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去,學校去,參觀有不同

上回提起濕地公園,又想起許久沒有去那裡走走,就帶仔女去玩。讀半日制幼稚園的好處是日間有多幾個小時清閒,可以睡覺 (早前報紙說連幼稚園生都因為功課太多而睡眠不足,真是人都癲),可以打鞦韆,甚至可以去濕地公園玩,不用等週末人山人海才去。濕地公園是學校參觀勝地,時有一群又一群的小學生、幼稚園生,這次也不例外。學校願意走出課室,安排學生參觀,固然是好事。不過以我觀察,學生跟學校參觀和父母帶子女參觀,體驗完全不同。學校參觀,花了不少時間在排隊和拍攝團體照上。那是訓練了學生聽話、跟大隊、團隊合作沒錯,也是無可奈何的必要環節,不過時間的確是浪費了。濕地公園有室內遊樂場,有高達四米的滑梯,刺激好玩,我家孩子玩到不肯走。不過學校團體人數太多,當然不可能進去玩了,學生們只能望梯輕嘆。到了浮橋,水位比平時高,招潮蟹和彈塗魚都逃離橋下,躲避到紅樹林裡,不易看到。不過在橋上某些有利位置細看,不難在紅樹林邊緣找到牠們的縱影。我和兒女蹲在橋上觀蟹,看到最少三五七隻,然後聽到附近一班幼稚園生高叫:「看不到魚!看不到蟹!」帶隊老師似乎不是公園常客,一時應對不來。我走過去跟孩子說:「走到橋頭,專心安靜看,就會見到蟹哦。」濕地公園有觀鳥屋,裡面有望遠鏡可用。不過一班三十個學生,老師很難安排學生逐一走到望遠鏡前看,所以只解釋了觀鳥屋的用途,就帶學生離開。我陪兒女坐在望遠鏡前良久,看一隻很有表演欲的大白鷺在伸頸展翅行 cat walk (還是 bird walk?),一樂也。去年科學館有恐龍展,女兒跟幼稚園去了一次,回來說好玩,想再去一次。我和外子童心未泯,也想見識見識,女兒的要求其實是順水推舟。去到科學館,女兒當起小領隊,重覆一遍上次聽到學到的東西。上次錯過了的,由父母補上解說。學校參觀當然也有它的好處。有些場地必需以團體名義才能申請進場、安排導賞員、安排特別活動等,這些「待遇」是自行參觀者無法得到的。不過,對於對外開放的公園、博物館等,父母抱住「學校已經帶隊去過,不用再去」想法的話,可能有所損失。如果時間和能力許可,不妨帶子女再去一次學校參觀過的地方,子女所見所得會有所不同。【山地媽 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Photo by Paula M Wolter (Own work)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父母

