本屆歐國盃光芒四射。而冠軍葡萄牙也是乘着全球化的浪潮,把頂級球星外送留洋,並在本土以青年球員加廉價外援為骨幹,令本屆歐國盃一方面有C朗及比比等世界級球星,也有不少還未留洋的新星。如本屆最佳新人之一的R.山齊士(Renato Sanches),上季在本土球會賓菲加嶄露頭角之後,也已早早被德國勁旅拜仁羅致陣中。勞工市場全球化,也是香港現在面對的一大挑戰。我們一方面要吸引全球人才,但另一方面又要令本地人才有機會出頭。如何能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甚至像冰島和葡萄牙一樣,能擁抱全球化並利用全球機遇來培養本地人才?最近香港球壇正熱烈討論是否接納中超球會富力以青年軍形式參加港超聯,就正好體現了全球與本土之間的張力。政府、市場還是社區?在足球世界,足總也儼然是一中央政府,與球會(企業)、與地方社區構成三角關係,其不同角色就對當地足球發展構成不同影響。與一般討論社會經濟發展問題是一樣,究竟在過程中,政府、市場,還是社區能發揮的作用最大?又以今屆的亮點冰島為例,冰島的世界排名由2010年的112位,跳升至現在的22位。而冰島的人口只有33萬左右,相對光是沙田人口有60多萬,大埔也有30萬。而且冰島的天氣苦寒,能踢球的日子只有夏天5至9月左右。冰島的成功,一般的看法都是由上而下(政府與足總)與由下而上(社區)配合得宜所達至。踏入21世紀,冰島足總首先大力推動教練培訓系統,令每名足球教練都已接受足夠培訓。現在冰島全國約有520名持有歐洲足協B級教練牌的教練,而擁有A級牌照的也有165人。B級教練可以執教職業球隊,而A級已可在歐洲任教頂級球會。本港最近的教練紅人、東方的「牛丸」陳婉婷,持有的就正是同級的亞洲足協A級執照。在冰島,幾歲大的小童也可以在B級教練指導下,進行每周幾次的有系統訓練,而U-10或以上的球隊更必須最少有B級教練。在香港,青少年足球卻往往只能由持有C級牌照的教練任教。為什麼冰島能訓練大量有牌教練?因為足總廣開門路讓所有有興趣人士參加,而且補助費用,令考取教練牌較歐洲其他國家都便宜。不能說「有牌教練」就一定好,但冰島足總的策略,卻顯然是今天成功的基石。球場設施也是一項重要的公共投資。在政府大力推動下,2015年冰島全國共擁有179個合資格足球場,約每128名註冊球員就能享受一個球場!小型球場也有166個,全部有仿真草地,更有不少建在學校旁邊。因應當地嚴寒天氣,全國各地區都建成多座室內足球場館,令球員可全年訓練。比較之下,香港只有83個草地球場,其中更包括曲棍球、欖球等的球場。至於社區參與,冰島差不多全國都是足球員或球迷。頂級球會大多是半職業,球員都有其他職業,而球員往往只效力一家球會,並與社區一起成長。成名球星則往往到國外效力,當然也有如施古臣一樣的在少年時期就到海外闖蕩。但完整的青少年培訓、社區的支持,令冰島不斷有好球員出現,也令國家隊踏上成功之路。當然,冰島的個案並非特例,近年比利時的足球勢力冒升、德國的中興,都有賴由足總帶領下的大型青訓計劃。而另一強國——法國也是由足總統籌精英青年培訓。尤其要注意的是,倘若由企業(球會)主導,青訓的對象,國籍可能是無關重要,歐洲頂級球會也正在全球網羅青少年尖子長期培育。因此本地球員的栽培,政府和社區的角色極其重要。在中國,中超聯賽在國家領導人鼓動,大型企業、地產商的加大投入下,打得火熱。但問題是在青少年培訓這問題上,政府和足協的承擔還是非常有限,社區中球場的建設在地產市場的擠壓下也沒大進展。所以儘管職業聯賽現在是非常熱鬧,但也是在球會以「天價」買入高質外援甚至教練堆砌而成,本地球員和國家隊的質素,也只能是原地踏步。最後反觀香港,「鳳凰計劃」雷聲大、雨點小,連最基本的球場設施由2010年(計劃出台)至今,草地球場也只是由78個增加至83個,球會和學校就算希望加強訓練,也受場地不足所困。和內地不一樣,香港不可能奢望私人企業大量投入,因此透過政府投放資源,再和社區(尤其是學校)合作,香港的足球運動才有復興的一日。■延伸閱讀:(1)Milanovic, Branko. 2005. “Globalization and goals: does soccer show the way?”