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撕裂的攔路虎

9名曾經參與2014年雨傘運動的人士被起訴,今早上庭。在特首梁振英卸任前,起訴料會陸續有來,我不會稱之為政治檢控,因為沒有忘記雨傘運動的初衷,以公民抗命方式爭取真普選,有心理準備承擔法律後果。 不過,今次起訴的鋪排明顯有政治考量。9人收到警方來電預約到警署落案起訴,是在3月27日,正是佔中行動信念書發表4周年,亦是特首選舉翌日,新當選的林鄭月娥一再矢言首要任務是團結社會、修補撕裂,香港人聽其言觀其行之際,梁振英卻送她一個炸彈。警方落案起訴9人的同一個晚上,起訴在雨傘運動期間濫權揮棍毆打無辜市民的時任警司朱經緯,對冲輿論的意圖躍然紙上。 梁振英強調「律政司的檢控工作是獨立決定」,「這個檢控無論時間性或對象都沒有政治考慮因素」。他將公眾視線引去律政司而非警方,有欠公允,因為律政司去年底已經向警方提供有關雨傘運動287名被捕人士的詳細書面法律意見,去年12月和今年1月亦已向警方提供朱經緯案的法律意見。何時落案起訴涉案人士,全權在警方手裏。 9人面臨的控罪並非成文法例如《公安條例》、《刑事罪行條例》,而是普通法之下的「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這個

詳情

不求團結

無論誰人得勝,不管票數高低,都得面對所謂「團結」的管治挑戰,且看各方如何努力,替香港的「撕裂」療傷治痛。 但,問題來了:到底什麼才叫做「團結」呢?「團結」能以什麼形態呈現呢?「團結」確實是人人想要的好東西?「團結」真的是可欲也可行? 這就「孩子沒娘,說來話長」了。 不如先看團結的對立面:分裂。分與裂,分開與撕裂,是徹底的隔離,並且懷疑、抗拒、憎恨、厭棄……沒有共同的重疊與交換,沒有基本的信任與協調,沒有尊重,沒有包容,沒有共議商討的合理空間,當然更無攜手合作的意願與行動。過去數年,香港很明顯朝這方向高速發展,不只是政團與政客,更是民間與百姓,皆朝兩極方向地激烈分裂地疾走,令人不安,使人心痛,讓人覺得香港愈來愈不是一個宜居的家園。但也正因視她為家園,才會心痛吧。Love to hate, hate to love,愛恨情仇於人於地都永遠不易說清。 如何煞停分裂?煞停分裂,是否等於走向團結?那倒不一定。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這是一位姓毛的人說過的話。分裂與團結,同樣有緣有故。眼下的分與裂,源於多組核心價值的變異與殊途,身分認同的、自由觀念的、法治操作的、民主理想的

詳情

寫在選舉後——給胡官的信

胡國興先生: 這兩天,心裏鬱悶得很。 鬱悶不是因為「含淚」投票——雖然無奈,但當時我們確信自己的決定對香港民主進程最為有利。所以,即使只是選擇「lesser evil」,只要以民主為目的的選擇,對我來講就不算「含淚」了。 由始至終胡官政綱都是首選 鬱悶不是擔心認受了「薯片」(曾俊華),民主政團就會失去反抗建制的話語權——我關心的不是民主政團,而是民主。政團嘛,一雞死一雞鳴。而且,「投了票給他,以後就不能再罵他」的說法本來就不合邏輯。半數美國人投了票給特朗普,難道他們以後全部都沒資格監察和批評總統的施政嗎?既投了票,無論投票取向如何,我們都更有權利和義務去監察下任特首。 鬱悶不是因為「777」當選了——已成定局就要準備開始作戰,才沒有那個餘暇呢。 鬱悶,只是我們最後沒能投票給你,實在對不起胡官你。 由始至終,胡官你的政綱其實都是我們的首選。無論關於逐步擴大提委會的選民基礎,還是22條立法等等,都是我們推崇備至的可行方向。這些倡議的意義在於,它們不止是空泛的口號式政綱,而是切切實實的可行路線。提供了既符合《基本法》要求,又能回應港人訴求,更很大機會為中央接受的政改方向。這些方向,為大家帶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