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斑馬線上的黃絲帶

郵輪的岸上觀光,最大的問題,是匆忙,即使早出晚歸,趕及郵輪開航前回來,最多也只有七八小時,遊巴塞隆拿,肯定不夠。但匆忙也有匆忙的玩法。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滿街都是景點,去到一個有歷史有新聞有爭議的城市,只要細心留意四周,肯定有所收穫。去年底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獨派大勝。西班牙中央政府宣布「加獨」違憲違法,推動者被捕被判,主要領袖更流亡海外。原本以為,經歷一場激烈的政治風波,風暴中心巴塞隆拿會是一片肅殺,但出乎意料,不但沒有任何政治爭鬥的痕迹,反而看到更多我以為應該不會存在的東西。巴塞不少幾層高的老房子,都有歐洲式的窗戶,左右或上下推開,總是擺着開得燦爛、色彩繽紛的盆花,相當雅致。不少房子更有我們叫做騎樓小陽台,也是佈置得甚有品味。在窗戶,在陽台,偶然會見到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的星旗,也有印着「加獨」領袖的肖像,用當地文字或英文寫着「釋放政治犯」,更有象徵獨立運動的黃絲帶,大大小小的掛在陽台的欄杆上,隨風飄揚。在行人道上經過,一個居民在四樓陽台上朝我打招呼,聽不清楚在說什麼,他不停地揮動「加獨」旗幟,向這個東方面孔的遊客,發出明顯的政治信息。我向他揮手示意,他對我微笑點頭。街道上的斑馬線、燈箱、牆壁,也看到很多用噴漆繪畫的黃絲帶,不知是去年公投時留下,還是運動被西班牙視為違憲違法後再加上去,總之,這些民眾抗爭的痕迹,繼續保留,沒有被清洗掉。巴塞隆拿斑馬線上的黃絲帶原封不動,使我不禁想起金鐘「我要真普選」的口號一夜清除。[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07/s00193/text/1530901897850pentoy

詳情

潘麗瓊:校長似學生 學生似校董

各大學學生會借校園作為政治烽火台,愈演愈烈,已經到了終極對決、攤牌的地步。 率先懸掛及張貼「香港獨立」字眼的橫額及海報的中大,已到忍無可忍的地步,由校長沈祖堯要求學生會立即移除校內港獨橫額及海報,否則會主動移除。十間大學校長發表反港獨聯署聲明,並指港獨是違反《基本法》。 這是歷史性轉捩點,一直以來,大學對於學生違法及侮辱性的行為,採取放縱態度,無論是在畢業典禮上舉黃傘、拉標語、對主禮嘉賓不敬,或如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衝擊校委、泄露敏感會議內容,校方都不作紀律處分,反而斬腳趾避沙蟲,寧願改地點開會。 校長龜縮,助長惡霸學生的氣焰。孫悟空大鬧天宮,卻不用付出代價,產生破窗效應,大學生紛紛仿效,令歪風不斷蔓延。 學生站在道德高地,高高在上似校董,沈祖堯向學生會下最後通牒,學生會即罵沈祖堯「愧為校長」, 並警告將不惜一切阻撓移除「港獨」宣傳品,一場校方對學生會的攻防戰,一觸即發。 其實,根據規矩,張貼標語在民主牆上,要向負責管理的學生會具名登記及填上學生證號碼,核實身分,以確保不犯法,及沒有人身攻擊和誹謗。 學生會管理民主牆不善,讓違反一國兩制的港獨標語,或像教大容許冒犯蔡若蓮及劉曉波的字句

詳情

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道理愈辯愈明 在這些討論中,我看不到的,就是各方去考慮一連串與港獨有關的問題:港獨是否完全不可能發生?如果是有可能,會在什麼情况下發生?一個「香港共和國」在軍事、外交、內政、經濟、民生等範疇上又會怎樣?這樣的港獨真的是比我們現有的、被不少香港人視為大不完美的一國兩制好嗎?理性地去較全面思考這些問題是十分重要的,否則大家只會把港獨議題口號化,難以認真地正視有關議題。 當然,反對或支持港獨的人士可能就是不想有這種分析。反對港獨者,或擔心這種分析會勾起各方對議題的興趣,愈說愈接受;支持港獨者,或擔心這種分析會把他們的主張不可行的地方顯現出來。但我相信,道理只會愈辯愈明,港獨與任何東西都是一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有見及此,我會由今天起、隔

