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潰敗錄

黃毓民在網台宣佈與黃洋達和陳雲正式切割,為香港網台界提供連綿不絕的話題。黃毓民已經宣佈退出政壇,表面上他與誰交友和誰分手未必有公共性,但且看中大學生會有關六四的聲明,字裏行間全是黃毓民和陳雲的行文套路,可見黃陳二人對自命本土的年輕人影響尤在,他們兩人以及各自的教徒及信眾的動向,對預測現時雖呈渙散狀態但仍極具潛力的所謂本土派的未來發展,仍有研究價值。何況在立法會內,有位自比1:69的唯一「本土」議員──熱血公民黨主席鄭松泰,身為選民授權的代議士,昔日選舉聯盟的人事問題如何影響他的政治取態,完全值得在公共層面討論。 鄭議員的確與其他69位議員與別不同。做議員的通常都是不斷發採訪通知,不斷開記者會或出席活動,希望得到傳媒報導增加曝光,讓公眾知道他們「有做野」。但鄭譯員堪稱神隱議員,據聞他極難被記者聯絡得上,正如立場新聞在「本土派」一系列訪問當中,已敍述過相約鄭松泰訪問是如何艱難。所以媒體要他開腔說明立場可不容易,雖則他已經在臉書分享陳雲在熱血時報的新節目,取態似乎十分明確。 去年選舉之前,鄭松泰曾在網台節目聲淚俱下,說著「沒有黃毓民香港已經一國一制咗好耐」,「沒有黃毓民我們什麼都不是」,到選

詳情

鄭松泰指大眾白癡 其實錯唔晒

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黨內講話錄音流出,引起嘩然。全長52分鐘的發言,大家斟酌他20秒的「sound bite」,然後熱血公民支持者火力全開,炮轟外界斷章取義,展開一場司空見慣的「熱血式」輪迴罵戰。聽畢鄭松泰粗口橫飛的足本發言,筆者卻認為,只要該黨上下放低仇怨,其實有可能走出一條新路,發揮跟傳統泛民不一樣的功能。 鄭松泰的黨內發言被公諸於世,事件緣起是他與黃洋達跟黃毓民的新一段恩怨情仇,但對於大多數市民來說,他們的內鬥已無可觀性,唯獨鄭松泰那幾句發乎內心的說話,非常搶眼:「梁頌恆、游蕙禎呢啲,X你,佢哋應該死啦X家鏟……我要同佢哋扮friend……因為大眾白癡嘛,佢哋以為我哋係本土派,以為本土派係同一批人。」 平時西裝筆挺的大學導師鄭松泰,口出狂言,令人側目。然而,言辭惡毒、粗鄙直接,一向是熱血公民特色。參選期間的鄭松泰在網上節目裏,亦是粗言穢語,毫不忌諱。若有留意政治新聞的讀者,不應感到意外。 至於他對游梁的惡劣觀感,也不算什麼新聞。早在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前夕,熱普城跟本民青(本土民主前線與青年新政)決裂已甚囂塵上,鄭松泰本人也曾語帶哽咽地批評本民青搶票。而游梁自宣誓風波後,淪為政治負資產

詳情

政客笑裏藏刀是正常

任何人都有公共一面和隱私一面,有些人表裏差異很少,有些人大一些,表裏如一的政客是聖人,口不對心的政客才是正常。然而,棉裏藏針被看穿了,政客也毋須公開承認,最糟糕的是私下的真情對話被曝光,這才是最失敗的政客,鄭松泰是表表者。 以口是心非聞名的政客,近年應該數英國的「地拖頭」約翰遜,他不否認過去經常吸食大麻,但對於在倫敦市長任內與人有染並誕下私生女,他公開的說法永遠是「你猜猜」。近日盛傳他趁保守黨大選失利要對文翠珊逼宮,他起初也是模棱兩可,後來竟然有人將他在社交媒體的私人對話曝光,說他支持文翠珊,無意競逐黨魁位置。 文翠珊重新組閣,約翰遜留任外交大臣,但約翰遜的陰謀未必是空穴來風。早在2015年大選時,已經有傳聞說他重回國會的目的是要爭奪黨魁的位置,當時可能實力不足。脫歐公投,他公開主張脫歐,跟保守黨的立場唱對台,首相卡梅倫辭職,圈內人有傳出他要競逐黨魁,但約翰遜被譴責為分裂黨,當然無法勝任,他自己說不能做到黨內團結,也是實話。 這次又再傳出約翰遜蠢蠢欲動,因為文翠珊已經成為強弩之末,但在面對跟歐盟談判的艱巨任務,誰都不可能有好的結果,這時候以退為進,相信也是約翰遜的陽謀。被看穿但他自己不

