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令人難受

湯家驊由泛民轉入建制,在網上被罵,狗血淋頭,我覺得難受,湯渣前湯渣後,大家唔好咁躁啦好唔好!政見呢家嘢,好鬼死「通識」——多角度吖嘛,要睇吓政見背後嘅理由。泛民建制互睥,見你前面憎你後面,何必呢。一直以來,我對湯兄不妄下定論,轉軚與否,各有因由。母親節當日,參加《鏗鏘集》四十周年分享會,第一次聽湯兄現身說法,才較肯定地說,坐在台上的這位政治家,令人十分難受,廣東土話係——惡頂。萌生反感,主要不是其政見,而是他的double talk。「我唔係領功……」然後就是領功;「我𠵱家好開心……」在場的人都覺得他深深不忿;「我唔係好明白今天的年輕人……」然後就剖析港青抑鬱、憤怒、充滿仇恨……他說要與張曉明等中方的香港代理好好溝通,為什麼又不去與廢青溝通?為什麼不試試明白新一代港人心裏所憂何事?他不停說忠於自己,決定參政,但因此做不成大法官,佢又話難過;一邊話為香港出一分力,卻又不停說,如果唔參政,我做律師可以賺好多錢,再強調,係「賺好多錢」,行會薪金,都唔夠佢交律師樓租金。你忠於自己嘅決定,就唔好兩頭望,錢錢錢掛口邊。最惡頂係,佢話自己代表所有香港核心價值,然後說他以前都係住板間房,如何在獅子山下拼搏而有今日成就,你哋啲年輕人唔好咁灰……唉,救命![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6/s00192/text/1526408617576pentoy

詳情

湯家驊:為何歪理總是更有說服力?

為何歪理總是更有說服力?不少人也曾問我這問題,為什麼冷冰冰的事實不為傳媒重視,反而那些與事實不符的指控卻總是受傳媒追捧?相信這問題需由傳媒解答,但我明白到,對於新世代來說,講事實說道理並不搶眼,矛盾對立才算是新聞,已是不爭現象。最近鬧得熱烘烘的僭建事件便是好例子。有人說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簽了一份按揭文件,而文件內並沒有提及僭建物,因此涉及「行騙」之嫌。奇怪的是,提出這些嚴重指控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些有法律背景的議員和資深大律師,究竟這指控有否事實根據?首先,按揭文件是銀行的文件,由銀行律師所準備,交由買家簽署。文件用意是列出買家需遵守的條款和責任,而並非買家向銀行陳述事實的文件。銀行當然不能「行騙」自己,所以單從按揭文件便硬說買家「欺騙」銀行,是一種缺乏事實認知的指控。更重要的是,銀行從來不會單靠買家單方面提交的資料來批出按揭。銀行有自己的獨立律師及測量師檢視買賣物業的業權和實際狀態。買家在交易完畢前,很多時只與銀行一樣,曾視察物業一兩遍,銀行與買家同樣是需依賴賣家提供所有相關資料。銀行與買家既然互有獨立法律顧問,所以根本談不上銀行被「欺騙」的情况。既是如此,為何一些法律界人士仍言之鑿鑿地提出犯罪的指控?這當然有兩個可能性:一、便是這些人對法律認知不深;二、是這些人明知內裏,但因政治理由而故作虛假指控。事實是怎樣,只有他們才心知肚明。[湯家驊]PNS_WEB_TC/20180119/s00202/text/1516298377915pentoy

詳情

馬家輝:公民黨十三妹

電視政論節目熱議人大決議,極具視覺娛樂效果。建制諸君當然一如既往地頭耷耷、皮笑肉不笑說著「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之類的擁戴,反應最激烈的只是公民黨陳淑莊,橫眉怒目,厲聲惡言,直斥決議直接打碎了一國兩制的五十年幻夢。至於她的前黨友「撈家驊」,可辛苦了,留著五十年如一日的鬈硬短髮,如一個過時的搖滾樂手,鼻孔朝地,眼角朝天,吃力地找尋各種恐怕連他自己亦不相信的所謂法理依據來替決議辯護,到了最後,祭出法寶,指說一切只是「信任」問題,如果你不相信一個人,再怎麼有法有據亦無濟於事云云。言下之意便是,倒過來看,如果有了「信任」,無法無據也無問題,就這樣吧,港人無謂抗拒了。陳淑莊豈是好老脾之人,不斷發言打斷,你錯!你錯!你錯!「撈家驊」也非善類,不斷回問,邊度錯?邊度錯?邊度錯?刀來劍往,埋身巷戰至血肉橫飛,精彩指數爆燈。如果這是一場戲,陳淑莊如《洪興十三妹》裡的吳君如,玉腿一蹬,踢翻桌子,從桌底抽出牛肉刀朝敵人頭上奮力劈下,不必囉唆了,斬你老╳。「撈家驊」則如《古惑仔激情篇洪興大飛哥》裡的黃秋生,大飛哥天不怕地不怕,兵來將擋,唯利是圖,何况有阿公在背後撐持,毫不畏懼十三妹的咄咄進逼。一小時的電視節目,各說各法,各取各態,議題本身雖屬悲劇,卻仍展現了香港言論自由的剩餘價值。到了某年某月,突然,如果連這類節目都失蹤,或只邀約一面倒的嘉賓,或所有嘉賓的口徑皆如「撈家驊」,那將變成有聲等於無聲的大悲哀了。然而,自由再多亦無用。權力如鐵鏈,鎖住你,任你嘴硬亦仍要服從。Might is right,「一言九鼎」是因為有個最大的權力之鼎在頭上壓著。點到你唔服,香港人?[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230/s00205/text/1514570862821pentoy

詳情

吳志森:平反什麼?

