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還會發什麼夢?香港人發夢冇咁早!

雖然有人話佢敢於追夢,始終覺得佢從未間斷在發她權力夢。今朝特首夢醒,她與香港主流民意,仍然只會是同床異夢。 好難忘記,當年陳方安生還是政務司司長,話公務員要保持政治中立,葉劉藐咀藐舌,話公務員從來都唔係政治中立,亦都唔需要政治中立。之後,終於咪俾董建華搞掂咗嗰個從來不會問責的所謂政治問責制囉。 好難忘記,當年佢話如果唔要求人大釋法,就會有168萬人湧入香港,打開咗人大釋法這一個缺口,仲係唔依基本法規定嘅相關程序添。 好難忘記,當年佢推銷23條,佢對反對意見態度之輕蔑。 好難忘記,近呢幾年,佢做咗議員之後,中聯辦講乜佢就講乜,叫佢哋做乜佢就做乜。佢又冇乜自知之明,經常自吹自擂,講埋啲嘢又反智又低智。 更加唔會忘記,佢對人大831政改框架嘅態度。當時佢嘅說法,同今日一比較,可以睇得出這個人是如何前言不對後語,而且真係冇乜原則,冇乜堅持,任何嘢都係睇頭。 仲記唔記得,政改於2015年投票嗰日,等埋發叔事件?事後,佢上電台節目喊住口,話覺得好對唔住(對唔住邊個?);仲話佢哋建制派個個都好乖,跟住仲去中聯辦道歉。 大家又記唔記得,現屆立法會選舉前及後,政府違法玩DQ,佢採取乜嘢立場? 今次參選,

詳情

致所有疑似特首參選人公開信:丁權何去何從?

隨着梁振英宣布不連任、選委會選舉塵埃落定,新一屆特首「跑馬仔」正式起動。筆者認為,各界除了留意不同「跑馬仔」人選的動向,特首選舉亦正是一大良機,就香港爭議多時的政策問題進行辯論。其中筆者最為關注,就是丁屋及全面廢除丁權的問題。筆者呼籲,所有特首參選人都應清楚交代立場。丁權無限 土地有限梁振英2012年參選特首時,以及同年11月當選後會見鄉議局高層時,曾提出用「截龍」方式解決丁屋及丁權問題,即規定某一年後出生的男性新界原居民不再享有丁權;發展局長陳茂波亦曾撰文稱,在善用土地資源的大前提下,有需要檢討丁屋政策。可惜,現屆政府5年任期快將完結,丁屋和丁權的問題一直懸而未決。丁權無限,土地有限,丁權問題其實迫在眉睫。民主黨早前進行民調,亦顯示近七成受訪市民認為政府應全面廢除丁權。翻查資料,特首「跑馬仔」兩大「熱門」人選曾俊華及林鄭月娥,其實也曾就丁屋爭議發聲。曾俊華任規劃環境地政局長時,表明要檢討丁屋政策;而林鄭月娥任發展局長時亦提出,男性新界原居民不能永享丁權,並建議以《基本法》確保香港生活方式「50年不變」的原則為丁權訂立期限,規定在2029年後出生(即在2047年後滿18歲)的男性新界原居民不再享有丁權。筆者希望,兩人一旦參選特首,亦不要因為懾於鄉紳壓力或要「拜票」而放棄原則及社會公義。至於已宣布參選的退休法官胡國興和新民黨葉劉淑儀,前者提出興建「丁廈」,但筆者認為由於丁權相關案件仍在處理中,丁權是否確認存在,仍待判決,方案可謂言之尚早;後者政綱只稱「政府應主動與鄉議局商討如何解決丁屋問題」,筆者則不寄厚望了。作者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12月23日《明報》觀點版 丁權 丁屋 特首跑馬仔

詳情

又是AO治港?

