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濫權

二十多年前,荷李活有齣電影《叛逆性騷擾》,講述米高德格拉斯被上司狄美摩亞控告性騷擾。片中為米高辯護的律師說:「Sexual harassment is not about sex. It is about power.」荷李活電影大亨韋斯汀以及他曾侵犯、佔便宜的女星,也許最能體會。在電影圈深具影響力的老闆,出品過無數奧斯卡得獎作品;渴望演出機會的年輕女孩,遭非禮卻不敢張聲。當中很多更非寂寂無聞、來自基層,像桂莉芙柏德露與安祖蓮娜祖莉,前者的父親是著名監製,契爺是名導史匹堡,安祖蓮娜有個金像影帝爸爸莊威,他們如果知道女兒受辱,怎會默不作聲?韋斯汀色膽包天,而且是慣犯;女星懼怕受打壓,息事寧人,令他幾十年來,製造出更多受害者。充滿gossip的圈子,怎可能毫無風聲?所以有些紅星表示,對韋斯汀的惡行不知情,或強調沒目睹過他的不當行為,就更顯得這名利場的虛偽,以及潛規則為何一直存在。查莉絲花朗在社交網站說,很不幸她對事件不覺得意外,這不止於荷李活,全球其他地方亦然,位高權重的男性,濫權文化一直存在。有分析指韋斯汀到現在才被媒體陸續揭發,源於其影響力下降,換句話說,權力不比從前,所以曾受害的才少了忌諱。其中一名撰寫韋斯汀報道的記者Ronan Farrow,父母是名導活地亞倫及女星美亞花露,家中也多次發生過性醜聞。Ronan本效力NBC,最終報道卻在《紐約客》刊登。他受訪時拒談NBC沒播出報道的原因,但他補充,許多年來很多新聞機構都有想過報道這事,卻面對很多壓力。濫權,是惡的根源,甚至危害新聞自由,韋斯汀的魔爪伸向眾多女星,同時在想,獨裁國家和政府機器不也一樣濫權並淫辱平民,新聞界不也同樣變成寒蟬?[簡冬娜]PNS_WEB_TC/20171014/s00191/text/150791852651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