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陣營被刺痛了?

逃亡海外富商郭文貴接受傳媒直播訪問時,再針對王岐山爆出「重磅內幕」,指王的妻子姚明珊及妻妹姚明端擁有美國身分,並當場公開兩人的美國護照號碼及社會安全號碼、住址等資料,稱她們都是六四後移民美國,其父親姚依林當時卻是支持鎮壓學運的政治局常委。 更甚者,他還公開了近年以驚人速度冒起的海航集團神秘大股東貫君的照片,他是一名「80後」。早前英國《金融時報》調查發現,海航76%股權由13名個人持有,其中大股東貫君之前從一名香港印度富商接手海航股份,目前持股29%。郭文貴暗示,貫君與王岐山的養女孫瑤(居於香港)均屬同一政治家族,並稱這一家族掌握的財富高達20萬億人民幣。 必須強調,這些「內幕」全是郭的片面之詞。不過一個原本寂寂無聞商人,卻因為與中共的國安部及公安部負責人的特殊關係,聲稱掌握了中共高層秘密(部分只是他口講而沒佐證),就已弄致滿城風雨,甚至有不少人認為,這些「黑材料」對王岐山造成打擊,令他在今年中共十九大連任政治局常委的機會蒙上陰影(當然也有人認為正因為郭文貴別有用心的污衊,令中共更決心讓王岐山連任)。無論如何這都說明郭的「爆料」對中共政局產生一定影響。 事實上,王岐山陣營被郭文貴刺痛了

詳情

郭文貴事件的四個重點

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盤古會核心、政泉系頭目郭文貴持續揭秘爆料,震撼中外。他的威力,已經超過了早已被中共控制的肖建華,以及早已脫離中共控制但卻鴉雀無聲的令完成,猶如一名仿效斯諾登行徑的流氓大亨。從財新網胡舒立、北京方正集團李友,一路殺到賀國強家族,從傅政華(現任公安部副部長)一路殺到王岐山(中紀委一把手)家族和孟建柱(政法委一把手)家族,還要把習近平搬上檯面,聲稱他是幕後黑手,簡直好戲連場。儘管《美國之音》訪問突被腰斬,但卻無礙郭文貴計劃另行召開全球記者會,打算花上七個小時,力陳2013年至今中共在「人民的名義」下「反腐的真相」,主攻傅政華、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狗咬狗,黑吃黑,郭文貴爆料事件,可能是繼王立軍事件之後,引爆中共高層一系列炸彈的新藥引。大家拭目以待。 一、間諜。《美國之音》內部潛藏中共間諜,涉嫌腰斬郭文貴網上直播。《美國之音》東亞部主任張晶率先發難,在聯繫台長及兩名副台長後,不理會社交媒體主管李肅的反對,突然下令中文部主任龔小夏中斷直播,事後還下令龔小夏、東方、楊晨三人休假。種種跡象顯示,似非自我審查,而是幫黨辦事。我呼籲美國政府必須介入,查明真相,清除匪諜,不要姑息。畢

詳情

王岐山留任有變數?

今年秋季中共十九大的高層人事佈局,最大的變數就是被視為總書記習近平反貪腐主力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去留。去年以來,有關王岐山可能會打破中央有關「(六十)七上(六十)八下」慣例於十九大留任政治局常委的說法,在海內外流傳甚廣,甚至有揣測他會取代李克強出任總理,但現在有迹象顯示,王岐山十九大未必留任,可能循例按時退休。 4留任依據欠說服力 有關王岐山留任的主要依據,一是因內地的反貪腐運動並未大功告成,王岐山或需要留多一屆;二是他的經濟管理能力可幫助中國經濟渡過難關;三是一名官方智囊曾指「七上八下」只是「民間傳說」;四是有猜測他的留任可為習近平5年後二十大連任作鋪墊。 但現在看,王岐山即使留任政治局常委,按資歷其排名只能在習李之後,而中紀委書記排第三位不合法統;同時王不可能既管反貪,又管經濟,他自己也無意取李克強而代之,即使是習近平也無意改變習李體制;七上八下雖非明文規定,但卻屬政治規矩,作為黨鞭,王岐山恐怕不想打破;至於習近平連任與否,由於其核心地位已經確立,實在毋須靠王岐山留任來作鋪墊。 親信紛上位 似退休前安排 近期,王岐山的多名親信紛紛上位,包括剛剛升任甘肅省委書記的林鐸,而曾任王岐山秘

詳情

兩會點評:王岐山為何批「黨政分開」

每年兩會,中紀委書記王岐山都有爆肚發言,他前日在北京團的發言時強調,「在黨的領導下,只有黨政分工、沒有黨政分開」,也令人瞠目結舌。 中共搞「黨政分開」,還是27年前胡耀邦、趙紫陽時代的事,當時,為突顯「黨政分開」,甚至連全國人大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都不入政治局常委,兩任委員長彭真、萬里和兩任政協主席鄧穎超、李先念就都不是政治局常委,中共總書記也不兼任國家主席,而是由元老李先念、楊尚昆出任。但八九六四之後,「黨政分開」就偃旗息鼓,正式開始了黨政交叉任職的模式,並一直延續至今。 如果說當初為此模式辯解的理由之一是西方執政黨領袖也是兼任政府職務的話,今天王岐山說「沒有黨政分開」時,還要加上一句「對此必須旗幟鮮明、理直氣壯」。 為國家監察委「留大禮」 王岐山這番話顯然是在為即將誕生的國家監察委模式解畫,這個將與國務院平級的監察委實際上是為中紀委披上新馬甲,用王岐山的話說,「目的是加強黨對反腐敗工作的統一領導」,「黨既要加強對自身的監督,又要實現對國家機器的監督」。雖然一般相信,今秋十九大,王岐山即使留任政治局常委,也不會連任中紀委書記並出任首位監察委主任,但這顯然是他留給繼任人的一份大禮。 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