在上周五之前,相信沒有很多人會相信行政長官梁振英會放棄角逐連任,一來是他頻頻落區、會見各個團體,和學生在禮賓府促膝夜談,這都是熱身準備落場的前奏;二來「紅燈論」在過去兩周見諸不同梁營中堅分子的專欄,鄭重警告某些人不得「亂衝紅燈」——如此「嚴正警告」,顯然是為了替梁振英爭取連任鳴鑼開道,喝退某些「不自量力」的疑似參選人!結果出人意表,在「紅燈論」還未發揮效力之前,梁特首先行提早宣布「落車」,不尋求連任,成為回歸以來任期最短的一名行政長官。北京對特首人選去留 往往出人意表梁特首作出此驚人決定的原因,愛國陣營口徑都十分一致,堅決強調是因為家庭理由,絕非中央逼令他下台,港澳辦的聲明指「中央政府對他的工作一直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中聯辦則引述負責人指梁「敢於擔當,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但很明顯,中央對梁特首的高度評價,仍然掩蓋不住民間各種各樣的猜測,尤其有關決定僅在選委會投票前兩天公布,更令人猜測梁的引退跟特首選情有關。北京對特首人選的去留,往往有出人意表的舉動,「天威」難測,正如首任特首董建華最艱難的日子是在2003年(23條立法觸發50萬人上街),捱過之後,社會情緒漸趨穩定,董先生卻突然在2005年因「腳痛」——健康理由提出請辭。消息固然令人意外,更令人猜不透的,是中央選定向來被視為英國人調教、「黃皮白心」的政務官曾蔭權接任特首。梁振英的情况也一樣,他全面配合北京的強硬路線,堅決「清獨」,把梁頌恆游蕙禎兩名立法會議員逐出議會之後,「乘勝追擊」,再入禀要求取消另外4名議員的資格。老實說,在芸芸有意角逐特首的人選之中,很難有一個像梁一樣如此「堅決打擊和遏制港獨活動」。有這些政治本錢在手,中央卻「批准」他不再連任,真正原因的確耐人尋味!從董建華的商人治港,到曾蔭權的公務員治港、梁振英的專業人士治港,結果都似乎未如理想。到下屆特首組班,可能又會重回起點,以公務員為管治班底骨幹。事實上不管最後有多少人參選,現在媒體報道最具實力的3名「疑似候選人」——林鄭月娥、曾俊華和葉劉淑儀,都是政務官(AO)出身,在政府工作30年。除他們3人之外,前法官胡國興和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的勝算都偏低。換言之,下屆的特區政府極可能又重回「AO治港」的格局。對AO治港的「流弊」,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其實作過公開評論。他在2011年7月在北京會見一批香港大學生時,批評受英國政府培訓的香港公務員「執行強、規劃弱」,「不知怎樣當Boss、怎麼當Master」。據當時的報道:「王光亞表明,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源自港府引以為傲的公務員制度,港英年代英國政府為香港培養了一支執行指令水平高的公務員隊伍,但他們並非可在政治上加以設計和做出長遠規劃的人……回歸已經10多年,大部分公務員的心態,卻仍然維持在『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水平。」(世界新聞網,2011年7月28日)曾蔭權當年參選特首時的宣傳口號「做好呢份工」,也許就是王光亞評公務員治港的最生動寫照。但大家也不要忘記,曾蔭權在2007年成功連任後委出的政府內閣,大部分是政務官,林鄭月娥就是其中一員(任發展局長)。這個予人務實、能幹印象的新班子,得到廣泛好評和支持。至今為止,香港都沒有「專業」的政治人才,受過選舉洗禮的代議士只能在議會議政,只有言責而無實權;真正有管治實際經驗、長期在政府中浸淫的,仍然是一批職業公務員。董建華推行問責制,希望把行政和政治分開,結果問責班子的重心人物仍是一批資深AO;引入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之後,情况依舊,真正的管治大權仍然操在公務員手中。由愛國左派上台 另一次出人意表舉措?梁振英政府為人詬病的其中一項,是內閣班子拉雜成軍、質素偏低,下屆政府必須力求改進。如果最後勝出的特首人選仍是公務員,下屆政府的主力成員可能仍然是職業公僕。中央要繼續推行強硬路線,有信心由一個以AO為主力的管治班子執行嗎?商人治港、AO治港、專業治港都試過了,效果都未如理想。今次由愛國左派上台,會否是中央另一次出人意表的舉措?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4日)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曾俊華為什麼勝過葉劉?

