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中國滙豐

因為工作關係,也因為對品牌的信心,在大陸滙豐開了一個戶口。前一陣子,被誤扣了一筆手續費,跟銀行追討,在香港,可能只是十分鐘的手續,想不到在大陸,竟是一條漫漫長路。開始時,找香港的客戶經理代辦,搞了良久,只幫忙證明了誤扣,手續還是要自己去搞。找到了大陸的客戶經理,來來回回溝通了幾次,既要什麼「激活」戶口,又要莫名其妙地給他們另一個大陸銀行戶口,好讓他們過數。收到電郵,依着指示下載表格,簽了名,拿到香港的滙豐,幫忙寄上大陸。過了兩個星期,又收到電郵,說寄去的資料欠了這些那些,而這些那些在上一個電郵完全沒有提到。於是又再下載表格,填表簽名,送去銀行,寄上大陸,如此往返,又兩個星期。然後,大陸滙豐銀行中心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說要核對資料。問了一大堆問題,什麼時候地點開的戶口,何種類型戶口,何年何日出生,都答過了,說沒有問題了。誰知道過了幾天,又來一個電郵,說中心還會打電話給你核實住址,還問你什麼時候有空。果然又來了一個電話。如果不是我親自找的客戶經理,還以為是電話騙案。以為沒有問題了,沒多久,又來一個電郵,說表格上我的姓名寫了繁體,一切從頭再來。在一個極度缺乏互信的社會,他們的種種行為可能無可厚非。只是,那繁複的手續,那奇慢的效率,實在不像我認識多年的滙豐銀行。[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209/s00305/text/1518113937516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