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當選後的二三事

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有幾個動作不可忽視。 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為前特首曾蔭權舉行彌撒,不見梁振英,但見林鄭,她並未因為曾蔭權是階下囚而與這位前上司劃清界線,她還是會念舊情的。 林鄭雖無拒絕中聯辦全力拉票捧她上特首之位,但選後卻着意洗脫西環傀儡的觀感。 梁振英當選特首翌日急不及待跑到中聯辦謝票,林鄭則先拜會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的首長,到第三日才去中央政府駐港機構。 中聯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近年愈見猖獗。林鄭強調,向立法會議員拉票、游說,乃特區政府事務,不必中聯辦扮演說客角色。她將約束自己及管治班子,奉行特區政府自己事自己做。 林鄭亦重申,中央政策組在政府人事任命上不再具政治審查角色。她亦有要求現屆政府取消五月的小三評核試。 凡此種種,像在訴說林鄭與梁振英是有點不同,但不足夠令香港人對她改觀。 林鄭首先要明白,她選舉期間的種種個人言行失誤,加上接受西環之恩,逆民意而當上特首,是要付出代價的,包括成為市民宣泄對中央不滿的對象。她及其競選辦主任陳智思怨天尤人之前,應該反躬自省。 陳智思認為,近年發生的事讓中央政府不放心,所以無理由中央會給香港人自治空間。陳智思倒果為因,罵雞蛋不罵高牆。他與林鄭

詳情

今次特首選舉三大範式轉變

只是短短一個星期,一場激烈的特首選戰,眨眼間彷彿已成明日黃花。但我認為這也是時候,總結一下,究竟今屆特首選舉建立了一種怎樣範式的時候。 比起5年前,今屆的特首選舉明顯出現了三大範式轉變: (1)中央由上屆容許兩名建制派落場和入閘,變成今屆只支持單獨一人,其他哪怕也是建制派,都遭到阻撓和封殺,且在提名期之前,已就人選早早拍板和「箍票」,好讓建制派選委早早歸隊,不像上屆般拖延至選前最後一個星期才明確表態及「箍票」。 (2)競選期由上屆接近半年,縮短至今屆只有短短兩個多月。 (3)以往特首選舉,最後結果,好歹都是在民意調查中領先的那人勝出,中央、選委與民意,三者並不相悖;但今屆林鄭月娥,卻成了1997年之後,唯一一名競選期間民望低於對手但卻勝出的特首。 有關民望的第3點,我早在上星期一(3月27日)刊登,本系列第一篇〈林鄭月娥的「民望之痛」〉,已經談過。今天我們且集中談談另外兩點。 以「流選」、「分裂」為由只容一建制派落場 上屆特首選舉,建制派有梁振英和唐英年兩人逐鹿。起初中央較傾向唐這一邊,但仍容許兩人同時落場和入閘。後來形勢峰迴路轉,才在最後階段轉而拍板支持梁,並在最後一個星期,派遣劉延

詳情

2017/4/2 大齋期第五主日:神蹟沒有出現?

(約十一1~45;結三十七1~14) 剛過去的星期日(2017/3/26),不少香港人期望神蹟會出現,曾俊華會當選特首,建制中有約300人轉投他。但神蹟沒有出現,欽點的當選。不少人,包括信徒在內,也問:「上主是否丟棄了我們?」我與不少信徒也這樣祈禱,盼望欽點的不能當選。上主是否沒有聽我們禱告?那位被欽點的在競選時說:「上主的意思叫我參選。」她的當選是上主的旨意? 今主日福音經課是約翰福音十一章1~45節,經文當然不是談論政治的事,但我們可以從當中去看看上主在人中間是怎樣工作。 一,固有的知識或信念會窒礙我們去期待和看見上主的工作: 經文記載了耶穌使馬大馬利亞的兄弟拉撒路從死裏復活過來的過程。拉撒路生病,兩姊妹就立刻打發人去請耶穌來,但耶穌好像不着緊那樣,過了幾天才去,結果拉撒路死了,而且已4天了。不錯,耶穌最後也行了神蹟,令拉撒路復活過來。但這並不是馬大和馬利亞原先所期望的。 兩姊妹打發人去找耶穌,只是對耶穌說:「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十一3)看來,他們沒有期望耶穌要來她們住的地方,原因並不是當時拉撒路尚未死,而可能是她們相信,只要耶穌說一聲,就算他住在較遠的地方,拉撒路都會康復過

