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聲援演藝學生會

演藝學院學生會搞了一個「和平理性非暴力和勇武之辯」的論壇,突然就收到校方警告信,提醒他們違反校規,不排除要紀律處分同學。整件事,實在好荒誕,但卻反映了2016年香港面對的危機。這一代的香港人,自盤古初開已經享受的自由,正逐步收窄。如果我們不站出來,高調發聲叫停,最可能的後果是,這些自由終在一夜之間完全失去。其實,打從一開始,搞論壇一波三折,已經匪夷所思。論壇最先是樹仁大學學生會想舉辦,講者包括梁天琦,校方問長問短之後,最終拒絕撥出場地舉行論壇。喂,過去幾十年,大家聽過有大學校方阻止學生會在校園搞論壇嗎?六七暴動的時候我不敢講,但回歸前後二三十年,從來沒有聽說過。然後演藝學院同學仗義幫忙,當時想都沒想過自己學校會有異議,但最終命運相同,校方都不肯借出場地,論壇最終在學生會門口一個角落勉強舉行,迫迫狹狹。當時,我已經覺得樹仁、演藝校方很過分。大學是思想知識碰撞交流之地,即使同學就最前衛的題目舉辦論壇,也無不可,何况所謂「和平理性非暴力和勇武之辯」,根本是平常不過的題目,竟然都要禁!?我擔心此例一開,學生在大學學園的學術交流、時事研討,會愈來愈受限制。誰知,校方不單不知錯,反而惡人先告狀。根據校方臚列的校規,學生會日後張貼海報、舉辦論壇,甚至接受傳媒採訪,都要得到校方批准。雖然學生手冊原來有類似規定,但校方以往從未引用,學生會亦從來不知有這些規定。《明報》記者訪問了人權律師,律師認為相關校規有違反《人權法》之嫌。這宗新聞,希望公眾會有更大關注。干預學術自由的陰霾,已由教職員擴至學生層面。這不單單是演藝、樹仁的事,而是所有大學的事,甚至是全香港的事。期望各大學學生會都站出來聲援演藝學院學生會。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5月17日) 大專 演藝學院

詳情

校長都變驚弓之鳥

演藝學院副校長黃世邦日前去信學生會,指控學生會違反八條校規,懲罰是暫停借場地予學生會辦活動,下一步可能紀律處分。學生所犯何事?上月,樹仁大學學生會擬在校園舉行論壇《抗爭路線與出路:和平非暴力與勇武之辯》,校方認為「勇武」宣揚武力犯法,要求名稱河蟹為《閒談表達訴求的方式》,最後還是拒絕借出場地。樹仁學生會轉而與演藝學院學生會合辦,就輪到演藝校方刁難,先後以場地已借出、維修、沒收到申請表格為藉口拒絕借場地,學生會只能在本身的狹小辦公室內舉行論壇,門外有數十聽眾,校方如臨大敵,封鎖行人電梯,不停廣播勸參加者離開,保安人員全程攝錄。一個月後,校方秋後算帳。演藝學生會被指違反的校規,荒謬之至,包括學生須得到校長批准才可就任何有關演藝學院的事接受傳媒訪問、學生會不應組織可引致校方承擔法律責任或尷尬的活動等,此外,學生行為若可能對演藝學院聲譽或福祉有不良影響,或要受紀律處分。學生有言論自由接受傳媒訪問,何須問准校長?學生所言若不符事實,校方有權澄清。論壇要顧及校方感受?今天論壇主題有「勇武」二字便不能舉辦,早前康文署因校名包含「國立」二字便刪掉,令人想起電影《十年》一幕,「本地蛋」是敏感詞,不能用。這不是單一事件,早前圍堵校董會的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亦遭校方秋後算帳。雨傘運動後,特首梁振英着意「整頓」大專院校,包括安插自己人入校董會,呼籲商界不要捐款給大學,校長們變成驚弓之鳥,總怕學生「搞事」,校方揹鑊。我真的擔心,這些患了軟骨症的校長如何領導我們的下一代進入未來的關鍵十年?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5月15日) 大專 演藝學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