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處境堪虞

組班喪失自主性,可能只是林鄭面對的艱難之一,前幾天張德江的講話中,可以看到林鄭的處境堪虞,香港未來更是陰霾密佈。 對張德江講話的最簡單總結,就是一個「權」字。朕給你權,你才可以要,朕沒有給你的,千萬別妄想!其中最厲害的,就是「中央對特首發出指令權」,究竟內容是什麼?範圍有多大?幾乎全宇宙都可以涵蓋,完全沒有約制。 講話又特別強調,對「自決」、「港獨」不能視若無睹,香港特區政府要履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遏制危害國家統一的行為。這番言論,擺明是衝着林鄭而來。 林鄭無論競選時還是當選後,都三番四次強調為避免激烈爭議,不會急於為二十三條立法,但張德江左一句「國家安全」,右一句「國家統一」,顯然對林鄭施以極大壓力,未正式上任,就不得不推翻競選承諾。 林鄭候任辦這樣回應:過去經驗顯示,此議題極易引起社會爭議及動盪,因此要權衡輕重,謹慎行事,創造有利的立法環境,但在世界形勢複雜多變下,為國家安全進行本地立法顯得更為重要。 「世界形勢複雜多變」指的是什麼呢?應該是指恐怖主義吧!香港不是恐怖主義的溫牀,受恐襲的機會極低,即使二十三條沒有立法,也有嚴厲的法律可以對抗恐怖主義。這裏的「形勢複雜多變」

詳情

不談政改 香港難得到善治發展

林鄭月娥已經肯定是未來5年香港的領導人,但在整個特首寶座競逐的過程中,她只是得到了「西環」及在「西環」動員下的建制派一面倒的支持,卻完全爭取不到香港社會另一個不能忽略的泛民主派陣營的接受。而且,因為這一次特首選舉是如此赤裸裸地「欽點」得令人反感,加上林鄭月娥在過去兩年多來的表現,一手把自己原有的高民望差不多都葬送掉。這樣的開局似乎已經預示了林鄭月娥口中的「管治新風格」能夠成功落實的機會並不樂觀。就算真的能引入一些較新穎的處事手法,但就足以抵消制度及結構上的缺陷所造成的問題嗎? 還有兩個月便會上任,要評估林鄭月娥這一屆新政府的前途,大抵可以從3個方面來分析:第一,要看林鄭月娥能否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任與支持;第二,要看她是否能夠有效落實她近期不斷反覆提及的所謂「管治新風格」,從而更有效解決多年來累積下來的各種政策問題;第三,也是要看她如何處理十分棘手的政改問題。 其實這3方面可說是互為因果。首先,林鄭月娥未能以最高民望候選人身分成為特首,除開了先例外,已經令她的新政府從開局及組班蒙上了陰影。 而林鄭月娥的低民望,其中一個原因是她曾經是領導上一輪政改的3人組之首,最終卻未能令香港的政制改革往

詳情

特首選舉中「媒介化參與」的發展和弔詭

對從事或研究政治傳播的人來說,剛過去的特首選舉可算弔詭。選舉傳播過程有非常壞的一面,主要是大批主流媒體延續了5年前特首選舉中的歸邊現象,並同時配合各路人馬的放風行為,構造出一個具中國特色的「跑馬仔遊戲」。但選舉傳播也有進步的地方,一言以蔽之,香港可說是首次出現了一場由社交媒體帶動的參與式選戰。 所謂參與式選戰,是指普羅大眾在選戰過程中不止是競選宣傳的受眾,而是直接地參與到選戰過程之中。當然,就算是傳統的選舉,選民都可以透過參與候選人的集會或成為選舉工程中的義工而參與到選戰之中。但在傳統的選舉中,展現這些參與行為的選民始終是非常少數。到了數碼媒體和社交媒體的世代,選民則可以有更多機會和方式,對選舉過程有「媒介化」的參與(mediated participation)。 一場由社交媒體帶動的參與式選戰 談是次特首選舉中的「媒介化參與」,自然要從曾俊華的選戰談起。撇除大家如何看「曾俊華現象」的政治含意,沒有人能否認其選戰的出色。重要的是,他的選戰出色的地方,不止在於他的文宣比別人做得好、短片比別人拍得感人,或口號比別人的「貼地」;突出的地方,在於他的選戰真正由網絡和社交媒體帶動,而且讓市民成