詳情

繼續強硬 修補撕裂難若登天

林鄭勝選宣言,開宗明義說要修補社會撕裂,是真心誠意,還是主觀良好願望,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難若登天。 當選翌日,梁振英政府馬上檢控佔中九人,選擇的罪名,是門檻低刑罰重的「公眾妨擾」,同時放出消息被控的遠遠不止此數。離林鄭上台只有短短三個月,審訊肯定跨過新政府上任,不論結果如何,爭議將會不絕。林鄭說,「修補撕裂法治也不能妥協」,說來漂亮,但有苦自己知。 檢控獨立進行,特首不能干預,那麼,TSA這麼爭議的政策,行政長官有權話事吧。林鄭在選舉期間承諾擱置今年五月舉行的小三TSA,當選後在電台節目裏重申會與現屆政府商議。 但節目還未完,梁振英已開腔,對着鏡頭,一臉嚴肅:「即使擱置,也是七月一日後的事!」林鄭知悉梁振英的強硬態度,表現得像個受盡委屈的小媳婦: 「如果現屆政府認為難以執行,必須要尊重現屆政府嘅決定,因為今年七月一日前所有政府政策和執行,都是屬於現屆政府的,我唯有在上任之後,做下學年可以做的工作。」 林鄭說要擱置今年五月的TSA,為了減少爭議修補撕裂也好,是民望工程討好家長也罷,反正來年都會取消,梁振英大可做個順水人情,成全林鄭,一家便宜兩家着,梁振英表現得從善如流,林鄭也可提

詳情

品味之爭

特首選舉,林鄭贏了選票,輸了民心,曾俊華卻相反。 很多人都問過同一問題:曾俊華成了港人的盼望,有幾多是個人因素,幾多是宣傳伎倆創造出來。若曾的團隊幫林鄭包裝,結果又會如何。 曾俊華常說,自己的團隊用錢買不到,我認識曾營裏一些人,明白他們不會為林鄭工作。不過,如果中聯辦花巨資為林鄭造勢,聘用更好的公關公司,能造出更像樣的啦啦隊嗎? 同為AO三十多年,一個是前政務司長,一個是前財政司長,總算平起平坐。不錯,曾俊華懂劍擊、功夫,以前還跳過中國舞,有點幽默感,個人色彩豐富;林鄭則乾巴巴只會做官,其他乏善足陳。但二人的分別有這麼大嗎? 港人反林鄭,很大程度是反欽點、反中央干預,也在抵抗一種惡俗的品味。就說投票當日,多個同鄉會代表雲集會展周邊,遠至鷹君中心對面也有一大隊。我在現場看到人頭湧湧,他們舉着國旗區旗,不斷奏紅歌,也有人現場吹喇叭,奏着《何日君再來》,令人莫名其妙。 不只場外,場內也一樣,一千個公眾席,大部分被同一勢力的人佔據。有線記者揭發,有人用六百元招攬市民來「做嘢」,收錢來的人,自然不是真心支持。 已經沒有愛字頭、珍惜什麼的,疑似是西環動員出來的群眾,總是同一個樣子。林鄭當選後,香港

詳情

曾俊華落選的處理方式

過去的星期日已經確定了,特首選舉的結果,就是林鄭月娥以壓倒性的700餘票當選。 剩下來的票數加起來也不可能令任何人當選。相信這個結果,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不難預期。香港爭取這麼久民主就是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而既然香港沒有爭取到民主,民主能阻止的事情自然也阻止不了。 雖然沒有正式普選過,但民調來說,要說「曾俊華比起林鄭受歡迎」,應該也算是很安全的說法。特別是曾俊華擺出的態度與形象,很多人會因此而失望和感到不快。特別是曾俊華雖然沒有任何承諾,但在選舉期間,多次表達了類似曾蔭權的溫和形象,也贏取了泛民的歡心。至少相比起林鄭,泛民普遍都較希望他當特首。民間也有不少人相信,曾俊華的方向是能調和過去5年香港的動盪不安。 香港是否真的能因為曾俊華當選,而回到梁振英之前的時代?現在已不可能證實。不過對於不少人而言,這個不怎樣可靠的希望也被打碎,這點倒是沒有懸念。 但有些事情,我還是必須指出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現在蓋棺定論,我們也可以接受一些我們不得忽視的事實,就是曾俊華這樣沒懸念地落選,至少導致了幾件事,是我們可以健康地處理,也應該健康地處理的。 第一,在特首選舉時,泛民主派與泛本土派的選委,產生過

