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王維基的公開信

親愛的王維基先生,本人向來欣賞你的美式進取、港式務實,以及推擴本土文化的心志。知道你參選,作為港島區選民的我,除想過投票給你,更認真地考慮過加入你的競選義工團,助你當選,為議會帶來新氣象。然而,當小弟拜讀過你的「百頁特首參選政綱」後(誤),發現你竟支持「袋住先」﹗X街﹗有冇搞X錯……對不起,我平時很少說粗口,先陪個不是。但請你明白「袋住先」三個字,實在難聽過粗口,百倍﹗曾經我們在金鐘渡過79日、吃過催淚彈、熬過警棍、佔領了全宇宙最強軍隊旁邊的馬路,為的只有三個字:「真普選」。但Ricky你竟叫我們袋住先?試問怎對得起曾經支持佔中的37.8%香港人(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2014)?OK Fine!若你說這是發展過程,不能一步登天,但請問香港人要袋多久?一屆?兩屆?頂盡三屆好不好?15年之後,羅冠聰40未滿,小弟我約50,而Ricky你約70。香港男性平均壽命為81.24歲(日本厚生勞動省,2016),即羅冠聰仍有約40年命,我有30,Ricky你有10年(李超人88歲仍精神奕奕)。喂阿哥,15年後到底香港人是享受真民主的成果,抑或忍受假普選的荒謬,甚至承受另一個689的摧殘,就.看.今.天。你不支持港獨,但村民唔係咁諗,有17%香港人支持香港獨立(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2016)。若在立法會選舉中某名單得票17%,分分鐘可以送兩位候選人入會。這數字相信在97主權移交時,甚至數年前都難以想像。但今時今日,大勢所趨,香港人被逼上梁山。對於「假普選」,香港人絕不能接受﹗想阻止港獨,方法只有一個,就是貨真價實的民主選舉。香港人要的,是真正代表香港利益的特首,而非時刻向中央獻媚的傀儡政權,你懂的。我相信你的實幹和熱誠,但若你要說服我們支持「袋住先」,最起碼在你的政綱中應明言「真普選時間表」,並承諾在當選後(甚至落選)你會為為香港抗爭到底。否則,我這微微微小的一票,絕不會投給你﹗謝謝閱讀。香港人胡世君敬上作者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本文非競選廣告)王維基參選了立法會港島選區,其他已報名出選區的名單,包括鄭錦滿、許智峯、葉劉淑儀、郭偉强、張國鈞、羅冠聰、司馬文、陳淑莊、沈志超、黃梓謙、劉嘉鴻、何秀蘭、詹培忠、徐子見及賴綺雯 。 2016立法會選舉 王維基

詳情

民調中為何葉劉淑儀的支持度那麼高?王維基有無「溝淡」葉劉淑儀票源?