標題中的問題,其實應是不少建制派中人的心聲,尤其是在梁振英宣布不連任後,「ABC」(Anyone but CY)的焦點已經完全模糊化,葉劉淑儀和曾俊華如何選擇,已成為建制派中人的煩惱。曾俊華財政方針保守,甚至在枱面上多次擺明車馬,與梁振英面和心不和。曾俊華這一屆任期一改「一開口就失分」的做法,盡量透過網誌,以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表明自己是一名「香港仔」,盡量避免「粟米斑塊飯」失言事件再次出現,因而賺取線上線下不少的民意支持。可是在這星期,曾俊華就因為表明拒絕回應被司法覆核的立法會議員,因而失手,民望未見跌幅,但已經遭人嘲諷。在整個強硬治港的方針之下,梁振英現時所做的事,正正合乎北京的旨意,也符合不少在港建制鷹派的期望。而葉劉接任,也是有效接住有關方針,並可在一個更好的開始和更強民意支持之下,實行鷹派管治方針。治港方針唯一還未確認的,只是全面擊倒反對派,將一切泛反對派一網打盡;還是拉一派打一派,拉攏溫和反對派,打擊激進、本土自決、港獨3股難以統戰的勢力。曾俊華或許真的收到「紅燈」,不許出選特首選舉,但確實「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在眾聲喧嘩之下,只有硬住頭皮出選一途。要打民望戰的話,曾俊華的處境遠比葉劉危險。雖然現時曾俊華的民望比梁振英的為高,但梁振英民望早已見底,最低點也有20%的「死忠」支持;曾俊華民望高,很多時只是因為他不用回答很多政治敏感的話題所導致。葉劉上馬,必定可以承繼梁振英的20%民意支持之餘,更可爭取更多傳統建制派和社團的支持。國民教育、港獨、23條等等,統統都是將來特首候選人的必答題,而曾俊華無論答什麼答案,最終也可能只會失分收場。曾俊華最終可能唯一勝過葉劉的優勢,就是跟溫和反對派的關係。之前曾蔭權上台之時,也挾住不少溫和反對派的(明或暗)支持而當選,可是最終也落得遭反對派痛罵的下場。因此,北京屬意曾俊華當選的唯一可能,就是將一切的溫和反對派馴化,成為管治班子的穩定力量,亦即是所謂的「忠誠反對派」。在選委戰之後,泛反對派如何取態,可能將成為曾俊華能否當選的關鍵。而在此時刻,泛反對派為了阻礙某些參選人當選,也只能在原則和現實政治挑選一項,最終只會陷入兩難困境之中。而最終,我們又再陷於5年前的輪迴之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曾俊華 葉劉淑儀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踢走「689」 換上了葉劉?香港人沒有鬆懈的餘地

