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覆巢之下

特府財爺陳茂波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冇信用兼霸凌,希望美國能回歸理性。看起來陳茂波確實勇武,帶頭開名批判特朗普,比林鄭的隱晦批評更進一步。但細看陳茂波的遣詞用字,原來是鸚鵡學舌,跳不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框框,只是向中央表態顯示忠誠而已。美國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頭炮五百億,未及招架,又加碼二千億。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香港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但中美貿易戰,來自中國的轉口貨物已受影響,金額高達一千三百億,特府官員稱要嚴陣以待,但會佈什麼陣式對待,除了一句空口號,便一無所有。這場硬仗打下去,香港單靠「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覆巢之下無完卵,起不了什麼作用。九七前,美國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將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有了美國這條法律,芯片禁運也好,提高關稅也好,貿易制裁也好,香港雖未至完全置身事外,也可減少影響,保存元氣。美國對香港和中國有這個區別對待,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美國定期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看看可以「區別對待」的元素是否存在、狀態如何,才決定是否繼續。當中港加速融合,京官不停指手劃腳,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港官口脗似足京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名存實亡……一國只有一制,不再需要區別對待,《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會馬上取消。[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9/s00193/text/1531937316487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債台高築的美利堅

上篇提到,美國人習慣了富裕的生活,不惜靠借貸也要維持自己的生活水平。美債是受歡迎的投資工具,一旦美元貶值,大家都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難怪中國一直力推人民幣國際化,目的想必是要擺脫「債仔」美國的操控。美國政府欠債多眾所周知,然而他們陷入債務深淵之深可能超乎大家的想像。根據美國的一些數據分析指出,美國政府2018年的官方債務數字高達34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120%,預計20年後將達到GDP的240%,可謂天文數字。更令人吃驚的是如果將社保及醫保等淨債務計算在內,今年的總債務高達110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390%!要滅債,只有加稅及縮減開支兩個途徑。然而美國是民主國家,官員及議員都是民選的。為不開罪選民,很少人會提加稅或縮減開支。特朗普在選前曾誇下海口要在8年之內還清美國的債務,但他的稅改法案及大灑金錢的預算案將令美國在未來10年每年產生平均2.1萬億的赤字。其實美國是有人知道自己的國家身陷破產邊緣,有評論指出其他人尚未察覺到是因為負債的影響尚未反映在他們的生活質素上。社保基金將於2034年消耗殆盡,而醫保基金亦將於2026年「乾塘」。美國的經濟其實已經千瘡百孔,政客為討好選民而揮霍無度,最終將拖累全世界。特朗普現尚可以軍事及經濟實力,威迫全世界配合他的保護主義政策,實已帶領大家來到危機的邊緣。港人必須深刻反思在這局勢下如何自強,投資要格外小心。[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709/s00193/text/1531073865510pentoy