詳情

什麼都沒有發生——寫在2017特首選戰之後

今次特首選戰的最大教訓,就是小圈子選舉也能引發這般大的民主希望。這無疑打破了「在香港誰都知道小圈子選舉有多壞」的說法,因事情並非這麼簡單。或許小圈子選舉亦有「2.0進化式」,原來,只要放一個如CY(梁振英)般惹人厭惡的候選人登場,那末支持「lesser evil」就大有市場,就算連曾俊華這般認為需要進行23條立法、不否定8.31框架的人也滿有所謂的「希望」。 人們說曾俊華代表了某種「薯粉」的希望,然而問題在於這個「希望」的葫蘆到底在賣什麼藥呢?有人說,這個「希望」是信任、團結,是休養生息,然而若社會上、政治上及經濟上的真實矛盾依然存在,那抗爭就很難消失,可是,圍繞曾俊華的「希望」,卻很少建立在實質的進步政策上。先旨聲明,我明白曾俊華作為「lesser evil」的策略意義,我感到疑惑的只是,當選舉步近尾聲,「薯片」的意義竟無限膨脹起來,人們將他等同「香港的希望」、「公民的覺醒」,甚或「民主之父」之際,這就遠高於那種處境遊戲式的投票策略的意義。 更令我深刻的是一名「薯片」支持者的真情告白。他認為曾俊華的管治代表了港英殖民晚期的甜美時光,那是香港人滿有自信的1990年代,有份咬緊牙關萬事均

詳情

風度

這一屆特首選舉,很多人談論公關策略,其實,我更想講,風度。 記憶中,近年沒有一個選舉,不論是區議會、立法會,還是特首選舉,過程中完全沒有中傷、醜化、互揭黑材料等等的「negative campaign」。但這一屆,統統欠奉,連論壇「疊聲」也不多見。由始至終,各候選人都是落落大方。 就連不入閘的葉劉,都沒有一貫的「藐嘴相」。當大家都用葡萄去揶揄她,她的退選宣言竟沒半點酸溜溜,反而有種「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拍心口啃了它的傲氣。 胡官以超低票落敗,不抱怨、不失望,對林鄭送上祝福,還像個長輩般好言相勸,以後要多聽意見。記者問他,「民主300+」是不是違背良心?他說,是,大家放棄了良心和原則,去作策略性投票。但當記者再問,他們是否欺騙了你?胡官斬釘截鐵說,不,大家早已明言,提名不等於投票。是其是,非其非,不妄自菲薄,也不諉過於人,不扮受害者,這就是氣度。 曾俊華在高民望下敗選,沒半點不忿,落選感言第一件事,就是恭喜林鄭,並呼籲大家給她一個機會。而坐定粒六當選的林鄭,也未見趾高氣揚。她的當選宣言,甚至是參選以來的所有發言中,最順耳的。 有戰意,復有風度,絕不容易,看CY就知。不論是佔中拉人,抑或

詳情

失竊的權利

大家都是選民,有沒有試過去票站投票,有曲奇餅、有點心招待?還有休息室給你吹水閑聊交換咭片社交一番享受投票的樂趣? 有,那1194位選委,一幫特權階層,可以再享尊貴特權,投那未投已知道結果那世上最無謂的一票時,由投票站到點票站,都有茶水與小吃招呼。 浪費公帑小事,但製造不公平則大件事,政府甚麼時候會一視同仁,以後的區議會立法會選舉,也提供曲奇點心,款待選民?擺設舒適大沙發讓各位街坊議政論事,好好享受投票的歡愉? 也許官員體諒一眾特權人士要等待可能出現的第二輪投票,但會展的投票點票中心,外邊有美食車,走出去不遠就是灣仔,吃飯飲茶隨時可以,幾步路也走不了?如果選舉事務處體察選委們財多身子弱、或挺不起脊樑走路,請明言。我不能容忍政府再多用一分納稅人的錢,繼續供養這幫人的特權,一分錢也嫌多。 林鄭月娥當選翌日見傳媒,先擦鞋,謂「對這一支優秀的公務員隊伍充滿信心」,猶如一大巴掌,把公務員的神話摑得血肉模糊。當時,選舉事務處正嚇得臉青口唇白,放在後備點票中心的電腦,竟閉門失竊,內有全港選民個人資料。 選特首,票我無份投,你卻帶備全港所有選民資料,放在一個無人看管的房間?總選舉事務主任今解釋,是為了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