林鄭說要為袁國強司長平反,究竟平反什麼呢?林鄭說,袁司長勤力與她不相伯仲,但自己有住家飯食,袁司長卻「孤家寡人」,只顧工作,不重視飲食,希望社會給司長公道評價。前高官譚志源也附和:袁國強工作勤力不錫身,「半夜三更無嘢食,叮公仔麵食,搞到腸胃唔係幾好,間唔中入吓醫院就係咁嘅情况」。在勤力與飲食兜兜轉轉,真是「九唔搭八」。中國人說的「平反」,是受了冤屈,特別是政治上的冤假錯案,被打成反革命。新當權者集體推翻以前的判決,為受冤的幹部百姓平反昭雪。據我所知,從來沒有人說過袁國強懶惰,就是因為袁司長比大嶼山隻牛還要勤力,任內五年半,對香港法治遺害更深。司法覆核DQ泛民六議員,令立法會生態失去平衡,建制議員趁病攞命,在政府配合下大幅修改議事規則,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能力,造成無可逆轉的禍害。十六位年輕人被判有罪,社會服務令緩刑等懲罰已經完成,律政司內部強烈反對,袁國強仍堅持刑期覆核,非要判他們坐牢不可。即使袁國強沒有破壞司法體制影響司法獨立,刑期覆核有強烈的政治考慮,根本無法抵賴。都是行會成員湯家驊比較坦白,他為袁司長真正平反:「你唔可以單單從表面嗰個結果去睇,因為政治形勢改變得咁緊要,佢喺裏邊擋咗幾多,外人係不得而知。」這也是種最「便宜」的說法。一來外面真係唔知,因此點講都得。如果唔係袁司長頂住,情况可能糟糕百倍,但頂住過什麼?內部可能都不甚了了,又係點講都得。湯家驊比林鄭譚志源都高明,值錢的地方就在於此![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27/s00193/text/1514311229886pentoy

詳情

幡內兒@撐傘落區運動:湯家驊鴻文賞析

前公民黨成員,今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先生於7月14日在網站《評台》撰寫鴻文〈為遼寧號訪港自豪〉http://wp.me/p8iPwg-ir4 ,崇論宏議,見解獨特,令人嘆為觀止。而鄙人淺學,拜服之餘,仍有多處不明,故一併陳述於此,以就正於湯先生。 湯先生於蘆溝橋事變八十周年之日遠觀「遼寧號」訪港,感慨萬千。謂:「中國數千年歷史,故步自封,從來不作侵略他邦之想;只因我們歷來只着重發展文化而忽略軍備,歷史才寫滿了被外族入侵的章節。」未知湯先生何所據而云然? 查我國歷朝兵威遠震,四夷懾服,史有明文。古匈奴有民歌曰:「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頌揚漢軍神勇,傳誦至今。近鄰朝鮮二千年來更多蒙我王師光臨,弔民伐罪。《漢書‧西南夷兩粵朝鮮傳》載元封二年秋,漢武帝遣樓船將軍楊僕將兵五萬,自山東入勃海;左將軍荀彘出遼東,以水陸兩軍夾擊之勢進入朝鮮。翌年夏,滅朝鮮衞氏政權,設真番、臨屯、樂浪、玄菟四郡。樓船於當時已為相當先進之軍備,漢室執此利器,討南越,滅朝鮮,通西南夷,建立爀爀戰功。區區昔年讀史至此,胸中豪情,頓然而生。今日「遼寧號」未建尺寸之功,而湯先生即引以為傲,精忠熱血,令人思之汗顏,自愧弗如。

詳情

湯渣黑哨 奶媽脫腳 胡官抽鞭

入閘賽賽事第一場、第一班、短途賽。 是日夜馬,晚上7點半,賽事在奶媽馬房「民主短路」主場進行,據聞入閘馬匹1號「鬍鬚」因不善跑泥漿摔角場地及明知場內滿佈陷阱,怕落場中伏影響日後長途賽事水準而臨時缺席。有指該馬房希望「觀戰及養戰」,專心應付往後的焦點賽事。 「奶媽」跑出成馬王有暗湧 2號大熱「奶媽」戰意高昂,盛傳她擁有強大馬房及龐大資源,加上阿爺「欽點」加持,故是次賽事無需「戴眼罩」掩飾其目中無人的眼神及表情。 3號「胡官」因賽前其中一位外圍莊家「民主300+」公開表示已有共識,會集中票源投予高民望馬匹「鬍鬚」,加上老馬不擅夜間作賽,故賽情一直被看淡,視為冷門。 另一馬匹「葉劉」雖戰意十足,血統優良兼久征沙場,可惜幕後操盤人 (中央呀!!)怕其入閘後失控放甩欽點「奶媽」數十個馬位號出,故此提早落閘,無緣落場。 值得留意的是,操盤人及奶媽馬房雖一直認為剔除「葉劉」後,民意會過戶及所有投注額會過「奶媽」身上,可惜根據港大最新公布的民研計劃,「奶媽」支持度僅較上月中進行的調查微升1.7個百分點。故此能否順利過關「三穿七」成為本屆特首馬王仍存暗湧,隨時「陰溝裡翻船」。 「黑哨」湯渣裝彈弓 首場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