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

林鄭以777票當選,建制派形容是中了角子機jackpot。但7卻是粗口諧音,一個唔夠,仲要三個咁多,是否寓意今後五年香港的命運?無論如何,777,就像689一樣,苦中作樂,被香港人笑足五年。 北京出盡洪荒之力,確保林鄭「高票」當選,雖然得票超過上屆689,但卻反映港澳系統和西環的影響力也不過如是,並非外界想像中法力無邊,可以做到滴水不漏。 今後五年,西環治港,將更變本加厲,原因一字咁淺:出得嚟行,遲早要還。 沒有張德江的南下箍票,沒有西環的奪命追魂call,單憑林鄭一人之力,即使夠票當選,絕對不能有如此「輝煌」的成績。 西環力捧林鄭上台,台前幕後指揮操控,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今後將成為新常態。 林鄭勝選後會不會到中聯辦謝票?早已無關宏旨。建制歸隊,政黨、商會、社團齊投林鄭,得票衝上777,絕對不是林鄭有何過人之處,而是西環指揮的結果。 林鄭只是被捧上台的小媳婦,後面還有一大群老爺奶奶要服侍。今後五年,林鄭要更依靠西環為特區政府箍票,才能控制得住建制派。在建制眼中,西環才是真正的老闆,聽誰的話,當然心中有數。 除了西環這個老爺,要服侍的,還有「攬過」林鄭的董建華,和剛晉級國家領導人的梁振

詳情

成也民望 敗也民望

老實講,預咗,但也難免失望、心痛。 如果我們相信,「習握手」不會隨便發生。即是說,北京原本是屬意,或至少不介意曾俊華當特首的。 但當市民喜歡曾俊華,北京就不喜歡曾俊華了。北京只喜歡市民不喜歡的人。北京不喜歡比北京更能吸引人喜歡的人。此為一黨專政的特色,想起都不寒而慄。 其實,市民喜歡曾俊華,北京求之不得才是。從來沒有一次選舉,主流民意這麼清楚。周五晚上中環那個萬人空巷的燈海,就是鐵證。 力爭真普選的人會問,曾俊華接受8.31和23條,還夠膽死重新定義龍和道,為什麼香港人都能接受? 問題本身,就是答案。殘忍,卻是事實。我們終於知道,主流民意,對8.31、23條和催淚彈,其實不介意。他們不介意候選人屬建制還是泛民,比較介意他是否一個好人。而好人的定義,無關政治。 在曾俊華出現之前,從來沒有一個人,這麼貼近真正的香港人。就連李柱銘、余若薇都做不到。市民對李、余的喜歡,多多少少是一種有距離的尊敬,欣賞他們甘當烈士,為大家爭取一個可望不可即的民主美好新世界。 但對曾俊華,卻是零距離的認同。市民在他身上,看見自己。我們不要做烈士,只要做個好人。我們不要hea,但也不要好搏命好打得。我們不要大理想,

詳情

從689到777

愈來愈覺得,香港人其實都幾可憐。 一場特首「選舉」,選的是代表香港人管治香港的香港人,可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香港人是無權投票的。看大戲的,只能在電視機前評頭品足,在電腦前點點like與unlike,寫幾句笑話發泄一番。到了戲演完了,又是一個大家早預計的結局,欽點果然有效,奇蹟果然沒有發生。 有人說,之前有「普選」,有「一人一票」,你們又不要,抵死!他們也認同,這種不是真選舉。可是,這個假不能證明那個真,如果之前那個也是假的普選方案通過,連曾俊華、胡國興也休想入閘陪跑。 又有人說,雖然是千二人,他們也代表香港人投票,你們要表態呀!真想問問,那位代表我們電影界的議員選委,何曾跟過民意舉手投票?今次選舉,九成九民意調查顯示,大家要1號候選人,不要2號,可是,阿爺吹雞,777咁多選委自動歸隊。民意,可以當飯食乎?民意重要,還是生意重要? 連香港最有錢的生意人,都怕得罪阿爺,不敢公開提名,到了選舉日,又拋出一堆神話寓言,什麼「女媧補天」,有咁玄得咁玄,務求上下逢源,既得阿爺信任,又不得罪香港人,最緊要錢繼續搵。 即使不是做生意的,那些飽讀詩書的學者,不是也說過什麼民望不及威望重要?在這些識時務

