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無綫聲明 詞窮理屈

香港電台《頭條新聞》被無綫粗暴抽起,事情發展,愈演愈荒謬。無綫發表超過700字聲明回應,詞窮理屈,盡顯語言偽術。 習近平來港,發表多次「重要講話」。6月30日會見社會各界人士,對着政商各界,也發表了演講。按以往做法,可能是場地問題,也可能是保安原因,未必所有傳媒都可以入內採訪。今次由有線全程拍攝,然後將新聞片段交給其他媒體,這種做法,行內叫做pool,這也是國際慣例,並非特別安排。 習大大的講話,下午5:09 now新聞台搶先播出,負責拍攝的有線,遲了兩分鐘5:11也播出了講話內容。無綫有個24小時的互動新聞台,也在5:15將新聞片段出街。 奇怪的是,無綫電視翡翠台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仍繼續原定節目安排,這個時候翡翠台播的是什麼節目呢?卡通片。 直到5:50,翡翠台突然以特別新聞報道,播出習近平的演講片段,距離now播出已遲了41分鐘,比無綫自己的互動新聞台,也遲了35分鐘。 各大電視台播出習近平講話的時序,清楚說明無綫以播出「突發新聞」為名抽起《頭條新聞》,即使不是刻意說謊,也是極不專業。突發,就是突然發生、不可預計,而且極具新聞價值,非播不可,任何節目都要讓路。舉個例子,2001

詳情

阿寬:沒有電視台可以賺錢

無綫收視持續下跌,上半年業績可以想像,毋須再看什麼數字了。 香港不能存在有錢賺的電視台,這說法很快成為事實。在這城市經營電視台,不管是收費或是免費,將來都是蝕做,所以只能是為了賺錢以外的目的而存在。 為何搞到今天這樣的田地?我們不能完全怪罪無綫,最大原因是我們的廣播政策沒有及早引入競爭,甚至因為某些不明的原因禁止發牌給真正有能力的競爭者。 對無綫來說,沒有競爭當然可以帶來短期利益,但很快便知道這也是一種自殺行為,事實已放在眼前。一台獨大的情况令無綫幾乎全收天下兵器,一度把香港最好的電視人才收攬旗下。 今天為什麽那些曾離開過無綫或從其他電視台過檔的人愈來愈受無綫重用?因為他們在外面受過風浪,比長期養尊處優的無綫員工更識得打仗。可惜以前亞視、有線、now TV的情况與今天無綫完全不同,他們的一套想法對目前無綫的困局未有幫助,以前可能是有前無後打死罷就,今天不顧一切就連手上僅有的也會輸掉。 過分倚重自家製作是無綫今天的死症,開放外判卻又加速了死亡。這說法好像很矛盾,其實有道理。因為盡收天下兵器,市場再沒空間培養新的製作人,有能力的都去了大陸賺更多的錢,大陸市場比無綫這家本地電視台不知大多少倍

詳情

無綫真的敗給科技?

無綫盈利大跌六成,並承認這是幾十年來最嚴峻的時刻。 回想當年在無綫工作,天天想着如何把自己參與創作的劇集推上五十點收視;在亞視工作時,又每天都提出不少瘋狂構思要打低無綫,今天的無綫,卻是自己慢慢倒下。 與電視台舊同事近期開得最多的玩笑是說亞視人最後真的打垮了無綫,因為目前領導無綫的,不少曾在亞視工作。 不過大部分亞視人,之前也是無綫過去的,上述說法也說不通。 多年前以其他筆名寫過影視評論,說過真正能打低無綫的,是無綫自己,不幸言中。 最強的,居然在沒有對手之時才敗陣。 無綫曾經遇強愈強。麥當雄主政時的麗的,與無綫打過一場又一場漂亮的仗,留下了不少令觀眾回味至今的好節目。 九十年代,亞視曾經風光過,但無綫採取了以逸代勞的對策。 亞視成功的節目,無綫便推出形式內容相近的。亞視劇集收視好,無綫也不會推出猛劇迎戰,因為睇死這二奶台沒有後續好劇,等你播完才一舉收回失地。 在節目策略上,這是成功的,避重就輕,十分聰明,但長期放棄創新,自然積弱。 我不是說無綫節目完全沒新意,只是它放在開發創新的資源有多少,是行內都知道的,所以也留不住人才。 創意產業不是由創意主導,被淘汰的步伐會愈來愈快。 有說法指

