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訪問露玄機

選舉完後不到三日,《AM730》就有曾蔭權的一篇專訪,這是他卸任後第一次跟傳媒做訪問。筆者推測當中有不少原因,除了是因為避免過於曝光、令現屆政府尷尬外,其中一個理由是他有官司纏身。那時候他根本和外界隔絕一樣,連國家大型活動都沒有出現,如像人海中消失,及後律政司又正式起訴他,成為香港史上首位被起訴的最高級官員,這些打擊,可謂一沉百踩。今日他再次出現,而且是在一份免費報紙上做一個專訪,在政府物業內做訪問,明顯不是一個私人訪問,而是官式訪問,不同是他不是現屆特首而已。他的出現,有點像當年2012年董建華深潛幾年後又浮翻上面,又搞基金,又暗中支持誰人做特首。當時董的造王者原因非常明確,就是拉下昔日的對手,保送自己派系的人上位,終於成功,但董建華的成功卻換來香港五年仆街。每次他出手,香港都沒有正常過。現在曾可回復自由身,可以做訪問,可謂是洗底。更加重要是這篇訪問所發出的時機,是選舉後才出現。從訪問的鏡頭與剪接,有詳細的計劃,相信不是急就章。這個時間出版其實是代表著選舉後各路人馬對選舉的看法,批評選舉結果建制派不進反退。此外,曾在訪問提到「作為行政長官理應接受批評」這句話,明顯不過說給現任那一位聽。《AM730》老闆是施永青,他曾經是曾蔭權任內的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可謂是曾的智囊,因此這次透過他旗下的媒體做訪問是順理成章。立會選舉完畢,之後便是特首選舉,現在各人等入閘,直路就在面前,但能否入閘仍然等中央發落。因此在確認前,各路人馬亦要熱身以及做準備功夫,如向媒體吹風、製造輿論,找實力之人做後台等等。梁先生近日亦開始放口風有意繼續去馬時,這幫人當然會落力加碼,如早前透過傳媒說曾俊華負面新聞等,以及梁的最大金主及最親密盟友陳啟宗對曾的暗諷等等,都是在正式入閘前大家放的冷箭,期望中箭下馬。稍後梁先生會否有其他媒體訪問呢?當然會有,無線早前已有一個,之後陸續有來。現在曾的出現,是代表那一幫人呢?曾鈺成還是曾俊華?還是其他?以往經驗,曾蔭權極看重曾俊華,甚至說是曾蔭權當年誠邀曾俊華從美國回流香港到政府工作。這些脈絡代表著曾俊華同樣有所部署。但是曾蔭權有官司在身,雖然是前特首、也是歷來民望最高的一位特首(民望相對高,不是代表好,請認清楚),會否反而成為曾俊華負資產呢?相信這需要他訪問後,輿論發酵後民眾的感覺才能夠評估得到。這次特首選舉,會不會再出現黑材料?如當年唐宮事件、小桃園飯局等等?還是有最高的負責人,一槌定音指定一位呢?又要用最不想用但總是要用的一句「大家拭目以待」。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梁振英 2017行政長官選舉 特首 曾蔭權

詳情

下屆特首人選?勿過分期望!