今個星期公佈港大民調,其中我認識不少朋友都有一個疑問:為何葉劉淑儀的支持度比上一屆高出這麼多?部份認識的朋友認為王維基應該會「溝淡」葉劉淑儀的票源,故此他們質疑這次調查的可信程度。其實港大民調今次有即刻公佈原始數據,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應該更深入研究有關數據,看看這次民調數據對我們有什麼的啟示。不同陣營如何選擇候選人?葉劉淑儀能得到什麼人的支持?什麼人會支持葉劉淑儀?不同陣營的支持者如何選擇候選人?港大民調今次調查有詢問受訪者的政治傾向,題目要求受訪者回答其政治傾向是偏向民主派、中間派、建制派、政治中立或其他派別。值得注意的是今次港大調查並沒有給予本土派這個政治傾向選項給予受訪者選擇,故此這次調查未必能直接反映本土派的投票取向。數據經過整理後便能製成以下的列表。有了這個數據表,我們便可以比較港島區不同名單在不同政治傾向的受訪者之支持程度。由於「政治中立」的受訪者以及「中間派」受訪者的立場較為相近,為簡化數據,這次分析中我將兩批受訪者合併成一個類別,以方便分析不同政治傾向的受訪者的投票取向。(為了方便顯示數據,本列表只列出較重要的數據。如果想觀看完整的數據列表,請點擊這裏。)從港大民調數據可以見到,葉劉淑儀無論在建制派和中間派之中都佔有很大的優勢。其中在建制派方面,有接近一半的建制派受訪者表示他們會在立法會選舉中支持葉劉淑儀名單,比例上葉劉淑儀名單比傳統建制派如民建聯張國鈞名單多近一倍的支持度。如果張國鈞的名單加上鐘樹根和工聯會名單的支持度,葉劉淑儀的名單也遠遠拋離傳統建制派的名單。至於在中間派方面,葉劉淑儀名單也佔有優勢。當大家以為王維基的參選會將葉劉淑儀的中間派支持者吸走,民調卻顯示葉劉淑儀仍得到很多中間派選民支持。有近三成自稱中間派既選民會傾向支持葉太。始乎王維基對葉劉淑儀的影響不是很大。王維基影響了誰?王維基的參選好像沒有對葉劉淑儀產生太大的威脅,那王維基的參選吸走了什麼的支持者?單從這一次的民調來看,王維基吸走的是民主派的支持者多於中間派的支持者。從民調數據中反映,王維基在自稱中間派的選民中只得到一成三的選民支持,遠遠少於葉劉淑儀。相反,在民主派的支持者中王維基可以得到一成二的選民的支持,在民主派的支持度緊接何秀蘭名單,更高於民主黨許智峯名單。這足以反映王維基吸走了不少民主派的票源。王維基始乎影響民主派多於影響葉劉淑儀等獨立建制派。那港島區選民政治傾向的比例是怎樣?從下圖中可見,表示自己是傾向中間派/政治中立的選民接近一半,而自稱民主派的選民只得三成三,而自稱建制派的選民只得一成二左右。在港島區,自稱民主派和中間派的選民還是較多,故此這些選民如何選擇候選人足以影響港島區的選情。綜合以上分析,可見葉劉淑儀在今次民調支持度這麼高是因為: 王維基雖然吸走部份中間派和沒有明顯政治傾向/政治中立的支持者,但這並沒有影響葉劉淑儀在這些領域的領先地位。王維基的參選反而影響了民主派的選情。 葉太在建制方面的支持也很強,遠高於民建聯和工聯會的名單。明顯葉太在建制派中得多很強大的支持。然而,葉太在建制派的支持會否是因為其高知名度而致?開始選舉期後,這些票還會不會投給葉劉淑儀?當然上述的想法仍然有很多盲點:例如這一次我把民調數據分拆成比較不同政治傾向選民,其分析會令到民調的誤差倍大。故此,這篇文章只是對民調數據較為表面既陳述,要確切地了解現在的選舉情況,我們需要更多的民調數據才可以更能詮釋現時的選舉情況。(如果想了解更多如何去詮釋民調,可以參考FiveThirtyEight關於如何詮釋民調的文章。 )另一方面,我們亦可以預料進入選舉期後其民意轉向可能會變得很快,只得這次民調數據實在不能預計9月4號當日的情況。故此要能夠將準確去了解立法會選舉的形勢,也要靠多些民調機構進行滾筒民調,以得到更多數據才能更能分析民意及民意在這段時間的變化。由於接近選舉,最後當然也要利申:當然,這一篇文絶對只是想分析選舉數據而非建議大家應該投那一個候選人。故此最後也應該引導大家去看直至今日為止政府所公佈的己報名參選名單。如果想知道那一個人己經登記參選,可以參考一下這個選管會的網頁。(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2016立法會選舉 王維基 葉劉淑儀

