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特首選舉提名剖析

上周二,林鄭月娥正式報名參選特首,結果並非如原先外界所估計,以泰山壓預之勢,遞交過半數的六七百個提名,而是只有580個提名。提名數少於預期,有人認為其選情出現暗湧,但我卻不敢茍同。 提名少於預期是策略考慮多於實力問題 提名數少於預期,不外乎兩個可能性,一是實力問題,二則是策略問題。而我相信是基於後者而非前者。 舉個例,只要大家看看在「港九各區議會」這個分組,林鄭連一個提名都沒有遞交,怕且大家不會相信,她真的在這一塊一個支持者都沒有,畢竟在類似的分組「新界各區議會」,60個名額中她拿了53個!網媒「香港01」更點算過,在「港九各區議會」這個分組,至少有8名有份出席林鄭在2月3日造勢大會的選委,包括李詠民、潘國華、葉傲冬、簡志豪、陳曼琪、鄭泳舜、陳偉明、洪錦鉉,都不見他們的提名。因此我有理由相信,林鄭是刻意不收集某些提名。 那麼,為何要刻意不收集部分提名呢?正如前述,我相信這可能是基於一些策略原因,包括: 為防「高開低收」及予人「趕盡殺絕」口實 第一,是避免出現「高開低收」,那就是3月26日投票日的最終得票,反而少於最初提名數的尷尬情况。坊間一直盛傳,不少建制派選委是基於受到「西環」的強大

詳情

首富首次不提名

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日前表明,今屆特首選舉不提名任何人,理由是跟4名參選人都熟識多年,不想因提名而「得罪人」和「損害」其餘3人。 對於4名參選人的評價,李嘉誠相信,各人都符合他選人的兩大原則,即是能落實一國兩制、《基本法》,和貫徹香港法治、以法治港,不選擇性行動。 被問到是否怕「落錯注」,李嘉誠則透露了當年的一個「秘密」: 「上一次最低限度兩星期前我已知道,唐生(唐英年)選不到,但我依然投他,因為我的原則我老早答應了,結果你中途來變卦,所以這次我堅定不提名任何人,但我一定投票。」 上屆特首選舉,李嘉誠曾表示個人極力、由頭到尾都支持唐英年;這不是個人的事,而是個人愛香港的動作。 李嘉誠表態 3點值得注意 李嘉誠今次的表態,有幾點值得注意。 第一,這是有公開提名制度以來,李氏第一次不作提名(見表),到底是什麼因素改變了? 第二,不記名投票的可貴。 第三,李氏相信幾名參選人都能落實一國兩制。 以下逐點談談。 (1)首富不提名 根據政府憲報,李氏有紀錄以來都作公開提名。2002年李嘉誠和兩名兒子(李澤鉅、李澤楷)綑綁提名董建華;2005和2007年兩屆則共同提名曾蔭權;2012年李氏父子除李澤楷外

詳情

特首選戰提名前後的不同策略

新一屆特首選戰的提名期開始,很多人抱着「剝花生看跑馬仔」的心情對待這次選戰。在不合理的制度下,我也不關心結果,只着重觀察過程,尤其是從回歸前至今的演進過程,希望各方從中得到啟示。基於此,本文分兩個部分。 內地官場傳聞「北京3點希望」 第一部分:圍繞這次選戰的細節橫向觀察。 不妨先看以下假設(也是我到目前為止的一個觀察):北京在提名前和提名結束後可能(實際上也可以)有不同的策略。提名前的策略和目標是阻止泛民或北京不喜歡的人入閘;但提名結束後,只要確定所有候選人都是北京可以接受的人,那「玩法」就不同了,可以相對放手一點,讓各候選人有一定程度的競爭。 事實上,內地官場已出現一個傳聞:除了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公開的「特首四條件」之外,如果能夠做到下列3點,也是好事;有人理解為「北京的3點希望」:一、候選人之間必須君子之爭,不要像上屆那樣暗箭橫飛,林鄭月娥較早時候已露了口風,也許她與北京的想法不謀而合;二、候選人要「洗乾淨才上台表演(參選)」,不要像上屆那樣,忽然傳出一些醜聞,令北京在「挺」與「不挺」之間也感到尷尬、進退兩難;三、無論有沒有泛民人士成功入閘,也要有建制派候選人之間的競爭(即多於一名