再過一個多月就會舉行下屆立法會選舉。作為經歷「遮打革命」以後首次測試民情的探熱針,究竟選民的支持度將會傾向傳統泛民政黨、建制黨派、「中間路線」的政團,還是那些「遮打革命」以後興起的本土地區組織?沒有選擇的香港人這次選舉引起關注的是:選舉的結果會否影響中共高層決定下屆特首人選?近來政圈中流傳著兩個截然相反的推斷:(1) 假如建制派在選舉中大勝,由此反映思歪政府得到市民支持,於是成為他邀功爭取連任的籌碼;(2) 假如建制派在選舉中大敗,結果顯示社會的民怨甚大,於是中共認為特區政府需要一個取態強硬的特首,因此「思歪」也會得到中共的支持繼續連任。以上兩個互相矛盾的說法,似是反映「思歪」早已立於進可攻、退可守的不敗之地:任何立法會選舉的結果都會成為他向中共爭取連任的憑據。現實上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只是中共搭出來的「雞棚」,最終特首人選完全取決於中共高層的欽點。那麼這次選舉香港人的投票取向,甚至我們是否投票又有甚麼作用呢?敗部復活的阿Q精神若以這種極悲觀推斷作基礎,我們不妨再阿Q一點:縱然任何的選舉結果「思歪」也有可能得到中共高層的支持連任,那麼為何我們還要容讓建制派成為立法會的大嬴家,藉此方便「思歪」及中共繼續完全操控香港的政治流向?就如一些快樂的生活哲學所說:反正我們仍要生活下去(思歪繼續連任),我們何不選擇忠於自己「笑騎騎」過每一天(堅守個人支持民主的理念),卻要哭哭啼啼的活下去(容讓「思歪」完全達成他的暴政之治)?本來我們只是高牆下的雞蛋,當中共只會不斷收緊香港人的政治空間,我們卻選擇舉手投降,容讓建制派的配票發揮最大效用,結果這些中共背後支持的政治勢力派取得立法會三分之二的優勢,香港未來只會不斷配合中共的政策:從有篩選的特首選舉、23條立法、造價驚人卻有助中港融合的基建發展等法案只會暢通無阻,日後甚至國民教育的推行、本地資源不斷流向中共一帶一路的騙局、「香港公安」被賦予更大的執法權力……試問這又符合我們對未來香港發展的期望嗎?面對著香港不斷「被陸化」的趨勢,我們只有抱著「豁出去」的抗逆精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仍然堅持自己的政治信念,才是我們敗中求勝的生存之道。進入備戰狀態的「好打得」?或者仍然有人不服氣:除了「思歪」以外,香港人真的沒有其他選擇?兩個月前寫過一篇〈2017誰與爭鋒〉,當時推斷現屆特區政府的一、二、三號人物大有機會參選下屆特首。如今估計,三人之中「思歪」必會爭取連任;再看看近期「好打得」在鏡頭前的表現,同樣也是戰意甚高。從去年政改方案被否決後表示「官到無求膽自大」、退保方案中堅持政府的預設立場、鉛水事件報告出爐後沒有認錯、到最近批評泛民議員在改革醫委會的議案中「拉布」是「小數人的暴政」……只見「好打得」的作風比上任初期越見強硬,處處表現出忠於今屆特區政府的各項施政。今年初曾經接受本地三份建制派報章專訪,「好打得」表明自己「差唔多夠鐘,不會留任」,亦不接受任何人強力挽留,只希望成為首位完成五年任期的政務司司長--難道她真的無意參選下屆特首?早前出席一次建制派的「閉門會議」,好打得以「三座大山」比喻特區政府需要解決的問題:領展管理及出售公屋商場帶來的問題、港鐵不斷加價、以及強積金供款抵銷遣散費的問題。及後出席「中間派」的論壇,「好打得」又再分享對香港未來發展的七大願景,內容涉及各方面的施政範疇,從法治、政改、經濟、社福到年輕人的訴求等,同時期望下屆政府「有足夠條件和環境氣氛重啟政改」。錯誤期望──換湯不換藥的特首人選一些人認為「好打得」如果真的得到中共欽點,憑藉個人努力及實務的工作表現,下屆特區政府將會出現一絲曙光。記得「思歪」上任初期,部份局長表現未如理想,處處引起「火頭」,「好打得」不時要為個別官員護航,甚至出面收拾殘局。不過一向作風硬朗的她,竭力維持特區政府有效施政,多年來處理不少棘手及爭議性問題:2007年發生保護皇后碼頭事件,好打得親自到場與反對團體對話,最後中環第三期填海工程亦能繼續進行。作為「政改三人組」的主領人物,「好打得」曾以「一錘定音」回應內地學者對政改的取態,最終提交的方案亦只是執行「8.31人大議決」設定的建議。處於中共管治香港的框架下,實在無法寄望未來特區政府的政制發展有任何的突破,或有效回應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的訴求。故此「好打得」若是能夠更上一層樓,估計只會堅持硬朗的作風,繼續遵照中共高層指示作管治。在民生議題上,出身於殖民地政府的她也不會有任何長遠公共財政承擔或規劃。唯一的變化可能是少了硬銷配合強國人的發展──然而不講卻不代表不做。 梁振英 特首選舉 2017行政長官選舉 特首 林鄭月娥