詳情

反王維基即是反梁振英

觀王維基的參選政綱,對比梁振英這幾年在香港的所作所為,兩者根本上沒有分別。傳媒廣泛報導了王維基的幾項政綱重點,包括:接受政改「袋住先」、支持高鐵三跑、認同郊野公園建屋。我都不用再去細看王維基其他選舉文宣了,單看這幾點,已令我感到,王維基的政策態度上,跟梁振英完全一致。近年比較有標誌性的大型社會運動,當數反高鐵事件。反高鐵事件造就所謂「八十後運動」,啟發很多年青人關心政治和參與公共事務。高鐵的落實,雖在梁振英上任之前,但梁振英上任後變本加厲。高鐵經常超支,梁振英政府都強硬地要求立法會不斷推過追加撥款。此外,在空域問題未解決,實質效益成疑的情況下,梁振英政府又再一次推出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方案,虛耗民脂民膏。至於梁振英政府推出政改爛方案,並不斷以「袋住先」為口號,企圖洗腦讓市民接受。正正就是因為有大批市民不滿這個政改爛方案,以及政府要求人「袋住先」的態度,才爆發出歷時多日的「佔領運動」,至今大家仍歷歷在目,很多後遺症仍然蔓延至今。藝人何韻詩就是因為曾經積極參與「佔領運動」而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而遭封殺,才衍生出近日的Lancome事件。對於認同「袋住先」的王維基,作為港島區的選民,何韻詩竟說「仍在觀望中」是否投票給王維基,邏輯上是很怪的。一個反對政改爛方案、曾經參與或認同「佔領運動」的人,想都不想用,一定堅決不投「袋住先」候選人。至於郊野公園建屋問題,我在《驅狼迎虎》一文亦詳細討論了。我要指出一點,主張郊野公園建屋,就等如支持繼續以謊言治港。「土地不足」是梁振政時常掛在唇邊的謊言,用來掩飾政府沒有做好土地和人口規劃的荒謬,並製造假象,我們逼不得已動用郊野公園土地建屋,解決市民住屋需要。現在香港很多農地及綜地被人亂丟泥土,政府都不顧了,發展郊野公園更加後患無窮,水塘集水區必被破壞,全香港市民置身於欠缺食水的危機之中。考慮發展郊野公園,並非「社會有不同出路,大家參詳一下啦」的問題!提倡發展郊野公園,就跟梁振英一模一樣,因私而忘公,用謊言迷惑市民,令絕大部分市民的生命受威脅,這樣的立法會候選人,我們怎能支持?我都不用跟你討論甚麼「爭取換人 vs 爭取制度改革」的問題。我單以換人角度去講,即使王維基口頭上說要換走梁振英,但從政策態度上,王維基根本與梁振英沒有分別。所以邏輯道理十分簡單,如果你反對梁振英連任特首,你就要反對王維基出選立法會。在「決戰689」,要求換特首的大氣候下,反王維基即是反梁振英。 立法會 2016立法會選舉 王維基

詳情

我們不會投票給王維基

昨天,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宣布, 出戰9月立法會港島區直選。 他決定要站出來參選,需要莫大的勇氣和決心。 正如他所說,他有金錢,他有聲望,他有能力。 的確,他可以一世無憂,亦不需要這樣做。 就此,王維基值得一些掌聲。 然而,作為港島區非建制派的選民,我們肯定我絕對不會投給王維基。原因如下:第一,王維基支持「袋住先」。 他說這會容許曾俊華或曾鈺成在2017年參選特首挑戰梁振英。 我們也不喜歡梁振英。 但我們也肯定不會為了換走一個人而接受並合理化一個可能延續千秋萬代的壞制度! 雖然王生說這個制度不會一成不變,並承諾繼續完善制度,但他是否肯定這個「袋住先」的制度可以改變?而即使該制度確實可以改變,又是否肯定能按他所想的方向改變? 至今,無論香港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都未有承諾過「袋住先」的方案是有改善的空間,更遑論改革制度的方法、時間表和條件。 有誰能夠保證於5年後,中央政府不會突然宣布因「普選已經落實」、中央已履行在《基本法》下的普選承諾,而毋須再修改選舉制度?第二,王維基如何說服大家相信他能比公民黨、民主黨、自由黨等政黨組織更勝任推動其支持的政策? 雖然上述政黨推動政策的成效有待商榷,但至少在 (一) 與香港及內地政府就各議題上的溝通,以及 (二) 作為政黨、政治人物、立法會議員及政策制訂者兩方面,這些政黨比王生多了十、二十甚至三十多年的經驗。 王生有類似的經驗嗎? 我們相信王生是聰明、勤奮和具有說服力的人。 但作為商界翹楚,他應該深明經驗的重要性。第三,王維基為何認為他支持或構思的政策能夠實現? 現實是,即使一位議員如何高調和拼命,他仍只是立法會中的其中一票,孤掌難鳴。 陳方安生和鄭經翰也曾是矚目的立法會議員,但作為一位獨立議員,他/她在議會中所能做到的有幾多?現實是只有議席多的政黨,例如公民黨或民主黨的聲音 (兩黨在現屆立法會各有6席),才相對獲政府正視。更遑論過往即使各泛民大黨聯手投票或「拉布」,有時也難以阻止建制派粗暴的大多數。最後,王維基在公共事務上有何往績?他說他支持真普選,但今年除外過去的11年的7月1號,當我們冒著日曬雨淋遊行表達訴求的時候,他在哪裏? 當我們忍受催淚氣體、被打到頭破血流、在街頭露宿79日去爭取真普選的時候,他在哪裏?當我們在香港各區日以繼夜擺街站、向街坊宣傳的時候,他在哪裏? 一句講到尾,他並沒有與市民 (至少沒有和認同及支持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市民) 同行。 他表示支持改良 TSA。 當那些家長全力爭取改良TSA的時候,他在哪裏? 就全民退休保障,他建議實施寬鬆審查機制。 就高鐵超支,他表示要追究和問責。 但當以往有市民請願表達上述訴求的時候,他在哪裏?必然還有更多更多理由。但以上眾多理由,任何一個已經足夠。當然,王生比任何一名建制派候選人都優勝,所以如果你原本想投票給葉劉淑儀但現在在考慮王生,我們也十分支持。但作為港島區非建制派選民,我們不會投票給王維基。就是這麼簡單。文:何俊康、戴一璐 @ 法政匯思 2016立法會選舉 王維基

