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縱火案 香港應更重視

其實2月發生了一宗不能輕視的大新聞,因為特首選舉的緣故,沒有在社會中得到應有的重視,那就是港鐵縱火案。於繁忙的放工時間,一名男子在從金鐘去尖沙嘴站的荃灣線列車上,企圖以易燃物品縱火,被其他乘客發現干涉,但也沒有成功阻止其縱火。最終導致了多人受傷,其中多人被燒傷,受傷者還涉及台灣遊客。在大家都關心特首選舉的時候,對這事情的反應,就變成了輕描淡寫。 當3月1日便利店開始停售打火機,再度令人想起這件事;但是,卻也讓人留意到,這麼嚴重的事情,在香港竟然沉寂得那麼快。 應對政策抓不到癢處 其實這是很嚴重的事故。港鐵可說是香港的動脈,也是廣大市民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之一。大量市民幾乎沒有選擇地每天依賴這個系統去上下班謀生。港鐵的安全,是最直接關係到香港民生和安全的事情,特別在這種密閉的空間,而在下班時間車廂裏擠迫的情況,相信有乘港鐵的你我也知道,火災可以導致非常可怕的結果,而且避無可避。 面對這個事情,應對的政策改變或者提議卻令人啼笑皆非。例如港鐵宣布,為了乘客安全,決定由3月1日起禁止站內所有店舖和便利店售賣打火機。先不論這次縱火的打火機是否在港鐵便利店內購買,我想大家都會很快想到,一個存心縱火的人

詳情

社區強制治療是利是弊?從服務使用者的經驗說起

港鐵縱火慘劇後,有精神科醫生提出實行「社區強制治療令」,若服務使用者拒絕覆診或服藥,可被強制入院。筆者欲從對精神健康服務使用者的經驗研究出發,提出不同的見解。 2008年,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在中國正式生效,也適用於香港。2014年,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出版的《全民精神健康政策意見書》,亦有提及落實此公約。然而,意見書內容中沒有提及檢討或改善服務使用者面對強制治療下對自身人權及選擇權的保障。保障人權的措施,可以是由服務使用者委任獨立倡導人(independent mental health advocate),以確保強制令下服務使用者擁有充分的資訊,並可以參與關於其診斷及療程的會議;也可以是預設醫療指示(advance directive),服務使用者事先聲明,當被認為喪失精神能力時,拒絕某項治療。這方面,香港遠遠落後於英國澳洲等國家。 強制治療或適得其反 除了人權的問題外,強制治療也可能適得其反、妨礙復元。筆者在英國研究華人的康復過程。雖然受訪者沒有受社區強制治療令,但他們當中面對「強制」的經驗或可對社區強制治療的討論有所啟示。一名媽媽產後抑鬱,主動找醫生協助。她憶述到訪的醫護人員及

詳情

在臉書見到的「專家」

現時,每逢社會出現大事,臉書總會出現大量「專家」。姑舉法律及消防為例。 大家記憶猶新的火警,相信是九龍灣迷你倉與最近期港鐵縱火案,先述港鐵縱火,當時不止網路,還有現實,不斷有人提到:「職員為什麼不救火?」理論上,職員當然應該救火,然而,批評者對滅火工具有多少認識?最簡單的,是滅火筒起碼有三種,救電火和普通火的,已經完全不同,用水劑救電火,會演變成大災難,而沒有人知道當時的滅火筒是那一類型。那時訊息混亂,現在不時出現手機爆炸,職員當時能否判斷出是否電火,是第一個問題。那個時候,人人避之則吉,蜂擁而離開,職員能否第一時間趕到火線,也是疑問。但對不起,香港人就是群起而攻之。過後,有專家指出淋水可以令傷者情況更糟糕。 到九龍灣大火,那時,人人充當救火專家,一時叫當局不要再派員入內,一時要求讓火勢「自行熄滅」,一時又指疏散全區。是的,我真心相信人人都不想再有消防員殉職,但火場內有甚麼?詳細資料,我們不會比當局清楚,指手畫腳,令指揮官徒添壓力。 網路layman猶可恕,一位意見領袖,竟然指下雨可撲滅火勢。他媽的!那時已經燒至結構有問題,如果下雨令loading增加,不堪設想。而小時候有看過人煲蠟便