詳情

「奴隸們,用血肉做長城」,還要到幾時呢?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寧願我的右手枯萎;我若不記得你,不看你過於我最喜樂的,寧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詩一三七5~6) 「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有福了!耶和華揀選為自產業的,那民有福了!」(詩三十三12) 每年接近六月四日的主日,有教會將之定為「中國主日」,這已是第二十八個年頭了。今主日剛好是6月4日,所以定這日為「中國主日」。 1989年5月,中國發生一場民主運動。當年6月4日,中國領導人使用坦克解放軍鎮壓,這場民主運動被瓦解了,官方至今仍未公佈死傷人數,甚至有人說:「沒死過人!」之後,一連串的搜捕行動,不少參與者被捕入獄。雖然官方沒有公佈死傷人數,但不少父母失去了他們的兒女,有死亡、有被捕失去聯絡、有流放海外。當年香港亦有百多萬市民舉行遊行,抗議中共政權,支持這場民主運動。 事隔二十八年了,不少人雖沒有忘記此事,但覺得追究事件真相已沒大作用,也無法追究。1989年以後出生,今天的年青人,在過去也曾每年參與掉念活動,但因近年來青年人對中國內地政治感到失望,連香港也難以維持「一國兩制」,自己香港也救不了,怎救中國呢?所以紀念沒有意義了。有人認為要爭取「港獨」,亦有人要強調「本土意識

詳情

加泰隆尼亞的命運

加泰隆尼亞,西班牙一個美麗的地區,也是近年越見高調爭取獨立的自治區。最近,加泰隆尼亞國會通過決定,不論西班牙政府是否同意,都會舉行獨立公投。有組織在今年七月進行民調,指超過一半市民都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2010年,加泰隆尼亞議會立法禁止鬥牛。一個多星期前,這項法案被西班牙的最高法院推翻,指鬥牛是西班牙的傳統,維護國家傳統的責任在國家,而加泰隆尼亞的議會作爲地區議會沒有權力通過該法案,因此該法案無效。根據當地報導,加泰隆尼亞人(包括官員和普通市民)對西班牙法庭的判決相當不滿。但不滿是來自對動物權益的關注還是政治原因,則衆説紛紜。據知,加泰隆尼亞自己也有一種追趕牛隻的傳統活動,有時甚至在牛角上綁上火炬,有些動物權益人士指這種活動也是對牛隻殘忍的傳統。那麽,爲什麽加泰隆尼亞人想脫離西班牙獨立成國?一般人都知道加泰隆尼亞以自己的語言(Catalan)和獨特的風俗文化自豪,但是未必知道她也是西班牙的經濟重鎮,是西班牙最有錢的地區。加泰隆尼亞佔西班牙總人口約16%,而GDP佔西班牙整體約四分之一,人均GDP也比四班牙其他地區的平均值為高。加泰隆尼亞上繳的稅收,也自然比其他地區為高。但更重要的是,對於很多加泰隆尼亞人來説,西班牙政府在加泰隆尼亞收取了比其他地區多的稅款,但是把款項的用途重新「洗牌」,其他地區即使生産值比加泰隆尼亞低,也獲得比她更多的國家撥款。換句話說,加泰隆尼亞真正是「為廣大人民服務」。自從西班牙成為了歐豬五國之一後,經濟命題自然成為了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更大的推動力,甚至有很多加泰隆尼亞人認為,他們對其他地區貢獻的程度,已經使加泰隆尼亞的基本公共服務受到影響。由此可見,歷史、文化等等因素,只是影響加泰隆尼亞人身分認同的其中一些因素,真正決定他們命運的是荷包:錢,是很實際的問題。加泰隆尼亞是否能成功獨立,還看西班牙政府的反應,是否只從消極方向單方面宣布加泰隆尼亞國會的決定無效?還是效法與某些地區的做法,與加泰隆尼亞訂立一些稅收協議,從根源減少加泰隆尼亞人的不滿?從加泰隆尼亞看香港的命運,也可以看到一些端倪。現在正是下任特首人選鬧得熱烘烘之時。下一屆的執政者會否採取實際的措施解決香港人的內部矛盾,還是繼續「頭痛醫頭 腳痛醫腳」,一味把社會的紛爭賴到本土派、自決派、港獨派頭上,甚至使用「群眾鬥群眾」的方式挑動更多仇恨?我拭目以待。文:米律師 國際 獨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