當梁振英下午見記者宣布不競逐連任,身邊不少專業人士馬上說「安樂晒,星期日唔使投票啦」,我當堂嚇一跳,笑都唔敢笑。請不要忘記,入稟覆核前後6名民選議員的,正正是梁振英。官司有撤銷嗎?沒有。民主陣營在立法會有逾三分之二票數彈劾特首嗎?沒有。餘下任期,梁振英會否更兇狠扼殺立法會內民主派人士?不知道。選委會我們全取352席足以左右下一個「梁振英」出現嗎?尚是未知之數。香港人,我們沒有鬆懈的餘地。然後呢?換人更要換制度梁振英過去4年的大小動作,尤其過去一年刻意製造、自導自演的港獨與宣誓風波,在在顯示他欲連任的莫大決心。誠然,無論他是出於自願棄選,或被中央放棄,他昨日宣布不競選連任特首,是香港人期待已久的好消息。我希望他的家人健康平安,並希望梁振英信守承諾,永不競逐連任,專心修身齊家。梁振英見記者時說「對家人負責,不競逐連任」,但身為特首,他更應該向香港人負責:為「家人」在「行李門」濫權、大宅僭建,皆是私德有虧;收取UGL 5000萬元、廉署人事風波、安插「梁粉」干預大學自主、銅鑼灣書店不保護港人人身安全、傘運政改與民為敵、港視不獲發牌、強推洗腦國教、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死灰復燃,不止特首,各司局長及行會成員,包括蠢蠢欲動的傳聞特首參選人葉劉淑儀、林鄭月娥、曾俊華皆難辭其咎。香港不止要換人,更要換制度。「689」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權力集團。政界傳聞,更高層次人士以不追究UGL事件換取梁振英退場;又有風吹,有意「入閘登機」者,須以立23條作交換條件。香港人,怎可以任人魚肉?市民必須全方位表態,重振公民力量,方是自主未來的開始。今日傍晚在遮打花園集會,是香港人展示保衛立法會決心的第一步。宣誓風波以來,行政機關濫用公權力,對香港制度已造成傷害,可見未來,重整港人士氣、保衛立法會仍然會是民主運動的主要戰役。曾經投票予民主派的公民,必須站出來,展示你的支持。周日選委選舉,民主派選民更加要踴躍投票。香港人只有全力奪取選委席位,才能掌握更大話語權,向各特首候選人施壓。民主派選委凝聚最大的把關能力,才能有政治力量,防止另一個「梁振英」上台。不論誰是下任特首,公民參與不能缺席。港人治港,不是一句口號,而是需要每個香港人踐行的信念。只有直接行動方能打破無力感。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創造香港的未來。我懇請所有愛香港、相信香港社會可以更公義的公民,與我們同行,由今日起,勿以善小而不為,盡力實踐革新,逆轉不安未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葉劉淑儀 特首跑馬仔 23條立法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翻盤後的選情不改中央的分量