詳情

政府須加強對嚴重精神病患者支援

上星期港鐵縱火案,至今仍有多名傷者留醫,情況危殆及嚴重,實在令人心傷。今次悲劇,亦揭示政府須加強對精神病患者的支援。 本港現時約有20萬人患有嚴重精神病,當中患有精神分裂症有4.8萬人。根據醫管局現行安排,嚴重而情況並不穩定的病者會被排在「特別照顧」行列,有個案經理跟進病情,提供持續而個人化的支援。可是,個案經理與病者的比例非常高:根據2015/16年度數字,醫管局共有327名個案經理,但處理病者達15,400人,比例約為1:50;而在個別醫院聯網,人手短缺,比例更達至1:60至1:70,約等於中小學師生比例的兩倍。 個案經理的工作量有多沉重,可想而知。 當局可改善治療方案 作為一名精神科護士和個案經理,我明白我們無論多努力,可給予病者的時間,也十分有限。在其他先進的國家,例如澳洲和美國,個案經理和病者的比例是1:20至1:25,比香港低超過一半,可見香港面對的情況有多嚴重。 個案經理工作壓力大,人手流失比率自然高,造成惡性循環,令人手更加緊張短缺。 但事實上,需要個案經理的不單止是那些病情嚴重兼不穩定而要特別照顧的患者,那些情況嚴重而病情較穩定的患者,也需要個案經理跟進,以防止病情復

詳情

前事不忘 後事之師

踏入雞年,香港未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卻先迎來沉痛的一晚。二月十日晚在港鐵那一場火,改變了很多人的一生,包括傷者和他們的家人朋友。在此祝願各傷者早日康復,不要放棄,香港人都和你們在一起。事故原因和責任都交給警方調查,傷痛之餘,我們要盡快檢討有什麼地方需要改善,意外要來,不會預先通知。 今次事故發現港鐵各個車站設計時的消防標準不一,所以並非所有車站裝設灑水系統,這個硬件問題應該不難解決,以港鐵的規模成本亦非大難題。還有車站職員的應急安排和訓練,港鐵亦應全面檢討,精益求精。另外,事故發生時有數分鐘車廂完全與外界隔絕,車長亦指到站後才知道發生火警,我認為應盡快更換未有安裝閉路電視的列車,據我所知大概需時四年。期間可替現有列車加裝額外閉路電視,一般系統需要列車停駛個多月,所以可考慮加裝無線系統以縮短停駛時間。這樣做的重要性在於讓外界盡快知道車內情况以作應變,不單站內職員早作準備,更可盡快調派站外警察和消防處理。 閉路電視不單可用於應變,還可幫忙預防事故發生。現時大堂和月台只有小量低像度閉路電視以監察人流,我認為應全面加設高像度閉路電視,專業人員長時期監察,判斷可疑人物和物品。其實以閉路電視作為預

詳情

香港很危險

港鐵發生汽油彈縱火案,全城義憤填膺,人人譴責兇嫌,然見到一些網路留言,令人心寒,鄙人覺得香港確實很危險。 誠然,犯罪者應該受到制裁,然網民提出的方法,令人毛骨悚然,例如:把患者安樂死,終身隔離在精神病院,恢復死刑。這些也許是基於「公眾安全」的良好願望,但請冷靜下來,如果基於有「潛在危險」便把人終身囚禁或殺死,基本上可以殺死任何人。 第一,醫學常識是任何人都有機會患上精神病,今天見不少名人,如詞神林夕、名嘴曾智華、藝人林建明,皆曾有情緒問題,張國榮更是因抑鬱症跳樓自殺,隨手拈來,已經這麼多「我們以往想不到會患病的人」。我們根本不能保證任何人,包括自己永不會患病。以彼等邏輯推論,人人也有傷害人的嫌疑動機,基本上,人人也應判終身監禁或死刑。 不妨從數據著眼,每年香港的暴力罪案,精神病人所佔比例,是極端少數。而有暴力傾向患者,亦從來不足一成。這些也是精神醫學常識中的常識。如果以「對公眾有潛在危險」而隔離或殺死所有患者,我倒認為歧視者對社會潛在危險更大,因為他們可以「公眾安全」為理由,殺掉任何人。 繼續「對社會有潛在危險」人士,今天色情影片大行其道,其中不乏強姦類別,我們不難推測到社會有人潛在著

