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兩件意外 兩種手法

今天是大年初三,在此恭祝各位讀者身體健康萬事如意,也祝願香港今年平平安安── 立春之後有很多意外事故發生,希望踏入狗年一切會變得順利。 前後兩年的二月十日,分別發生了港鐵縱火案和大埔巴士車禍,這種大型事故當然沒人想看到,不過從處理這兩件事的手法,我們看得到公共服務的高低分野。 大埔巴士出事後,九巴高層多次鞠躬道歉,在意外調查尚未展開時,就向死者家屬和傷者發放慰問金、撥出支援基金、成立小組專責聯絡家屬。的確,金錢未必可撫平傷痛,但面對遽變,往生者的殮葬費用、受傷者留院未能工作,為他們作出物質支援,是公共服務機構目前唯一也是最基本的措施。 反觀縱火慘劇後超過一個月,港鐵才與慈善機構合作為死傷者籌款;意外調查報告發表之後,保險公司認為港鐵沒有責任而拒賠,事主找立法會議員幫忙發聲,港鐵才再額外捐出款項支援傷者的康復需要。 兩者都有上市背景,一分一毫的支出都要向股東負責,然而既選擇了做公共交通服務,也就要負好公共的責任、冒着出交通意外的風險。市民坐上了你的車,就是把生命交託於你手上,除了要快要準時,也希望能安全地回家。九巴這次的善後做得再好,也必須檢討其兼職車長制度,避免再有同類意外。 如果習慣

詳情

回歸人本,推動復元

港鐵縱火事件發生後,類似說法在校園和社區中不絕於耳:「我一向同情精神病患者,只是這次他(自焚者)實在傷害了太多無辜的人,傷者不但飽受漫長的皮肉之苦,之後還要活在恐懼中……」 首先,祝願傷者早日康復,並向他們的家屬致以深切慰問。 然而哀傷和恐懼不應掩蓋一些有關精神病的科學事實。首先,精神病患者如果有逼害性妄想、濫藥以及反社會人格障礙,他們確比一般人有較高的暴力傾向。然而科學研究顯示精神病和暴力行為之間的聯繫其實非常微弱 (參Annual Review of Clinical Psychology, 2017) 。現實是,精神病人傷害他人的案例遠比普通人犯案率要低。筆者的舊同事、著名精神科學者Paul Mullen 教授(1997)曾言:「暴力反映了治療的失敗和支援的缺乏;原則上它是可以避免的。」筆者對此深感認同。 此外,所謂「精神病患者」並非一個單一、同質的群體,當中每名病人所經歷的病類、病患之深淺程度以及徵狀也各有不同;更重要是,社區對病人長期的負面態度和偏見,只會令後者將種種「污名」內化,令病人的自我形象更負面,形成惡性循環,令病人怯於求助。 無可否認,過去幾年政府確實投放了一定資源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