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無障礙,無希望

因推坐輪椅的老人出入家門,始發現所謂「無障礙路面」之荒謬。真係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昔日視而不見的諸種阻路措施,如今親歷其境,方知其惡,而這樣或那樣的障礙,不僅是障礙了,對受苦的人來說,其實更是屈辱。剛好在Now TV看見相關題材的新聞專輯,當然要給個讚。可是,讚了又何用?看來一切照舊,在官僚主導和商家霸凌的社會裡,所有看似「應然」的公義都是嘴上服務,所有不堪的「實然」都是永久長存。強積金對冲是大例子,路面障礙是小例子,但,對當事人來說,任何「小」都可能是無限大,所以,公義無大小,只有公義不公義。新聞專輯是這樣說的:記者發現許許多多的行人路面,無論是市區或郊區,不管是馬路或商場,雖有無障礙路斜路,卻常被鐵柱封住,輪椅根本難以通過。鐵柱何來?原來幾乎全是附近店舖的自設立柱,他們嫌棄物流業者或貨運工人的手推車在門前出出入入,一來趕客,二來割花地面,於是索性為之設限,懶理法例規條或別人死活。記者致電路政署等部門詢問,所得回應都是「唔關我事」。最後終於找到一個承認關事的部門,是運房局裡的某個小組(是的,又是「陳煩」的運房局!),但得到的回覆是,對的,私豎鐵柱確是違規,但因並非緊急情况,所以不會即時執法。至於怎麼樣才算緊急(輪椅客因鐵柱攔路跌倒?直到有高官下達指令?直到「陳煩」的家人因碰撞鐵柱受傷?),該部門當然沒說清楚;至於何時才會動手執法,該部門更沒提半句。就這樣了,看來就是這樣了,就這樣拖著。輪椅客唯有自求多福,在聖誕,在新年,在春節,在元宵,在端午,在重陽,在中秋……拖下去又是一年,無障礙其實只是無希望,地老天荒,祝你好運。[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229/s00205/text/1514484170824pentoy

詳情

辣媽CEO:合情理的包容

今日有媽媽post文,批評巴士公司規定嬰兒車必須要摺起的條例,還有巴士司機按條例辦事不近人情。識睇當然睇留言,有一群BB車媽媽群起和應,有投訴巴士司機見媽媽又要收車又要抱BB又要攞銀包嘟卡畀錢手忙腳亂,竟然坐視不理沒有半點同情心;有說擺放輪椅位根本不阻礙地方,質問為什麼不可以;又有說BB車載滿物品根本無法摺起來;更甚者說BB車要摺起,為何輪椅不用?擺明是歧視。有留言者反問為什麼不把BB孭起來,即被媽媽們圍攻,說懷孕之後有腰骨痛,不勝負荷咁話。除了指摘巴士之外,港鐵及乘客一樣對嬰兒車不友善,推着BB車阻礙重重。 香港從來不是一個無障礙城市,講到愛心公德心同理心,簡直要用凋零來形容。希望得到包容,都要合情合理值得被包容。敢問若非身體殘障,誰會希望坐輪椅?會以坐輪椅為樂的我未見過!如果推BB車外出坐交通工具是如此不便,被不友善對待的話,教那些被迫日日面對要坐輪椅者情何以堪?講得出如此刻薄說話的自私媽媽,簡直完全不知所謂! 巴士司機是否真的按本子辦事而完全不會通融?巴士條例寫明只有兩歲以下,有大人陪同不佔座位才免費,請問各位大聲夾惡的媽媽,是否子女一到兩歲就畀錢?巴士通道有幾闊落?嬰兒車打開不

詳情

殘疾人權利是人權

當提起殘疾,你會想起甚麼?以往,社會視殘疾為疾病,需要治療和復康,或視殘疾人為接受福利及慈善救濟的對象。上述觀念皆視殘疾為個人問題。不過,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突破上述框架,採用人權角度,視殘疾人為權利擁有者,強調充權和平等參與。 公約保障殘疾人權利 「人人平等,無所歧視」是國際人權公約的基本原則,見諸國際人權憲章——《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二條,包括人人免受「其他身分」歧視—殘疾亦屬「其他身分」。《兒童權利公約》則明文保障殘疾兒童的權利。 不過,殘疾人在社會裡仍然處於「隱形」,受到不同形式的剝削,需要有專門公約全面保障其權利。在殘疾人及殘疾人權利團體積極倡議及參與下,聯合國於二○○六年通過《殘疾人權利公約》,公約於二○○八年生效,同年適用於香港。誠如公約第一條所言,公約旨在「促進、保護和確保所有殘疾人充分和平等地享有一切人權和基本自由,並促進對殘疾人固有尊嚴的尊重」。 殘疾乃演變中的概念 公約強調殘疾並非個人問題,而屬社會建構,外在環境及社會態度阻礙殘疾人平等參與社會的結果。而從公約序言可見,殘疾乃演變中的概念,公約只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