梁振英突然宣布不參加競逐下屆特首,接下來的局面,全部有關人等都要重新部署。但有一點必須肯定的是,無論梁振英真的是由於個人原因棄選,還是中央有新的決定,都不能否定中央在接下來的選情中「左右大局」的能量;反而,梁振英的因素清晰了以後,建制派更加沒有理由不接受中央的「打招呼」,中央屬意的人選高票勝出的可能性大大提高。香港對梁振英參選的民意,在媒體中已經有公開的表述,但建制派通過各種渠道向中央的陳情,才是北京考慮的重點,因為建制派的中堅分子過去一直支持中央的決定,中央也依靠他們維持香港的穩定與發展。這些意見當中,有堅決反對梁振英的,有表示不滿的,也有模棱兩可要求中央盡快明確表示屬意人選,基於反對梁振英的理由而另外推選符合不同界別利益和心意的候選人,但統統沒有得到清晰的回應。建制派內部對於反對梁振英參選的意見,中央一時難於處理,因為按照政治倫理,一個特首在任內沒有重大失誤,他要求連任是合理的,要阻止他參選實在沒有有力的依據,但也不敢在過早的時候高調支援梁振英而開罪相當成數的建制派。無論現在是中央主動要求梁振英棄選,還是順水推舟尊重梁振英個人提出的決定深感惋惜,接下來的選委會選情,以及特首選情,建制派反對梁振英的意見,既然已經得到他們希望的結果,中央就毋須為是否讓梁振英出選而做出解釋;餘下的事情,就是各特首參選人根據自己的長處向北京爭取支持,然後等待花落誰家的結果。梁棄選不意味建制派可有3人出選值得注意的另一點是,梁振英棄選,並不表示建制派可以有3名候選人進行君子之爭,因為剔除梁振英的因素,只是排除了他得不到150個提名,以及到選舉的時候低票落選或者低票勝出的可能,甚至流選的局面。如果3名建制派同台演出,票源分薄後還是會出現其中一人低票當選的可能,而且反對派手中關鍵的300票,成為「造王者」的籌碼就會提高。上述任何一種情况,都會使香港今後更難管治,都是中央無法接受的。這個因素不變,中央要繼續勸退參選人,否則「真命天子」仍然無法高票當選。中央應該已經勸退了某些公開表示過有意參選的人,而且也沒有給過任何人肯定的「祝福」,因為在某種程度是為了反對梁振英當選的曾鈺成已經沒有參選的理由,或者需要提出新的理由。而葉劉淑儀在前兩天接受記者「盤問」時,停了兩秒才回答,她沒有得到肯定的「紅燈」。直到昨天突如其來的宣布前一刻,大家都認為是要等到明天選委會選舉有了結果以後才會有來自北京的消息。這個一拖再拖的表態,是基於「西環」對選情沒有把握,即使選舉有了結果,建制派選委表面上會聽從「打招呼」,但在暗票中究竟能夠落實多少,「西環」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現在梁振英棄選,選委會選舉將趨於「正常」,選舉結果將會排除那些對「打招呼」陽奉陰違的選委。這樣,中央對於選情,就會有更高程度的估計。梁棄選令選委會選舉趨正常梁振英不參選,並不意味着參選人可以挾民意要求中央順從。中央對於特首的甄別標準,是從全國的大局出發,即要考慮中美關係等國際局勢、全國經濟轉型中香港的作用、香港穩定對全國特別是各種獨立勢力的影響、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的表現對台灣的影響等等。反對派不能因此而開慶功宴,曾俊華未必可以少了一個勁敵而期待其他競爭對手會被中央忽視。至於「反港獨」是否作為首要的要求,還要看候選人的綜合施策的總體能力,並不能以一個要求代替其他所有的要求。在目前的情况下,猜測各個已經表態會參加角逐的參選人勝算,還為時尚早,因為各參選人的各種條件沒有因為梁振英的棄選而有所改變;特別是他們在北京心目中的地位有所改變,等他們正式提出參選政綱——修改了沒有梁振英因素後的政綱——如何符合北京和香港的支持度,才能有所分析。反而,在這種情况之下,過去由於種種原因對是否參選舉棋不定的人,這個時候將會重新部署,成為選舉的「黑馬」,也是不無可能。一直流傳的「黑馬」當中,不乏有符合北京和香港建制派支持的人選,現在就是等待他們下決心的時候。舉棋不定「黑馬」人選或將出現梁振英棄選,對他個人來說是放棄了多年部署,但因此而排除了未能通過參選門檻或者低票落敗而令中央尷尬,對於北京來說,某種程度是有功的。從港澳辦的聲明,對於梁振英的充分肯定,就可以預計梁振英在來屆政協中的位置。該聲明說:「中央政府對他的工作一直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希望他做好餘下任期內的工作,今後在香港和國家發展中繼續發揮作用。」按照這個評價,梁振英榮升政協副主席是比較肯定的事。至於有一種說法是梁振英接替董建華的位置,那倒未必,因為董建華還在發揮餘熱。香港有兩名政協副主席,更加體現中央對香港的關懷和特事特辦的原則。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中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梁振英不連任!?

