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代狗抗議

聽說韓國人仍然吃狗,首爾應是不流行了,但在首都以外的二三線城市,狗餐廳林立,顧客可親到廚房旁的房間,鐵籠裡都是狗,大的小的白的黑的,像香港和廣州人站在玻璃面前揀選游水海鮮一樣,擇狗而食,伸手指向的那一秒鐘,便是狗隻命喪的前一秒。選完之後,回到座位上等待一會兒,一煲熱騰騰的狗肉便會上桌。還可以像吃羊串一樣,在小爐子上燒烤狗肉串。至於超級市場的貨架上,當然有狗肉泡麵和杯麵,包裝盒上還印著可愛的小狗卡通,抬頭吠叫,彷彿在說,吃我吧吃我吧,讓我替你解飢取暖,讓我跟你合為一體,人狗不殊途,you are what you eat,愛我便請買我。聽來確實可怖。是的,取暖。北方人常說,零下二三十度的天寒日子,吃狗肉只為了暖身子。這是廢話。人有各種生理需求,難道想尿了便可隨地拉下褲子尿個痛快?想搞了,難道可以隨時把別人的褲子拉下搞個爽快?人之為人,不僅在於擁有行動力,更在於擁有「不行動力」。當你有能力去做,但因為倫理或悲憐的理由而拒絕去做,這一刻,你才真正自由。曾在聖彼得堡認識一個年輕人,生長於中俄接壤的鄉下,遠到俄羅斯謀生,汽車內貼滿金箔,手上亦是金勞,頸上亦是粗金鏈,連中文名字也自改為「富貴」。他說小時候窮怕了,如今就想著發財;若有必要保住財富,要他殺人,他便殺人。年輕人談及兒時吃狗肉的經驗,理由又是取暖,但承認到後來是上癮了。他不無歉疚地說,真的啊,我們那邊的狗都怕人,因為我們身上有狗肉味道,作孽,作孽,可是我戒不了,到今天仍然在吃。本來僱他做旅途上的司機,聽他說後,翌日找個藉口換人了。我也怕他身上的狗肉血腥,又或者,我只是代狗抗議,聊聊心意,也只能如此。[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220/s00205/text/1519063233635pentoy

詳情

石琪:港人始祖是狗?

狗年談狗,最奇特是盤瓠神話。早有很多論述,近來當然更值得注意。開天闢地的盤古是否源自狗神盤瓠?亦再成為趣怪話題。傳說高辛王的愛犬盤瓠殺敵立功,高辛王遵守諾言把公主嫁給牠,牠變為狗頭人身,與公主生下兒女,子孫繁衍,成為中國南方的苗、瑤、黎、畲、輋等民族,他們都尊奉盤瓠為老祖宗,稱為盤王。不少學者認為,「盤瓠」音轉,就變成「盤古」,盤古神話也出自那些南方民族,後來才被漢族「接收」。這種說法至今仍有爭議,大漢族主義者或許不滿由龍的傳人變為狗的傳人。其實由古至今,狗與人類關係特別密切,超過「虛擬真實」的龍。微妙的是,廣東原屬南蠻之地,香港最初居民正是那些南方民族,崇拜狗頭盤王,自認是盤瓠與公主的後裔。因此可以說,港人的父系始祖就是狗!當然,那些原居民消失或漢化已久,今日香港人大多數在近世來自東南西北,與苗、瑤等族無關。不過,本土不少地名保存「輋」字,例如禾輋、坪輋、菠蘿輋,亦多與輋族有關的「峒」或「洞」字地名,例如古洞、沙螺洞、觀音峒等。據說輋族等於畲族,是瑤族分支。香港殘存一些摩崖石刻古蹟,很可能是他們留下。那時未有香港之名,不過追溯起來,這些民族是香港的先民,與盤瓠的狗神話頗有淵源。[石琪 http://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210/s00206/text/1518199808129pentoy

