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情書:有你跟我共走過 關於那一年,我17的小事

跟香港咫尺之隔的澳門對於人們來說的印象是紙醉金迷的賭城、是慢生活的小城、是沉默的市民,通俗一點的還有:杏仁餅、葡撻、豬扒包……澳門是一個怎樣的城市?她的文化是怎樣的?她有什麼值得記錄的故事?當眾人提到華語電影時,香港、台灣、內地均榜上有名,那麼澳門的電影呢?在過去的日子裏,彷彿是在缺席的狀態裏,而這種現象,在近年來開始有了一點兒微不足道的變化。 要說澳門電影的變化可以從2007年,澳門文化中心所舉辦的「紀錄新勢力」開始(其性質與香港的鮮浪潮相近),至今舉辦了10年的「紀錄新勢力」先後資助了數十套的澳門本地錄像作品出來,而去年更有該機構資助的短片《撞牆》(導演:孔慶輝)入圍金馬影展,成為當地的一時佳話。而劇情片的新起步則可從2008年說起,在澳門電影業界前輩朱佑人的帶領下,先後推出了「堂口故事系列」電影,大膽地嘗試將電影作品帶到澳門本土的院線裏。除了本土製作的電影外,也有80後愛上電影的年輕人外出求學,謀求機會,目前為香港人熟悉的就有《骨妹》的導演徐欣羨。而在這個6月尾,另一套澳門電影《那一年,我17》將會進入香港的市場裏,而筆者我,就是這一套電影的編劇與導演,也是澳門電影發展歷程中的一

詳情

說好一個澳門故事——訪徐欣羨導演

2017年4月9日,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的舞台上站滿了一眾新晉導演,《一念無明》的黃進、《樹大招風》的三位導演,一時之間,有人說起了「新浪潮」這個極具象徵意義的名詞,但「新浪潮」離我有點遠,我在意的是台上唯一的一個澳門導演:以《骨妹》這個澳門故事取得「入場票」的徐欣羨,Tracy。 大眾認識徐欣羨,都是從導演這一個身分切入, 我當然也不例外,但在這事上我比較幸運,因為我看過徐導演最最早期的作品,恰巧也是徐欣羨會成為徐導演的其中一部重要作品。 讓我們把時針撥回2002年,我還是個初一學生,剛轉校到澳門一家數一數二的基督教學校。某個週會上,老師為校內錄像比賽的放映會作宣傳,結果我和幾個同學聽得心癢癢,就約定下課後要一起看放映,結果一看,就震驚六十億人了——因為第一部影片就觸及了同性戀這元素,講述兩個女學生在暑假期間發現了自己對對方的情愫,卻不知如何面對,只好逃避,而故事的最後一幕就是這兩個女生各自牽着一個男孩子的手,在瘋堂斜巷的長樓梯碰上,卻相見不相識。雖然片中沒有真正講述同性戀,但以當時校內的風氣,已是破天荒的超前,正因如此,我一直對這影片的導演,同時也是飾演其中一個女學生的學姐有着極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