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銀髮慘劇,確保老有所顧

早前,筲箕灣耀東邨有宗銀髮慘劇,事緣一名80歲的男士,他的妻子現年76歲、3年前中風後行動不便,生活困難,由於這位男士不忍多年相依為命的老伴長期患病、受病痛煎熬,故希望送老伴一程、勒使老伴窒息至死,然後隨即報警自首。 他們兩位老人家,無其他家人同住,據鄰舍表示他倆感情相當要好,過去亦無任何家暴紀錄。原本有一位兒子,奈何數年前逝世,他們白頭人送黑頭人。 每次看見這類報導,我內心都深感難過,不禁問:為何香港作為一個如此繁華的都市,但社會上還有這麼多老人家的處境如此悲涼? 另一邊廂,前幾日亦看到一篇報導,講述一名年逾65歲、於將軍澳任職街道清潔工作的玉姐。由於工作需要,須身穿制服及反光衣在街道勞動,汗水長時間「醃」着皮膚,故玉姐的手背至手臂長有因汗水引致的濕疹,尤其腰部及頸部較嚴重,濕疹令皮膚變得痕癢,甚至「拮肉」。更甚者,她需要求醫時,醫藥費都只是自己負擔! 政府內的官僚們,你們少落區,在辦公室內高座軟枕,自然不明白民間很多老友記的疾苦;加之你們退休後亦有份豐厚的退休金,自然可以冷漠地搬一堆數據說不能全民退保云云,置身事外而不負責任。據說林鄭短期內會正式向中央推薦張建宗出任政務司,長期跟進

詳情

競爭力第一的香港,為何有人要走上死亡的一步?

「鬼叫你窮呀頂硬上」是不少香港人掛在嘴邊,作為一句鼓勵的說話,實在令人相當有幹勁;然而,這一句背後的含意,卻是將貧窮視為個人責任——你窮,就要自己解決。 早年筆者在外地遊學,遇上一位來自挪威的同學,甚為投契;大家由風土人情,講到社會面貌;她說過的一句,讓我至今仍記憶猶新: 「我們國家的失業救濟,只能保障他們的基本需要;但他們想買罐可樂都買不起,我覺得很羞愧。」 在香港說這樣的話,她可能會被視為一枚「左膠」;然而,她是來自那個被評為全球最快樂國家的一位少女;這番話,她說得相當理所當然,而這就是她一直被灌輸的理念:貧窮,不止是個人的不幸或不努力,社會結構也是造成貧窮的原因;因此,為有需要的人提供足夠的福利,理所當然是政府和社會的責任。 回看今天的香港:日前發生八旬老翁涉嫌謀殺久卧病榻中風妻子倫常慘案,丈夫的弟弟指,如果有「安樂死」,他的兄長就不用走到那一步;然而,在香港這個競爭力第一的社會,是否可以做得更多,讓有需要的人,不用走到「死」的那一步? 正如有議員所言,這案表面上是家庭暴力:丈夫奪取妻子的生存權利;然而,背後卻反映更多的社會問題:政府對長者、長期病患者、照顧者以及低收入人士的支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