詳情

李嘉誠的抉擇與我的抉擇

2月19日,在香港特首小圈子「選舉」提名期還有十天結束之時,長和系主席李嘉誠公開表示自己不會提名任何人,因為提名會「得罪人」,「幾位都係我熟朋友,包括胡官(胡國興)、葉劉(葉劉淑儀)、John Tsang(曾俊華),都係熟朋友,你要寫(提名)邊個好?」然而,李嘉誠表明自己一定會投票,但是「投給誰無人知,我亦不會公開」。當被問及有否與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會面,以及對方有否要求支持林鄭月娥,李嘉誠表示「不會評論私人行動」。一切盡在不言中。 李嘉誠的「不提名」就是不歸邊,「投暗票」就是不受控。聽完了他這句話,很多香港人立即大讚李嘉誠很有智慧,頂住了張德江、中聯辦逼他表態的壓力,猶如在荒漠中看到了甘泉一樣。然而,我卻認為李嘉誠的說法只不過是一個心智成熟人的正常反應而已。可悲的是,大部分香港權貴就連這種平常心都沒有,例如最近有些富商甚至聲稱絕對不會「不提名」,委實可笑。畢竟「提名不是義務,暗票才是道理」,難道這不是常識嗎?把常識說出來的人,值得大家那麼歡欣鼓舞嗎?或許大家心牢太厚,陷獄太久,就連「人話」都覺得稀有了。 其實,李嘉誠最可圈可點的一句話,不是「不提名、投暗票」,而是故意公開透露在20

詳情

林鄭高抬貴手,香港走出困局

如果明天就是特首選舉投票日,按現時選委提名票的分配情況推測,林鄭月娥(簡稱林鄭)當選無疑。我們小市民無票在手,無奈要接受現實,但林鄭當選是否就能扭轉梁振英管治四年的局面,相信大家都不寄予厚望,因為她得不到一眾市民的信任。 唔選又選,出爾反爾 由去年九月開始,特首選舉已經成為香港市民的熱門話題,市民無票在手,但也參與估領袖的遊戲。林鄭被公認為其中一位熱門競逐者,評估有一定勝算。而且按當時的民意調查,她也是巿民接受的一位,但她多次以陪伴家人為理由「婉拒」各方邀請,意志甚為堅定,筆者對此甚為欣賞,心生敬佩。 誰料事情發生戲劇性變化,梁振英竟然不競逐連任,事隔不到兩天,林鄭已經向傳媒表示「不得不重新考慮」參選,市民都深感愕然。最可笑的是她的面部表情出賣了自己,掩飾不到她期待的心情。 筆者不禁要問:一個官拜特區政府第二把交椅的政務司,理應考慮周詳,評估各種可能性,才有之前不參選的決定,難道林鄭自己完全沒有想過是梁振英的後備人選?為何忽然有捨我其誰的想法?説穿了就是她不甘心淪為陪跑者,一定要穏操勝券才出手,這一點就給葉劉淑儀比下去了。葉太自問勝算不高,但也努力做好競選工作,亦是第一位交出政綱的參選