詳情

幼稚園,要選間透明的

(圖:日本神奈川工科大學建築之一,出自建築師石上純也手筆,以鋼柱及玻璃建成,夠晒透明。Photo by Flickr user naoyafuhii https://flic.kr/p/4EStCr)踏入十一月,幼稚園面試正如火如荼。去年這個時候,山地媽為孩子選校、面試奔波。回想自己的選校標準,除了環境設施、師資課程等,還要考慮學校夠不夠透明。不是說校舍安裝了多少玻璃門窗可以讓家長可隔窗觀課,而是校務及資訊的透明度:校方有沒有讓家長知情、令家長安心?上回說到小女讀的幼稚園民主到讓家長投票選旅行地點,另一個無得彈的德政是資訊流通。小孩在幼稚園偶有跌倒撞傷,老師非常盡責,會在接放學時或致電通知,何時、哪裡、如何受傷,傷勢如何 (如包紮後看不到傷口的話),都盡量講清楚。小孩子口齒不清,不是忘了告訴家長受了傷,就是說不清如何受傷。例如有次孩子跌倒時咬傷了舌頭側邊,如果老師沒有告知,我也未必會察覺。除此以外,每逢校內有發現傳染病個案如手足口病、水痘、肝炎等,校方馬上呈報衛生署,並向全體家長發通告,寫明病童患甚麼病、讀哪一班,並提醒家長該症的病徵和預防方法。幼稚園生年紀小,抵抗力弱,體弱者抵抗力更差。家中有體弱小孩的話,這些資訊就十分重要。有了這些資訊,家長可以就子女是否與病童同班、子女是否已注射該病症的預防針、該病症傳染風險高低等等因素,衡量要不要繼續送子女上學,並加倍留意子女是否有病徵,有助及早求醫。原以為上述通知家長的措施是基本動作,但跟其他家長了解過後,原來每間學校的透明度都不同。有些幼稚園不會向家長通報有學生患傳染病,或者只通報同班同學患病,或者等患病學生達到一定數目才會通報。根據衛生署《學校 / 幼稚園 / 幼稚園暨幼兒中心 / 幼兒中心預防傳染病指引》,「法定須呈報的傳染病」有四十七種,包括天花、退伍軍人症、登革熱等,但不包括手足口病及紅眼症。的確,衛生署只規定醫生必需向衛生署呈報已證實的「法定須呈報的傳染病」個案,至於學校和幼稚園,衛生署只是「鼓勵」校方向署方呈報。校方要到甚麼時候才需要通知家長?根據同一份衛生署指引,「通知所有家長」是在「發生疑似或證實傳染病爆發」才必須做的事 (頁21)。出現好幾個個案才叫做爆發,是故上述表示「等患病學生達到一定數目才會通報」的學校,並沒有「做錯」。小女讀的幼稚園是走多了很多步,即使是單一個案、即使是非法定須呈報的病症,都一律向衛生署和全體家長通報,為的就是令家長安心,真是要直豎拇指 LIKE 一下。幼稚園透明度是高是低,家長很難在子女入讀前得知,唯有多向街坊打聽。遇上黑箱作業的學校,家長要多問多爭取知情權之餘,另一個得到資訊的途徑就是 WhatsApp group 之類家長自發組織的交流平台。家長自律自發的話,有時孩子未送到學校就已經收到短訊:「我個仔/女患手足口/感冒/腸胃炎,今天不上學了」,快過學校發通告。雖然偶有談到時政時會被 group 中的藍絲、保皇黨激到跳起,不過嬲豬之餘,千萬不要因一時之氣 quit group,最多 mute 掉令耳根清淨。留得 chat group 在,哪怕無風收,在校方通報不力的情況下,「爸媽吹水 group」就成為重要資訊來源。【山地媽 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幼稚園,要選間透明的

(圖:日本神奈川工科大學建築之一,出自建築師石上純也手筆,以鋼柱及玻璃建成,夠晒透明。Photo by Flickr user naoyafuhii https://flic.kr/p/4EStCr)踏入十一月,幼稚園面試正如火如荼。去年這個時候,山地媽為孩子選校、面試奔波。回想自己的選校標準,除了環境設施、師資課程等,還要考慮學校夠不夠透明。不是說校舍安裝了多少玻璃門窗可以讓家長可隔窗觀課,而是校務及資訊的透明度:校方有沒有讓家長知情、令家長安心?上回說到小女讀的幼稚園民主到讓家長投票選旅行地點,另一個無得彈的德政是資訊流通。小孩在幼稚園偶有跌倒撞傷,老師非常盡責,會在接放學時或致電通知,何時、哪裡、如何受傷,傷勢如何 (如包紮後看不到傷口的話),都盡量講清楚。小孩子口齒不清,不是忘了告訴家長受了傷,就是說不清如何受傷。例如有次孩子跌倒時咬傷了舌頭側邊,如果老師沒有告知,我也未必會察覺。除此以外,每逢校內有發現傳染病個案如手足口病、水痘、肝炎等,校方馬上呈報衛生署,並向全體家長發通告,寫明病童患甚麼病、讀哪一班,並提醒家長該症的病徵和預防方法。幼稚園生年紀小,抵抗力弱,體弱者抵抗力更差。家中有體弱小孩的話,這些資訊就十分重要。有了這些資訊,家長可以就子女是否與病童同班、子女是否已注射該病症的預防針、該病症傳染風險高低等等因素,衡量要不要繼續送子女上學,並加倍留意子女是否有病徵,有助及早求醫。原以為上述通知家長的措施是基本動作,但跟其他家長了解過後,原來每間學校的透明度都不同。有些幼稚園不會向家長通報有學生患傳染病,或者只通報同班同學患病,或者等患病學生達到一定數目才會通報。根據衛生署《學校 / 幼稚園 / 幼稚園暨幼兒中心 / 幼兒中心預防傳染病指引》,「法定須呈報的傳染病」有四十七種,包括天花、退伍軍人症、登革熱等,但不包括手足口病及紅眼症。的確,衛生署只規定醫生必需向衛生署呈報已證實的「法定須呈報的傳染病」個案,至於學校和幼稚園,衛生署只是「鼓勵」校方向署方呈報。校方要到甚麼時候才需要通知家長?根據同一份衛生署指引,「通知所有家長」是在「發生疑似或證實傳染病爆發」才必須做的事 (頁21)。出現好幾個個案才叫做爆發,是故上述表示「等患病學生達到一定數目才會通報」的學校,並沒有「做錯」。小女讀的幼稚園是走多了很多步,即使是單一個案、即使是非法定須呈報的病症,都一律向衛生署和全體家長通報,為的就是令家長安心,真是要直豎拇指 LIKE 一下。幼稚園透明度是高是低,家長很難在子女入讀前得知,唯有多向街坊打聽。遇上黑箱作業的學校,家長要多問多爭取知情權之餘,另一個得到資訊的途徑就是 WhatsApp group 之類家長自發組織的交流平台。家長自律自發的話,有時孩子未送到學校就已經收到短訊:「我個仔/女患手足口/感冒/腸胃炎,今天不上學了」,快過學校發通告。雖然偶有談到時政時會被 group 中的藍絲、保皇黨激到跳起,不過嬲豬之餘,千萬不要因一時之氣 quit group,最多 mute 掉令耳根清淨。留得 chat group 在,哪怕無風收,在校方通報不力的情況下,「爸媽吹水 group」就成為重要資訊來源。【山地媽 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阿仔去屯門讀書:是否很傻仔?

