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帆川:林芷彤報財經rap出2000 like是什麼玩法?

無綫前財經主播林芷彤,以急口令形式讀出免責聲明,一度蔚為佳話。最近她過檔一個財經網媒做主播,翻炒急口令熱話,以「rapping」形式報道當日大市,旋即在網絡瘋傳。筆者身邊不少新聞人,對此卻頗為側目,大嘆「世界難撈」。這種心態,正正是傳統新聞人轉戰網絡的死因。 就在該條短片發布前,筆者受邀到樹仁大學,參加紀錄片《記錄時代》的試映會。該校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李家文博士及畢業生冼浩賢,耗時一年半,追訪多位新聞人,探討網媒在商業壓力下的求存之道。影片拍得趣味盎然,並完整地反映了行業實况。 種種變革終被讀者接受 到分享環節,接受紀錄片追訪的「香港01」與《蘋果日報》兩位中高層,接受提問。不止一位觀眾,毫不客氣地表達對新聞低俗化的不滿,認為那是讀者離棄媒體的主因。亦有觀眾問及嘉賓對100毛的看法,兩位新聞人的結論是:100毛不是做新聞的,如果做新聞也得採用該種非常「惡搞」的手法,已經踰越了底線。 有趣的是,同場有學者分享,曾幾何時,報紙圖片由黑白換成彩色,也一度飽受批評,遭指摘為離經叛道。而在動新聞剛誕生的時候,也被許多媒體人批評為漠視新聞道德。不過,種種變革,最終皆一一被讀者接受。 100毛該

詳情

野茶:雷教授,Why so serious?

最近那個啤酒跑步嘉年華因為雷雄德教授和衛生署發聲明反對而鬧得跑界鬧哄哄,各路跑友亦紛紛走出來表態支持主辦單位。跑友支持的原因主要有幾個,例如說這個跑步比賽只是「for fun」,不用太認真;跑步的距離只是1600米(還要是分開四段來跑),飲少量啤酒根本不會構成任何影響;這類「for fun」的比賽全球各大城市都有舉行,根本不值大驚小怪;參加者全是成年人,自己衡量過才來參加,其他人根本不必多慮。 這些似是而非的論點,講得多就變得似層層,讓人覺得雷教授真的「太認真」了。只是,不論是專業跑手或是業餘跑友,其實在運動科學方面又認識多少?平時有飲兩杯啤酒就算是酒精專家了嗎?雷教授本來的專業就是運動科學,是學術界的代表,如果他的意見還不算「中肯」,難度啤酒贊助商的意見才是最好? 跑友們需要這樣輸打贏要嗎?平時自己練跑時如何講求有系統訓練,如何落力推廣全民皆跑,如何教跑友學懂堅持,然而,在自己希望「for fun」的時候就可以通通拋諸腦後,甚至於要走出來「怪責」專家多事?有多少次大型活動發生意外後,花生友走出來埋怨為何事先主辦單位沒有好好想過這樣那樣,讓意外發生?為何專家沒有事業出來提供專業意見,而

詳情

小肥波:跑步飲酒危險嗎?

全城街馬計劃於 11 月 4 日再次舉行 Beer Run ,聲稱「貫徹好玩又瘋狂嘅精神,一邊飲、一邊跑,連呼吸同汗水都散發出啤酒味,好爽皮」。不過,不少專家、醫生已批評活動。衛生署亦已去信全城街馬不要鼓勵、允許或促使參加者進行運動時飲酒。 活動包括 1,600 米個人賽,及 4X400 米接力賽,參賽者每跑 400 米需要飲 1 罐約 330 毫升的啤酒——要完成個人賽就要飲共 1,320 毫升啤酒。雖然全城街馬指活動不會是計時競賽,亦提醒參加者量力而為,但酒精是利尿劑,使人體容易脫水,更危險的是酒精會影響腦部、中樞神經系統以及肌肉協調控制,令參加者更易受傷。 根據過往研究,在運動前後飲酒會影響體內蛋白質製造 [1] ,以及限制肌肉攝取和利用葡萄糖的能力 [2] 。由於肌肉依賴葡萄糖作為能量,尤其長跑項目需消耗能量,故此飲酒會影響你的運動表現。另外,酒精也可能會減低運動中與休息期間燃燒的熱量。 雖然,跑步與喝酒同樣會釋放快樂荷爾蒙多巴胺,但英國一份報告 [3] 就曾顯示,單是嗅到酒精香味足以削弱人的意志力;講求意志力的跑步運動,邊飲邊跑真的未必是一件好事。 飲酒臉紅要小心 外國有學者