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12(5):829-850(2)Jones, Chris. 2016. “Sorry, CR7, Portugal epitomised Euro 2016: cynical, unsporting, awful” (www.espnfc.com/european-championship/74/blog/post/2911446/portugal-deserve-credit-for-winning-euro-2016-but-we-must-hope-for-no-repeat)(3)Ronay, Barney. 2016. “Football, fire and ice: the inside story of Iceland’s remarkable rise”(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6/jun/08/iceland-stunning-rise-euro-2016-gylfi-sigurdsson-lars-lagerback)作者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聯席所長、社會學系教授原文載於2016年7月18日《明報》觀點版 足球 體育 港足

詳情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一支球隊代表一個城市的榮辱——區諾軒訪問金判坤

去年九月,世界盃外圍賽港隊作客深圳,逼和中國那場以後,我開始察覺周遭對我的稱呼慢慢改變。以往南區的街坊多稱呼我「區生」,但開始有年紀相若的叫「Kim Sir」、「教練」,時值區議會選舉,我半夜十點在利東邨斜路派單張,渺無人煙,一輛電單車奔馳而過:「金教練!We are Hong Kong!」登時愕然,只得回了句:「Die for Hong Kong!」金判坤教練的這句名言,表達了他帶領港隊的態度,透過世界盃外圍賽的戰績,重新燃起香港人關注足球的熱情。我也漸漸追看被網民形容相貌相似的這位「失散兄弟」動向,成為了他的小粉絲。這個訪問因為港隊於緬甸的賽事押後甚久,我有點緊張來到足總,他看到我,第一句竟是:「Oh, I know this guy! He looks like me!(我認識你,你好似我!)」我們先談起歐洲國家盃起來。因為早上的操練,金教練較少觀看深夜賽事,但他首先讚揚德國隊:「你可以看到德國的特色是充滿進攻力量,有很強決斷力,它應該是世界上數一數二『識入波』(Finishing)。」的確,懂得利用控球優勢,掌握比賽節奏乃德國隊長處。然而話鋒一轉,卻說最觸動他的是冰島:「我不是說他們球技很好,而是他們的團隊精神,全國支持他們,每個球員都為國家而戰,我經常說我們要為國家而戰,你作為球員就是代表國家,觀眾也代表國家,永不放棄,一定要戰鬥到底。」冰島的維京戰吼,使他記起世盃外圍賽港人打氣的畫面,但程度還是有很大差別,教練流露幾分羨慕,沉思良久:「香港需要這種文化。」韓式足球窺見文化差距「在韓國,有兩間大學的對賽很有名──高麗大學和延世大學。他們每年都舉辦足球、欖球、籃球等競賽,當一方勝利,全部學生唱歌慶祝;敗陣的時候,又會唱另一首歌鼓勵選手,每次也牽動我的情緒。」有否支持哪一方?「我不屬於任何一間大學,但我一直支持高麗大學那邊,我也不知為什麼,可能是自小看電視直播。」儘管韓國的球會、國家隊也未做到大學對賽的文化,但都突顯球場第十二人的重要,不但足以左右賽果,更是吸引觀眾參與的力量:「日本J-League(日本甲組職業足球聯賽)反而比較做得到,至於中國剛剛發展足球,算不上有,但香港比起上面幾個地方,只有更長的路要走。」不過,精神意志多強,也不可能用念力剿死對方球隊,技術經驗始終是體育競技王道。我們經常說香港忽視體育發展,好多文章批評香港缺乏足球運動發展的支援,卻又很少具體指出不足在於什麼。作為政治工作者,我很想藉訪問教練求證,足球政策可以如何改善?要本地薑,還是引入歸化球員?從世盃外圍賽得到的足球熱潮得來不易,港隊於緬甸作賽後,公眾都期待港隊下一步該怎樣走。