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現象」與新型民粹政治的崛起

對於「曾俊華現象」,筆者認為對曾俊華的個人魅力和其團隊的公關及社交媒體策略的探討已相當充分;然而對於曾俊華的支持者和民意基礎的構成,坊間似乎除了能夠指出由「淺藍」到「淺黃」(甚至「深黃」)光譜組成,傾向中間和略為保守之外,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事實上,曾俊華的支持者屬中間卻又不是建制與泛民之間的中間路線,是保守卻又不是親北京親建制的保守主義,以中產為主卻又有跨階層基礎,基本上已超越了所有香港現有政治框架的解釋範圍。就在筆者如墮雲霧的時候,恰好讀了一本名為The Road to Somewhere: The Populist Revolt and the Future of Politics(這裏的「Somewhere」意指非精英、無法於海外定居或工作的普羅大眾)的書,不但能對「曾俊華現象」背後的民眾政治,得出一個較為具體有力的解釋,而且還發現這種民眾政治與以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為象徵的新一輪西方民粹政治,存在着不少共通之處。 沒有被代表的大多數 說起民粹主義(populism),一直以來都是說的人多,但從來也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一般而言,民粹主義者除了傾向反精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相信社

詳情

小學雞媽媽:奇怪的星期天

這是一個奇怪的星期天,家中電視從中午一直開到傍晚,歡呼聲和噓聲此起彼落,1194人正代表700萬香港人選出新一屆特首。這千餘人中有三數百位,是好不容易掙進去想帶來希望的人,當中有菜鳥媽媽本來就敬重的朋友;只是其餘大多數人都對「自由意志」四個字敏感,又或者根本忘記自己原來忘記了。 臉書上很多人進行各種奇怪的直播,有人直播自己做早餐,有人直播坐巴士,有人直播家中安靜的毛公仔,有人直播好慢好慢的烏龜……這些生活日常都冠上同一段文字﹕「1194人在投票選特首時,其餘99.97%的香港選民被排除在外。他們在做什麼?這是選舉日早上,更真實的香港。」 有機會見到真普選嗎? 媽媽的日常包括洗碟子,沒票的她遂躲進廚房,但耳朵依然鑽進1194人的電視直播。 小學雞兒子也鑽進廚房,問﹕「媽媽,我以後有機會見到真普選嗎?」 媽媽倏地站直身子,抖擻精神回答﹕「當然有!保持希望!」 兒子追問﹕「那麼中國呢?」 媽媽猶豫了﹕「我不知道呢……」 他又問﹕「中國沒有,香港會有嗎?」 這個問題問到痛處。媽媽投降了,唯有坦白﹕「你的問題好難答。媽媽只可以告訴你,不保持希望,便什麼都沒有了。」 活得像曱甴 練成頑強意志 被打

詳情

偏執太多 體諒太少

林鄭月娥777票、曾俊華365票。選後,有人說泛民策略投票全輸、天真。究竟什麼才叫輸?連輸贏的定義也沒講清楚,實在無助於檢討路線。回想未開票之先,社會主流對於創造奇蹟,也就是曾俊華當選的期盼,已經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壓力,當有選委不覺得值得一博,民意已排山倒海要求你一博。我認為即使寫「馬後炮」評論,與其純粹點評誰輸、誰天真,較負責任的態度應該先想想:民主派在有限的環境,可以怎樣面對曾俊華的高民望局面?我們都知道無論做什麼,終歸改變不了「欽點」林鄭事實,這次民主派的行動,離做得最好差多少? 沒有民意如淘空靈魂 若真要說民主派在特首選舉輸什麼,分別是不再如以往有多數民意背書。民主運動自1989年起已27年,民主派一直沒有什麼可恃,只有大多數市民支持普選。但這次公眾普遍瀰漫厭戰情緒,表面上選委會選舉取得好成績,但當曾俊華以相較林鄭月娥具親和力、「沒那麼西環」的姿態參選,便與厭戰的民意一拍即合。 民意的主導權落入曾俊華,民主派的行動便變得光怪陸離。策略派追求民意認同,只能跟?曾俊華團隊的「休養生息」、「重回昔日香港」想法走,結果失去話語權。 「lesser evil」所以為「evil」,是因為沒