詳情

梁振英的連任問題

梁振英會否連任香港特首?讓我先把我的結論說出來:會!坊間許多評論說:不可能,習近平不可能這樣離譜,大家一定會想盡辦法阻止他連任。依我看來,這些說法往往都是以主觀好惡取代客觀分析,轉移焦點,迴避問題。一、習近平愛梁振英習近平愛梁振英,張德江愛梁振英,王光亞愛梁振英,張曉明愛梁振英。當然,這種愛都只不過是一種上司對下屬的愛戴,無關情愛。需知道,梁振英的施政完全配合習近平集團的赤化香港計畫,對習近平本人來說,實在沒有甚麼好抱歉的。鎮壓雨傘運動恰到好處,阻擋民主普選努力不懈,赤化香港大學鍥而不捨,玩弄富商財團施壓換血,土地民生騙局越吹越響,對待書店綁匪卑躬屈膝。如果你是習近平,會有怨言嗎?此外,習近平宣揚「一帶一路」,梁振英就立即鸚鵡學舌,不斷重複這四個大字,盡顯表忠之情。另一方面,習近平三番四次認可梁振英的政治表現,強烈要求大家支持梁振英施政管治,盡顯肯定之意。二人隔空唱和,投桃報李,惺惺相惜,但是有人現在竟然說習近平不喜歡梁振英,恐怕是主觀厭憎多於客觀分析。總之,實情就是:地下黨大笑,共產黨鼓掌。需知道,梁振英壞,但習近平更壞。如要硬說梁在習面前真有甚麼問題的話,也只不過是梁沒有達到習卑鄙的那種高度而已。畢竟,難道大家真的希望這樣嗎?有人還說:習近平至今沒有公開力挺梁振英連任,所以代表習近平現在還是猶疑不決。這是一場誤會。(一)習近平始終支持梁振英擔任本屆特首,表態早已相當清晰。(二)梁振英是地下黨員,正符合中共集團逐步赤化香港和毀滅兩制的陰謀,而且地下黨員擔任特首之路一旦開啟,必是一條不歸路。這條不歸路至今已經走了四年多,不會走回頭。(三)除了梁振英之外,目前地下黨員擔任下屆特首的可能人選,就只有梁錦松、曾鈺成二人而已。在習近平眼中,這兩人都可能比較柔弱,有自己一套想法,不一定把自己的最高指示做足做盡做絕,並且涉嫌以較高黨齡之姿以老賣老。習近平所要的,根本不是這類人,而是一條純粹忠心聽話的狼犬,叫牠咬誰就咬誰。除了梁振英,目前還有誰能出其右?高達斌、周融、吳亮星?然而,習近平恐怕連他們的名字都記不得。(四)有人質疑:習近平現在沒有表態力挺梁振英連任,所以顯示習近平還是猶疑不決?此言差矣。試想想:難道某君的父母子女今天沒有說過愛某君,所以他們對某君的愛還是猶疑不決?睜開眼睛,看清形勢,不要跳躍思考,當可理性預期。基於上述原因,我的結論是:梁振英連任下屆香港特首的機會極高。縱使這不是包括我在內的很多香港人樂見的結果,但卻是習近平集團獨裁體制本身已內定的結果。二、香港人恨梁振英眾所週知,絕大多數香港人恨梁振英。那麼,究竟香港人可不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地阻止習近平欽點梁振英連任?答案是:極難!的確,梁振英不受香港人歡迎。以今年6月中旬港大民研公佈的6月6日至8日民調結果為例,特首梁振英評分僅有38.2分,低於45分警戒線,支持率22%,反對率64%,支持率淨值負42%。換言之,接近三分之二香港人反對梁振英續任或連任特首。乍看之下,民怨沸騰,倒梁無疑。然而,香港不是民主社會,特首不是民選產生。香港人根本沒有任何政治權力(選舉或罷免)決定梁振英的去留,正如中國人至今沒有任何政治權力(選舉或罷免)決定習近平的去留一樣。在香港目前政制下,特首由一個類似中國人大般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選出。其組成方式嚴重扭曲,以致組成成員絕大部分都是實際上直接或間接聽命於共產黨。換言之,選舉委員會選舉,只不過是習近平的一個橡皮圖章,確認他所已決定的人選。光憑接近三分之二的倒梁民意,有些人就滿心期待可以在制度上,在選舉中,通過各式各樣輿論壓力,阻止梁振英連任,這種想法無疑想入非非。有些人還要強辯:「我哪有想過在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時阻止他連任?這樣已經太遲。我是要憑藉接近三分之二的倒梁民意,迫使或說服習近平擇善而從,知難而退,另覓人選,優質欽定,因為我相信習近平也不希望香港民怨沸騰或者政府缺乏認受性。大家多表態,習近平才會聽得進去。」對於這種心理狀態,我稱之為「帝師情結」。這種「帝師」想法,就是相信:統治者良心未泯,擇善棄惡,順從民意,優質欽點;獨裁者如果不這樣做,部分原因是在於我們「念力」不足,或者「壓力」不夠,無法「感動」大人,「激發」出他的良心。這是一副跪在地上向獨裁者禱告的嘴臉,從來沒有想過人性之尊嚴、人權之平等、制度之更張、抗暴之必要。