詳情

馬家輝:地獄式大學生活

現下流行把小狗帶進校園,名為「治癒師」,替大學生減壓。這難免引起疑問:為什麼考試會有這麼大的壓力?為什麼大學生活愈趨忙碌緊湊,忙到緊到把人壓到喘不過氣來?是不是大學課程設計出了問題?如果真有問題,答案恐怕亦非單一,無論在課綱的設計上抑或對大學生活的期待上,近年趨勢都是想方設法把年輕人的時間壓得像罐頭裡的沙甸魚,擠著,迫著,愈擠愈代表「充實」,愈迫愈代表「有為」,不容易讓大學生有喘息和沉澱空間。試試想像這樣的大學生活:每個學期平均修讀六七門課,十三個星期,定時定點到課室上課和導修,而按照各校目前普遍採用的「成效為本導向教學法」(亦所謂OBTL),每門課都要做一堆quiz、工作紙、short paper、field trip之類,然後,更慘的是,仲要做group project和presentation,之後,又有期中考和期末考,條條塊塊像一根根繩子把年輕人縛得死死實實,繩子粗幼不一,卻都是繩子,四年時光注定要在繩網的格子之間攀爬,若要認真對付,想不心力交瘁也很難。別忘了還有課外的其他事情。為了整靚張CV,必須應付各式各樣的上莊、比賽、獎學金申請、exchange、社區服務等等等等活動,雖說是自願,但在競爭氣氛的強烈瀰漫下,其實避無可避。又別忘了,還要打工賺錢啊,幫人補習、到馬會投注站兼職、到G2000做售貨員,並非個個都如林作或麥明詩家境背景雄厚,自食其力,自力更生,必須耗費時間和心力,都是大學門牆以外的基本挑戰。裡裡外外,大學的日子像個壓力煲,心志稍為脆弱的人,隨時爆煲,唯望在爆煲以前,寵物「治癒師」確可幫到手。至於閱讀,哈,在壓力煲裡生活,誰有心情閱讀?四年過去,未認真讀完一本書的大學生想必不少。認了吧,大學其實是容不下閱讀的場所,認了,便心安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209/s00205/text/1512756305191pentoy

詳情

哀傷的狗

朋友廿多年前嫁到美國,帶着三個女兒回港探親小住;女孩們都長大了,在香港無聊。國際友人到訪,我能夠為她們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帶她們遠足。 不了解她們體能,只好帶她們去最穩陣的西貢大浪西灣與鹹田灣。沿途,美少女們不斷驚歎—— 西貢巴士總站旁有牛!而且牛牛會沿麥理浩徑散步! 見到熒光藍斑紋的蝴蝶,見到不知名的花。 西貢路很窄,路竟然有雙層巴士;巴士距離路邊樹林很近,碰到樹枝,有點害怕,有點刺激。 走在麥理浩徑第二段,見到黃石碼頭的內海,曲折海岸線,波平如鏡,她們又驚歎。 到達西灣,她們大叫,哇,很美的沙灘! 阿媽解釋謂,她們一家人住過美國幾個州的海邊城市,也有沙灘,但海岸線筆直,對出是大洋,沒有小島,沒有彎曲岩岸,地很平,沒有山,只有小山丘;西貢山巒錯落,她們少見。 看到她們的反應,你會更明白,為何港島石澳附近的龍脊,被國際雜誌選為亞洲最美城市行山徑,香港的大山大海、密林微物,很多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問美少女們,最喜歡香港的什麼?答案是食物,多不勝數,不知從何說起:蛋撻、紙包蛋糕、糉、水餃、紫米露、蝦餃、燒賣,數了十分鐘。 再問,香港有什麼令你印象最深?答案是香港的狗。香港的狗都很sad