2016上半年,港隊要打出成績的壓力亦愈大。「你曾說要提升FIFA Ranking,要在亞洲盃資格賽打出成績,那種壓力與球隊發展不就互相牽扯?要有質素保證,便不得不起用歸化球員,但這樣本地球員的發展機會便少了。」金教練帶點痛苦地回應:「我和同事討論了好多次,掙扎了好久……在緬甸作賽時,我決定換上多名本地年輕球員上陣,我覺得如果不這樣做,那最後我們打亞洲盃外圍賽便很艱苦,在緬甸一役派新人或許會拿不到好成績,不過我不派他們出去,他們便沒有國際賽經驗。這是風險,但緬甸是給年輕球員的最佳時機。」「如果我們一天到晚只顧成績,那我們便看不到更宏大的畫面。輸了比賽可能會跌排名,但我不給年輕球員機會,連他們國際作賽的表現也看不到。他們緬甸作賽時已經身心俱疲,但我仍然推他們出去,叫他們撐下去。雖然我們輸給越南,但那份鬥志是無價的。」「我常常也感到責任沉重,常常也覺得如果我不關心(年輕球員發展),誰又會關心?」有人說未來五年是港隊最具挑戰的時期,因為很多主力球員也面對退役問題,就算葉鴻輝如日中天,也有一天會退下來。不過在教練眼中,真正「夠班」的年輕球員寥寥可數,甚至認為過往幾年很少年輕球員可以走上舞台。「歐陽耀冲呢?你最近在媒體經常提及他。」「是,他是,但我想說的是他那個年紀的球員(89-91年)本來就應該是港隊主力了,但還有誰呢?很多人都消失了。對我來說是很傷心的,2009年以後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你看到德國有新生代、韓國有新生代,香港呢?」說到這裏,教練也替本地球員辯護能力:「可能是教練責任,可能是機制問題,球員有些真的很努力,他們有些真的Die for Hong Kong。我們是沒資格說他們不對,如果訓練足夠,而球員交不出成績,我們才有資格批評。」年輕球員無法承接,那麼港隊只能繼續引入歸化球員。筆者並非血統派,非本地球員至上不可,正如市民在選舉並不奉旨選新人,實力仍然是重要考慮,若歸化球員透過比賽取得社會認同,是應該接納的事。但香港的有趣之處是界定「香港人」也很模糊,至少那些什麼專才輸入,不適用於外國回流香港的球員身上。「最近踢過德甲漢堡的林志堅決定回流香港,加盟傑志,很多人於是期待他可以加入港隊。但後來卻發現根本不易,即使他有香港血統,但他在德國長大,仍須等7年才能領特區護照,到時球員的高峰期已過了,不過還是想代一些球迷問教練,雖然不知他現在意願,你會邀請他加入港隊嗎?」教練笑道:「香港有它的政策,我不希望反對它,但他有香港血統,就不應該給予阻礙……只是我的個人意見。他還要在黃金年紀,他的確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他的能力是勝任的。但將來有沒有護照,使他合乎加入港隊資格,就是關鍵了。」「鳳凰計劃」 難救場地荒那麼,足球發展方向正確嗎?2010年,民政事務處落實顧問公司的《香港足球的發展:「我們是香港」──敢於夢想》報告,成立「鳳凰計劃」,每年向足總撥款2,000萬港元推動足球發展,足總最終採納了33項。上月又剛剛制定名為《AIMING HIGH》的5年計劃,「如果沒有鳳凰計劃,能否走到今天,我不知道,有人可能覺得沒用,但我覺得有很多基礎之中的基礎,是受惠於這計劃的。我們開始了4年,我跟你說,日本有100年計劃……不,應該是50年,用50年去奪取世界盃,我覺得我們真的太渺小,5年不能期望達到什麼。我跟你說,我們這裏有英超執教經驗的人、有豐富執教本地球隊經驗的人,但訓練不足,你叫費格遜來執教,也不會有好成績」。「我跟你說,我們港隊做兩次訓練,便出去比賽一次,這是完全不足夠,一般國際賽,至少要四次才可作賽!那我有什麼藉口說球員不行呢?」他的激動,使我想起教練早前訓斥球員要帶護脛練波的鐵血畫面。「我們每次也要問康文署借場地,無論如何編排,也只能安排賽前兩次練習,人家賽前操練四次,你說港隊可以怎樣交出成績?」有統計指香港每160,000人才擁有一個足球場,外國卻是每幾千人便有一個。按教練的說法,香港的球員發展可說是被場地困死。我引述自己社區的經驗:「以我所工作的南區為例,冠忠南區也常抱怨缺乏場地。」