李劼先生在《中國文化冷風景》一書是這樣寫的:「當然,先秦諸子並非都有帝師嚮往。且不說老莊,即便楊朱、墨子、名家、陰陽家等其他諸子,都無此俗心俗念。嚮往帝師並且成癖的,主要是儒、法兩家以及後來的縱橫家。從某種意義上說,扮演帝師其實是一種心理代償:做不了君王,藉君王之權力滿足君臨天下的渴望。這種心理庶幾就是滿足不了性慾,看看春宮畫也行。所以漢儒將孔丘稱作素王,雖然意在捧抬,卻也十分形象。素王者,意淫也。」有些香港人真的要好好反省,洞察愚昧,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毛澤東說過「知難而進」,難道習近平會聽聽民意後就「知難而退」?毛澤東說過「越亂越好」,難道習近平就會聽聽民意後就「擇善棄惡」?在習近平心目中,毛澤東才是他的精神之父,香港人只是他的腳下螻蟻。要解決這個問題,先應解決掉習近平及中共集團,更應解決掉帝師們的跪求情結。「那麼你說:還有甚麼方法?」我剛剛已經說過:極難。「那麼你豈不是在胡閙嗎?」胡鬧的往往是那些一直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懶得去反抗暴政」的人。「那麼你豈非不支持ABC(Anyone but CY)?」我當然反對這種說法。難道你會接受譚惠珠、李國章、周融、高達斌、李偲嫣、吳亮星之流擔任香港特首嗎?你不想喝尿,就可以吃糞?醒醒吧!香港人唯一能夠抗衡現狀的,就是在明年特首「選舉」當天,另辦一場「民間公投選特首」活動,以證明700萬香港人的主流民意,與1200人選舉委員會的小圈子主流意見,完全不同。這樣才可以同步突顯香港人的本土真實民意,跟天朝獨裁與欽定人選的重大矛盾。但是歸根結柢,不解決掉習近平及中共獨裁集團,不解決掉帝師們的跪求情結,香港的本土民主運動是很難生根發芽和茁壯成長。三、梁振英想幹下去儘管梁振英強調他在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結束後,才會宣佈他會否尋求連任,但是目前種種跡象顯示,他的「選舉工程」,亦即「博取欽點的前期工作」,已經悄然展開。他多次高調接受報章專訪,固然不在話下。最近關於他的新聞,也很耐人尋味。7月10日,梁振英與一眾特區高官到大嶼山水口參與清潔海岸行動,清理海上漂浮過來的垃圾,包括木板、樹幹、家居餐具等廢物。部分垃圾印有簡體字,顯然來自中國大陸。梁振英呼籲市民「源頭減廢」,真夠諷刺。垃圾撿垃圾,更是趣聞。最可笑的是,在他們到達海灘前數小時,已有大批食環署外判商清潔人員、警察、食環署及漁護署職員抵達水口,在通往水口的停車處安排3名人員清掃地上落葉,另有食環署職員特地把泥灘上的垃圾分成小堆,放在草地上,讓高官們清掃。不過,大家笑一笑,連任更美妙。形象工程隨即悄然展開,足以逗得昏庸獨裁的包子帝滿心歡喜。連任工程,既要突顯光輝形象,也要消滅黑暗形象。廉政公署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日前突然被取消署任而自行離職,原因疑似跟湯顯明案及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取UGL的5000萬元案件之獨立調查工作有關。7月9日,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引述「可靠消息來源」稱:廉署曾向特首辦及行政會議索取有關梁振英有無申報收取澳洲企業UGL的5000萬元回佣的資料,但接近一年仍未收到回覆。他憂慮廉署人事變動會令該署高層不再嚴肅查案。律政司長袁國強不予置評。由此看來,梁振英在宣告競逐連任前,已經「把負面新聞消滅於萌芽狀態」,更能顯示他想多幹五年的雄心壯志。四、曾鈺成愛玩猜謎大學時期修讀數學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發表題為《迷戀數學》的專欄文章,再出「九頭鳥問題」,聲稱答案揭示誰是「下任特首」。答案是30隻,而梁振英這個名字的筆劃總數正正就是30劃。由此可見,曾鈺成率先透露,梁振英將會是習近平指定的下屆特首。他的結論剛好與上文的分析一致。不過,說時遲,那時快,地下黨員曾鈺成可能為了「補鑊」和「消音」,於是在後來接受香港有線電視專訪時,突然聲稱「有中央官員曾向他透露」,2017年特首選舉不會再欽點。他又藉故轉移焦點,希望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聲稱:司長參選與現任特首在選舉中競爭沒有問題,但如果兩位司長,亦即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和財政司長曾俊華,同時辭職選特首,可能會造成管治困難云云。