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不獲續約」 林鄭真Plan B?

上任以來民望持續低迷的特首梁振英昨日突然宣布,不會參加下一屆行政長官選舉。對不少香港人來說,是4年多來難得的好消息,總算可暫鬆一口氣。梁振英以「家庭理由」作為不爭取連任的解釋,正好配合近日傳媒報道其女兒入院的消息,但熟悉梁振英的人都知道他對爭取連任有鋼鐵的意志,家庭只是他的下台階而已。不論從時間、地點、宣布的安排,幾乎肯定他是被中央勒令在今日作這震撼的宣布。時間上,他宣布之日,正是選舉委會員選舉的前夕,顯然大批選委會候選人都高舉「踢走梁振英」作為參選的唯一政綱,這股勢力本來極有機會在選委取得不錯的成績。加上不少上屆原本支持梁振英的建制派選委,紛紛棄選或早對梁極為不滿,即使梁振英極力爭取尋求連任,恐怕他連取得上屆的689票也沒把握。若他最終低票落敗,只會令上屆支持他的中央更為尷尬。再者,梁振英的「鐵粉」、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近兩天還在不同報章撰文,大談有人若「衝紅燈」將帶來惡果,顯然是針對據說被中央「亮紅燈」的財政司長曾俊華。若梁早決定不連任,張又何需如此落力為梁振英掃除障礙?可以看到,梁是在短時間內,被中央勒令即時煞車退場,免對下屆特首選舉造成更大傷害。何况宣布不連任這麼重大的事情,梁振英只選擇在特首辦公室簡短向記者作出宣布,並只回答了8條問題便轉身離去。跟2005年前特首董建華「腳痛下台」時相比,那時中央尚算讓董先生有體面地下台,先在北京召開兩會期間,傳出董將出任屬國家領導人級的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消息,然後董還召開一個正式的記者會,讓他展示「痛腳」;今次梁振英既無任後安排,連一個像樣的記者會也沒有,這就像一個表現不佳的特區CEO,不獲中央續約,只能落寞地宣布將在任滿後離任的樣子。中央對他評價如何,可見一斑。梁去誰來?看來香港很大機會將出現首名女特首,但說的不是將於下周四宣布參選、被視「櫈腳」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而是一直自言「官到無求」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有了解中央想法的人士說過,北京在選香港特首時,一看忠誠,二看能力,三看民望。過去4年來,在特區裏頭,要數對反對派強硬者,數一是梁振英,數二是林太。這幾年來她跟緊隊形,例如在佔中期間,警方對付示威者的手法備受各方批評,但在「平定」佔中後,林太曾公然說自己是警隊「粉絲」,讚揚前「一哥」曾偉雄作出艱難決定時,曾言一定要對得起前線同事,令人動容,最後她一句「多謝你,一哥!」,令人難忘。又如今年立法會選舉期間,選舉主任拒絕確認梁天琦等支持港獨人士的參選資格,備受各方批評;但林鄭公開讚揚選舉主任依法履行職責,有效為選舉把關,指選舉主任應得到社會廣泛支持。在中央眼中視為大是大非問題上繼續「硬淨」,絕非「惜身」的曾俊華可比擬,所以財爺的行情開始被看淡。林太忠誠度過關,既有「好打得」之名,能力自然沒問題,民望雖比大打本土情懷的曾俊華蓋過,但如果最終入閘的只有葉太和林太,便沒有民望的煩惱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2017特首選舉 梁振英棄連任