話說2年前第一次到自然學校聽偉大教育家satish kumar 的講座,坐在樹影婆娑的操場上,親眼看到赤腳奔跑的小孩在操場上追逐,或跟陌生人搭訕聊天,有的小孩躺在乒乓桌上望著吊扇聊天,還有那個充滿幽默感叫聽濤軒的舊式廁所,已經對這間學校一見鐘情,暗自盤算以後要讓小孩來這裡上課。很多人會問,「為何要讀這間學校?會唔會激咗D呢?不用那麼極端吧!」「既然都要付私立學校的價錢,其實坊間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為了這間深山學校,要專程搬到屯門,值得嗎?連校車都沒有,孩子爸爸還要去港島東上班,不去難道會死嗎?」我其實都知道很難用理智的分析來平反或讓人理解這個決定,但還是嘗試整合了支持的理據: 愉快學習 健康生活 對現有教育體制無聲抗議 用行動支持熱血的教育工作者 型但好像也說不通。因此只能由衷地說,純粹的leap of faith。不是嗎?如果家長不是因為leap of faith,難道真的為了這破爛的聽濤軒把小孩送來嗎? 真的,就是對孩子、學校、和自己很多很多的信念。不敢說是百份百堅定,但至少不吝嗇。我們所作出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是建基於不同的信念,而這個選擇,需要很多的信念:相信自己能撐住主流的壓力,相信學校能教育孩子受用一生的情操和能力,相信孩子能在自然的土壤上自主學習成長。為了要來這間學校,我們勞師動眾搬離生活多年的社區,來到大西北,還沒來之前,我也每天問自己,是否真的要去?現在還可以縮沙的,兒子現在讀那所地區性的非牟利幼稚園也好像不錯呀,老師也很有愛心,也有外藉老師,兒子也學了很多東西,也很喜歡上學,學費扣除學卷後才幾百元,說真的我也沒甚麼好挑的,最重要的是步行五分鐘便到了,不用舟車勞頓上學。不是說屯門很糟,只是它的確離我本身生活中心很遠,有些東西,不是一台車能代替的。而的確是,對於這間學校,自己心裡也有過七上八落的矛盾。作為一位前度商業分析員,不禁又上身地去計算incremental cost vs. incremental benefit, 不計尤自可,一計無得輸,只是老公每天上下班坐車得機會成本已經輸曬。而incremental benefit 呢? 噢,是不用做功課且可以赤腳奔跑的愉快童年? 這份計劃書根本連逞上財務部批核的機會都沒有就被KO了。日算夜算,也算不出一個結果。雖然心裡在算,但身體是最誠實的,當看到大家都緊張兮兮地為小孩報考多間幼稚園時,又暗自納悶,實在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因此不信邪無聲抗議只報了這一間學校。那最後也只好一邊裝著很堅定的外表,一邊心裡犯嘀咕「我們是否很傻仔呢?」的搬了過來。直至認識了其他家長,互相了解了情況,才發現原來傻仔不只我一人,實在令我感到欣喜不已。我自以為孟母三遷很了不起,但其實從東搬到西也是碎料,有更多的孟父孟母從更遠的地方遷來,也有住在外區沒有搬來的,更不簡單,每天各出奇謀安排接送上下課。這條屯門求學之路真的不易走,如果不是很多很多的信念,更難走下去。這班反叛的逆流家長,對前路的未知也會感到困惑,因爲畢竟走在這條路上的腳印不多,沒有模範指標去跟隨。對於甚麼銜接升學等問題,大家也不是勇到漠不關心,但是那並不是最值得關心的。若果只因要迎合主流競爭的大環境,就要孩子們6個月大開始上playgroup適應,那倒不如愛在當下,讓愛無憾。也不是每個畢業的小孩也會到國際學校或出國升學,很多畢業生還是回到主流學校升學,也不見得是世界末日。沒有路是走不通的,路上沒有腳印,便用腳行出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阿仔去屯門讀書:是否很傻仔?