詳情

癡人說夢

曾俊華落敗了,在發表敗選感言時數度哽咽,並以「夢」為主軸,一再強調追夢逐夢的理想意義。他的夢,他的香港的夢,過去眼前未來的夢。夢個不停不休,努力召喚「I have a dream!」的美好想像,營造了好幾分鐘的感人氣氛。 可是,當氣氛沉澱,當淚水被回收而成鼻涕,我們難免如夢初醒,揉一揉眼睛,慢慢恢復理智,看清楚當下現實。於是,忍不住自問並亦互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鬍鬚佬和他的泛民同志,到底在說的是個什麼夢呀?為什麼他從來沒說清楚?為什麼他從未說清楚,他的泛民同志又願意把票給他?他們是否的確都在作夢,或都以為香港人都在作夢? 我沒半分調侃戲謔之意。我是何等認真。 說夢,可以。但請你理直氣壯地,告訴我們,你所說的到底是什麼夢? 如果你說的是民主夢,鬍鬚佬,為什麼你一直都不肯像胡國興般直言「要在8.31框架以外重啟政改」呢?為什麼你只以幾句「要替香港人爭取民主權利」之類虛言即蒙混過去?為什麼你從不對過去數年的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做個正面而堅定的支持表態?是的,過去。請問你做了幾十年公僕,屢遇貴人,扶搖直上,可曾對香港人的民主夢發過什麼像樣的爭取呼籲,又做過什麼合乎比例的具體努力?忽然之間,

詳情

不求團結

無論誰人得勝,不管票數高低,都得面對所謂「團結」的管治挑戰,且看各方如何努力,替香港的「撕裂」療傷治痛。 但,問題來了:到底什麼才叫做「團結」呢?「團結」能以什麼形態呈現呢?「團結」確實是人人想要的好東西?「團結」真的是可欲也可行? 這就「孩子沒娘,說來話長」了。 不如先看團結的對立面:分裂。分與裂,分開與撕裂,是徹底的隔離,並且懷疑、抗拒、憎恨、厭棄……沒有共同的重疊與交換,沒有基本的信任與協調,沒有尊重,沒有包容,沒有共議商討的合理空間,當然更無攜手合作的意願與行動。過去數年,香港很明顯朝這方向高速發展,不只是政團與政客,更是民間與百姓,皆朝兩極方向地激烈分裂地疾走,令人不安,使人心痛,讓人覺得香港愈來愈不是一個宜居的家園。但也正因視她為家園,才會心痛吧。Love to hate, hate to love,愛恨情仇於人於地都永遠不易說清。 如何煞停分裂?煞停分裂,是否等於走向團結?那倒不一定。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這是一位姓毛的人說過的話。分裂與團結,同樣有緣有故。眼下的分與裂,源於多組核心價值的變異與殊途,身分認同的、自由觀念的、法治操作的、民主理想的

詳情

777 還欠乜?

以777票當選新一屆行政長官的林鄭月娥,按照慣例,4月上旬將會到北京接受中央任命。到時,總理李克強會簽署並頒發《國務院任命令》,而國家主席習近平亦會接見林鄭月娥,對其發表「重要講話」及期望,預料有關講話將會透露重要信息。 林鄭當選後,從中央有關部門的公布,已經可以看到北京對港今後5年的政策,起了一些轉變。 中聯辦負責人在新華社的通稿,在祝賀林鄭月娥當選之餘,還希望她「聚力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促進社會穩定和諧」。驟眼看來,這些說法好像舊調重彈、無甚特別。但如認真考究,它正正缺了一些東西。 對內地政策的解讀,除了要看它「說什麼」之外,有時更重要是看它「沒說什麼」。 「消失的政策」 5年前梁振英當選時,同一篇通稿,字眼是「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切實有效改善民生,循序漸進推進民主,包容共濟促進和諧」(任命時,當時總理溫家寶基本重複了有關字眼)。 但新華社對林鄭的通稿,正好缺了「推進民主」一項,可能預視了中央對港政策的調整,香港民主不會有任何發展空間(前輩何亦文較早前在商台節目《串》道出這點)。 可能大家會認為,梁振英當選時有政改任務,所以才有「推進民主」一說;既然政改已經觸礁,所以大可對林鄭刪去這