詳情

拒答的三個可能

出爾反爾,打倒昨日甚至早上的我,似是梁特政府的本色。奧雅納事件是絕佳例子。不過,更惹人關注的,始終是財爺拒答四名被司法覆核立法會議員一事。事件引起反彈,有指財爺突然「硬起來」,旨在向中央拋出「投名狀」;有指財爺被「過一戙」,矛頭又再指向梁特。然而,事件中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所扮演的角色,同樣耐人尋味。事件真相,諱莫如深,但初步觀之,有三個可能,即三十六計中的「苦肉計」、「借刀殺人」、「混水摸魚」。「苦肉計」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願以巽也。」語出《易經‧蒙卦》。運用此計,「自害」是真,「他害」是假,以真亂假,達到操縱敵人、打擊敵人的目的。假如是這樣的話,也就是有人主動發言,刻意為之,目的是做成「被挾說出這段對白」的情狀。觀乎曾俊華十二月五日在立法會上,一再強調這是政府的立場。他說:「律政署(律政司)給我們的法律意見就是作最終判決之前,公職人員包括我本人,需要跟隨政務司司長在二○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和十一月八日致立法會主席的信件指出的立場,不會回應這四位人士的問題和意見。」這即是說,曾俊華刻意與政府立場分離。這番言論,完全是上司的指示,以及律政司的法律意見,並不代表他本人的立場。雖然沒有明言,但卻暗示這也(理所當然)是政府極高層的意見和指示,成功將眾怒引向梁特。不過,此計一反曾俊華的常態,亦不似其作風。雖然,「假真真假」,但曾俊華及其團隊,是否真的有這種「智慧」呢?「借刀殺人」原文為「敵已明,友未定。引友殺敵,不自出力。以損推演。」語出《易經‧損卦》:「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意指損與益的轉化關係,也就是借用盟友的力量打擊敵人,而盟友的損失,正好換來自己的利益。如果這是真的,就是有人借助林鄭月娥與袁國強的力量,不用直接下達指令,卻能間接迫使曾俊華在立法會如此說話,這般表態。目的不言而喻。梁特十二月六日出席行政會議前,鄭重向傳媒表示,「曾司長昨日在立法會拒絕接受這四位議員的提問,這件事我事先是不知道的。其他局長,包括昨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要答問的局長事先亦不知道。」這是否是「此地無銀」,真的不好說。問題是,身為特府最高領導人,對於政府的立場,不可能不知道,因為立場和取態,都是他決定的。對於官員包括司局長的發言或「回應口徑」(Line to take),亦不可能不知道。問題是,梁特又是否需要這麼「着跡」地打擊頭號對手呢?況且,正如現在外界的主流反響,千夫所指的,就是梁特本人。「混水摸魚」原文是「乘其陰亂,利其弱而無主。隨,以向晦入宴息。」原意是在混濁的水中,魚暈頭轉向之時,乘機捉魚,從而得到意外的好處。用於戰事或鬥爭之中,就是要善於抓住敵方的可乘之隙,借機行事,使亂順我意,以便亂中取利。若然是這個情況,也就是有人使詐,從中作梗。一方面令到曾俊華「被挾說出這段對白」,另一方面又令到梁特百詞莫辯,甚至欲蓋彌彰。也同時加深曾梁嫌隙,意圖漁翁得利。林鄭月娥十二月五日當天下午隨即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釐清」政府立場。林鄭月娥在信中表示,針對宣誓風波,政府一貫的立場是公職人員出席立法會及委員會會議時,只會回應已依法妥為宣誓的立法會議員的問題和意見,但為避免不必要的爭拗及保持立法會運作順暢,在完全不影響政府立場及待決法律程序的前提下,政府將回應所有議員及聲稱以議員身分行事的人的問題和意見,直至另行通知。弔詭的是,觀乎林鄭這封信,雖然曾俊華不認為「被跣」,但卻印證了曾俊華所言非虛。因為在當天下午之前,政府立場是「只會回應已依法妥為宣誓的立法會議員的問題」。問題是,特府改變立場的決定,斷不能由林鄭一人說了算,這應是常識罷!現實是,「沒有政治考慮」也真的純屬虛言,因為所有一切都是政治。只是,到底那個情況才是真的,看官心裏有數。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2017特首選舉

