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樺:關事

受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的「文學發表及推廣平台」計劃資助,香港文學館「虛詞.無形」計劃已經起動,首期的月刊《無形》已經出版,隨《號外》夾附;網站「虛詞」則將於五月二十七日上線,當日有「乘虛詞而入」發布派對配合舉行。無數死線湧至,編輯部諸人由未出刊時的悠然抽煙吹水無邊,轉為無人說話但一齊狂風驟雨敲鍵盤,並開始以播歌代替說話。 隔了十二年再有機會做文學媒體,我已經不像青年時那樣傾向高調,而有時嚮往「潤物細無聲」的境界。「虛詞.無形」的定名自然帶有相當顯明的美學傾向,我則有時發現自己並不急着發表關於自身媒體的取態,而是等待他人先說出對「虛無」、「無形」的看法,再調整自己的想法,表達容納。也許是經過狂風驟雨的發言時代,更懂得沖虛之美。 刷淡 遮蔽 都說紙媒寒冬、文字弱勢、自由受損、文化媒體旋生旋滅。相比以前,現在聽到有新的媒體面世,人們顯得擔心多於興奮。而我只是覺得,有機會就把握,不負所學,步步為營,平平實實把你懂得的東西做出來,直到冬眠之物慢慢蘇醒。韓炳哲《倦怠社會》中說,有種正面的虛無,是放下自我,聆聽他人,在憂鬱中打開自我。以現在的社會狀態,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 以前說過,喜歡做雜誌,是因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