畢竟,這套說法跟他在《迷戀數學》專欄文章的答案前後矛盾:他既已「揭示」了下屆特首是誰,何來聲稱沒有人「欽點」下屆特首?此外,當他再被問到會否參選特首,既說「無意參選」,又說「拭目以待」,真是「公是我贏,字是你輸」,霧裏看花,花非花,霧非霧。簡單來說,就是黏住你腦筋,然後大攪亂,實在相當陰險。說到底,中共獨裁者不會再「欽點」香港特首這種說法,根本就是胡說八道。習近平可能早決定,可能晚決定,但不會不決定,更不會給機會讓其他人來代他決定。這是世上所有獨裁專制政權的運作邏輯,根本不會因為「某個中央高官說會拒絕欽點」這類低級謊言,即能被擊散。況且習近平奉毛澤東為精神之父,當然不會有「拒絕欽點」這種「雅量」。說到底,共產黨當年既要在唐、梁之間做抉擇,今年也會在眾多有意參選者之間事先做好抉擇。因此,大家不要再想入非非了。我預測比較有可能的情況是:只有梁振英成為單一特首候選人,其他人都被勸退,讓梁振英能夠以「眾望所歸」之姿,擺出「無需欽點」之態,連任特首五年。實際上,他當然是被習近平「欽點」之人,既無可奈何,也無可避免。 梁振英 特首選舉 2017行政長官選舉 特首

詳情

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特區管治之過去與未來

回歸19年,香港已出了3位特首,來年會否出現第四位現在尚未可知,不過由董建華到曾蔭權到梁振英3位特首3個階段的發展,很大程度與辯證法中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規律暗合。另一方面,明年下一屆特首任期開始,距離2047年剛好有30年,筆者認為中央對未來30年特區管治的規劃,亦該參考「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規律,以10年為一階段分作三階段,使特區管治及一國兩制實踐得以開展比第一輪更為成功完善的第二輪「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唯物辯證法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規律(下稱否定之否定規律)是來自黑格爾的「正——反——合」三階段論。但相對於「正——反——合」,否定之否定規律更清楚揭示事物發展的趨勢和道路的迂迴曲折,突顯過程的更替須通過否定來實現——需要經過兩次否定,才會形成一個「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三階段周期。肯定(董)、否定(曾)、否定之否定(梁)若論到迂迴曲折,老實說也沒有什麼可以比香港首3任特首的治港方針與路線發展,來得更迂迴曲折。如果董建華代表「肯定」的話,曾蔭權就是「否定」,而梁振英則是「否定之否定」,以此為一個「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周期。作為回歸後的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必須開創新局,因此無疑是屬於「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第一階段——肯定時期的最重要人物。至於董建華所需要「肯定」的,是去西方化、中國式的管治,換言之也是對之前英治時期的「否定」,因此筆者稱這段時期的管治為「港中式管治」(見表)——以港人為主,中央逐漸介入。董建華上任後,一開始確是歌舞昇平,但不久亞洲金融風暴就爆發,其他內部矛盾亦陸續浮現,沙士襲港,最後釀成2003年50萬人上街,民怨大爆發,董建華任期亦進入倒數階段。這階段的發展過程很大程度符合肯定時期(即第一階段)發展過程的特點——從本質和形式的同一到本質和形式的對立:回歸後特區管治的本質和形式一開始自然是同一的,不過後來在認識上即出現了本質和形式的分離,忽視了規律的本質而陷入了表面形式之中,這與董建華任內推出多項長遠計劃,執意以自己的方式治港,卻忽視了特區管治的本質和客觀現實,可謂如出一轍。在這情况下出現了第一次否定,隨之進入之後的否定時期(即第二階段):中央了解到董建華治下的問題後,重新檢視英治香港時期管治的有效性,因而造成曾蔭權上台出任特首,明顯否定之前董建華時代的管治模式。筆者稱這段時期的管治為「港英式管治」(與回歸前的港英管治遙遙呼應)——以港人為主,英式管治回歸。