詳情

特首選舉後記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曲終人散,當選的當然要組織管治班子,為未來五年管治繪畫藍圖,但落選的又怎樣?他們的支持者又怎樣? 曾鈺成曾經提出一個頗為有趣的問題。他說在其他國家,哪怕競選時各方努力競逐寶座的黨派鬥個你死我活,但選舉一旦完結,各黨派便會團結一致,為未來數年管治而努力,為何香港不能?老實說,這問題的事實基礎在今天來看已不是那麼完全準確了。君不見脫歐後,很多人繼續不認同公投結果;美國更有不少人在各地繼續堅決反對特朗普管治。但更重要的是,在香港一向處於反對地位的民主派並不認同小圈子選舉這不符合公義之選舉模式,更有偏激的年輕人根本也不認同「一國兩制」或香港的憲制秩序。在這情況下,希望他們在選舉後「團結一致」,共同為特區管治而努力,實在有點天真。 除了政黨和政治人物外,參與選舉的助選團或義工又如何?選舉是激發情緒的一個難忘過程,為某人助選當然希望他勝出,但結果名落孫山,失望之餘也有抱怨於制度上的不公,甚至政治環境上之不公。要他們忘卻這一切,接受新當選者之管治也不是這麼容易。 有人說在特區參與政治是一場各方也贏不了的困獸鬥。我們要跳出憲制上、制度上和政治上的枷鎖,談何容易?正因如此,在特首選舉後

詳情

關於一位通識科教師成為特首選舉委員,我想跟學生說的是……

教師不應參與政治? 在香港,一位教師每天的工作都是對社會現狀的體驗——教育制度不公、階級差距、年輕人對現實的迷惘……這已是政治。以往,老師可以選擇對政治沉默,沒有任何一科必須有系統地教授「當代議題」。那麼,今天的學校教育如何協助年輕人建構屬於他們一代的世界觀?過去的制度基本上不會處理這個問題。這可能是由於在過去的「美好日子」裏,人們根本毋須了解政治——只要有穩定的(物質)生活,已是幸福了。今天,教師親身參與,是以自身實踐去啟發學生思考政治的意義。教育早已不再是學校主導,學生透過網絡接觸到的資訊錯綜複雜,而教師的角色,不再只是陪伴學生成長,若教師自身仍停留在過去,對學生在未來立身處世,又有何幫助呢? 參與不公義的選舉有什麼意義? 我的學生問: 「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你豈不是同流合污?」成為選委意味著手中一票看似可「影響」結果,但事實上並不能,因為參選人根本不是在公平的制度下展開競爭。有候選人曾說:「如果這次選舉是『一人一票』就好了。」鄂蘭曾寫道: 「由於偏見指涉了無可否認的事實,忠實反映目前處境的政治剖面,因此我們無法用論證將偏見消音。」(漢娜‧鄂蘭:《政治的承諾》)小圈子選舉依然

詳情

長時間會面體現實質性任命

林鄭月娥去見了港澳辦主任、人大委員長、總理和國家主席,才獲得一張任命狀。香港還有人說自治毋須實質性任命,這些人大概沒有注意到,林鄭月娥不但去見了各級官員,而且會見的時間還特別長,這個長時間會面也可以被理解為實質性任命的一部分。 手頭上沒有準確的紀錄去比對,但印象中候任特首在北京跟港澳辦官員會面,時間還真的沒有那麼長,王光亞主任跟林鄭月娥談了兩個小時,張德江跟林鄭月娥會面時間為3個小時,當中還包括吃飯,所以不算特別長。 港澳辦是林鄭月娥到北京的第一站,但兩個小時會面肯定就不是禮節性拜訪了。由於是閉門會議,外界無從知道會面內容,但合理的推測是,雙方都有問題希望互相溝通;如果某一方認為完全沒有問題,或者不願意溝通,肯定不會在會議室內熬兩個小時。究竟是港澳辦對林鄭月娥的問題多一些,還是林鄭月娥希望了解中央想法多一些,只有留待歷史回答。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雙方都有很多問題,而由於港澳辦是第一站,更需要為接下來的領導人會面做基礎了解。 張德江、李克強和習近平都會對林鄭月娥說一些話(截稿前還不知道),但都是提綱挈領的;要做到言簡意賅的效果,就要事前了解香港目前迫切需要特首去做的是什麼,這方面相信領