詳情

致建制選委們:萬事保重,雖四面受壓,別輕易屈服

一如所料,此刻的葉劉已進入爆seed狀態,地球人雖然已阻止唔到林鄭當選,但亦阻唔到葉劉爆 seed。 不少鄉紳聽完今早(編按:2月21日)葉劉在商台《881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左一句「有參選人依家唔係『三點不露』,係只露三點(政綱),係唔足夠架嘛」、右一句「唔通個個都嚟食殘廢餐咩?」都不約而同說,這是近年聽過的最爽的一個訪問。 漁人得利 奶媽笑到收唔到聲 筆者早前曾撰文提及(〈全城集氣,讓葉劉衝閘〉),從策略性來說應該送葉劉入閘,既幫鬍鬚助攻,又可鎅走奶媽票。可惜泛民選委們堅持要捧胡官入閘,大家可預料到的結果,是讓對手漁人得利。難怪有報章說近日奶媽趾高氣揚,梗係啦,咁多人話埋俾你地聽個遊戲點玩,都仲係要堅持自己人打自己人,畀著我係奶媽,都笑到收唔到聲啦。 假如今次選舉結果,係鬍鬚胡官奶媽三人入閘,而奶媽真係盡擸建制及部分專業界別票高票當選,上場後即時「689 2.0」現形的話,未知當初被寄予厚望的民主300+選委們,如何向選民交代? 不過,筆者是新界人,雖然堅決反對「689 2.0」上場,但始終心繫一眾相識的建制及鄉紳選委,如何在這場選戰風暴之中,安然而退。 大家都明白,作為建制派

詳情

泛民在特首選舉中的「曾俊華問題」

離開行政長官選舉投票日一個多月,泛民選委及其支持者就泛民的策略爭論不休、莫衷一是。其實這對泛民來說是「快樂的煩惱」。煩惱的基礎是泛民在接近1200人的選委會中佔了超過300席。泛民有能力提名兩個候選人,有人甚至認為泛民有能力「造王」。權力理應附帶責任,泛民在選委會內的影響力增加了,問責的壓力也更大。如何運用這個影響力引起爭議正常不過,重要的是維持團結,以及給市民一個明確交代,維持民氣不泄。 應否支持曾俊華 涉5方面問題 泛民爭論可以令人感到眼花撩亂,其實焦點問題只有一個,就是應否支持曾俊華,包括是否提名他及進一步投他一票。至於是否提名梁國雄、胡國興或者甚至葉劉淑儀,都離不開對曾俊華應該抱持什麼態度:提名梁或者胡恐怕影響曾的勝算,提名葉劉則或者可以「𠝹掉」林鄭月娥的票。 有關應否支持曾俊華的討論,涉及最少5個方面的問題。第一是泛民選委應否堅持原則,抑或是可以作出一定的妥協,而就算願意妥協又是否應該有底線?第二是如何評估北京的策略:現時北京全力挺林鄭是否只是一個局?北京會否在曾得到泛民支持後,才棄林鄭而挺曾,讓曾在高選委票、高民望的情况下當選,同時把泛民收編到建制之內?第三是如何評價曾這個

詳情

民主與民意

近日因為John Tsang潮流氣勢如虹,爆發了有關民意與民主之爭論。有人認為所謂民主派就是應該跟從民意做事,批評某些議員和黨派不支持John Tsang是違反民意、不民主,將被人民唾棄。有學者甚至明言,支持民主派跟民意行,民意高者不夠票就要幫,新民意比舊民意重要。 確實,民主派人士過往不停批評政府違背民意、與民為敵,民意成為了抗爭工具。久而久之,某些民主派人士以及支持者就把民意當成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但只要稍為思考一下,也知道民意與民主從古到今也不是等同之概念。 政治學入門:何謂民主?用最簡單粗疏的理解,民主是大多數決(majority rules),但同時要保護少數權利(minority rights),以及基本權利(inalienable rights)。民意只是大多數決的基礎,本身並不能構成完整的民主。可以想一些極端例子做思考實驗:如果新民意要求立刻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民主派是否應該跟從?如果新民意要求行政長官特赦七警,民主派是否應該支持? 必有論者批評:民意在自己一方便談民意,民意與己相違便不談,是搬龍門、嚴人寬己。不得不承認,某些人確是如此。但並不都是。支持民主理念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