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丟臉那麼簡單?

香港將近回歸二十周年,相繼有關於《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研討會舉行,有些言論真是令香港社會「大開眼界」。 上月底,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在紀念《基本法》頒布二十七周年研討會上,指出一國兩制前無古人,是一場偉大的試驗,「既然是實驗,就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敗;但一旦失敗,國家的損失是面子,香港的損失是裏子、是全部;因此,對香港而言,一國兩制是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按照王部長的說法,似乎一國兩制的成功與否,對國家而言,並不是怎樣重要的一回事。然而,其言論真的能代表中央嗎?須知國家對香港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政策,乃是透過國際協議《聯合聲明》所訂定,一旦失敗,亦即是中央政府無法履行在《聯合聲明》許下的承諾,這不單止是國家以至領導人損失面子,亦肯定會破壞國家在國際社會上的誠信。對於國家正積極推展的一帶一路,這根本是搞破壞。所以說,如一國兩制真的是失敗,那對國家絕對是百害而無一利。 一四年,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打算組團訪港,調查《聯合聲明》在港的執行情况,但遭到北京的強烈反對,據稱中國駐英副大使曾向委員會主席明確地指出,《聯合聲明》已經失效。事件爆出後,有議員在立法會提出相關質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

詳情

誰令香港原地踏步?

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教授日前參加研討會時表示未來5年香港不適合重啟政改,並希望香港好好用5年時間先改善民生經濟的問題。一些反對派人士立即反駁稱:香港推行政改是國策,不是王一人說了算。 不錯,在香港推行政制改革,應否及能否推行政制改革,邁向普選的目標,非王振民一人說了算;但若反對派因此而變成「鴕鳥」,只顧一味否定王的意見的影響及重要性,那就是無知。王振民的意見至少反映一批熟悉香港問題、具有影響力的內地官員的意見。大家應該要問,為何今天這些專家有這樣的觀察、分析甚至結論? 筆者倒認為王振民的意見有高度參考價值:若香港的反對派還不對他們過往爭取的內容、方向以至手法作出徹底檢討的話,香港政改之路,遙遙無期。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規定任何政改方案,最後必須經過香港政府、全體立法會議員三分之二絕對多數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批准或備案。而《基本法》第45條及第68條寫明政改要「循序漸進」,並要根據香港「實際情況」進行。回歸以來,香港政府曾經提出過3次政改,分別是2005年、2010年及2015年。3次嘗試中,只有2010年成功,當中是因為有部分泛民議員同意方案,令立法會可以獲得絕對(三分之二)的

詳情

黨國螺絲釘王振民

4月28日,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表示:香港仍有一小撮人「不願意面對香港回歸祖國的基本現實」,「全世界辱罵中國最多的不是美國、歐洲或其他地方,而是在香港」。他強調國家無需「適應香港」,反而是香港人應該嘗試理解「國家的邏輯和道理」,並且要對中國制度有「敬畏之心」,不要天天想推翻國家制度。 試問:對於佔領自己家園的綁匪和瘋漢,大家怎會沒有畏懼之心?另外,何處會是責罵瘋漢最激烈的地方?當然就是人質遭受瘋漢禁錮的地方:香港,而不是冷眼在場外看綁架實錄的美國、歐洲!這是基本常識,何必大驚小怪?此外,所謂國家的邏輯和道理,只不過是丁蟹的邏輯和道理,香港人早就理解了。綁匪當然不會適應人質,但至少人質不要變成綁匪的幫兇,不要樂於繼續被綁架。 4月29日,王振民繼續大放厥詞:香港的高度自治「絕對不能危及國家統一」,不能讓國家感覺到因「兩制」而帶來「一國」很大麻煩,不能無視「一國」的存在,必須接受「國家主權和全面管治權」,千萬不要「消費中央的誠心誠意」。他說「國家就像一條大船,而香港就是船的某個部件,如果部件出現問題、船進水,便會威脅整船人的安全」,而近年有港獨人士進入建制和學校,令國家「感到心寒」,將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