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現象:溫和政治的完美示範

特首選舉結束,林鄭月娥低民望卻高票當選已是既成事實。未來5年特區政治出路何在,自然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不少人認為經過今次選舉之後,中港矛盾反而會進一步加深,因為雙方對人大8.31決定的原有立場只會變得更堅定,更難作出妥協讓步。對中央而言,泛民取得300多張選委票是一個嚴重警號,假如不堅持特首選舉參選人必須有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支持方可出閘的要求,隨時會失去控制權,風險太大。相反,泛民看見連曾俊華這種建制派核心人物參選也受到諸多刁難,在8.31框架下任何北京看不順眼的人根本全無出閘機會,所以也沒有任何理由去接受這種安排。由此推論,政改重啟勢必遙遙無期,特區善治更難出現,政治張力也只會有增無減。在這種情?下,不少人認為溫和政治全無空間,中港對立的死局根本難以扭轉。不過,我卻認為在兩個多月的選戰中,曾俊華其實是做了一個如何作為溫和派的完美示範,為香港說出了希望仍在。 溫和派首要立足點是站穩港人一方 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贏盡港人歡心,不少人甚至願意對他那種在中港矛盾上的模稜兩可「騎牆」態度也照單全收。他對23條立法侃侃而談,空言先易後難迴避問題,對8.31框架也從沒堅拒,只是信口開河說要爭取共識、創造

詳情

溫和派生不逢時 勇武派未成氣候

曾俊華未能當選特首後,香港的溫和派瀰漫着一片前所未有的悲情。的確,無論是溫和反對派抑或溫和建制派,要在現今壁壘分明的年代中尋找一條既合乎其政治理念而又可行的政治出路也困難重重。雨傘運動未竟全功,李波事件和林榮基事件接連爆發,民調顯示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跌至新低。不過,曾俊華現象的出現,好歹也為曾為溫和陣營帶來一絲的希望。但原來溫和陣營在妥協中前進的良好意願,在是次特首選舉中並未得到中共的青睞,這個陣營的人士日後還如何說服強硬建制派和激進反對派接受他們的溫和主張呢? 民主回歸論年代的落幕 回顧歷史,在英國與北京就香港前途問題作談判之前,匯點已提出以落實民主的方式把香港的主權移交至中共手上。這套論述後來被命名為「民主回歸論」,其精髓在於既否定以消極服從中共的方式落實主權移交,亦不得不正視香港的主權在實然上很有可能會移交至中共手上,於是它主張抓住英國與北京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提倡一國兩制的歷史機遇,讓香港在與中國復合一事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例如協助建設民主中國,藉此香港亦得以落實民主,以及藉兩制的良性互動,修正各自制度上的不足。 當年英國和北京擬定落實一國兩制,確是短暫地穩住了當時香港的動盪

詳情

中間力量的時代責任 回應葉健民教授〈給溫和派的3個建議〉

葉健民教授在2月10日《明報》曾談到自己在「民主思路」一段日子後的感受,他認為溫和派在當前形勢中顯得格格不入,所以溫和派應努力爭取反對派信任,不過於聚焦中港矛盾,促進香港內部相互理解。在他眼中溫和派的整體對策應該是選擇堅守,「保留着對話的選項」,靜待時局流變。 教授的分析,筆者認為值得商榷。在剛過去立法會選舉中,整個「溫和派」是否真的鎩羽而歸?提到「溫和派」,絕沒理由將泛民的民主黨、工黨排除在外,也沒理由忽略吸收了大量中間選票的建制派的新民黨。後者在公眾的形象是專業而溫和,並非全然「一面紅旗」的左派。因此,按筆者理解,葉教授所言的「溫和派」,應該是政治立場處於建制和泛民之間的「中間派」。 不論香港的政治光譜何其多元,中間勢力仍有相當的生存空間。選舉的要義,畢竟還是在於如何取信於民。葉教授所指「溫和派的大敗」,更準確地應說是個別中間政黨的不成熟,沒有給予足夠時日讓市民理解他們的立場,選舉拉雜成軍。其實市民更關心的,是中間派堅守何種的公共價值與中央對話,而非僅僅倡議「保留對話選項」。 一、不要奢望中間立場能取信兩派 中間派標榜自己的存在價值在於「保留對話選項」,但其實泛民本身就擁有與中央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