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災難揭露的澳門共犯結構:《甲戌風災》

澳門人從來不了解自己的歷史,各種創作亦很少以澳門歷史為題。因此,今年澳門藝術節的戲劇節目《甲戌風災》特別令人興奮,這齣戲宣示了澳門劇場人對這個城市的本土書寫又提升至另一層次了。 把一段澳門歷史搬上舞台,本身就吸引力十足,因為時至今日,澳門人的本土歷史知識仍是驚人地貧乏:很多人每天在亞馬喇前地轉車,卻未必知道亞馬喇如何改寫澳門歷史;去舊法院看戲,我們也許會不經意地看一眼那個區華利石像,但很少人知道這個人跟葡國航海歷史及澳門的關係;路過得勝花園,學生不會去問這個花園究竟紀念了什麼勝利,這跟附近的荷蘭園又有什麼關係。是的,我們都不知道這個城市的故事——那怕是最基本的歷史梗概與最關鍵的歷史人物。 我孤陋寡聞,是在《甲戌風災》上演前兩個月才剛好因為指導一本學生刊物而首次聽聞這件大事。一百多年前的一場毀滅性的風災,摧毀無數建築,帶來嚴重火災,令二千艘船隻沉沒,據說奪去數千人的生命,氹仔三分一人身亡。如此大事,卻是被歷史淹沒,今天知道的人甚少。因此,事件首次被搬上舞台,當然值得期待。 歷史故事是虛構的 然而,我錯了。《甲戌風災》並不是要講一個歷史故事,而是要談論歷史故事如何被書寫。開宗明義地,此劇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