「對,香港球會沒有真正的『主場』,有些球隊像大埔,不使用公司名贊助,也有資源營運很好的訓練中心,很多球隊仍然依賴康文署借用場地,香港仔運動場名義上是南區主場,卻是康文署借予的。」我續道:「啟德、將軍澳未來日子將設立足球訓練中心,算不算解決場地的問題?」「有助紓解問題,不過,正如你看到香港球會借用場地的緊張程度,我懷疑還要第二個將軍澳、第三個將軍澳,不過那已經是很遙遠的事。」足總的同事補充指,啟德的場地未來仍由政府管理,只有將軍澳的足總可以「話事」,算是較直接應對港隊場地緊張問題。從地區開始贏回足球說到這裏,金教練回到開首提及的文化因素:「足球不是爆谷,不能像爆谷一下子爆出來。」「一支球隊,代表一個城市的榮辱。」他說,韓國與香港不同的是,韓國的城市都各自得到一些大公司的支持,主宰城市發展,更成球隊的主要幕後支援,他以往所屬的蔚山現代,由現代汽車支持;又例如水原三星,便由三星集團背書。他說道,像冰島那樣的熱情,那樣的文化,必然有一套深厚的「系統」支持,香港沒有這樣的文化,「所有公司都來支持,因為他們希望自己的城市得到榮耀。我有朋友星期六就去看乙組球賽,他說他想看,就去看,乙組不是很有名,朋友說他代表自己的城市,就去看」。「這裏有更深遠的故事……每個國家都希望用足球團結國家人民,每個地方的人民都從足球支取力量,韓國也一樣,當球會作賽,明天公司上班開會,所有員工都在討論昨晚的比賽結果。」足總的職員說他曾於韓國公司工作,在香港分公司工作途中,韓國的同事可以忽然全部失去聯絡,他們便知道韓國那邊由主管到員工,全都到會議室看球賽。「我覺得政府應該想想,令市民團結起來,成為一體,當我們取得勝利,每個市民為球隊歡呼,輸了,亦一同經歷,這是形成一個地方的強韌精神與靈魂的必要條件。」我問教練怎樣看區隊以及香港的球會。「很多人才由區隊開始打起,但對我來說,更重要的係『HOME BASE』,扎根地區,人們便可以找到球隊認同。現在我們看到南區,元朗,大埔有很好的發展,很重要。但能否構築我提到的文化,球會便是關鍵,也是一個循環。如你所說,現在香港球隊主要依賴班主投資,或許區議會、政府層面可以支援,但試想想,像東方有葉鴻輝,他就是球會的品牌,打更多的精彩賽事,吸引更多人入場。找更多球員來港增加注目,可以是一條發展路向。」教練提及區隊能夠發展,便可以補足港隊人才不足的問題:「韓國現在很多球員也到中超聯發展,中國有些人會去韓國尋找球員,港隊也應該視區隊為人才庫。」應以足球團結市民「足球的獨特之處,是牽動全民的運動,韓國從來沒有拿過世界盃,不過很大部分的資金都投放到足球發展上,所以香港應該想想足球的效果,有哪項運動像足球那麼大影響力?我不知道我這樣說,會不會引起其他體育運動員不滿,但我覺得政府應該想想,令市民團結起來,成為一體,當我們取得勝利,每個市民為球隊歡呼,輸了,亦一同經歷,這是形成一個地方的強韌精神與靈魂的必要條件。」我最後提及,香港體育學院於回歸前取消足球的精英計劃資助:「當時說要視乎交出成績再檢討,現在港隊的表現,算不算出成績?」金教練對此感到惋惜:「港隊每個人都很努力,差不多一個教練處理一大堆事務,如果我做幾年教練便回韓國,那我真的可以不理,但我不能說沒有責任,有人說絕望了,我有時叫球員不要哭,去戰鬥吧。我想很多市民想看到你上場,不是在後備席。」「可能要你們參與政治的人提出上面的問題。」他最後對我說。我說盡力而為,反而感謝教練一直以來推動香港足球的熱忱。■答:金判坤港隊足球總教練,有鐵血教練之稱。名言包括:「當我執教港隊,我願意為香港而死。」他寄語有志足球的年輕人,沒有人知自己長大從事什麼,但最重要有決心投放時間,一星期至少操練四次。■問﹕區諾軒南區區議員、大學講師,受金教練影響,相信:「當我服務南區,我願意為南區而死。」以赴死精神,寫人生第一篇人物訪問。文﹕區諾軒圖﹕鄧宗弘編輯﹕王翠麗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2016年7月1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足球 體育 港足

詳情

嗰晚,我同女仔一齊睇卡塔爾對香港

