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濫權

二十多年前,荷李活有齣電影《叛逆性騷擾》,講述米高德格拉斯被上司狄美摩亞控告性騷擾。片中為米高辯護的律師說:「Sexual harassment is not about sex. It is about power.」荷李活電影大亨韋斯汀以及他曾侵犯、佔便宜的女星,也許最能體會。在電影圈深具影響力的老闆,出品過無數奧斯卡得獎作品;渴望演出機會的年輕女孩,遭非禮卻不敢張聲。當中很多更非寂寂無聞、來自基層,像桂莉芙柏德露與安祖蓮娜祖莉,前者的父親是著名監製,契爺是名導史匹堡,安祖蓮娜有個金像影帝爸爸莊威,他們如果知道女兒受辱,怎會默不作聲?韋斯汀色膽包天,而且是慣犯;女星懼怕受打壓,息事寧人,令他幾十年來,製造出更多受害者。充滿gossip的圈子,怎可能毫無風聲?所以有些紅星表示,對韋斯汀的惡行不知情,或強調沒目睹過他的不當行為,就更顯得這名利場的虛偽,以及潛規則為何一直存在。查莉絲花朗在社交網站說,很不幸她對事件不覺得意外,這不止於荷李活,全球其他地方亦然,位高權重的男性,濫權文化一直存在。有分析指韋斯汀到現在才被媒體陸續揭發,源於其影響力下降,換句話說,權力不比從前,所以曾受害的才少了忌諱。其中一名撰寫韋斯汀報道的記者Ronan Farrow,父母是名導活地亞倫及女星美亞花露,家中也多次發生過性醜聞。Ronan本效力NBC,最終報道卻在《紐約客》刊登。他受訪時拒談NBC沒播出報道的原因,但他補充,許多年來很多新聞機構都有想過報道這事,卻面對很多壓力。濫權,是惡的根源,甚至危害新聞自由,韋斯汀的魔爪伸向眾多女星,同時在想,獨裁國家和政府機器不也一樣濫權並淫辱平民,新聞界不也同樣變成寒蟬?[簡冬娜]PNS_WEB_TC/20171014/s00191/text/1507918526511pentoy

詳情

王浩賢:杜絕濫權溫牀 警車須裝閉路電視

《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禁止酷刑公約》,保障任何人面對執法人員時不受酷刑或不人道的對待。據此,警方有責任保障被捕者不受暴力對待,包括以措施防止違規情况發生,以及若有人遭非法的濫權、暴力對待,警方有責任調查及追究責任。本文將針對被捕者在警車上遭濫權對待的情况討論。 今年7月1日,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示威期間被警員帶上警車,之後無條件獲釋。他投訴於警車上遭警員粗口辱罵、兩次腳踢下體、拉扯頭髮及推撞,有傳媒更拍到他遭警員拉扯頭髮的過程。然而相片未有拍到施襲者的容貌,涉事人很可能可以逃脫濫權的後果。 最近幾年,警察被不斷指控以暴力對待示威者,包括毆打沒有反抗的被捕示威者。有部分個案被證明屬實,濫權警員亦遭刑事追究,在此不再贅述。值得注意的是,監警會於2015/16年度處理了共346宗涉及警員毆打的指控,佔其整體通過的調查結果10%。由此可見,警員毆打市民的指控並不罕見。然而因為不同原因,當中只有50宗指控可進行全面調查的程序。該50宗指控中,有60%的個案因證據不足而無法判斷警員有否濫權。然而這些指控都是有一定的事實基礎,因而沒有被監警會裁定為虛假不確的投訴。 筆者認為,

詳情

豈有資格 幸災樂禍

美國總統特朗普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各界嘩然。特朗普以前做電視節目真人騷,一句「You are fired」的炒人對白深入民心。然而他今天身為總統怒炒高官,我們在太平洋的對岸卻不應當作是娛樂新聞食花生。這次事件嚴重挑戰了美國的司法制度,後果可以十分嚴重。而活在禮崩樂壞的香港,年年月月高喊捍衛法治,我們又豈有幸災樂禍的資格。 要理解是次事件,我們得先從去年夏天開始,科米在處理希拉里電郵事件過程中的一連串失誤說起。回說希拉里任職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伺服器處理電郵,聯邦調查局介入調查有否違反與國家機密相關的法例。當時不少評論已指出證實違法的門檻十分之高,她要面對的不是刑事問題而是政治觀感的問題,結果她也沒有因而面對起訴。 科米的失誤不在結果,而在於處理的過程。首先,他在七月公開宣稱調查結束並將不作檢控,然而程序上檢控決定屬司法部,調查局顧名思義只負責調查。到了十月的時候他又公開宣稱因為收到新的電郵再作調查,儘管慣例上調查局正式來說不應有停止或重啟調查的說法,也不必就此公開宣告,而結果顯示所謂新電郵只不過是舊電郵的備份檔案。由於再作調查的宣告臨近選舉,而且廣被傳媒和公眾誤解,被認為是調查局介入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