詳情

馬家輝:侵侵之亂

自上台以來,特朗普帶領他的美國退出這個退出那個,頗有「拳打七省,腳踢六州」的霸王氣概, 造就了另一種形式的「美帝霸權」。難怪《紐約時報》的評論說他既終結了舊有的world order,也建立了新形態的國際關係,令全球政經陷入前所未有的不確定年代。依我看,這樣的關係在本質上是「以美為尊」和「唯美獨尊」,以霸道和粗暴打底,已非傳統的「單邊主義」足以描述,更非止於「不確定」這麼簡單,而是嚴重破壞國與國之間的信任和尊重,即使能替美國帶來短期利益,或就算能夠暫時緩解某些區域緊張,但長遠而言,所有國家──包括美國自身──都要付出無比大的代價。沒有人是贏家。為什麼?理由簡單:國與國等同人與人,共存交往必須以信任和尊重為基礎,否則,大家都要耗費大量時間和資源來做「應變準備」,以便隨時回應突然出現的變動危機,由此,許許多多的長遠計劃根本無法開展,或開展了亦無法實現,朝令夕改,變化多端,到最後,所有人都疲於奔命,形成國際關係的「內耗」,各自在危機漩渦裡轉轉轉個不休,有朝一日,發現大家都在原地踏步,沒有人能夠走出腳下的圈圈。一個欠缺信任和尊重的world order必是一個分崩離析的world order,也就是說,world仍存在,卻沒有order可言了。特朗普的獨斷獨行也打破了美國政治的傳統迷思。一直以來,許多人說「美國政治三權分立,行之有效,絕非任何一位領導者可獨斷行事,所以,誰當總統其實差別不大,誰都必須在原有的政治軌道上運轉前行」云云。看來並非這回事。特朗普雖或在內政上受限,卻在外交上能夠大手大腳粗鹵行事,內政資源隨之不得不調整配合,「出口轉內銷」,他等於做了美國皇帝,「特帝」成形,變成美國的大獨裁者。幸好,天祐美國,美國猶有民主,幾年後將有選舉,特朗普或輸或不輸,「特帝」當下的權力再大亦沒法令自己永續,雖然新任總統必須耗費大量精力來重建特朗普所造成的國際廢墟,但至少,新人新政新機會,希望總會在明天。特朗普之出現倒確認了另一項傳統政治智慧:民主不一定能夠選出最好的領袖,但民主可以換人,選錯了,有機會重來,換人做做看,不至於永續沉淪。這便是「侵侵之亂」的最佳啟示,不是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22/s00205/text/1529605523198pentoy

詳情

馬家輝:黃金機會的浪費

據聞特朗普已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金三胖亦是。兩人可厭歸可厭,但,若不以人廢言,也不以人廢事,朝鮮半島的和解確是世紀變局,深遠影響強國之間的權力關係和世界經貿動態,把獎頒給他們,不能說是完全沒有理由。奧巴馬不是在上任之初已取得了和平獎嗎?以事比事,如果奧巴馬的作為可以,特金二人組的世紀握手亦應及格有餘。所以,可以想見,當特金二人組他日站到領獎台上,趾高氣揚,高舉獎狀,滔滔演說,必又是另一場荒誕戲碼,清楚地告訴世人,「妓女從良」可贏得掌聲與喝彩,「烈女失節」則易遭受萬人唾罵,尤其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做成一樁意想不到的好事,足抵先前所做的百樁荒唐混帳。你可以說這很不公平,卻又可視之為吸引和鼓勵壞人「改過自新」的方便法門;如果連這法門亦被關上,壞人可能乾脆一壞到底,反正沒有回頭路,唯有拚命前行做個終極壞人。公平與否是一回事,能否促成好事發生又是另一回事,後者許多時候比前者更為重要,給暴君一條活路,說不定等於給了未來的無數的老百姓一條活路;這是我的「實用主義」,這是我的保守犬儒。頒獎有頒獎的道理,領獎也該有領獎的姿勢,我們期望當特金二人組站到台上的時候,可以拿出多一些的大國領袖風範,在言語演說上,在態度神情上,多向世人展示超邁的價值和信念,千萬別像先前的「特金會」一樣,只像兩個有著年齡差的生意佬,坐上談判桌,各取所需,各施其策,然後向股東們公布我方成功爭取了多少利潤商機和合作單目,絲毫不提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多麼可惜。現實利益和普世價值根本可以不相違背,絕不是有此即沒彼,可惜特金二人組卻偏不強調,白白錯過百載難逢的黃金演說機會。換上林肯,換上甘迺迪,換上列根,換上克林頓,換上奧巴馬,若逢特朗普的和解處境,必能留下激盪人心的精彩名篇。特朗普終究只是特朗普,寵壞的闊少爺,放肆的生意佬,低而俗的商場惡棍,要他說謊容易,要他口吐金句則甚為難,他的國家或許獲利了,他的國家卻氣度變小了,得失之間,視乎你要的是什麼。至於金三胖,只不過是個被迫害幻想症的獨裁者,不再濫殺已經很好,沒必要旨望他來令我們感動了吧?[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8/s00205/text/1529259215967pentoy