詳情

選舉報道澄清聲明

特首戰開炮了,黑馬白馬磨拳擦掌了,未來兩三個月,大家宣示政綱、跑出街同市民握手,辯論交鋒,一派真箇大選模樣;傳媒做民調,跑馬仔,分析選情,追蹤戰況,好不熱鬧。一不留神,以為真的是一場選舉。單純的人民,看到有人拉票,就以為是真選舉;新聞熱熱鬧鬧,就覺得自己參與了,然後還會覺得這樣選法比歐美的民主高了不知多少倍。不少朋友謂,特首「選舉」報道,傳媒陪着疑似參選人假戲真做,有意無意營造了真選舉的氛圍,有誤導之嫌,應該在每段提及「選舉」的新聞、評論、博文,附加一段類似  disclaimer 之澄清說明。本人略盡綿力,提供一個範本供各位參考,歡迎修改或直接取用。選舉報道澄清說明(1)本文內之「選舉」「選戰」「選情」等字眼,不代表一場真正公平公正的選舉,只屬一場鳥籠式選舉,紅綠燈遊戲。(2)選委會組成方法犯駁隨意,組織票、商界票、西環票,佔不成比例之優勢。(例如:商會會員有權投票,工會會員不可以;漁農界154選民竟有60席,人大政協有87席。)(3)此「選舉」只有1200個選委有權投票,由24萬多選民選出,並無所謂廣泛代表性。這批選民,單是教育界與衛生服務界已佔近一半,他們只能選出二十分之一的選委。(4)此「選委」不同美國之「選舉人」,美國之選舉人根據選民意願投票,香港不少選委,連自己投票意願也不肯告訴選民。(5)不要誤以為,去年若政改方案通過,市民就有機會直選民調中領先的「胡官」或「鬍鬚曾」,因為根據方案,參選人要獲過半選委確認,先篩選一次,才交市民選擇。如今情況,有可能是「梁振英對葉劉淑儀」。(6)若文章描述政壇之噁心,參選人儀容嘴臉令你失卻生趣,損害身心健康,毀你一日大好時光,本傳媒概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如果篇幅有限,用第一及第六點就好了。這個免責條款嘛,應該放在每篇文章開首;網絡媒體,應該在讀者瀏覽文章前,彈出對話盒,要讀者先「剔」表示完全明白,才可繼續讀文,這就是負責任的表現。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詳情

招攬張宇人助梁箍票 難矣

還有4個月便是下屆特首選舉。在現屆政府任期的尾聲,特首梁振英宣布委任立法會建制派新「班長」廖長江及自由黨主席張宇人加入行政會議。說這舉動與特首選舉無關,恐怕也沒人相信吧。在「消滅港獨勢力」的大旗幟下,梁特首與建制派在宣誓風波中「同仇敵愾」,如綁在同一戰車上的隊友;委任「班長」加入行會,加強與建制派的政治聯繫,可說是理所當然。至於委任自由黨的張宇人,更加突顯梁特那種「順我者生」的政治手腕。過去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的「反梁」形象鮮明,甚至可說是立法會裏最鮮明的商界「ABC」(Anyone but CY)代表人物,所以過去4年,政府高層與自由黨的關係可說進入冰封時期。如今田北俊退出議會,梁特首再次招攬明言不再「ABC」的自由黨主席入行會,做到盡收議會各主要建制黨派入行會之餘,也可向商界展示順我者隨時可封官晉爵的政治力量。不過,說到招攬張宇人入行會,能助銳意競逐連任的梁振英爭取商界支持,似乎又未見得。一來張宇人在自由黨內、商界未算得上人緣甚佳,他能為梁振英爭取多少支持實在成疑。反觀商界議論紛紛的,是一些在4年前曾公開「挺梁」的商界選委,今年竟然放棄連任,例如「電器大王」蒙民偉之子蒙德揚,上屆他是批發零售界選委,當年他曾公開支持梁振英參選,並自爆與梁相識多年。又如本屬「唐營」的經民聯監事會主席林建岳,上屆特首選舉後迅即變身現屆政府「公職王」。上屆他曾組15人名單參加選委會的演藝小組,但今屆已不再見其身影。有商界人士估計,不少原「梁粉」也對梁特任內表現有意見;一旦當選選委,若不予提名會得失對方,但又不願再背負「梁粉」之名,故索性置身事外、免除煩惱。所以特首的算盤也未必打得響。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8日) 特首跑馬仔