詳情

「泰博」聲援朱凱廸——熱血公民的修正主義

「我鄭松泰無咩優點,係個人公道少少。」鄭松泰(「泰博」)最近以熱血公民新首領的身分,接受楊岳橋邀請,聯署聲援朱凱廸,一反熱血公民幾乎逢泛民「左膠」必反的取態,引起熱血公民支持者嘩然。這名「二代目」(第二代首領)是否銳意調整該組織「與天下為敵」的方針,值得關注。以「教主」黃毓民和「大亨」黃洋達為首的「熱普城」聯盟,予外間印象相當負面,普遍被標籤為「橫行霸道」。遠因有「教主」和「大亨」猛烈批評泛民主派,其自身卻多次傳出似是而非的負面消息,包括「收中共錢拆散泛民」、「佔中失蹤但收割成果」,近期的有七一遊行當日騷擾其他街站、選舉臨近時攻擊本屬友好的「本民前」和青年新政。「熱普城」由上至下,語氣囂張、言辭惡毒,唱衰泛民多過指摘建制,令普遍泛民支持者反感。以這次立法會候任議員朱凱廸受恐嚇為例,剛退位的黃洋達便在網上撰文,強調只有自己和黃毓民因參選遇襲,「你哋冇資格喺我面前話受到選舉恐嚇!」,暗諷朱凱廸「扮晒嘢話唔敢返屋企」。這是很典型的「熱血式」文宣。姑勿論他本人是否遭遇不公,但在此際向「弱者」朱凱廸落井下石,無疑惹人反感,令人認為黃洋達模糊焦點、私怨凌駕公義。而接班人鄭松泰隨即發聲明聲援朱凱廸,被部分人視為摑了黃洋達一巴。「熱普城」派出5人參選立法會,僅得擁有博士頭銜、在大學教書、人稱「泰博」的鄭松泰高票當選。論知名度,他遠不及落選的黃毓民、黃洋達和陳云根,代表作是競選期間一條一針見血地質問「何君堯笑什麼」的「KO片」(候選人剪輯的論壇短片),罕有地在泛民支持者間也廣泛熱傳。義正辭嚴的表現,助他突圍而出,反映在突飛猛進的民調支持度上,最終甚至「撼低」李卓人和馮檢基等泛民「老鬼」。一路走來,效果最大的並非硬銷政綱,也不是向泛民抽刀,而是很傳統地狙擊建制派。盼鄭松泰展現大將之風對於廣大泛民支持者來說,香港政治的基本,就是相對正義的泛民,對壘隱惡揚善的建制。本土派輿論領袖說,泛民監察建制、他們監察泛民,何錯之有?當然沒有。但要在香港挑剔扮演正義角色的泛民,門檻甚高,必須理據充分,展現君子之風。若純粹捕風捉影、誇大事實、口出傷人,即使為天地立心,也無人受落。熱血公民擁有強大的社運動員力及具規模的《熱血時報》。如果「泰博」能汲取選舉經驗,率領支持者改善對外形象,向非建制陣營尋求合作空間,將槍頭指向共同敵人,對於壯大本土派議會內外的抗爭力量,可謂百利而無一害。希望聯署是一個開端,而鄭松泰能在未來4年,展現大將之風。作者是記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3日)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熱血公民 鄭松泰

詳情

七一回顧:贏在插旗前?記錄七一衝突事件

辦得媒體,早知會得罪人。儘管遠至馬克思的《萊因報》遭普魯士政府查封,近至劉進圖當街被斬這類「殊榮」,我們都沒有想過,但七一遊行裏被熱血公民圍封街站,同樣是從未想過的事,卻實實在在發生了。 講窮,千萬不要跟《惟工新聞》鬥窮。莫道網媒不燒銀紙,網媒如《立場新聞》、《端傳媒》、《香港01》開支龐大。惟工呢?才五千多,要是回到沒有半職同工的草創時期,這個「五千多」更大約等同全年經費總和。 是誰寸土不讓 身為可能是全香港最窮的媒體,竟也撐了差不多三年,殊不容易。錢這回事倒微妙,如非多到足以支撐同工薪金和辦公室租金的程度,其實對站穩腳步幫助不大,但要到那個程度,錢卻非得多到水浸腳眼不可。我等小薯尚有自知之明,豈敢好高騖遠,七一籌款尚在其次,讓更多市民認識惟工、認識打工仔的辛酸與尊嚴,才是更重要的。於是我們今年5月向協調七一遊行的民陣人權陣線申請了街站,準備開壇。 然後熱血公民來了。 7月1日早上11時許,惟工成員陸續抵達接近登龍街交界的一段軒尼詩道,擺放物資預備街站。陽光兇猛,汗流不止,旁邊華人民主書院街站的義工勸告這群街站新手把擴音器移開一些,免得兩個街站疊聲,我們也欣然接受建議。有道理就有商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