話說2年前第一次到自然學校聽偉大教育家satish kumar 的講座,坐在樹影婆娑的操場上,親眼看到赤腳奔跑的小孩在操場上追逐,或跟陌生人搭訕聊天,有的小孩躺在乒乓桌上望著吊扇聊天,還有那個充滿幽默感叫聽濤軒的舊式廁所,已經對這間學校一見鐘情,暗自盤算以後要讓小孩來這裡上課。很多人會問,「為何要讀這間學校?會唔會激咗D呢?不用那麼極端吧!」「既然都要付私立學校的價錢,其實坊間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為了這間深山學校,要專程搬到屯門,值得嗎?連校車都沒有,孩子爸爸還要去港島東上班,不去難道會死嗎?」我其實都知道很難用理智的分析來平反或讓人理解這個決定,但還是嘗試整合了支持的理據: 愉快學習 健康生活 對現有教育體制無聲抗議 用行動支持熱血的教育工作者 型但好像也說不通。因此只能由衷地說,純粹的leap of faith。不是嗎?如果家長不是因為leap of faith,難道真的為了這破爛的聽濤軒把小孩送來嗎? 真的,就是對孩子、學校、和自己很多很多的信念。不敢說是百份百堅定,但至少不吝嗇。我們所作出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是建基於不同的信念,而這個選擇,需要很多的信念:相信自己能撐住主流的壓力,相信學校能教育孩子受用一生的情操和能力,相信孩子能在自然的土壤上自主學習成長。為了要來這間學校,我們勞師動眾搬離生活多年的社區,來到大西北,還沒來之前,我也每天問自己,是否真的要去?現在還可以縮沙的,兒子現在讀那所地區性的非牟利幼稚園也好像不錯呀,老師也很有愛心,也有外藉老師,兒子也學了很多東西,也很喜歡上學,學費扣除學卷後才幾百元,說真的我也沒甚麼好挑的,最重要的是步行五分鐘便到了,不用舟車勞頓上學。不是說屯門很糟,只是它的確離我本身生活中心很遠,有些東西,不是一台車能代替的。而的確是,對於這間學校,自己心裡也有過七上八落的矛盾。作為一位前度商業分析員,不禁又上身地去計算incremental cost vs. incremental benefit, 不計尤自可,一計無得輸,只是老公每天上下班坐車得機會成本已經輸曬。而incremental benefit 呢? 噢,是不用做功課且可以赤腳奔跑的愉快童年? 這份計劃書根本連逞上財務部批核的機會都沒有就被KO了。日算夜算,也算不出一個結果。雖然心裡在算,但身體是最誠實的,當看到大家都緊張兮兮地為小孩報考多間幼稚園時,又暗自納悶,實在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因此不信邪無聲抗議只報了這一間學校。那最後也只好一邊裝著很堅定的外表,一邊心裡犯嘀咕「我們是否很傻仔呢?」的搬了過來。直至認識了其他家長,互相了解了情況,才發現原來傻仔不只我一人,實在令我感到欣喜不已。我自以為孟母三遷很了不起,但其實從東搬到西也是碎料,有更多的孟父孟母從更遠的地方遷來,也有住在外區沒有搬來的,更不簡單,每天各出奇謀安排接送上下課。這條屯門求學之路真的不易走,如果不是很多很多的信念,更難走下去。這班反叛的逆流家長,對前路的未知也會感到困惑,因爲畢竟走在這條路上的腳印不多,沒有模範指標去跟隨。對於甚麼銜接升學等問題,大家也不是勇到漠不關心,但是那並不是最值得關心的。若果只因要迎合主流競爭的大環境,就要孩子們6個月大開始上playgroup適應,那倒不如愛在當下,讓愛無憾。也不是每個畢業的小孩也會到國際學校或出國升學,很多畢業生還是回到主流學校升學,也不見得是世界末日。沒有路是走不通的,路上沒有腳印,便用腳行出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阿仔去屯門讀書:是否很傻仔?