詳情

釋法之後形勢大翻轉

目前政治形勢如下:截稿前未知政府會否覆核劉小麗的宣誓問題,但消息言之鑿鑿,梁振英再次親身掛帥上陣。當日政府帶頭告梁頌恆游蕙禎,勉強還能說「如果政府不出手,便不能解決宣誓無效的問題」;但今次劉小麗的案件,早就有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入紙挑戰,按道理梁振英完全可以靜待佳音。政府竟然放出風聲要主動出擊,可見政府「有權用盡」的心態。這是一種政治表態,也是吹響整個建制陣營趕盡殺絕的進攻號角。君不見這邊廂政府傳出風聲要親自對付劉小麗,那邊廂建制派謝偉俊便很有默契的作出行動,要動議譴責上個月倒轉立法會議員座位上的國旗區旗的鄭松泰嗎?政府在搶文件兩日後才決定報警告「長毛」(梁國雄),也絕非偶然。建制的目標很明顯,以各種法規條例去挑戰非建制陣營的議席,誓要逐個擊破。梁游案件,法庭認同了兩個原則﹕行政長官有「資格」司法覆核立法會;同時,法院會介入立法會的爭端。有了這兩盞綠燈,政府進攻再無顧忌。行長政官有權有責親自狀告議員違反《基本法》,而政府司法覆核最大好處便是以無限公帑去對付資源有限的政敵。司法願意介入立法會的爭端,令政府多了一個渠道去整治立法會的政敵,起碼毋須受制於「三分之二多數通過」這條保險線。人大選擇在司法判案之前釋法,最大作用並非「萬無一失」,而是代表中央政府在港獨問題上,願意為特首的強硬路線「背書」。最大得益者便是梁振英以及其利益共同體。之前被點名罵得似乎快要失勢的張曉明,在愛國政黨的籌款晚宴上,一幅書法拍賣價創出1800多萬元的高價紀錄。眾所周知官員的作品價值和政治價值是掛了鈎,似乎釋法之後,梁營繼續行情看漲。曾經寄望換特首改變香港政治生態的香港人,似乎夢要醒了。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5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人大釋法 特首跑馬仔

詳情

梁特,請看「綜合施策」上聯

梁特日前對習大大說,在天上的時間長達30小時;為了爭取習握手,即使要他飛300小時也願意,然而,梁特並沒有得到預期的祝福,即使細讀新華社文稿,也鑽不出任何續命之血。不習慣看黨文宣的香港人,似乎都把焦點放在「繼續」二字;但其實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周一晚在民建聯籌款晚宴上,給了我們重要啟示,領導人說話只說了一半,要精確理解,需要把他沒有說的另一半,也要讀懂。話說張主任金筆一揮,寫下「度德而處」4字,全國政協高敬德以1880萬元投得,含金量之高為之驚人,一顯「西環話事人」的霸氣;最玩味的是,張主任自行解讀,指「度德而處」的下一句是「量力而行」,可送給輸掉特首選舉的那一位;原來拐了個大圈,是要暗諷自己不支持的黑馬「不自量力」,劍指誰人?呼之欲出。不過張主任要為自己所出的題目解謎,低手也;但他這一著,應可主導梁特順藤摸瓜,解讀習大大的訓示,拆解話中之話。上聯是「標本兼治」新華社報道之內容,剛好是梁特沒有告訴我們的,習大大如是說:「希望你帶領特區政府管治團隊繼續綜合施策,廣泛凝聚社會共識,着力推動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堅決維護國家統一,保持社會政治穩定。」「綜合施策」4字,對港人來說較陌生,領導人用於給特首的說話亦屬罕見,但「綜合」二字,常見於黨中央方針,十七大黨報告提到,「懲治腐敗,要作為一個系統工程來抓,標本兼治,綜合治理」;針對朝鮮半島問題,外交部發言人說要「標本兼治,綜合施策」;今年1月李克強同樣以這8個字形容如何應對鋼鐵煤炭產能過剩;今年9月,習大大出席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發言時表示,面對當前世界經濟的風險挑戰,中方希望各方一道推動杭州峰會開出一劑「標本兼治、綜合施策」的藥方。換言之,綜合施策的上聯,正是「標本兼治」。這8個字,正正戳破梁特的弱點;過去4年多,「agent」出身的梁特,往往只見樹木不見林,措施治標不治本。無奶粉呀?出限奶令啦;無樓住呀?出港人港地啦;無人支持?製造愛字頭啦;人心未回歸?打擊港獨啦;無得連任?製造「無人及我」的現象……習大大的眼睛是雪亮的,香港社會撕裂之源,被鼓動的港獨之本,到底是什麼?不言而喻。要根治香港病况 關鍵要換兩人不過,觀乎梁特回答記者的表現,似乎仍未參透習大大之玄機。對於「綜合施策,凝聚社會共識」的要求,梁特竟以「努力做好諮詢」回應,如此水平,難怪習大大和他的開場白,只限於「坐了多久飛機」的範圍。要根治香港管治畸形病况,關鍵要換兩人,一是特首,二是中聯辦主任。梁特不信任公務員,凡事長官意志大過天,破壞行之有效的政務體制,政府上下敢怒不敢言;西環權力膨脹,連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發言用字都要過問,干預選舉事務超越法治底線,張主任的墨寶被吹捧至1880萬元,實在荒謬至極。要修補香港撕裂的傷痕,要靠既懂國策,同時得到北京和港人信任的智者;近日有高人提點,曾鈺成除了有資格問鼎特首,還很適合出任中聯辦主任;一言驚醒夢中人,此策可即時疏導港人因西環惡行而討厭中央的負面情緒。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4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詳情