詳情

夏水:狀元從醫 有病的是社會與大人

中學文憑試昨日放榜,據聞六位「狀元」悉數有志讀醫,即惹來某補習老師(對,連名師也稱不上)評擊指他們是narrow-minded的讀書機器,難有大成就云云。人生路漫長,能如此快就論斷一個人的未來,別說補習名師,恐怕連懂量子力學的傳心師也沒有這個把握。 尤記得過去數年會考/dse放榜,好些狀元表示自己要入讀三大的「神商科」,環球商業也好計量金融也好,通通標榜沒有六個A/5**以上者面斥不雅,結果坊間又指這些狀元滿身銅臭味,將來只懂看錢看數字做人。讀醫科不是商科也不是,不如報讀一眾平凡「頹科」:純理科、社會科學、宗教哲學?還不是被人評擊暴殄天物,浪費手上顆顆星?有狀元當年決定當巴士司機,你道一眾網民街坊是讚他有勇氣尋夢居多,還是笑他糟塌自己為眾? 現實是,社會邊罵優秀學生都跑去做醫生律師FUND佬,卻一邊渴求由這些優秀人才去出任這些「高端」工作。「喂,你要開刀做手術,你會揀個會考十A定五科合格?」坊間現時有院校開辦自資護理課程,收生要求較八大相關學科為低,但同樣能考取護士資格,但不少人早早就認定這些課程與學生均為次等,畢業後也難當大任,原因自是不言而喻。 當然,所有「狀元」都跑去做醫生律師,

詳情

陶囍:傳心「放蛇」 不公允嗎?

記者找來膠龜「放蛇」,邀請動物傳心師協助尋回走失的龜。新聞專題出爐,廣傳者眾,看眉批,多是覺得無稽。我早上看完報道,即時反應亦是開懷大笑,尤其是當專家發現龜是死物那一下長長的沉默,一方面為他感到尷尬,同時又有一種踢爆了什麼的快感。 因為很多朋友在臉書分享連結,很快看到其他意見。有朋友對記者做法不以為然,認為這樣公開傳心師的真實身分,質疑他們的專業,暗示世上沒有動物傳心這回事,有預設立場,不中立。另有人提出,記者沒有訪問成功傳心個案,有欠公允。有人說,記者不去調查殺人放火官商醜聞,卻去挑人毛病,末了有什麼公眾利益可言? 身邊有不止一個朋友光顧過動物傳心師,他們從中得到的安慰,我這些局外人無論如何努力都給不了。當人無限依戀某些人和物,急欲知道他們的音信和下落,的確會窮盡一切辦法,求神問卜,找靈媒問米,如果動物傳心沒有跟科學(報道中說的是量子力學)連上關係,我想大多數人未必會查根問底。 問題來了:有一門新興行業聲稱有確切的科學根據,而所涉的知識及技術,只要有心,誰都可以掌握,關鍵是要交學費,或者付錢給專家,說到底都涉及金錢,記者想知道是否真有其事,最直接的方法是親身光顧一次。類似的專題其實從

詳情

「依法辦事」打壓異己

「依法辦事」四字,在這個墮落城市,愈來愈被濫用,官僚固然視之為護身符,「有心人」也視之為打壓異己的隨身武器。 一個七十五歲婆婆,打一份清潔工,執拾紙皮箱,不取綜援,賴此為生。這樣的老年人,放諸此城,舉目皆是。這種自力更生精神,不但得不到鼓勵,相反被官僚諸多打壓。婆婆在中環碼頭將三個紙皮箱,以一元賣給在那裏打發時間的菲傭,兩者皆屬社會低層,如此一買一賣,也算是互相幫忙。那些食環署職員,卻以「無牌販賣」之罪,將婆婆告上法庭。 當然,這些執法人員,可以堂而皇之大大聲說,買一元賣一元也是犯法,法律之下,人人平等。至於什麼是「法中留情」,在此等官僚眼中,不過是古代寓言故事。 連管教育的也有樣學樣。有家長不滿考試制度,在支持BCA的學校門外抗議,帶同化寶爐燃燒試卷,那位穿著修女衣服的校長,不是以理服人,跟家長好好討論,而是選擇撕標語、拍片、報警。三架消防車到場,消防員對着那個化寶爐,「表情無奈」。校長說,那是家長報的警。 當然,這些「教育家」,可以理直氣壯說,公眾地方,燒一張紙也是犯法,抗議也不能在公眾地方亂貼標語、亂燒試卷。至於視反對家長為敵人,不知道《聖經》作何教誨?又難怪這位校長的「頂頭上司