否定時期的發展過程的特點是從形式上的肯定到徹底否定。港人與中央一開始對曾蔭權都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扭轉局面,可惜在他任內市民生活非但沒有改善,而且地產霸權及官商勾結愈見猖獗,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橫行,政府只知巨富財閥,不知香港的貧富懸殊已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導致中央由最初對港英式管治予以期望,到後來徹底失望——印證了否定時期從形式上的肯定到徹底否定的發展過程這一特點。破舊立新的辯證統一難達到於是特區管治又迎來了第二次否定,輾轉又回到了第一階段中央介入特區管治的老路(否定之否定)。之不過中央經過了前兩個階段,已充分認清了香港問題的主因之一就是地產霸權,因此造就了梁振英成為第三任特首,着手解決地產霸權及相關的房屋和民生問題。梁振英解決地產霸權屬破舊立新之舉,自然需要中央大力支持,同時中央加強介入香港事務,加速香港融入國家亦事在必行。所以相對於董建華時代的「港中式管治」,梁振英的管治已變成「中港式管治」——國家為主,香港次之。然而正因為這樣,亦衍生出新的政治問題,適逢香港進入政改時期,令香港經歷了兩年的政改爭議及風波,元氣大傷,陸港矛盾愈加嚴重。由此可見,梁振英的管治的本質就是破舊立新,只不過由於「破舊」與「立新」兩者的性質太不相同,以致「立新」可能有需要押後到下一個周期推行也說不定。儘管如此,經過了兩次否定、3個階段,中央已從之前多從經濟方面把握香港問題,到現在已逐漸同時從政經兩方面把握問題及其本質,只有文化方面尚未到位,大致上符合事物發展是前進的總趨勢。2017至47:第二輪「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經過否定之否定後,事物又回到「肯定」的狀態,意味着開新局和新周期的開始。明年下一屆特首任期開始,距離2047年剛好有30年,如果中央決定換特首,以及之後30年沒有太多波折的話,可能只餘下3任特首,並將由他們展開新一輪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第一個周期的特點是「兩制」大於「一國」(因而才會有「一國兩制白皮書」,強調中共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的話,那麼第二個周期將會是「一國」大於「兩制」,並加以貫徹。如上文所言,特區管治的第二個周期應該繼續參考否定之否定規律。除了它較能準確解釋過程的更替和事物的發展之外,也與中央今後30年的策略性需要有關。筆者認為,今後中央至少有三大目標需要達成:較短期的是要收拾目前殘局,延續香港的發展;中長期則需要加強陸港融合,而2047年無論一國兩制的命運如何,中央怎樣也須保證平穩過渡,不能出亂子——這樣一來,未來30年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基本上亦能底定。倒過來說,由於2047年務必要無風無浪,因此2037年至2047年最後10年的大方針不能過於強硬,而擔任這任期的特首必須溫和持平,務求平穩過渡;但這樣亦表示這段時間促進陸港融合力度不能太大,否則將弄巧反拙。故此,促進陸港融合的重點時間,將很可能落在2027年至2037年這10年裏面(至於由現在起的5年至10年都不適合強推融合的原因就毋須多說了)。2017至27:政經改革10年至於2017年至2027年,可算是今後特區管治的最關鍵10年:特區政府必須繼續未完成的「立新」工作,針對香港長久以來的貧富差距問題,展開對自由放任資本主義的改革,同時也須盡量去政治化(至少減低政治化程度),否則將一籌莫展、原地踏步。因此來屆特首要力求公正,以平衡各方訴求,打破當前困局。如此看來,一個「軟、硬、軟」的三階段周期已初步成形,儼然是另一個「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周期。但願中央及特區政府在集中了第一個周期的積極成果及教訓後,能夠痛定思痛,在迂迴曲折的道路上,找到再前進的基礎。作者是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原文載於2016年6月11日《明報》筆陣 梁振英 中國 香港 特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