「充分肯定」才是關鍵

國家主席習近平和行政長官梁振英在秘魯利馬會面。這其實只是一次很普通的會見,雖然不至於是例行公事,亦不過是過去已經有過的正常安排。但有心人特別要關注習主席和梁特首的互動,計算握手時間長短、分析習主席的發言,甚至對中央官方新聞發布斟字酌句、逐一研究,去推測梁特首的連任行情。這種做法,完全是不必要,也是過了頭。首先,梁先生是現任特首,他的管治工作是向中央負責,所以理論上,在全香港的人士中,跟中央互動最密切、最頻繁的就是特首,而跟習主席互動得最多的,也應該是特首。所以,中央對特首的評價,是按照過去4年5個月的實際工作來評價。梁先生交出來的,是實實際際的工作成果,而中央跟特首也在過去的4年5個月一直存在工作上的連繫和關係,所以中央政府對現任特首工作的回饋和反應有需要跑去大洋彼岸才向外界表達,好讓眾所周知嗎?就算真的要去推測中央對梁特首連任的態度,其實也不是去觀察習主席跟梁特首有沒有握手、握手握了多長時間、亞太經合會議中兩人有沒有交流互動,這些都是無關宏旨,甚至不相干的微細事情。從習主席的說話和新華社的發稿,可能看到一丁點苗頭,但「反梁」的人也可以作南轅北轍的演繹和解說。有人說「繼續」是對梁特首連任的好兆頭,但把「繼續」演繹為到明年的6月30日,也不能算錯。既然如此,又何必勉強!但無論「挺梁」的好、「反梁」的也好,最關鍵的表述其實是「中央政府充分肯定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的一句,而這一個表述,過去4年始終如一,不是今年才「充分肯定」,也不是近來才「充分肯定」,是由始至終都「充分肯定」。正如前述,梁先生是現任特首,他有實際的工作紀錄為憑,那梁先生任內的工作獲中央「充分肯定」,中央對他連任的態度,也就可以用一般常理去推測判斷。當然「反梁反到入DNA」的人是否具備一般人的常理判斷能力,個人就沒有興趣去研究分析了。那些「反梁」人士都會用他們沉迷的一套解說,例如中央遲遲不表態,而特首本人對連任也不漏半句口風,那當然不會是好現象。君不見在2012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梁先生在2011年5月19日接受報章專訪回應選特首時就表示「當仁不讓」,在同年9月20日就辭任行政會議召集人,11月27日正式表態參選。但今次選舉,梁振英在11月底還不肯鬆口,那是不是有點奇怪?競選連任與徹底換屆不能比歷史是可以讓我們對照當下發生的事件,但前提是必須找對的歷史來參照。2012年並不是一個合適的參照事件,因為當年是完全徹底的換屆,在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已經兩屆任滿,不能連任,2012年7月1日會由一套全新的班子換屆接任。但在明年的選舉卻不是必定要新班子換屆接任,而是現任行政長官可以競選連任,所以真的要去挑歷史上的對照,最合適的不是2012年,而是2002年和2007年那兩屆的連任選舉。翻查資料,董建華先生是在2001年12月13日宣布競選連任;曾蔭權先生就更遲,是在2007年2月1日才正式宣布競選連任。今天才是2016年11月23日,比董先生挑那個日子還早了20天,比曾先生選那個日子是早了兩個多月,那又有什麼好急呢?所以,作為支持梁先生連任繼續未完成的工作的「梁粉」們,根本就可以好整以暇、泰然自若。真的要急,也是急死那些「反梁反到入DNA」的分子吧!當然,有人仍然會反問:既然特首4年工作都獲中央「充分肯定」,那為何中央不肯早一點表態支持連任,省得你爭我奪?這種說法,其實也是一廂情願。中央早一點表態支持梁振英連任,就可以天下太平嗎?我就舉一個歷史故事做例子吧。康熙皇帝在康熙十四年(1675年)就冊封了二阿哥為太子。這種表態清楚了吧,但爭大位爭了多少年?一直爭到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即是一共47年。如果康熙多長10年命,那恐怕還要再多爭10年。這就是「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不明唐詩的,就說白點,就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呀!早表態「挺梁」又有什麼用,還不是一樣爭到明年3月26日?「徹底換屆」和「競選連任」就根本是兩種不同形式的選舉,也是完全不同的政治本質。根據香港過去的歷史經驗,不止是宣布參選時間早晚不一樣,甚至連參選的人數也不一樣。就以建制派而言,參選人數也就有所不同。在第一屆競選中,建制派有多達4人報名入圍參選,包括董建華先生、吳光正先生、楊鐵樑先生和李福善先生。但到了2002年,就只有董先生一人參選,因為泛民提不出人選,那就變成自動當選。到了2007年,曾蔭權先生競逐連任,建制派也只有曾先生一人,泛民推了梁家傑,那就一對一競選。到了2012年曾先生任滿告退,建制又有兩人成功報名,梁、唐都入了閘,加上泛民的何俊仁,成了3人競逐之勢。落任連任因素左右選舉這種落任和連任的因素,就算在外國的行政首長選舉也是有明顯的分別,就以剛完成的美國總統選舉為例,無論是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初選也是熱鬧非常。不去計共和黨,民主黨的初選由頭鬥到尾,桑德斯到了民主黨黨代表大會開始之前還是不肯放手罷休。但在2012年奧巴馬連任時,大家又有否記得有明確的民主黨挑戰者去挑戰奧巴馬?個人一點印象都沒有,民主黨的提名變成「走過場」。2008年小布殊落任,麥凱恩又是力戰擊敗其他幾個挑戰者成為共和黨提名人,但在2004年,小布殊連任時又沒有受到黨內的真正挑戰。看清楚選舉的本質,也看清楚政治相關的倫理,那就可以省減了許多無謂的猜想和夢想!(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23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詳情