詳情

兩種香港人

林鄭上台,真正有得揀的一人一票看來愈見渺茫,香港民主之路離黎明尚遠。 坊間一直有一種說法:民主民主,可以當飯吃乎?香港有沒有普選,有何關係?除了這些還停留在人類口腔期的香港人,覺得只要吃得飽,有沒有民主不是問題,還有什麼人可以置身事外? 第一種當然是隨時可以走的人。他們早已買定保險,家中抽屜至少擁有一本外國護照,無論香港變成點,他們自會審時度勢,只要勢色不對,隨時一走了之。這些人當中,可能有不少其實是深愛香港的,只是目睹城市沉淪,又無力正乾坤,不得不走。 這種人當中也有不少是屬於愛國陣營的,只是愛國情操,敵不過一家人的前途,有得揀,還是會遠走高飛,寧願留在異鄉,繼續發揮愛國精神。 當中更多是政府高官,他們是最有條件走的一群,口說一套,腳走一方,利用權位賺夠了,還是會走的。不然,怎麼會將家人移居北京,卻依然死守着那本英倫「旅行護照」? 不就是以防萬一? 第二種人,即使沒有外國護照,有的卻是既得利益,同樣哪裏有着數往哪裏靠。英治時不給民主,他們效忠倫敦,回歸後民主止步,他們轉軚效忠北京。只要特權與利益不損,香港變成點,與他們何干?沒有普選,他們才特權得保。 只是,大多數香港人,沒有外國護照

詳情

民間也要休養生息

林鄭月娥當選,風平浪靜。 選前曾有人擔心,或者是樂觀預期,如果高民望的曾俊華敗陣,會否引起民眾示威抗議,造成管治危機。 結果當然是,太陽照常升起。香港社會經過了「集氣」,似乎驟然進入了另一階段——泄氣。 選舉期間民眾像溺水的人四處找尋稻草,我們寄望某報章的頭版評論文章是泄漏「中央分裂」的天機,寄望高民望可以重複2012年梁振英「黑馬食糖」的奇蹟,又或者寄望北京會考慮超低民望會造成社會動盪……而所有這些願望都徹底落空。 香港民眾經歷了2014年雨傘運動後,第二次民氣潰散。曾俊華的選舉工程,其實也算是一場不舉雨傘不佔街道的民眾示威活動,結果卻和雨傘運動一般,未能在政治上作出實際改變。更相似的是,兩項運動都造成了社會撕裂。 如果雨傘運動是「藍」、「黃」的撕裂,是所謂「覺醒vs.港豬」,那好歹還是政治立場理念完全不同的兩個光譜。但今次曾俊華選舉工程,卻是把原本的民主陣營,內部撕裂。 挺曾的和反曾的以「務實派」和「原則派」自居,互不相讓,各自攻伐,而且這種怨恨並沒有隨着選舉結束而停止。 選舉後兩派仍然互相冷嘲熱諷,某些本來在立法會選舉取得好成績的本土派議員,也因為在選舉中堅持不投曾俊華而寧願投白

詳情

曾俊華現象:溫和政治的完美示範

特首選舉結束,林鄭月娥低民望卻高票當選已是既成事實。未來5年特區政治出路何在,自然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不少人認為經過今次選舉之後,中港矛盾反而會進一步加深,因為雙方對人大8.31決定的原有立場只會變得更堅定,更難作出妥協讓步。對中央而言,泛民取得300多張選委票是一個嚴重警號,假如不堅持特首選舉參選人必須有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支持方可出閘的要求,隨時會失去控制權,風險太大。相反,泛民看見連曾俊華這種建制派核心人物參選也受到諸多刁難,在8.31框架下任何北京看不順眼的人根本全無出閘機會,所以也沒有任何理由去接受這種安排。由此推論,政改重啟勢必遙遙無期,特區善治更難出現,政治張力也只會有增無減。在這種情?下,不少人認為溫和政治全無空間,中港對立的死局根本難以扭轉。不過,我卻認為在兩個多月的選戰中,曾俊華其實是做了一個如何作為溫和派的完美示範,為香港說出了希望仍在。 溫和派首要立足點是站穩港人一方 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贏盡港人歡心,不少人甚至願意對他那種在中港矛盾上的模稜兩可「騎牆」態度也照單全收。他對23條立法侃侃而談,空言先易後難迴避問題,對8.31框架也從沒堅拒,只是信口開河說要爭取共識、創造