話說2年前第一次到自然學校聽偉大教育家satish kumar 的講座,坐在樹影婆娑的操場上,親眼看到赤腳奔跑的小孩在操場上追逐,或跟陌生人搭訕聊天,有的小孩躺在乒乓桌上望著吊扇聊天,還有那個充滿幽默感叫聽濤軒的舊式廁所,已經對這間學校一見鐘情,暗自盤算以後要讓小孩來這裡上課。很多人會問,「為何要讀這間學校?會唔會激咗D呢?不用那麼極端吧!」「既然都要付私立學校的價錢,其實坊間還有很多更好的選擇。」「為了這間深山學校,要專程搬到屯門,值得嗎?連校車都沒有,孩子爸爸還要去港島東上班,不去難道會死嗎?」我其實都知道很難用理智的分析來平反或讓人理解這個決定,但還是嘗試整合了支持的理據: 愉快學習 健康生活 對現有教育體制無聲抗議 用行動支持熱血的教育工作者 型但好像也說不通。因此只能由衷地說,純粹的leap of faith。不是嗎?如果家長不是因為leap of faith,難道真的為了這破爛的聽濤軒把小孩送來嗎? 真的,就是對孩子、學校、和自己很多很多的信念。不敢說是百份百堅定,但至少不吝嗇。我們所作出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是建基於不同的信念,而這個選擇,需要很多的信念:相信自己能撐住主流的壓力,相信學校能教育孩子受用一生的情操和能力,相信孩子能在自然的土壤上自主學習成長。為了要來這間學校,我們勞師動眾搬離生活多年的社區,來到大西北,還沒來之前,我也每天問自己,是否真的要去?現在還可以縮沙的,兒子現在讀那所地區性的非牟利幼稚園也好像不錯呀,老師也很有愛心,也有外藉老師,兒子也學了很多東西,也很喜歡上學,學費扣除學卷後才幾百元,說真的我也沒甚麼好挑的,最重要的是步行五分鐘便到了,不用舟車勞頓上學。不是說屯門很糟,只是它的確離我本身生活中心很遠,有些東西,不是一台車能代替的。而的確是,對於這間學校,自己心裡也有過七上八落的矛盾。作為一位前度商業分析員,不禁又上身地去計算incremental cost vs. incremental benefit, 不計尤自可,一計無得輸,只是老公每天上下班坐車得機會成本已經輸曬。而incremental benefit 呢? 噢,是不用做功課且可以赤腳奔跑的愉快童年? 這份計劃書根本連逞上財務部批核的機會都沒有就被KO了。日算夜算,也算不出一個結果。雖然心裡在算,但身體是最誠實的,當看到大家都緊張兮兮地為小孩報考多間幼稚園時,又暗自納悶,實在不想參與這個遊戲,因此不信邪無聲抗議只報了這一間學校。那最後也只好一邊裝著很堅定的外表,一邊心裡犯嘀咕「我們是否很傻仔呢?」的搬了過來。直至認識了其他家長,互相了解了情況,才發現原來傻仔不只我一人,實在令我感到欣喜不已。我自以為孟母三遷很了不起,但其實從東搬到西也是碎料,有更多的孟父孟母從更遠的地方遷來,也有住在外區沒有搬來的,更不簡單,每天各出奇謀安排接送上下課。這條屯門求學之路真的不易走,如果不是很多很多的信念,更難走下去。這班反叛的逆流家長,對前路的未知也會感到困惑,因爲畢竟走在這條路上的腳印不多,沒有模範指標去跟隨。對於甚麼銜接升學等問題,大家也不是勇到漠不關心,但是那並不是最值得關心的。若果只因要迎合主流競爭的大環境,就要孩子們6個月大開始上playgroup適應,那倒不如愛在當下,讓愛無憾。也不是每個畢業的小孩也會到國際學校或出國升學,很多畢業生還是回到主流學校升學,也不見得是世界末日。沒有路是走不通的,路上沒有腳印,便用腳行出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父母