詳情

ABC?天真的「魔童」

「魔童」王維基正式宣布參選。有關王維基的其他政綱在此不述,只評論他的最主要政綱─「倒梁」。王維基明言,「是次立法會選舉不想區分泛民或建制派,欲以「保梁」及「反梁」區分派別,如其他界別有共同「反梁」理念,均可互相合作,並希望「反梁派」可在70個議席中取得一半,即35席或以上,並指結果或會影響下年的特首選舉。」的確,政綱十分引人注目,梁作為香港現時的「頭號敵人」,假若他被拉下台,相信不少港人皆會大呼痛快。然而,王維基的想法能否在真正現實中付諸實行呢?首先,筆者並不明白為何35席或以上的「反梁派」可以有效「倒梁」。眾所周知,現時特首選舉已淪為中共欽點的一場遊戲。加上特首的選票不在立法會議員的手中,35名「倒梁派」又如何影響特首選舉的結果?是民意施壓?雨傘運動參與人數在香港史上空前絕後,並包圍政府總部足足79天,梁振英還不是繼續穩坐香港權力的最高寶座嗎?另一方面,要得到35席或以上,必要集合泛民與建制中的「倒梁派」。可是,王維基又如何能成功拉攏建制派內部「倒梁」分子的支持呢?建制派議員雖然有時存在分歧,但大體上還是向中共效忠。假若中共鐵定要梁振英連任,部份口稱「倒梁」的建制派又有沒有勇氣「企硬」?這問題的答案實在顯然易見。筆者深知王維基是真誠為香港,只是,他太天真了。他的天真在於還在妄想自己可以把時鐘撥回到梁振英上任前的香港:只要梁振英下台,一切就可回復正常。可是,董建華、曾蔭權治下的香港,難道又值得我們嚮往嗎?王維基的說法就好像自己乘坐時光機回到1966年的香港,提議港英政府不要容許天星小輪加價「斗零」,因為這一定會觸發一場騷動。然而,你我皆知,引起這場運動的並不是那「斗零」,而是那風光繁華背後的社會矛盾。在此情況下,梁振英的出現其實只是一個導火線。梁振英這個「斗零」所代表的,是背後中國對香港的無理干涉、北京對一國兩制的公然踐踏。就算王維基先生能夠成功「倒梁」、甚至重啟政改,但是這只是「換湯不換藥」。社會分歧依舊、撕裂會繼續出現,因為歷史不能重頭再來,而港人將繼續活在赤共的陰霾下。文:無名指 梁振英 2016立法會選舉 王維基