行政長官突然面無笑容地宣布,他已經決定不尋求連任行政長官,並已通知中央人民政府,亦得到中央的同意。這個消息,顯然轟動全港。因為眾所周知,梁振英今年以來,從無「倦勤」之意。他興緻勃勃,正在為他的政績想盡辦法「抹紅」。即使受到政敵的多方面攻擊,並未有且戰且退,也不承認四面受敵。人們知道的是,他從不認輸、鬥志堅強。上任以來,也不能說有重大過失。無論是到北京述職,或者在國際會議埸合上與中央領導人會見交談,都是信心十足,認為仍得中央信任,絕不見有頹喪以至失落之感。今天宣布不連任,是第一次見他在公眾場合上公開表露失落和落寞的表情。顯然他這一個宣布,是十分茫然的、是十分勉強的。梁振英自從參加籌備特區成立的籌備委員會、籌委會之前的預備工作委員會,一路都是順風順水。所以我們見到的他,在公開場合露面或發言,都是面露笑容。無論你要評論他是勉強的笑、奸狡的笑都好,但卻未有一次像今天會見公眾時的「表情」。顯然他是被動的。他從政以來,一路得到中央信任;回歸以後,更是順風順水,直到擔任最高位置——香港的行政長官。看來,下一任應是他連任可期,何以半路失蹄,要被迫主動宣布不連任?有說他得罪了香港有力量向中央說項的財團,讓他們向中央告狀,迫使中央「換馬」;也有說上次中央要員張德江來港,了解了不少「港情」,也聽到了不少對他「篤背脊」的有力人士的告狀,所以才下決心「換馬」;也有說是最高層聽到了不少對他不利的傳言……總之,負面的指摘多、正面的稱讚少,所以才有中央「換馬」之舉。誰來接班? 未定現在看來,中央並未確定CY的接班人,就決定「換馬」,這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如果早就有人選,情况決不是這樣。早前許多人雖然不滿CY,但看不到中央「換馬」的決心,還是「見步行步」,不敢造次。這一次顯然是告狀成功,中央決定「換馬」,才會有CY自己宣布不連任的一幕。這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更換首長的過程中,是很不尋常的一次。梁振英是在中央「欽點」唐英年繼任特首「闖關」成功上台的。他的「不怕邪」的勇氣,令人刮目相看。上任以來,有得有失,也可以說是不過不失。但何以要被迫公開宣布不連任呢,實在是令人費解的。香港回歸近20年,幾任行政長官的任命和卸任都不算正常。董建華「腳痛」下台、曾蔭權「拾隻死雞」、梁振英奮鬥不懈,接下來會是誰上台呢?香港既是「特別行政區」,其領導人更換也是十分「特別」的,這不是咄咄怪事嗎?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但願梁振英不要氣餒。不連任也罷,從另外的渠道貢獻社會,也是一件好事呢。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將來可會想到梁振英的好?

所謂「樹倒猢猻散」,梁振英已宣布不會爭取連任特首,現時「親梁」絕無好處。但筆者心底裏還是感到可惜的。說實話,梁振英的人緣確實不好,不但與反對派關係不好,甚至連與建制派的關係也搞不好。但作為一名沒有任何公職的小市民,與權力核心距離十萬八千丈遠,特首的人緣好不好、多不多朋友、有沒有親和力,與我何干呢?作為小市民,我在乎的是港府施政:究竟港府施政是否公道、是否站在大多數市民利益一邊、是否有利香港發展和民生改善,這才是最重要的。在梁特首的管治下,港府確實致力處理房屋和土地問題,設法增加土地供應,打擊大型發展商壟斷,壓抑樓價,防範資產價格泡沫所帶來的金融風險;在扶貧方面,訂立貧窮線的硬指標,大幅增加社福開支,貧窮人口下降,是十分實在的政績。至於「謀發展」方面,梁特首積極進取,設立創科局,甚至親自促成一些國際企業或知名學術機構在港的合作項目,一改港府多年來的「無為」作風,是很值得肯定的。近幾年,國際評級機構一直高度評價香港,認為香港依然是全球競爭力最高,營商環境、自由和法治狀况良好的地方。公司利得稅創下新高,可謂充分證明了港府的政績。筆者曾經跟多名長期研究香港情况的內地學者交流過,發現絕大多數內地學者都是「挺梁」的。他們身處內地,與梁振英不認識,與港府沒有任何利益關係,也沒有收到高層要求「挺梁」的硬指令,卻始終認同梁振英的表現。筆者認為,這種較抽離和旁觀者的角度,不涉任何利益關係和主觀喜好,其實更有參考價值。無論如何,即使梁振英特首已表明不尋求連任,特首戰的烽煙仍然是不會止息的。筆者期望社會各界從此放下狹隘的「倒梁」與「挺梁」之爭,重新聚焦於各潛在參選人的施政綱領與能力,提出更多有利香港發展和民生改善的建議。筆者期望符合大多數市民利益的政策能夠延續下去,積極發展、積極扶貧、打擊壟斷。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梁振英不連任未必等於對曾、葉有利