詳情

添池:跨越邊界的代際撕裂:同阿叔論「佔中」有感

編按:佔領運動對香港影響深遠,對內地亦然。在官媒的聲音外,來自廣州的青年添池分享佔領區的所見所聞,和如何把在香港看到的帶回內地。================================================================想不到返廣州第一日就直接將「佔中」的世代之爭搬到屋企上演。阿叔夜晚來我屋企同我老豆傾,傾著傾著講到「佔中」,說某某個仔在香港畀人利用去參加「佔中」,又同我老豆講,「佔中」主要係中學生為主,少年無知畀外國勢力煽動、洗腦,出來搞事猶如「文革」……作為親身經歷者,我聽到血管都爆,但又傾向死忍,當無事發生,在大人面前扮無知。不過這一次,已忍無可忍。其實我早已習慣沉默。這不單是因為認知上的差距而導致世代之間無法溝通,更因為他們對生活經驗的盲目推崇及自己在生活上對他們的依賴令我無所適從,唯有沉默以對。沉默,意味住同父母、親戚拉開段距離,以旁觀者的身份介入他們的言說,就如歷史學家或人類學家般分析、研究他們話語背後的意識形態、歷史變遷,從而更好地理解自身所處的現實;沉默,意味住明哲保身,意味住通過緩衝這個庸俗、低能社會透過親人施加於自身的無形壓力來維持獨立思考的內心自由。我知道在父母心目中,讀書係為了揾更多的錢、獲得更高的社會地位以光宗耀祖,對此我從來不敢正面反駁。我嘗試叫父母認真讀自由派的報紙,但後來發現他們只關心那些吸引眼球的社會新聞,而不顧新聞背後的價值理念。或許這些普世價值的宣揚早已成為套話和空話,在現實中,自由、法治、人權往往是對赤裸裸的利益關係的粉飾。上一代人經歷過中共統治下殘酷的政治運動,都知道政治黑暗,唯有揾食是真。於是,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就成為這幾代廣州人不可動搖的核心價值。「香港一夜間成了我的麥加」香港發生的事讓我產生心靈上的震撼。香港人為公義行出來,哪怕食催淚彈亦不屈不饒、和平而勇敢地堅守陣地,爭取早就應該實現的權利。我曾為香港而流淚,不僅是感同身受,也是睇到了這麼多遠在他方、文化相近的同路人,說明自己並不孤單,不是社會裡的瘋子。香港一夜間成了我的麥加,我迫不及待去朝聖。在金鐘現場,迎面而來的是自由、創意、解放的氣息。互助是維繫人與人之間的紐帶,每個留守者都各顯其長地為這個地方、這場運動出一份力:學生用放肆的創造力表達訴求,讓自身的觀點、立場得以在公眾面前彰顯;市民出錢出力,每日每夜送來生活物資,讓我親身明白到即使身無分文,在一座城市裡也不一定會挨餓,不一定因此而失去尊嚴;建築工人、社工、醫務人員等專業人士亦紛紛出動,讓佔領區能夠有條不紊地運作下去。在銅鑼灣,我第一次見到即便是一位普通師奶亦可以好理性地對公共議題發表自己的看法,可以好虛心認真地聆聽不同的意見和觀點;我見到一位「反佔中」的師奶被允許在佔領區的臺上滔滔不絕,台下市民默默忍受,待她講完後市民冷靜地從情理兩方面回應她的發言。在旺角,高登仔的抗爭勇武而克制,爆粗之餘不忘禮儀,揶揄的背後有著堅定的信念。我見到一名戴口罩的嬌小女生沖到最前線,之後努力幫手綁鐵馬;我見到一位年輕的抗爭者好有神心地在關公像前上了柱香……即便返到廣州,在香港三個佔領區所經歷的一切依然歷歷在目,叫人難以忘懷。事實上,香港人敢言、坦白、平等的精神氣質多少感染了我,使我少了些顧慮,並且大膽嘗試在公眾面前發言。在他人面前,我地其實都可以有多點勇氣去表達真實的自我,以告訴他人自己是誰。和老豆和阿叔分享於是我終於鼓起勇氣在老豆和阿叔面前講香港的真相。他們感到刺耳,因為他們已習慣國內傳媒的論調。他們縱然知道很多信息被屏蔽,卻自信有足夠的能力判斷事情。久而久之,他們已全然忘記訊息被中共過濾、扭曲這個基本事實,而沉醉於那些被困在鳥籠中的新媒體所呈現出來的虛假多元和虛假開放當中不自知。老豆大概是太震驚,不知怎反應;阿叔懷疑我受外部勢力煽動,畀人洗腦。我只告訴他,任何事情都要兼睇多面的報道和解讀,通過自己的獨立思考,才好作出判斷。盲信官方或半官方流傳的那些反事實、無論證的非理性論調更似是受中共輿論操控的洗腦。當然,阿叔的不以為然還受到父權保守思想的深厚影響。我如此嘗試平等地同他對話已經犯禁,不給面,嚴重損害了他們父權式的威嚴。另外,他們從毛鄧時代繼承落來的盲信所謂「社會經驗」的反智傾向更讓理性論辯沒有立足之地;在「發展就是硬道理」的價值觀的支配下,公義、良知、自由這些抽象價值變得毫無意義。在國家宣傳機器是非不分、指鹿為馬的情況下,在好與壞的區分對於很多人來講變得模糊不清的時代裡,我有點激動地表達自己鮮明的立場。我告訴阿叔聽,做人最緊要有良知。沒有想到這次溝通的嘗試會變成撕裂的開始。猶如瘋子般呐喊,換來的很可能是嘲笑和怨恨。走出洞穴看到光明,回到洞穴明白無誤地告訴他們真實事物的方向,他們卻依然只對洞穴裡的影像感興趣。代際間的良性對話由於各種先天不足而無發生,結果換來進一步的裂痕。不過,我清楚在他們面前表明自己是誰,自己的立場、態度是什麼,自己將要在這無邊黑暗的時代選擇過什麼樣的生活。我在想,撕裂不一定是壞事,與其在沉默中逐漸沉淪,變成體制的一個齒輪,不如通過向眾人呈現自身的方式確立自我人格,告诉自己哪怕處境再糟糕,亦要過有尊嚴的生活。「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我地這一代都要問自己要做個什麼樣的人。 佔領 父母