詳情

談談「應否吃狗肉」的問題,以及對狗肉節的看法

每當大陸廣西地區的狗肉節開始時,關於「應否吃狗肉」的這個議題,在網絡上總會展開了不少的爭論,在香港法律規定是嚴禁吃狗肉,但一些國家地區吃狗肉卻是合法的,香港人對於這些國家地區吃狗肉的問題,總是在網絡上引起不少的討論,尤其是中國廣西地區的狗肉節開始時。不反對吃狗肉者一般認為狗和豬、牛等的動物沒分別,當成食物也沒所謂,又或者覺得這是別人的飲食文化,不應批評;反對吃狗肉者,認為狗是人類的朋友,又或者覺得狗是有靈性,不應當作食物。首先,我個人的立場是不反對合法(國家或地區可以合法食用)的情況吃狗肉,當然我個人也不會吃狗肉,回大陸這個可以吃狗肉的地方,我也不會特別嘗試去吃,因為我個人覺得吃不吃狗肉是飲食文化或習慣的問題,香港人沒有這種飲食文化及習慣,所以我不會去吃狗肉。當然反對吃狗肉者,也有他們的理據,但對於反對吃狗肉者的某些論點,我個人是不太同意,例如「狗的靈性特別高」。在討論應否吃狗肉的這個問題時,總會有些反對吃狗肉的人會覺得「狗的靈性特別高」,倒如他們可能會說「狗會在你有危險時,協助你甚至會救你,而其他動物就不會這樣做」之類的言論,「狗會幫人」「狗會救人」這些我都同意,但這就代表狗的靈性特別高?你可能覺得豬、牛、羊等的動物,不會像狗那樣在人有危難時,會救人或者幫人,但其實這是錯的,有關豬、牛等的動物協助人及救人的例子,在新聞上不時也會看到,只是你不多留意或者沒有特意去搜尋相關的資料而已,在網上搜尋「豬救人」「牛救人」其本上就有相關的例子,所以其他動物如豬、牛、羊的「靈性」真的是不及狗?還有就是「靈性」是怎樣定義的,是指智商高低還是情感的表現?以下是我在網上找到的豬、牛等動物,有關「靈性」表現的新聞及資料。豬救人的倒子http://cool.ptt01.cc/post_10546牛的情感表現http://m.nownews.com/n/2015/07/06/1739362無論「靈性」是指智商還是情感,也不見狗絕對是「高人一等」,甚至有調查顯示我們經常吃的豬,其智商是高於狗。相關資料http://forums.chinatimes.com/life/PetWeekly/pet96012101.htm其實我一直覺得吃不吃狗肉只是飲食文化及習慣的問題,如果一個國家他有吃狗肉的習慣,而法律又許可的話,那麼就不應干涉及批評,正如回教徒不會批評我們吃豬肉一樣,當然如果是濫殺或殘忍對待的話,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不過,有時我說「吃狗肉是別人的飲食文化」時,就會有些人回應「如果吃人也是飲食文化的話,那麼是否要支持?」,其實我一直覺得說出這些說話的人,智商都有一定的問題,所以我不會對此作出回覆。雖然我不反對吃狗肉,但我對於廣西的狗肉節,我是有不少的批評。狗肉節當中,被當作食用的狗隻,有不少的是偷盜來的,如流浪狗和別人的寵物狗,牠們被用落毒的方式或以繩索強行擄走。狗肉節引起的爭議,除了是應否吃狗肉的問題之外,還有其他的爭議,例如就是狗隻的來源的問題,在網上一些不反對吃狗肉的人,也對偷盜狗隻的開題,作出批評。除了中國之外,韓國、瑞士這些國家也是可以合法吃狗肉,但像瑞士這樣,食用的狗隻都是飼養的狗隻,和養牛、養豬作食物用途一樣,而且法律是禁止殘忍地宰殺貓狗,還有禁止買賣狗肉(或貓肉),而在韓國就有專門飼養食用狗隻的地方,就像養殖食用牛隻的牧場一樣,如果廣西的狗肉節,食用的狗肉都是用飼養的狗,相信也會減少部份的爭議性。還有對比瑞士、韓國這此合法吃狗肉的國家,中國對待食用狗隻,是非常的不文明,在狗肉節中,那些買賣狗隻的人,對待狗隻的方式是非常之殘忍,有些人還特意在記者及反對者面前特意虐待狗隻,這些作法用意何在?無論是反對或支持吃狗肉也好,都應該作出理性的討論,像某些反對吃狗肉的說支持吃狗肉的人,就是「五毛」「藍絲」,反對或者支持吃狗肉與政治立場有什麼關係?有關吃不吃狗肉的問題,其實有太多的爭議性,我相信支持和反對的人,可以爭論到一百年、二百年……但大陸狗肉節的問題,不只是有吃不吃狗肉的問題,像大量的濫殺、偷盜狗隻、殘忍對待狗隻的問題,也是爭論的地方。對於應否吃狗肉的問題,我覺得還應該作出一些思考,現在那麼多人反對吃狗肉,主要是狗成為了主流的寵物,尤其有養狗作寵物的人會特別反對,但會不會是這樣就產生一些主觀意識呢?認為只有狗(或者貓)才是人類的朋友,只有狗才有靈性的這些思想,像台灣的牛肉節那樣,每年都會屠殺上萬隻牛,但反彈卻沒有狗肉節那麼大,或者某些人心中只有狗或者貓才算是「動物」吧。 飲食 狗 玉林狗肉節