詳情

香港媒體獨力難支

過去一年多,不少報章、雜誌結業,電台主動交還牌照終止營運,到最近就有指有線電視陷入財困,完全地反映香港媒體俱在一個經營困難的困境當中。如果單看香港本地的市場,香港只有700多萬人,計及澳門都只是多數十萬人,市場並不大。香港互聯網發展迅速,不少讀者的閱讀習慣就由實際刊物,轉至看新聞網站,而傳統的電視台觀眾、電台聽眾,不少也開始轉至網上收看、收聽。在外國,也有不少媒體企業在整合和轉型,以圖在此困境當中「殺出血路」。 當然,香港的媒體最大的問題,就是面對巨大的營運成本和政治壓力。經營本地媒體者,多是一些與中國政治和香港財團具密切關係的人物,媒體方針自然傾向保守,以至靠攏建制,防止因「政治不正確」而被「懲罰」(如財團不落廣告)。久而久之,這樣的一個循環就嚴重影響到整個媒體生態。 媒體另一功能,就是將某些大眾文化傳播到不同地方。如早年的香港電視劇集和流行歌曲,就影響了台灣和東南亞不少地區,營造了香港的文化軟實力。可是近年的電視節目水平下降,加上新媒體高速發展,使香港的電視文化所構造的影響力大不如前。無綫電視業務錄得虧損,就是一個重大的警號。 香港需要一些敢於報道真相、持平中立、為民發聲,以至擅於

詳情

羅嘉良的老態 無綫的窘態

羅嘉良真的老了。之前每個深夜出現在《創世紀》的那個聰明、重情、衝動的「香港仔」葉榮添,突然變成新劇《與諜同謀》的那個面部鬆弛,聲音沙啞,髮型誇張,毫無神采的半百老翁。除了感慨歲月不饒人,觀眾亦能從他身上看到香港電視業的困局。 葉榮添的氣場不再 《與》劇講述化妝品公司老闆卓君臨(羅嘉良飾)聘用年輕人Ringo(鄭俊弘飾)為得力助手,怎料Ringo是卓與前妻所生的兒子,更是個商業間諜,竊取公司的機密以報仇。劇集開播前,不少人都期待視帝回歸之作,可是看過首集已經失望透頂——卓君臨非但沒有葉榮添的氣場,羅嘉良也失去神氣。 觀眾急不及待查找原因:是因為久居內地的他,沾染了香港觀眾嗤之以鼻的「大陸味」?是因為他檔期太滿,所以出現疲態?是因為《與》故事或「卡士」太弱,令他索性馬虎了事?羅嘉良長居北京,習慣內地文化,手勢語氣「去香港化」自是避免不了。而根據資料,在《與》製作期間,他都要中港兩邊走,接拍《思美人》和《無間道》等劇集,疲倦也是人之常情。最後關於《與》的故事和「卡士」,倒可以討論一下。 《與》離不開無綫劇一貫的恩怨情仇套路,雖然觀眾已經看厭,但只要選角精準,劇情高潮起伏,應該還是收視保證(例

詳情

又少一間電視台?

九倉宣布閂水喉,有線電視面臨執笠危機,香港電視市場又出現變數。 沒有了亞視,無綫竟然也出現四十多年從未試過的蝕本壓力,證明傳統電視市場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無綫幾十年都在生金蛋,有競爭時也沒進步,反正多年賺錢,以不變應萬變,對手一個個跌低,偏偏在沒有對手時要蝕錢。 收費電視市場生存空間有限,主要因為沒有什麼節目內容鬥得過不用錢的無綫,自製節目十分水皮,靠足球吸客,過去英超與世界盃成為兩家收費電視的救命草,失去這兩個項目,客戶便立即流失。 「成功cut有線」被譏笑是香港最困難的事情,足以見到有線多想箍住舊客。 一家電視台如果沒法靠自製節目保住客戶,要用外購的話,對手只要抬高這些項目的價錢,即便不能搶走,也會令本成本大增,無法賺錢。 有線做得最好是新聞節目,不得不讚主要股東九倉的話事人,從未聽過他們干擾過新聞部門運作,如果日後有線真的無法經營,最大損失是失去了有線新聞,這也是我一直不cut有線的原因。 收費電視從來都是經營困難,能維持應是靠提供固網寬頻服務,在這方面補貼。 免費電視也不看好,今天已不是有沒有競爭的問題,是本地電視廣播政策遠遠落後,不止追不上時代,是早已被時代拋棄。 在互聯

詳情

是母愛,還是暴力?

由十月懷胎到眠乾睡濕,母親對子女的恩情的確有如天高海深,但「世上只有媽媽好」,卻成為了不少子女的魔咒。近期無綫劇集《親親我好媽》以及坊間對此劇集的討論,充分反映「愛你變成害你」的恐怖。 記得以前的校園劇,不是以學生為主角,就是講述老師們春風化雨的奮鬥故事。《親》以「虎媽」為主題,講述幾位母親以不同的極端方式教導子女,衍生出不同的溝通問題,亦道出現今學校「以家長為本」的病態。 此劇拍攝期間,曾因為劇本太差而被高層勒令停廠整頓,監製拍畢此劇就(被)辭職。劇集被安排在農曆新年後的淡季播映,反映電視台對它不寄厚望。豈料自播出以來,其收視竟節節上升,坊間也充斥着好評,倉底貨突然變成熱播劇,本身已夠離奇。 家長讚劇集「貼地」 更離奇的是,讚好此劇的,竟然就是劇集影射的對象——怪獸家長們。在某討論區,家長激讚劇集「貼地」,令她們有共鳴。有人覺得江美儀飾演的「虎媽」查向善入型入格,演活了她們在真實生活管教子女的方法——包括要求女兒考高分,沒收子女的手提電話,在社交網站開假帳號與子女「做朋友」等;又有人認為呂慧儀飾演的怪獸家長袁圓,對兒子過分溺愛,又為了鞏固兒子在學校的地位加入家長教師會,雖然「抵死」卻