詳情

【鍾言亦議候任特首系列】逆民而行得不償失

筆者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提到候任特首林鄭月娥「起步艱難」,第二篇文章建議林鄭月娥在組織問責班子時,以民意為依歸迎難而上。第三篇文章,筆者希望證明中央政府同樣重視香港的民情民意。 香港的傳統左派以愛國為先,科學為次,已盡顯在其對本地自由學者和科學民調的猜忌。筆者主持的民意研究工作,長期受到極左陣營不科學和莫須有的攻擊,已經司空見慣。因此,中央政府是否重視科學的民意調查,筆者只能反覆推敲。 首先,眾所周知,梁振英能夠擊敗唐英年當選特首,明顯是靠民調上位。不過,成也民情,敗也民意,筆者估計梁振英不能連任,理由亦因民望低迷,與董建華一樣。究竟是因為聰明過度,還是力有不逮?筆者相信各有各原因。 撇開董建華和梁振英,筆者希望指出曾蔭權和林鄭月娥能夠「當選」特首,是因為「曾經擁有高民望」。記錄顯示,曾蔭權於2001 至2005年出任政務司司長期間,大部份時間都民望高企,支持率大概維持於六成以上,支持度評分則在55分以上。 至於林鄭月娥,她在2012年出任政務司司長後,初期的民望一直高企,支持率一直維持於五成至六成半之間,而支持度評分就長期維持在55分以上,直至政改爭論開始後,支持率才反覆下跌至四成半

詳情

習近平為何超高度評價林鄭?

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昨天在中南海分別接見和任命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其中習近平所發表的「重要講話」透露了不少對港的重要信息,這亦是「習核心」自特首選舉以來首次的明確表態,對候任特首評價之高頗為罕見。 習近平對林鄭月娥的講話主要分為兩部分,第一是對林鄭的個人評價,第二是對回歸20年來的總結及對林鄭未來工作的要求。 先談第一部分:對林鄭的評價。 習近平對林鄭的個人評價,內容之具體、評價之高,為近年中央領導人接見候任特首所少見,亦可能是讚譽最多的一次,有關內容如下: 「你在政府工作36年,特別是香港回歸後在特別行政區政府擔任多個重要職務,愛國愛港立場堅定,勤勉務實,敢於擔當,行政經驗豐富,具有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在香港社會認可度一直很高,對國家和香港有心、有力、有承擔,符合中央對行政長官的一貫標準。你成功當選實至名歸。」 習近平用人,向來重視「政治過硬」、工作作風、能力及工作歷練,他在這幾方面均給予林鄭月娥高度評價: 「政治過硬」方面:愛國愛港立場堅定,對國家和香港有心、有力、有承擔,符合中央對行政長官的一貫標準; 工作作風、能力:勤勉務實,敢於擔當,行政經驗豐富,具有駕馭複雜局面的能

詳情

折損了幾代人

編輯邀稿談特首選舉,我一直推卻。直至上周,睇怕編輯應已放棄之時,忽然又收到私訊邀稿。盛情難卻,真的感謝編輯的錯愛,唯有借此地方,略談感受。有些是個人感受,有些是時局看法,若有得罪之處,萬望見諒。 去年12月,我跑去參選高教界選委。唔係人人都知,在選委的界別分組選舉之中,高等教育界是唯一界別有3個不同陣營的非建制團隊角逐。我們這一隊叫Politics 1001,所謂「白票隊」。我們亦是「唯二」(另一隊是在社福界)的團隊說得清楚明白,我們會投白票。而在提名方面,我們主張民間公民提名。 公開講如政治自殺 白票派慘敗 坦白說,團隊一早就打定輸數。因為我們不是主流,我們沒有跟高教界的泛民隊伍「團結」地去參選。只是,有部分團隊朋友想不到會輸到如此慘烈。輸了之後,作為團隊發起人之一,我覺得需要「長考」──長期思考及反省敗選的原因。我在面書上如是說:「先向各位支持我們的高教界選民,深深地鞠一個躬,說一句對不起,辜負大家所託。是我做得不夠,讓你們失望了。你們願意支持我們,這一步不容易,我現在需要的是自省和長考……我好感激團隊內每一個人的無私參與。我好珍惜大家一起為選戰打拼時的幹勁。實不相瞞,我最珍惜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