詳情

城西毛孩導賞團 社區中的你我「牠」

「本座先睡了。」(設計對白)在西營盤這自成一角的小社區,貓咪狗兒也是街坊。城西關注組於3月19日舉辦「社區毛孩導賞團」,帶大家遊走於小店和街巷間,了解區內人與動物的生活。治癒系動物店長「合記雞鴨」位於第一街及正街交界,並連的主店及副店,分別出售冰鮮雞鴨及雞鴨蛋。貓店長Happy生於般咸道的一間餐廳,有四個兄弟姊妹,因店主無法同時照顧,貓義工就將Happy帶到合記。Happy體型圓潤,一雙「鬥雞眼」是牠的招牌,讓懶洋洋的牠添了幾分憨氣。Happy一臉傻氣。愛貓的店員笑說,養貓跟雞鴨店的經營沒有關係,Happy唯一職責是在副店「孵蛋」,無需捕鼠捉蟲。當大家忙完閒著無聊時,就會跟牠玩,減減壓。當參加者興致勃勃地圍著牠「集郵」,牠卻動也不動,過了一會,更瞇起眼睛,睡著了。由於第一街行人路窄、路面車多,Happy身上繫上了頸繩,免生意外。同在第一街、由黎婆婆主理的小店,亦有貴婦犬店長芝芝。小店沒有招牌和店名,主要出售植物和副食品。芝芝每天都陪著黎婆婆開店。見到一班參加者,芝芝雖興奮仍乖巧地安坐在婆婆大腿上。「我坐門口一定要帶埋佢出嚟。」婆婆笑說,更提起芝芝「手手」跟參加者打招呼。黎婆婆與芝芝。西營盤德輔道西是有名的「海味街」,不少海味店都有養貓以捕鼠,海味店「昌盛行」亦不例外。步入店內,可以拜訪貓店長呀花和金仔。貓女呀花2歲,其子女由區內多間海味店收養,問老闆有沒有想過替呀花絕育,老闆笑說:「老闆娘唔比呀,佢話要閹咗佢(呀花),就閹咗我先。」呀花。金仔約7個月大。呀花的金仔活潑好動,即使坐在椅上,尾巴也還是停不下來地擺動,淘氣非常。數個鳥籠高掛在店內,老闆表示金仔時不時會玩鳥兒。「玩死咗佢賠錢比我呀。」老闆哭笑不得地道。金仔。街巷之間遇上牠詩詩。街坊秀慧帶著狗兒詩詩一同參加導賞團,屬大型犬的詩詩親人可愛,更是區內不少「大男人」的傾訴對象。秀慧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自己是「狗等公民」。原來她和詩詩外出時,會受到很多規範,如不能進出食肆和大部分的公共空間,社區中人與動物共融的空間很有限。貓義工May姐自2004年起,已開始照顧區內的流浪貓,導賞團的最後一站,她在小巷中分享照顧街貓的經歷,亦跟有養貓的參加者交流貓經。數隻流浪貓在四周活動,參加者影貓玩貓,不亦樂乎。May姐笑說其實街貓跟家貓一樣挑食,乾糧放久了失去香味,貓兒們就不「幫襯」。提到愛貓的飲食習慣,May姐笑逐顏開。May姐囑咐大家千萬不要在網上公開貓隻位置,因可能會吸引心懷不軌的人士偷貓。提到近年的偷貓事件,她心情激動。她憶述數年前一名的士司機王澤能,利用流浪貓對人的信任,先後多次偷貓轉售予食用,令人髮指,但因搜證困難,當時無法將他拘捕;兩年後王被發現於山上虐貓才被捕,判監僅八星期。後來亦有其他偷貓賊出現,現時靠網民和街坊間互相通報監察,盡量保障流浪貓安全。May姐坦言不能期望人人都喜歡流浪貓,認同她餵飼流浪貓的行為,有愛貓之人支持則是「花紅」。財力有限,May姐感言能做到的亦很有限,她試過見到貓兒有口腔問題,卻沒有錢帶牠去洗牙;對於重病的流浪貓,May姐亦多次無能為力,只能在牠們餘下的生命中,盡量滿足牠們的食慾,陪牠們走過最後一程。近年港鐵西港島線通車,多幢「插針樓」於西營盤兀地而起,取代舊唐樓。重建下老店被逼遷,甚至因而結業,區內食肆商店逐漸仕紳化。在社區變幻中,不變的是區內的貓咪狗兒,仍然在小店內、街巷中,以「萌氣」守護一班基層街坊的社區脈絡。【城西關注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社區 動物 貓 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