詳情

吳志森:無綫新聞 事事旦旦

沒有看無綫新聞,大大話話可能已有二十年。不看的原因,你懂的。可以選擇更高質素的新聞的話,何必浪費時間,虐待自己。多年前,有觀眾不滿無綫新聞的報道水平,尤其對政治敏感新聞的自我審查愈來愈嚴重,趁戶外直播時段,舉牌抗議,「無綫新聞 事事旦旦」那一天起就不脛而走,家傳戶曉。無綫新聞的自我審查,可謂罄竹難書,但每一條新聞都經過反覆研究,精心策劃,絕對不是「事事旦旦 」,但今次把特朗普的sound bite錯誤翻譯,九唔搭八,就絕對可以用事事旦旦來形容。特朗普的講話,毫無文采,絕不深奧,甚為市井。「We believe that our liberty is a gift from our creator that no government can ever take it away」,顯淺易明:我們相信我們的自由是造物主賦予的禮物,沒有任何政府可以拿走。但無綫新聞把liberty譯作「特權」,creator變成「法庭」,打出的中文字幕:「我們相信我們的特權是來自法庭」,匪夷所思,無法理解,唯一的可能,如果不是有心搗蛋,就只能用「求求其其」來解釋了。我在無綫新聞工作了九年,負責專題報道,對國際新聞編輯,非常尊重。他們國際知識豐富,工作態度認真,翻譯水平甚高。把外電新聞影片,剪輯編排,配上粵語旁白中文字。遇到疑難,翻查資料,反覆核實,對翻譯的準確性尤其嚴謹。追求準確,不能出錯,這其實是對新聞工作的最低要求。但俱往矣,無綫新聞事事旦旦,或許只是香港沉淪墮落的冰山一角。[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511/s00193/text/1525976653372pentoy

詳情

陳慶德:韓朝未來 就在今天?略記民間多年來的聲音

世紀編按:早在韓朝雙方舉行峰會前,金正恩稱停射洲際彈核試,似乎意味着峰會即將商談的是正面的內容?峰會今天舉行,且看成果如何;此前,韓國文化社會專家陳慶德撰文,記錄多年來韓國人如何看朝鮮威脅。峰會過後,誰敢保證那些國家領導人會否實現承諾?唯有民間反應,才最真實。先從今年2月的冬奧談起…… 比較起去年朝鮮半島核風雲再起,朝鮮最高領導者金正恩2017年7月起,不斷於亞洲地區大「搗彈」,甚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隔空喊話大鬧口角,特朗普以將對朝鮮進行「前所未見的烈焰與怒火」警告勿再挑釁,另一方面,金正恩也不甘示弱宣稱中程飛彈已經瞄準好關島美軍基地,隨時可發射攻擊美軍等言談。然而,朝鮮半島近幾個月來氛圍確有點改變。 從今年2月的第二十三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在韓國江原道平昌郡順利展開,看到朝鮮金正恩「釋出善意」,派出過去低調、極少在熒光幕前曝光的胞妹金與正參訪韓國、朝韓隊伍同舉「統一旗」入場,及共組一支女子冰上曲棍球隊參賽,儘管戰績不佳,然而半島朝韓之前僵持的局面,卻漸漸破冰;時不過一個月,朝鮮與亞洲各國協商破冰動作不斷,3月28日各國媒體證實,自從2011年金正恩掌權朝鮮後