詳情

莫名:雨傘運動和我的親友

如果單看金鐘與日俱增的帳幕和Facebook上漫天的黃絲帶頭像,20餘歲的我會以為全香港都是民主路上的同路人,但放下手機與家人、前上司、同事談論時局,得到的反響卻是另一回事。而到目前為止,我軟硬兼施也沒法說服周遭任何一個持中立態度的人親身走到被佔領的區域,更遑論轉軑支持運動。先說我媽。現時下班後、放假時,體力允許下我必會到金鐘、旺角找個位置安坐閱讀、觀察異樣、或遊走四處的公民講場聽聽。到十月初的某個清晨時份回到家中,我媽積累多日的不滿終於渲之於口。「你唔好再去果D地方喇」「下,我地真心想為香港好」「咁你地班人到底想點姐,阻人搵食叫為香港好咩!你地唔地咁自私喇,讀咁多書做咩呀你。」隨著對話的發生,我媽的論調其實與東方、無線電視積極宣揚的運動影響民生、搞亂香港一類的觀點無二,於是我試著循《香港問題答客問》、《我聽過的謬論大全》上所述的觀點嘗試去讓她了解我和街上的學生到底在堅持些什麼。但可惜我說服不了她。歷時兩個小時對話到最後,我媽由始至終都認為學生的天職是上學,參與社會運動便是不務正業,到現在還是苦口婆心地叫我別要再到金鐘旺角。這幾天,我不停思考著彼此間思維的分別。我媽是個標準的家庭主婦,20多年前放下工作盡心照顧家裡每個人,從洗衣煮飯到收拾家居雜物都一手包辦。這些年她打開電視是TVB、看的報章是《東方日報》,這就是她的世界觀。對於政治,她說「我真係不嬲唔理,我淨係想你生生性性搵份政府工,快快趣趣結婚買樓生樓,咁我就最開心喇。」我想這也是很多「師奶」的立場。第四代香港人缺乏向上流動的階梯、M型社會、地產霸權、如同法國三級議會般荒謬的分組點票、公民抗命的精神,她全部不理解,也從來沒興趣去理解,以致那兩個小時的對話間,她問「咩政府唔係應承左話比大家投票咩,你睇周街都係『有票梗係要』既廣告」所謂的撕裂和世代之爭,某程度是各自接收資訊的巨大落差。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對師奶的世界是沒有影響。我在社交媒體上對瘋傳的訊息,如記者被襲、警察選擇性執法、示威區的創意,她一個都不知道。我媽看到的是示威者不知進退、衝擊警方、無理地妨礙交通。所以別說深耕社區是左膠的思維,連父母都改變不了,公民抗命如何能改變香港。退一萬步說,就算讓公民提名實現,師奶的那一票到頭來還不是投給「務實」建制社團。在我媽的眼裡,至少民建聯會令紅綠燈延長兩秒,而泛民全是「吹水唔抹嘴」的政棍。為了改變我媽,這陣子《東方日報》旁會多了份《明報》,被她用作娛樂工具的智能電話在鬥地主以外強行加裝了《蘋果動新聞》和Now,而播放TVB六點半新聞時候,我會扮作無意轉到有線新聞台。希望給她多一些不同角度的訊息,祈求我媽那個世代會理解年輕人多一點,即使今天在餐桌上還是因雨傘運動而相對無言。參考資料:我聽過的謬論大全(合訂本)郭求道:師奶覺醒──「有得提名又有票,你真係唔要?」 父母

