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玉子》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了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奉俊昊導演的《玉子》(Okja)從入圍今年康城影展主競賽開始,還未上映(上架?)以前,就先引起極多爭議(如,電影必須在戲院播放之類)── 這是 Netflix 原創電影的第一次。 故事很簡單。從深山小女孩美子(安瑞賢)與從出生就被看成企業生產希望的超級豬(Super Pig)玉子的故事,談到肉食市場,談到資本主義,談到動物解放(沒有簡單的傾向一方)。 電影以「現在」為背景,從2007年開始至2017年,但故事的設計超出了「現在」,容讓故事有更多的發展──單是一隻超級豬的造型,就已經超越現實(製作團隊設計了超過一百份動物初稿);唯獨批判的一部分,卻是指著現今的消費與資本主義的社會,依然有力。 玉子由始至終是跨國企業的產物──超級豬是跨國企業 Mirando 行政總裁Lucy(Tilda Swinton)的計劃,以非基因改造的方法,解決世界糧食問題。超級豬被視為企業計劃的代言,在眾人的注目下,在世界各地成長。然而,撇開宣傳用語,牠的出生,牠的成長,為的是他日成為人類口中的香腸之類的肉食;而過程自然不如企業所宣傳的安全、人性、透明,背後牽涉的是讓人慘不忍睹的對待──

詳情

康城現場:玉子和高達

康城開幕不過四天,出事卻起碼兩次。萬眾矚目的韓國片《玉子》(Okja)周五(19日)早上八時半的傳媒優先場,竟然出現銀幕上下方皆裁掉一截的岔子。離奇的是在觀眾不斷的噓聲下,仍然持續放映了十分鐘才停掉從頭再來,實在是無法原諒的低級錯誤。何況此片由Netflix出品,除韓國外全球皆不作戲院發行,入圍康城競賽早已惹來法國院商的大力抗議,連評審團主席艾慕杜華也被迫開腔,力撐戲院才是電影發行的最佳平台。難怪有陰謀論者相信,這回的「技術故障」可能別有內情;而影展當局也火速發出新聞稿道歉,為事件降溫。該場放映片頭出現Netflix的字樣時,喝倒彩與鼓掌聲此起彼落,蔚為奇觀。 想起《龍貓》 《玉子》本身可說保持奉俊昊的一貫水準,無論特技、動作或人情都處理得有板有眼,但論新意則欠奉。最可觀的自然是「玉子」這隻「超級豬」,在電腦及模型特技結合下栩栩如生天衣無縫,牠和小女孩猶如寵物狗的關係也令人想起《龍貓》。但在《末世列車》這樣跨國合拍的大製作後,奉俊昊已無法回到《韓流怪嚇》那樣純粹的韓式諷喻驚險片了。《玉子》投資更大,Netflix要照顧的是全球市場(儘管奉說絕無限制其創作自由),所以上半部是韓國背景,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