詳情

曾俊華現象 林鄭怎「補天」

朋友群組傳來的「笑話」:「台灣人說:我們今天投票,晚上就知道結果。大陸人冷笑:那算什麼,我們今天投票,昨晚就知道結果了。香港人心想:這算什麼,我們還未投票,就已經知道結果。」最近重複收到這個「笑話」多次——要為「笑話」加上引號,是因為它笑中有淚,也最恰當地道盡了特首選舉的「香港特色」。 選戰結束,自然要向前望。但前瞻之際,在剛結束的特首選舉中出現的「曾俊華現象」,還是值得重溫並解讀箇中傳達的信息。 曾俊華以365票落敗,結果早如所料,但他競選團隊的文宣工作做得有聲有色,令曾俊華成為民望最高的特首候選人。而其造勢活動的高潮,是上周五的港島區巡遊,最後一站到達佔中所在地龍和道及干諾道中附近。地點敏感,但曾俊華的現場發言巧妙地避開了政治,說出了一段令人動容的話:「今日我來這裏和大家見面,我希望,我們今晚的相聚,可以為這個地方賦予另一個意義。希望大家記得,在2017年3月24日一個晚上,我們香港人曾走在一起,為一個更團結和更美好的香港,作出最真誠的祝願。」現場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曾俊華公開感謝現場警察協助維持秩序,群眾立即報以掌聲。這個場面毋須作任何演繹,大家都應該明白箇中的深意。 記憶之中,

詳情

寫在選舉後——給胡官的信

胡國興先生: 這兩天,心裏鬱悶得很。 鬱悶不是因為「含淚」投票——雖然無奈,但當時我們確信自己的決定對香港民主進程最為有利。所以,即使只是選擇「lesser evil」,只要以民主為目的的選擇,對我來講就不算「含淚」了。 由始至終胡官政綱都是首選 鬱悶不是擔心認受了「薯片」(曾俊華),民主政團就會失去反抗建制的話語權——我關心的不是民主政團,而是民主。政團嘛,一雞死一雞鳴。而且,「投了票給他,以後就不能再罵他」的說法本來就不合邏輯。半數美國人投了票給特朗普,難道他們以後全部都沒資格監察和批評總統的施政嗎?既投了票,無論投票取向如何,我們都更有權利和義務去監察下任特首。 鬱悶不是因為「777」當選了——已成定局就要準備開始作戰,才沒有那個餘暇呢。 鬱悶,只是我們最後沒能投票給你,實在對不起胡官你。 由始至終,胡官你的政綱其實都是我們的首選。無論關於逐步擴大提委會的選民基礎,還是22條立法等等,都是我們推崇備至的可行方向。這些倡議的意義在於,它們不止是空泛的口號式政綱,而是切切實實的可行路線。提供了既符合《基本法》要求,又能回應港人訴求,更很大機會為中央接受的政改方向。這些方向,為大家帶來

詳情

曾俊華想修補撕裂 卻撕裂了傘運力量

沸沸揚揚的小圈子選舉告一段落,所有集體幻想出來的奇蹟,都沒有出現。曾俊華挾高民望落選,從好的方面看,可以不厭其煩地再教育大眾有關小圈子選舉的弊病;從已經造成的結果去看,卻是削弱了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雨傘運動所凝聚的「黃絲」力量分裂,大量「深黃絲」對參加社運卻步。 曾俊華競選時最動人的口號之一,是修補撕裂。但有沒有想過,「撕裂」其實也是港人政治覺醒的體現呢?現實至上的香港人,由以前不喜歡講政治,到傘運後「講講吓」政治都會跟身邊人吵架。這其實是一次政治覺醒,是一種文明進步。 打個比喻,以前人們缺乏環保意識,而隨着文明進步,有環保人士開始鼓勵減少用膠袋,但亦有人對此抗拒。雙方意見相左,這何嘗不是撕裂?當某一範疇的公民意識提高,自不然就產生所謂的撕裂。解決之道,理應在平衡雙方利益之下,繼續推動討論和鼓勵環保。不過,如果套用曾俊華的方式,則是放棄環保理念,齊齊用返膠袋,一起回到沒有紛擾的老好舊日子。 曾俊華提出修補撕裂,附帶條件,是為23條立法及接納「人大8.31」框架。然而,如果連23條和8.31都可以照單全收,2003年50萬人上街便不會出現,2014年雨傘運動亦不會上演。一旦放棄這兩大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