詳情

請田北辰議員修正對「港鐵縱火案」的言論

一宗尖沙咀地鐵站的縱火案,引起全港嘩然,亦牽起不少人對這事件的談論、擔心。其實不足為奇,因為在香港地鐵發生的意外不算多,所以引起不少注意及擔心絕對不是不尋常。不過,在新聞中看到田北辰議員對於此事的回應,不禁令人感到不快。 首先,田議員建議在地鐵上隨機抽樣查人,他指出港鐵公司與警隊是有協議,可以進入站內抽樣調查,而且他認為應該抽查拿著袋的人有否可疑用品。他認為這會有阻嚇性作用。無疑,我亦認為定期有警察在地鐵站進行巡邏或許會有些用處,但我不明白的是,田議員究竟有否了解過地鐵站的人流及運作?其實簡簡單單,港鐵自行發布的數據亦顯示出港鐵已逐漸不勝負荷,例如2015年的數據顯示,西鐵線與荃灣線於早上繁忙時間的載客率均超過100%,而觀塘線、港島線等人流多的沿線站的載客率均超過90%。而且詢問大部分乘坐地鐵的香港人都會知道有不少站於繁忙時間都會成為「樽頸」逼爆的地方。試問在如此經常擠迫,人流密集的地方,進行隨機抽查其實是否真的可行呢?而且還會弄巧成拙,警員的介入更令擠迫的地方更加擠迫。另外,警員在擠迫的情況下進行抽查亦很困難。所以抽樣查人這政策絕對值得商榷。 其次,田議員最令人不快的言論就是描述是

詳情

地鐵縱火是一宗刑事案件:政府與傳媒的合謀

前幾日地鐵所發生的縱火事件,大部分的報導(起碼最初的兩、三日)都非常強調是精神病人縱火、而且是單一事件。這報導方向是源於事發當晚警方的現場指揮官在現場記者會所提供的説法。而政府也繼續採用這説法,強調是單一事件,並且使用對待普通意識正常的罪犯的言語和口吻,嘗試給公眾一件印象這事件是一宗普通的刑事案件。保安局黎棟國甚至在前兩日對事件予以強烈譴責。 但筆者認為黎棟國的譴責是無厘頭的!假如縱火者是處於精神病發作的狀態,一個不能控制自己情緒和精神狀態的人有責任和能力為他的行為負上直接的法律責任嗎?事實上,精神病患者在干犯刑事罪行往往不是被判監,而是被判處接受精神治療。如果精神病患者不能為其行為負上責任,那黎棟國究竟是在譴責甚麼? 另一方面,將縱火事件描述為單一事件,雖從反恐的角度看這説法是合理的,但從政府和社會對精神病患的治療和支援的角度出發,這次事件的性質實際上與過去所發生的幾宗倫常慘劇一樣,是社會對精神病患照顧和支援不足所做成的悲劇。這次事件不是一宗單一的普通刑事案件而是一宗一再出現於香港的社會悲劇。政府採用對待普通刑事案件的論述路線顯示出政府對這事件的理解和反應未能指向問題的核心,甚至可能

詳情

知情權與報道手法

雖然,我知道第四權、知情權很重要,可是對於最近港鐵列車縱火案中受傷者15歲高芷楠、38歲台大講師張欣茹的報道,我以為頗有斟酌餘地! 有傳媒以頭版方式圖文並茂地高調報道高芷楠的情況,並以幾近「起底」形式「讚美」高芷楠;這是否有必要?須知高芷楠是被動受害者,無論「報道」如何正面地讚美,亦有牽涉高芷楠的個人私隱。究竟有無必要以頭版方式圖文並茂地高調報道? 其次,受傷者高芷楠年僅15歲,在今次事件中手腳二級燒傷,這對她的日後成長發展是影響深遠的!於是,傳媒以頭版方式圖文並茂再加影像報道,這又有沒有理會當事人的感受?是對她好還是害了她? 此外,有關傳媒只著重對15歲高芷楠及張欣茹的圖片影像報道,卻對於其他受傷害者卻輕輕帶過,報道比重也似有斟酌之處。比對男性,外貌之於兩位年青女士而言可算是更為重要的;所以有必要圖像兼備嘛? 尤其,38歲的台灣女講師張欣茹還未結婚;但據報她今次卻有可能燒傷了面部,情況比只燒傷了手腳的高芷楠更為嚴重!如果傳媒還有道德及良知的,我以為就絕對不該出她們以及所有受傷者的相片,尤其是張欣茹的相片! 我學傳理時,老師說過:“How-to-say”is more importan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