習總的嘴角 梁特的主席

梁特十一月十六日啟程前往秘魯出席亞太經合會議前,在機場被傳媒問到「會否獲取連任的指示」時,登時笑不攏嘴地說,「我們在現場集中做亞太經合組織會議的事。」話雖如此,但仍無法掩藏其心底裏頭的那分期望,和那分自信。不過,梁特十一月二十日(秘魯時間)見過習總書記後,被傳媒再次問到「有沒有談到連任的問題」時,卻擠出尷尬的皮笑說「沒有」。是否真的沒有,外界無法確認。但習總的身體語言可圈可點,而大陸官媒的新聞稿,和梁特跟傳媒「匯報」時的用字遣詞,則有點耐人尋味。不論是大陸官媒還是政府新聞處發放的圖片,均顯示習總的嘴角是平坦的,沒有一絲笑意。這個表情與神態,與習總一貫的表演明顯不同,也與之前一天,會見美國總統奧巴馬、俄羅斯總統普京、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甚至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時,一臉笑容,和顏悅色,實有天壤之別。翻看去年馬尼拉,前年的北京,和二○一三年印尼峇里,在亞太經合會議期間,習總接見梁特後,大陸官媒與政府新聞處發放的相片,均不難發現習總的兩個嘴角是明顯上翹的。至於大陸官媒發出的新聞稿,今年這份〈習近平會見梁振英〉的稿件,只有二百字,是自二○一三年,習與梁在亞太經合會議期間會面後所發的稿件中,字數最少的一次。去年習近平在馬尼拉會見梁特的新聞稿,共有二百七十五字。二○一四年的稿件共四百四十五字,是字數最多的一次。二○一三年習總首次出席亞太經合會議,在印尼峇里會見梁特後所發的新聞稿,也有三百六十五字。字數的多與少,也許關係不大,畢竟內容更重要。翻看二○一三年的新聞稿,明確表示「習近平對梁振英及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給予充分肯定。」這也是唯一一次以「習近平」為主語,對梁特的「充分肯定」。二○一四年已變成「中央政府充分肯定、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去年那份稿,仍表示「中央政府充分肯定、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至於新華社今天(十一月二十一日)發的稿,則只有「中央政府充分肯定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全力支持」四個字消失了。按照大陸(共產黨)的思維,沒有說明「有」的東西,便等於「沒有」了。不過,回頭再看梁特見罷習總後向傳媒匯報的說話,也殊堪玩味。二○一三年那次,獲得習總親自「肯定」後,梁特會見傳媒時,共有十七次提及習近平,其中十四次說「習主席」,三次說「他」。可以看出,梁特當時對習總的確是敬而重之的。二○一四年雖然變成了由「中央政府」來肯定其工作,但梁特也有十二次提及習總,其中十一次說「習主席」或「習近平主席」,一次用「他」。不知道是否去年習梁的談話中,沒有了什麼「疾風勁草」之類的助詞,梁特會見傳媒時,只有八次提到「習主席」或「習近平主席」。今年,也不知道是因為「全力支持」四個字消失了,還是真的沒有提及連任,梁特會見傳媒時,雖然共有二十二次提到習總,但完全沒有一如既往般,堅定不移地以「習主席」稱之,而是只說「主席」(十七次)和「他」(佢)(五次)。「佢」字是第三人稱代詞,意思是「他、她、它」,但卻屬方言口語。而根據百度百科,「巨」意為「包羅萬象」,轉義為「任何人」。「人」與「巨」聯合起來,表示「(除你我之外的)任何人」。這個「任何人」,當然可以也通常是你我也認識的,但卻有點姑隱其名,甚或「路人甲乙丙」的味道。到底這次新華社的稿是否另有玄機,而梁特口中竟然沒有了「習主席」,反而用了五次「佢」字。是否意有所指,有點耐人尋味。但這卻令人想起一句民間俗諺:破罐子破摔。作者按:破罐子破摔,指已經弄壞了的事便乾脆不顧,任其朝壞的方向發展。破罐子,比喻壞了貞操的女人或名聲不好的人。 梁振英 習近平 特首跑馬仔