我有一個朋友,她對足球幾乎一無所知,對曼聯的印象仍然停留在有碧咸坐鎮的年代,而碧咸早已掛靴數載。Today I……竟然聽到她說要看這場卡塔爾對香港的球賽,以增進足球知識,我惟有被逼應酬一下……「卡塔爾好似是最勁?」咦,有做少少功課喎。「卡塔爾係同組最勁,六戰全勝,已經肯定出線。今場中堅有上幾場踢得好好嘅中堅基藍馬停賽,另外陳偉豪都傷咗,所以常規中堅得番法圖斯,佢拍檔應該係羅拔圖或者羅素,兩位羅生都係第一次入選。另外中場 10 號指揮官林嘉緯擺咗後備,用黃洋、聶凌峰同羅素拍檔,希望做好防守先。」「呃,我想問你講緊港隊嗎?好多西人名……」讚美得太早了。「係呀,因為今場正選 11 人有 9 個係入籍兵,得葉鴻輝同李志豪係 local,前線正路嘅,麥基、保連奴打兩翼,辛祖中間接應,但把握力會較差,今場可意留意羅拔圖操刀死球(罰球/角球)。而家講卡塔爾。」「吓?」「卡塔爾都有唔少入籍兵,包括今次召入咗一個日本後衞,一個烏拉圭前鋒,陣中最強可以留意 3 號、8 號同 16 號另外前線有個 13 號身高 1 米 94,頭槌有威脅。另外,港足作客西亞有少少時差(所以凌晨開波),相對會蝕底,唯一少少優勢係卡塔爾晉咗級,睇吓會唔會留力/放軟手腳。首循環香港主場輸 2:3,但其實係先輸 0:3 再追兩球,可以話唔放棄,但亦可以話真正差距係唔只一球。」開波!「感謝主我見到了,個波喺草地中心。」「兩分鐘雙方試探中。」「原來咁樣叫試探,我好認真諗緊佢地做緊乜。」……「暫時香港都係穩守先,前場只係擺辛祖,幾乎 10 個回防。」「3 號傳中好有威脅。」「其實個波踢咗上觀眾席,咁觀眾咪好慘囉。」專心啲睇波好嗎?「可能會省傷人架,唔係未試過。羅拔圖中場逼搶暫時唔錯,暫時後防都係穩陣為先,組織唔到攻勢。」「慢咗出腳踢中 JJ,竟然有得開波 :O,睇慢鏡以為黃洋犯規,點知吹對方!」「我睇錯咗黃洋達……」自動省略廢話。「3 號真係超勁,左後衛出擊力超強。」「0:1,20 mins,又係 3 號,助攻畀 10 號,12 碼點空晒入波。」「又係 3 號,好彩葉鴻輝封到。」「葉鴻輝!!出近快封到 2 號攻門,3 同 2 兩隻閘真係好勁。」「又係 3 號直射,葉鴻輝拍出,都唔知又 3 號咗幾多次。」下半場!「高梵換麥基,艾力士換聶凌峰,呢兩個調動好搏,換走咗個防中,加多咗個前場。」「港隊中堅差啲誤會,好彩葉鴻輝接實。」「香港下半場多咗主動壓迫,踢得主動但擔心體力。」「高梵 chur 到波。」「你聽過梵高吧,值幾多百……」終於出聲,以為佢瞓左……「香港走甩冇被吹 12 碼,黃洋無意犯手球。李偉文:其實要吹……都應該係要吹嘅。」「風繼續吹,不忍遠離……」你究竟係睇波定唱歌?「艾力士射門,太正被門將接實。」「我只顧睇門將靚仔否……冇留意佢係艾力士。」「再次接實。葉鴻輝好波!」「羅素剷漏,對方扭過埋葉鴻輝,可惜拗射中柱。」「兩個後備都發揮到一定作用,其中高梵護球同突破都唔錯。」「危險位置輸罰球。僅僅高出,應該係日本入籍兵。」「乜係入籍兵?」「係非本地出生,但住滿某個年期成為當地居民,符合代表隊資格,例如香港就係攞特區護照,住滿七年。」「艾力士都係香港人啊咁。」「Yup! We are Hong Kong!」「再次係 3 號,下半場第一次威脅──呢點港隊唔錯,對方 hea 咗都係事實。」「仲頂住,HK 再進取啲,用攻中換走右後衞,羅拔圖墮後踢返閘。」「0:2!」「咁都入到…………」「傳中靚,掂到就入。」「完了吧,如無意外~」場已完。「港足現時同國足同分,但得失球較差,而且中國仲有一場對卡塔爾,所以基本上肯定出局,而且次名都應該唔夠其他小組次名好。除非中國大敗十幾球。」「不過,要多謝港足,畀我地知道世盃夢真係有機會成真。」「同埋,希望大家嘅重點唔係阻唔阻國足出線,而係我哋真係踢得好,唔係每次嘅讚美都係因為否定他者,而係正面建立本土、屬於香港嘅價值,以後繼續撐,多啲入場睇本地波啦!」「呃,其實我都唔知講乜好,始終心底好想好想贏番次。」「所以繼續努力,一定會贏。學鍾仔話齋: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We are Hong Kong! 足球 港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