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分享「內容農場」較看「黃色新聞」更不堪?

地球人已經阻止不了網媒在facebook上的影片「加個框」。這些「加框片」,大部分並非原創,而是盜取自其他來源。由於本小利大,點擊率高,情况一發不可收拾。最令人擔憂的是,熱中分享這些「內容農場」影片的廣大網民,似乎並不察覺,自己正在助長一股遺禍深遠的歪風。 為網片「加個框」,在色彩繽紛的框框上加添標題,可增加讀者逗留在影片的機會,本身是適應手機用家閱讀習慣而衍生的做法,並無不妥。然而,香港網媒前赴後繼地為網片「加框」,所採用的網片,許多是盜取得來,並無創作者授權,俗稱「偷片」。如此大量地將他人成果信手拈來,再包裝成自家出品的媒體,稱為「內容農場」。 偷片行為 不能助長 再三重申,「加框」非原罪,部分網媒還是積極地自創「加框片」的。但偷片行為,則不能助長。 我們天天在社交網絡上,樂此不疲地瀏覽的輕鬆短片,其實創作或徵集成本不低。以一條狗仔跨欄的短片為例,並非舉起攝影機就能拍到,背後可能要做犬隻訓練,並要把握難得機會。再者,以今時今日網民的胃口,一隻狗跨欄,可能已經難以廣傳;影片要「爆」,跨欄狗可能要cosplay,跨完可能還要一臉囂張,才能討得網民歡心。 要在短時間內,以有限成本製作大量

詳情

網民示範第五權:法眼看穿《1+1幸福》宣傳片「插畫」疑團?

  第五權,一般可指網際網路的監察,由西班牙記者兼作家伊格納西奧‧拉莫內特(Ignacio Ramonet,1943- )所創的詞語,作為孟德斯鳩三權分立及第四權大眾傳播媒介的延續。第五權也指由網際網路或網民所組成、對社會甚至政府的網絡監察,其代表了不被「較狹窄、單向領域(one-way scope)的第四權傳播媒體」所包含的一種新社會大眾媒體。現時,拉莫內特為非政府組織「全球媒體觀察」(Media Watch Global)的創始人之一。 大台TVB最近剛播完《1+1的幸福》,每集都有不同情侶、夫妻、甚或平大小對住鏡頭真情(哭泣)對話。本來,大曬結婚生仔女好幸福無問題。怎會料到一粒老鼠屎會弄髒了一鍋粥? 有網民發揮「第五權」眼監測到大台「第四權傳播媒體」的《1+1的幸福》節目的宣傳片畫作佈置,居然係擺放了日本同人誌畫家Ki的畫。 網民最厲害是在千里追查之下,即時以社交工具twitter私訊該畫家,問及大台TVB有否得到當事人同意取用畫作的「出街權」! 好可惜一問之下,原繪畫者Ki其並不知情,更反問:「係點樣嘅節目宣傳廣告呢?」由此可見,大台TVB有可能未經原創者同意的。(至

詳情

內容付費時代 真的到來了嗎

5月,內地一款叫做「分答」的App橫空出世。根據使用規則,答題者需作自我介紹,並設定答題價格,隨後等待提問。提問者尋找到自己感興趣的答題者後,可以向他/她提問並付費。此時,答題者可根據問題內容和出價決定是否回答。同時,應用中還設置了「偷聽」功能,僅需1元人民幣便可收聽他人問題的答案。報道稱,40多天裏,「分答」便吸引到了1000多萬用戶、50萬個問答,訂單金額達1800多萬元。就連「國民老公」王思聰(萬達董事長王健林之子)也參與其中。據稱,他設置的答題費門檻是3000元,在回答了32個問題後,共獲得23.8萬元的收益。6月5日,一款名為「李翔商業內參」的產品在某App中上線,年費199元。李翔是內地知名財經媒體人,曾在多家財經媒體任職。該產品上線第一天便得到1萬多用戶的訂閱,運行半月後的用戶訂閱量逾越5.7萬,收入超千萬元。6月6日,另一名媒體人馬東,也在音頻網站「喜馬拉雅FM」上推出了全新的收費類音頻產品「好好說話」,旨在教人怎樣說話,年費198元,同樣是在半個月內吸引5萬的訂閱用戶。「內地受眾不願為內容付費」的名聲遠播宇內,但這接二連三的事件,讓很多人開始猜測:內容付費時代是否已悄然來到?正版得不到保護 付費時代不可能到來先讓我分享一段往事。大學時,每周五我都會買上三四份嚴肅類報紙,帶進教室打發時間。久而久之,同學們便養成了借閱的習慣,可從未有人提出與我合買報紙相互分享。由小見大,其實為內容付費的人一直存在,惟更多人還是傾向於搭順風車。這就可以解釋,為何「分答」直接設置「偷聽」功能,允許部分人以極低的價格分享提問者高價買來的答案。「李翔商業內參」和「好好說話」並無此類設置,結果卻逃不過盜版者的算計。上線後不久,淘寶上就出現了兜售上述產品的網店,最低的報價僅1元。諷刺的是,馬雲還為推廣「李翔商業內參」錄製了一段語音推廣,結果卻被淘寶店主瞬間「打臉」。消息曝光後不久,淘寶迅速應對,再搜索便會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無法顯示相關報告」。然而,若搜索關鍵字「好好說話 馬東」,會發現仍有多家網店在銷售。對於內容生產者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將自己的內容產出折現,內容付費時代是大家一直期盼的黃金歲月。然而,橫亘在此之前的,並不是薄弱的消費意識,也不是所謂的「窮人思維」,更不是電商平台控制盜版的技術存在疑難,而是官方對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縱容盜版,更縱容偏私。只要正版得不到保護,內容付費時代就不可能真正到來。大家都不要激動了吧。作者是內地資深傳媒人原文載於2016年7月30日《明報》觀點版 版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