昨天,梁振英突然宣布不尋求連任,消息轟動全港,令到最近在大力發酵「紅燈論」、全力為梁爭取連任造勢的「梁粉」,吃了一記重重的「悶棍」。決定與過往兩個星期梁動作反差極大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因為之前一兩個星期,梁振英還正頻密落區,在做各種選舉中的指定親民動作,「一支筆一本簿」,5年後重出江湖,參選如箭在弦。但如今卻突然宣布不尋求連任,中間的反差實在太大,箇中詳情有待媒體進一步採訪和報道。很多人都奇怪,為何要趕在周五,即在周日選舉委員會選舉短短兩天前,匆匆公布這個消息?我沒有內幕,只能說,客觀效果是為泛民的選情帶來暗湧。泛民周日選情出現隱憂本來泛民藉着主打所謂「ABC」(Anyone but CY)議題,可謂氣勢如虹,在9月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在8個專業組別獲得大勝;如果這個氣勢延續,泛民在周日取得300席,指日可待,在前個星期四(11月24日)於本欄我已經有分析過。但如今,這張「ABC」牌已難打得響,那些「反梁」的專業人士和中產階級,霎時失去了出來投票的目標和動力,就像泄了氣,未必再出來投票,這將打擊泛民的選情。相反,原本在選舉中左支右絀、一直迴避就是否投票支持梁振英連任表態的建制派候選人,卻可以鬆了一口氣,甩掉了這個包袱,壓力大減,就不用擔心受到「反梁」民情所牽連。相信勸林鄭去馬聲音會大大增加有人認為事態發展,對正在秣馬厲兵準備參選的曾俊華和葉劉淑儀大大有利。我則認為這種看法太過直觀,現在實在不宜太快下結論。梁不尋求連任,我估計會令參選者名單大洗牌,包括已聲言會告別公職生涯的林鄭月娥,也可能會出現變數。我相信勸她「去馬」的聲音會大大增加,尤其是,對於很多愛國政團和人士來說,近兩年不吝擺出強硬姿態的林鄭,是在梁振英之後,他們的第二選擇;且她的形象、能力、手段都遠較梁優勝,「牙齒印」也較少。至於曾俊華,卻不是他們「心中那杯茶」。因此,曾、葉兩人可能要面對比梁更難應付的對手,最後會否「鷸蚌相爭,漁人得利」,這會是最有趣亦可能最諷刺的地方。無論如何,中央對港政策是否出現重大調整?香港政治將如何出現大洗牌?這都是日後我們要探討的重大議題。梁任內對香港造成的兩大傷害最後也想講講,昨天有朋友說,換了梁振英,沒有什麼值得高興;要到換了制度,才值得高興。對不起,我不太同意這種說法。這種說法無疑高尚,卻忽略了政治現實。同是一個小圈子制度,過往產生過的特首如董建華和曾蔭權,都沒有像梁振英一樣,為香港造成如此大的傷害,所以不能用制度來完全解釋一切;領袖本身,也可以有自己很大的一份影響。這是近年政治學所不會否認的。梁振英任內對香港造成的傷害最主要有兩方面。第一,是造成社會的撕裂和對立。他那種「以鬥爭為綱」的策略,專挑動社會矛盾的做法,讓香港自六七暴動後,從未有如此撕裂和對立過。目睹無日無之的矛盾和衝突,大家都感到十分沮喪、無奈和疲累,很多人都有過如此經歷,5年前原本是朋友,5年後卻形同陌路。第二,則是對很多香港本來核心價值、制度和機構的破壞。例如,在高等教育界,發生了港大的陳文敏事件和李國章事件,讓大學自主受到侵犯;在新聞界,則發生媒體受壓、廣告被抽掉等事件;在廉政方面,ICAC人事上的多次「大地震」;在公務員方面,他們近年則被捲入大量政治爭議和風波,如DQ(disqualify)立法會參選者參選資格等。連串的事件,牽涉不同的範疇,讓人擔心香港過去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會來個大崩壞。梁振英終於要走了,希望社會的撕裂和對立會暫且得到緩解,核心價值和制度的大崩壞亦會暫且遏止,讓香港社會可以先有機會透一口氣。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