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輝:「3、2、1」衝擊之後

1 政治少年迷失了 我們該往哪裏走? 梁天琦判囚6年。我臉書(facebook)和身邊的「黃絲」朋友除了在同情和哀傷之外,有些更深感虧欠,甚至心底裏認為他做了自己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是在替代自己受苦。人們紛紛自愧不如,讚他勇敢、真誠、敢於犧牲、能人所不能,是位少年英雄。 誠然,梁天琦的刑期雖然很重,我也一樣心有戚戚,但令我不安的是,在同情和虧欠以外,人們似乎無法直視及反思梁天琦及其一代激進右翼青年這陣子共同表現出來的方向迷失及焦慮。 誰的眼睛要是沒有被眼淚淹沒,也該能看得出在法庭上的梁天琦,跟那個旺角騷亂後人生攀升至政治頂峰的梁天琦,是徹底不同。一個是號召「無底線」暴力抗爭,旺角騷亂後高舉「以死相搏」,並以此作為選舉招牌的梁天琦;另一個則是在庭上指當晚他戰友黃台仰在騷亂現場號召群眾倒數「3、2、1」衝擊之際,心裏抱有疑問「衝過去,係無意思,係送死」的梁天琦。甚至有在庭上讀出的求情信指,梁天琦願意在刑滿出獄後以「非暴力」方式為香港打拼。然而我感到困惑的是:這是梁天琦的路線轉向嗎?抑或只是之前像簽確認書般,在庭上也放低一下原則以贏取自由? 無獨有偶,這種近乎自我推翻的動搖及迷失,也體現在他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