詳情

馬家輝:邪惡教主

維珍尼亞州(是的,我非常討厭把Virginia中譯為「弗吉尼亞」,厭惡程度已經到了想鬧「fxxk拮你阿(爸)」!)發生流血衝突後,特朗普發表不痛不癢的講話,雖亦講到仇恨與暴力之不公不義,卻很明顯是讀稿說話,眼睛不斷瞄著貓紙,難免使人相信其心裡所想並不等同於嘴上所說。 更重要的是,眼神是如此冷漠如此疏離,語調是如此溫和如此平靜,加上隱約冒出於腮邊的陰陰嘴笑容(多麼像特區警察大佬在評論「釘十字架事件」時的表情!),自會讓人猜測他其實是在幸災樂禍。 如斯特朗普,如斯高官,如斯總統,如斯公開講話,是多麼的有失身分和不成體統;任何一位以美國為榮為傲的公民,想必引以為恥,簡直「靈堂放屁」,失禮死人。 但關鍵是,這已非個人的修養和德行問題,更不止是一個強大國家的面子和尊嚴問題,而是這樣的領袖已經具體破壞了社會核心價值,令有違共同善良信念的邪惡力量得到縱容、包庇、滋生、蔓延。特朗普像邪教之主,身披尊貴外衣,站在殿堂裡和太陽下,以其或隱或顯的囂張行事,惡形惡狀地,召喚了四方幽靈。幽靈本來隱藏於各個暗黑角落,因投鼠忌器而有所壓抑,但終於有了特朗普,教主現身,以總統之名,以權力之名,向他們示範了各種欺詐和偏

詳情

王慧麟:真正顛覆華盛頓政治的狂人

友人從「美帝」回港小歇,敘舊時提起特朗普,旋即收起笑容,「炒蝦拆蟹」。友人住在加州,陽光明媚,已home-office多年,典型知識中年及民主黨積極支持者,怎會「頂得順」特朗普?但友人畢竟打滾「美帝」江湖多年,旋曰:要拉倒特朗普,不易。 這與「美帝」社會面臨知識經濟分水嶺有莫大關係。加州是「美帝」科技社會風氣之先,友人亦知人工智能將臨,已沉着應對,盤算轉身搵食。但其他州份的社會基層,到底不是要追逐科技順勢而行,而是追逐生活,至少有工開,不要往下沉淪。所以,特朗普的行為,即使乖張妄為,甚至其前度的公關大員斯卡拉穆奇,上任10日就下台,連「含×」也講得出口,粗口爛舌,堪稱一絕。但從陰謀論觀之,特朗普藉「粗口公關大員」公開罵走幕僚長普里伯斯,借力打力,不用總統開金口叫走,其實任務已經完成,上班10日就幫大老闆完成任務,然後藉故而退,此乃「美帝」企業文化最極端一面:借刀殺人也。但放在政界,卻令人目瞪口呆,足證總統行事,不理政治倫理,乃無規無矩之典範。 特朗普要的不是東西岸的科技巨賈又或者知識界精英的選票,而是予人感覺他正用一己之力幫社會底層找工作。他知道,只要一堆基層人士覺得將來有工開,即使明

詳情

王慧麟:回到中道的關鍵

「美帝」參議院議員麥凱恩,臨門一腳,把特朗普與參議院「靜靜雞」傾好的共和黨醫保方案打掉,震動政壇。當然,特朗普是希望在內政上有一個比較亮眼的建樹,以堵住圍攻他的民主黨及自由派媒體,結果功虧一簣,大發脾氣。 不過,罪不在麥凱恩,而是7年以來,共和黨也沒法找到一個更好的替代方案,而且過往囿於政爭,逢民(主黨)必反,一直避開與民主黨談判一個較好的修改方案。如果有細看奧巴馬醫改方案的執行情况,有些州份基於人口結構,沒有足夠的保險公司競爭,結果中產階級被迫選擇年年狂加價的醫保,而基層一樣沒有辦法得到保障。有些地方因為保險公司套餐花多眼亂,易墮入醫保陷阱云云。所以,即使是奧巴馬醫改方案的支持者也同意,需要一次比較大幅度的修補,讓基層也可以有機會得到醫保的支持。 問題是,特朗普主政之前,共和黨內部仍就醫改方案上,沒有一個主流。最激烈的,就要全面廢除;而取態溫和的,受惠於醫改的州份,基於選情考慮,不想有大幅度的改動。所以,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共和黨也是吵吵鬧鬧的。特朗普在上台後,威逼利誘也好,也與參議院多數黨(即共和黨)領袖談好了一個表面小修小補,實際上要大幅改動的新方案,趁會議中途忽然排上議程,要在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