詳情

剖析「陣前換馬」和「棄曾取林」的前因與後果

去年12月初,梁營本來正如箭在弦,為梁振英角逐連任而秣馬厲兵;但不料,梁振英卻突然宣布因為家庭理由放棄角逐連任。這個宣布,震動整個政壇,大家都滿腹疑問,沒有人相信梁真的是因為家庭理由。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中央改變了對港政策,還是有其他考慮?卻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換人換路線」的期望落空 當時不少泛民都抱有wishful thinking,認為這是中央放棄鬥爭思維、重拾溫和路線、尋求和解所致。這種想法不無事實根據,因為大家看到,去年2月雖然發生旺角騷亂,但3月兩會期間,北京卻吹出「和風」,之後更有連串大動作向泛民示好:先是5月,作為國家領導人的張德江來港歷史性會見泛民立法會議員;接?6月,王光亞接受雜誌專訪時肯定大多數泛民都是愛國且屬建制人士;到了年底,泛民在遭封殺20多年後,更重新獲發出回鄉證;最後,甚至連梁振英也不能連任。 再加上,一直撲朔迷離的《成報》,力排眾議,成功預言梁振英不能連任,於是,大家對該報所提出的「兩個中央」和「兩條路線」論,再不敢輕視,並開始幻想作為鴿派的曾俊華,真的有機會當選,帶領「後梁振英年代」的香港,撥亂反正,重拾一條溫和路線,與泛民修好,修補過去5年來社

詳情

給候任特首的一份模擬通識試卷

特首選舉結果剛揭盅,在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士的政綱中,第8章題為「與青年同行共創未來」,其中她提到:「社會應培養青年人有積極人生觀和服務社會的理想,對社會有承擔、具國家觀念、香港情懷和國際視野。」在中學教育制度下,唯一能夠全面實踐以上理念的,似乎非通識教育科莫屬。事實上,現行通識科所包含的六大單元,均對學生了解個人、社會、國家以至世界有重要助力。適逢應屆通識科文憑試已舉行,筆者嘗試從當今香港青年人面對的處境出發,向候任特首提出一份模擬通識試卷,且看林太的政綱在多大程度上能回應問題。 模擬試題1:如何紓緩青年人的學業壓力問題,為學生重建一個健康的成長環境? 當下處境:近年學生自殺的問題愈趨嚴重,莘莘學子對將來的發展前景感到灰暗。有人認為教育制度是其中一大關鍵因素。自高中學制改革以來,至今已是第6屆文憑試,但「求學只為求分數」的意識似乎依舊,學生的學術表現仍然是以家長、學校以至社會看重的評價指標為依歸,這種教育思維甚至向幼兒及小學教育階段蔓延和強化。競爭心態凌駕學習本義,令師生疲於奔命,在焦慮和壓力中度日。學童在如此社會氛圍下,被成年人塑造成滿足他人期望的孩子。未能透過公開試考上大學的大部分

詳情

新特首能否帶給年輕人希望?

「叫我唔好移民嘅做唔到特首,咁我係唔係可以移民?」、「要研究下我本BNO點續」、「777真係天注定」、「喊出嚟」——在林鄭月娥當選的那一刻,我在自己學生的facebook和instagram看到。他們小的15歲,大的也不過20,對於新任特首,卻沒有好感,對香港的未來也沒有希望。 整個選舉過程裏,林鄭月娥希望以年輕形象登場,其早期的競選分享會穿T恤、扮Steve Jobs,由年輕人陪同進場,甚至其助選團有不少大學學生會前成員。不過裝作年輕形象是一回事,林鄭是否了解年輕人、年輕人又是否支持林鄭是另一回事。幾個選舉民調中,都反映年輕人一直對林鄭沒有好感;即便不斷重申關心年輕人處境,卻繼續成為年輕人的攻擊和逃避對象。 年輕人需要什麼? 在一次訪問中,林鄭對於年輕人提出了所謂「三業三政」。「三業」是學業、事業、置業。落實的話,不外乎是首置貸款、資助就讀自資大專院校等,脫不出房屋/讀書/上流的看法。 年輕人只是面對升學問題嗎?早前網絡盛讚由小學生擔綱的《我的生涯規劃》短片,嘲諷讀書是浪費人生、大學畢業也沒有出路、社會只懂炒賣投機……年輕人的問題,歸根究柢不止是讀大學和向上流動,而是整個社會有沒有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