詳情

香港堅尼遇上火炭麗琪

周四早上,梁振英於深圳出席「尋根追夢」青年論壇時,(第一百萬次)呼籲香港青年只要提高志氣,把握國家機遇,將來必定大有成就:「青春無價,未來幾十年,你們的生涯、你們的生命,肯定活得比我們那一代更精彩。」聽見特首臨終(結任期)前的肺腑之話,我頭痛,然後想起兩個人名。 一個名字叫堅尼,來自意大利的統計學者。一百多年前,他因提出一個量度社會收入不均程度的指標而舉世知名。 上星期,政府統計處公布香港住戶收入分佈報告,當中披露2016年香港堅尼系數為0.539,較2011年微升0.002,為有紀錄以來最高,反映社會各階層的住戶收入差距有所擴大。 老實說,香港貧富懸殊問題病入膏肓已是集體常識。堅尼系數再創新高,於許多人眼中乃意料之內,翻不起漣漪。作為(掹車邊的)年輕人,我關心的反而是同代人及下一代的生活處境。偏偏學者周永新及鍾劍華均指出,堅尼系數其實無法有效反映年輕一輩的貧困問題。因為堅尼系數只能反映「收入差距」,卻無關資產。 眾所周知,香港地資本主義大行其道,透過資產買賣、投資所獲的回報,分分鐘比得上人工收入。偏偏過去幾年,樓價飛升,許多年輕人既上不了車,還要應付高企租金。沉重的住屋開支,使他們與

詳情

新中國蒙太奇

電影語言中,有一種技巧稱之為「蒙太奇」,簡單來說,就是將看似沒有關連的鏡頭剪接一起,從而產生一種意念。最近網上流傳的一段河南女子過馬路短片,讓我想起幾段鏡頭,組合一段現代中國蒙太奇。 第一段是一個貨車司機,在公路意外翻車,載滿了的水果流瀉一地,附近的村民蜂擁而至,他們來不是幫司機推車,也不是幫司機將水果拾回車上,而是一人一籮,將水果撿回家中,司機對着「熱情」的村民,看着明搶的場面,欲哭無淚。 同樣是交通意外,不過一熱一冷。河南女子橫過一條沒有交通燈的斑馬線,如常沒有什麼車讓路,結果女子被車撞倒,司機不顧而去。女子躺在路中,路人經過,視若無睹,有車駛至,繞路而行,終於有另一部車來不及繞路,再一次輾過這位白衣女子。 被第二次輾過之前,那位女子曾經掙扎着爬起來,終於還是倒下去,很多人走過,沒有一個人施以援手,否則,她那條在中國人眼中比不上一個地上水果的生命,有可能得保。古代中國人對着皇帝,很喜歡稱自己為「賤民」,什麼是賤民,看這段短片,可以明白一二。可是,中國人不是已經站起來了? 另外一組鏡頭。常常在臉書收到那位在網上賣假貨成了中國首富的演講短片,教人做生意,教人做人。傳短片的人,很多都引他

詳情

熱血潰敗錄

黃毓民在網台宣佈與黃洋達和陳雲正式切割,為香港網台界提供連綿不絕的話題。黃毓民已經宣佈退出政壇,表面上他與誰交友和誰分手未必有公共性,但且看中大學生會有關六四的聲明,字裏行間全是黃毓民和陳雲的行文套路,可見黃陳二人對自命本土的年輕人影響尤在,他們兩人以及各自的教徒及信眾的動向,對預測現時雖呈渙散狀態但仍極具潛力的所謂本土派的未來發展,仍有研究價值。何況在立法會內,有位自比1:69的唯一「本土」議員──熱血公民黨主席鄭松泰,身為選民授權的代議士,昔日選舉聯盟的人事問題如何影響他的政治取態,完全值得在公共層面討論。 鄭議員的確與其他69位議員與別不同。做議員的通常都是不斷發採訪通知,不斷開記者會或出席活動,希望得到傳媒報導增加曝光,讓公眾知道他們「有做野」。但鄭譯員堪稱神隱議員,據聞他極難被記者聯絡得上,正如立場新聞在「本土派」一系列訪問當中,已敍述過相約鄭松泰訪問是如何艱難。所以媒體要他開腔說明立場可不容易,雖則他已經在臉書分享陳雲在熱血時報的新節目,取態似乎十分明確。 去年選舉之前,鄭松泰曾在網台節目聲淚俱下,說著「沒有黃毓民香港已經一國一制咗好耐」,「沒有黃毓民我們什麼都不是」,到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