詳情

余詠恩:給寶寶的信

親愛的寶寶:恕我在你還沒有滿月,我已經帶在襁褓中的你上街圍觀佔中。大熱的天,你是否覺得渾身不舒服?不過幸好你很乖,只有要吃奶時才哭。在發放催淚彈的第二天,在旺角集會好心的叔叔阿姨幫你搖扇,遞上水,冷凍貼,濕毛巾,送上溫馨的問候。金鐘的哥哥姐姐也告訴媽媽,小心人多,不要留得太晚,誰知道警察什麼時候會來清場啊。可是媽媽非來不可。因為,媽媽怕,到你跟媽媽一樣大的時候,不知道你還有沒有集會和言論自由了!為了你將來還有一些基本的公民權利和自由,媽媽必須趁現在站出來爭取真正的普選,雖然,這可能是徒勞無功的。幾週前,媽媽眼看17歲的黃之鋒哥哥的電腦,記憶卡,及硬盤統統被警察抄走,人被鎖上手扣被帶到警察局拘留,不是因為藏毒,藏武器,是因為他號召「非法集會」和「擾亂公共秩序」。我的心一股涼意:怎麼情節這麼像國內維權人士的遭遇?孩子,我們一直相信,到2017年會有普選,這是30年前中國政府作出的承諾。可是,今天我們發現,這原來是有設限的假普選,但是因為政府叫它做普選,我們便要相信和接受這就是普選——這不是叫我們所有人活在謊言中嗎?還有,寶寶,到你33歲時,是2047年了,那正是你人生最美好的黃金時代,那時也剛好是 1997後的50年,是一國兩制的正式結束的時候。到時,香港跟中國大陸回歸一制,不再享有特區的獨立行政,司法制度等,那香港現有的核心價值如司法獨立,言論自由,到時還能保持嗎?30年,不是那麼長的時間。我們當然熱切期望中國國民到時會享有民主自由及基本權利,但是目前的發展狀況使我們不容樂觀。1989年鎮壓後,誰知道四分之一個世紀後,國內人們的集會及言論自由更比以前收窄了,中國的政治還會變得更保守,還回歸毛時代的意識形態呢?就是最近的半年,不斷聽見國內的作家,律師,記者,教授,公益和維權人士被打壓及關押的消息。一個監禁自己最優秀的知識分子的國家,有什麼希望呢?寶寶,媽媽給你的座右銘是:行公義,好憐憫,常存謙卑的心。但是我害怕你將來認真想實踐公義時,你的嘴巴會被堵上,我害怕你寫文章會被帶走,參加像今天這樣的聚集會被起訴,大聲疾呼的時候會被警察戴上手扣及把你的電腦電話抄走!到時媽媽已經70多歲了,沒能力來參與營救你了!原諒媽媽,有你之前並沒有想好這些問題。幾十年後,你和你的同輩的人便要面對這樣的挑戰了,到時你們會怪你的父母輩沒有好好的為你們爭取過公民權利嗎?媽媽的同輩朋友中,有不少人對香港前途感到灰心,正在考慮移民。但是你媽媽已經在外國生活過,正是因為熱愛我們的家,希望能對香港及祖國能做些事,97年前才選擇了回港。那時是真心相信祖國對我們的承諾,相信香港“明天會更好”,現在我們心灰意冷了,你叫我去哪兒呢?為什麼我們這些對社會有承擔的中青年人要被迫一走了之?這是我們熱愛的香港啊!孩子,此刻你在酣睡,媽媽的淚水滴在懷中的你的小臉蛋。孩子,不要怕,為了你的明天,為了你和你的小朋友將來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媽媽必須要繼續努力,為你爭取基本的權利!愛你的媽媽2014年10月 民主 父母 回歸 歷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