詳情

風和日麗,誰說過今日打風?

馬後炮是有必要的,尤其是那些馬前炮打得響亮,卻又錯得離譜。還記得嗎,上星期眾多媒體的網絡即時新聞大賣「又打風?」、「星期一或掛一號波」、「十一月尾打風!」、「六十多年來,首次十一月尾打風」等消息。是日,星期一了,風和日麗,秋高氣爽,打甚麼風?一甚麼號波?天文台從無說過那隻「蝎虎」風暴威脅香港,甚至早已發文說明蝎虎影響香港機會極低,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是眾多主流報章的即時新聞,標題寫得如「打到嚟」。當然也要公道一點,大部分報章內文所述正確,只是標題去得較盡,而且一兩日後,知道打風機會極微,跟進文章亦有修正。再離譜的,應該是TVB《東張西望》上星期五的節目,似乎是看了網媒的誇張標題,未有向天文台認真查證,主持就你一句我一句,竟然說「十一月尾先至來打風」「星期一最接近香港」「命名蝎虎,聽個名已經好兇猛」「放假先至來打風,真係有啲sad」,最後還竟然說「星期六日,諗住去街,相信可以取消計劃」!(片段在此14:50,供查證用,但請大家無乜事就不要點擊,因為我睇咗四大個廣告,無得skip,先至聽番呢段廢話。)對這個「蝎虎」,天文台無發預警,因為根本不需要。看看蝎虎,今天「星期一最接近香港了」,係750公里,還是熱帶低氣壓強度,而且一早預報了向西南減弱遠去。蝎虎的名字好兇猛,不代表威力兇猛,如果真的取消了星期日的節目,就真的很sad了。無錯,星期六又冷又大雨,但不是蝎虎的威力,而是一早預計了的東北季候風。正是因為有強烈東北季候風襲來,殺死了蝎虎。這個季節,十一月十二月,菲律賓及南海中部有風暴,不足為奇;但這些風暴若北移,一般都會遇上較乾燥而寒冷的季候風,通常無力加強,亦不得好死,這次蝎虎更因為垂直風切變,而死得更快,這些,一早在預計之內。《東張西望》,好歹隨便講句話,都有過百萬人收看,說話請用常識,請負責任。天文台最新預報路徑,這也是一早預計了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傳媒 TVB 無綫電視 東張西望

詳情

不與無綫搶觀眾

ViuTV聰明,至少沒犯以前亞視的大錯,把無綫看成唯一對手。另一個聰明的策略,是不急進。面對免費電視市場,急也急不來,而且也毋須急,因為這市場不是在擴展,而是在萎縮。鳳凰衛視申請免費電視牌照,打算租用前亞視設施,希望不是重複亞視過去的錯誤。ViuTV的網上點擊率比免費電視實時收視高,長線大概應向網上發展。本地免費電視不過是個小市場,網上則是個看不到有多大的無限制空間。全世界都走向互聯網視頻市場,雖然廣告收入與發展速度未成比例,但這肯定是未來的發展方向,無綫也要通過myTV SUPER走這路線。ViuTV的自製節目是走話題性多於收視性的,也是正確方向,因為話題性更能吸納網上觀眾。走無綫相反方向,無綫有的內容ViuTV也不應做,做也要找無綫不會做的角度,這才會吸引非無綫觀眾。數據證實ViuTV較多二十到四十歲的觀眾,這些是所謂優質觀眾(對廣告商而言),主要Z消費力較高。以全港收視是一百點來計,無綫目前黃金時段平均收視得廿幾點,即有七十幾個收視點的觀眾是不看無綫的。八十年代無綫平均收視四十幾點,高收視劇集可以上升到五十幾點,可見流失了多少觀眾。搶無綫收視雖不至於在乞兒兜爭飯食,但確實不智。一個本來有錢的人近年不斷失去財富,必定會拚命維護目前僅有的。不看無綫的觀眾比看無綫的多,自然應去吸收。其實電視節目(不管本地和海外)大部分跌入了固定模式,內容與時間編排都欠新意,是時候作大改變。任何大革新必然在一個看似無法改變的舊模式下促成的。文:阿寬 viutv 無綫電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