詳情

梁特的「23條皮影戲」

高等法院裁定,梁頌恆、游蕙禎宣誓做法不符《基本法》第104條和違反《宣誓及聲明條例》,兩人在宣誓當日起已喪失議員資格。法官的裁決,同時反映了人大釋法沒有必要;但在背後製造「打壓港獨」這戲碼的梁特,有說已在高院宣判前發放要就基本法第23條(「23條」)立法的信息,勢要把香港置於無法自拔的政治泥沼當中,為了增加連任籌碼,最激進的手段,莫過於向中央保證於餘下任期進行23條立法,完成其春秋大業。大家也許感到不解,如何在短短7個月提交並通過法案?這是一齣幕前與幕後落差甚大的皮影戲,台前鐵騎錚錚,兩陣將令短兵相接,但幕後其實只有一人在扯影偶,自編自導自演。從理性分析,梁特是沒有可能在此屆政府完成立法,但如果沒有人戳破這齣皮畫戲陰謀,建制派及「本土二五」愚蠢地推波助瀾,讓他繼續搞風搞雨,拖至3月26日特首選舉日,他便可借23條之勢連任。在「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的當前現實中,懦弱的立法會主席,加上容易「誤信假聖旨」的建制左派,以及「鬼打鬼」的泛民,都會成為梁特連任的「幫兇」。針對23條立法,「老愛國」梁愛詩已指出,特區政府可透過修改現有法例,以「斬件」方式達至23條立法效果,這個相對溫和的方案,梁特並不認同,強調23條立法具有現實意義;說穿了,「現實意義」就是他連任特首。為了個人政治需要,為了展示強硬管治手法討好中央,有人不惜興波作浪,製造社會衝突,讓香港付上一切代價,這與中央領導方針背道而馳。六中全會提出,黨內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諛奉承,強調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吹捧。對這大原則,難道「地下黨員」是不用遵從嗎?特首選委選舉如箭在弦,約400人會自動當選,只要與上屆提名梁振英的名單做比較,便會發現不同界別都有「核心梁粉」消失了,但政圈中人提醒,西環今次仍努力為梁特插針,有些「梁粉」轉了組別,有些「暗粉」則扮中立入局。12月11日選况之劇烈可以預見,此前中央都難以釋放明確信息,若有人去馬挑戰689,必是背水一戰的勇者。「不能討論」的管治 無助文明社會推進港獨議題,在未來半年都會不斷被挑動。梁特近日再提到,在學校內不能討論或發表港獨言論。還記得2013年,中央要求特首「愛國愛港」,但什麼是「愛」,從來沒有清晰定義,結果引起一場熱烈的社會討論。至於「港獨」,到底如何敍述就會被視為「分裂國家」?如果要進行23條立法,這不是都要經過社會「討論」嗎?這種「不能討論」的家長式管治,實在無助文明社會推進,甚至有倒行至極權社會的味道。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7日) 梁振英 特首選舉 特首跑馬仔 23條立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