詳情

黎明與王維基給我們的啟示

娛樂圈是個有趣的世界。有誰會想到,一塊不合規格的防火布,一個空前的公關危機,竟然會讓黎明重新成為最炙手可熱的潮流指標。但是,當眾人驚歎黎先生的公關技巧和迅速反應,然後把他捧上天時,危險的警號正在悄悄響起——香港人正在極速習慣荒謬,香港人對香港的要求正在急劇下降中。試想一下,黎明其實都做了什麼?他不過是在給予正常的反應而已。事情搞砸了,立刻誠實道歉,承擔責任,本來就是正常的做法、基本的道德。我們小時候,都讀過華盛頓斬櫻桃樹的故事吧?可怕的是,什麼時候開始,「誠實」兩字已經變成不可多得的高尚情操了。謊言作常態 誠實成高尚當然,這並不是黎明的錯,甚至也不是香港人的錯,只是我們大概都累壞了。香港人看得太多每天說謊的官員、不停卸責的政府,荒謬絕倫,無日無之。疲勞轟炸的結果是,我們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自我閹割着。我們不知不覺地下降了本來的標準和要求,下意識地讓自己習慣荒謬,讓日子變得似乎沒那麼難過。於是我們慢慢的習慣了說謊的社會常態,然後當我們突然發現,原來還有黎明這種正常的公眾人物存在時,才會深感驚為天人。大家都說「撐黎明開誠布公」,也有人說「撐食環署公正執法」。這是何其危險的癥兆。你的孩子準時交功課,你會不會「撐孩子」?醫院的醫生護士不收紅包,你會不會「撐醫生」?不會。因為交功課、不受賄,都只不過是常態,沒什麼好撐的。我們覺得要「撐黎明」,就是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撒謊、卸責,視之為常態,然後自我閹割了基本的道德標準。這不是十分危險嗎?可是,繼黎明公關事件後,另一輪更可怕的自我閹割的事例,剛剛就出現在香港人的面前了。王維基高調宣布考慮參選立法會,公開宣稱其政綱為「ABC」,即「Anyone but CY」。甚至連梁家傑也對張德江說「香港今天的困境,我們所面對的困局,其實梁振英是罪魁禍首」,表示撤換特首就是當前要務云云。彷彿,整個政商界都視梁振英為香港唯一的問題所在;彷彿大家都認為,只要解決了梁振英,就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甚至是,彷彿為了達到撤換梁振英的目標,香港人應當不惜付上任何代價。事實上,「Anyone but CY」一說,可笑復可悲。因為其實我們一直都知道,制度的問題遠比人選的問題重要。欽點作常態 換人即開恩本着「Anyone but CY」的原則,倘若他朝有日北大人決定放棄梁振英,轉而欽點葉劉淑儀為下任特首,我們是否就應該歡騰慶祝?難道,即使葉劉上台後隨即重推23條立法,港人依然要為着不用再看見面目可憎的梁振英而感恩戴德、叩謝天恩?非也。其實,打從雨傘運動以來,香港人大聲疾呼的都是「我要真普選」,而絕不是「我要換特首」。因為我們都清楚明白,唯有制度上的公義才能夠拯救香港。但今時今日,港人對民主的渴求居然會被矮化成「梁振英下台」5字。而不少普羅大眾竟然都對王維基如此低水平的出選政綱異常受落,正正就是因為我們已經無意識地,自我閹割了對民主的想像和憧憬了。梁振英僭居特首之位4年以來倒行逆施,港人歷盡滄桑,無不恨之入骨。我們都太想梁振英下台了,甚至讓怨懟給衝昏了頭腦,因而本末倒置,放棄了對民主的渴望,也忘記了民主制度的重要性,退而求其次,只求皇恩浩蕩,換了個主子,就心滿意足了。我們以「梁振英下台」為首要任務,就是因為我們已經默認了欽點、內定,視之為常態,然後自我閹割了當初對民主制度的追求。這不是十分可悲嗎?初衷豈能忘 港人當自持當年我們對董建華不滿,但當更不堪的曾蔭權上場,我們竟然又懷念「老董」了;我們對曾蔭權不滿,但當更不堪的梁振英上場,我們又懷念「貪曾」了。特首施政明明一屆不如一屆,而我們作為溫水中的青蛙,卻竟然會懷念數分鐘前的水溫。試想像,未來我們竟然要懷念梁振英這廝,那將會是一個多麼恐怖的光景。放棄對民主制度的追求(或者視之為次要),只會協助換屆後的政府成功騙取谷底反彈的民意蜜月期,然後我們又會再眼巴巴的看着不必接受人民監督的政府,在權力面前極速腐化,然後我們會再懷念上一任特首,永劫輪迴。然後香港就會在這輪迴之中,逐步淪落。所以要守護香港的第一步,就是要守護我們對民主的訴求和標準,切莫自我閹割。面對荒謬的狂潮,我們必須小心翼翼,堅毅自持。時刻緊記,我們追求的是民主制度的建立,而不是執著於特首的人選為何。如果面對暴君,黎民百姓就得望天打卦,祈求賢君降臨,換了特首而不改制度,那根本就是封建時代的思維。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滿清已經是105年前的事了。物換星移,蔡英文總統也剛剛宣誓就職了。香港沒理由為了梁振英,走回封建的舊路吧?原文載於2016年5月25日《明報》觀點版 黎明 王維基

詳情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如果要為王維基寫一個劇

第一場時:2016年5月11日下午地:金鐘某酒店不足二百呎的貴賓房人:王維基、八十名記者△數十名記者拿着攝影機、相機,擠在兩呎見方的枱前△枱上堆滿不同傳媒的咪、錄音筆,有人架起手機直播△王維基站在咪後,面色繃緊,閃光燈閃過不停王維基:如果我考慮出嚟競選立法會嘅議員的話,其實我只係得一個目的,我希望藉着我踏入立法會,作為一個立法會議員,我可以聯繫到香港各階層嘅人士,向世界發聲,話畀全世界人聽,我哋香港人,係值得有一個更加誠實嘅特首。若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果真於六月出戰立法會,這部《選戰》的第一幕劇本,大概就是如此。上星期,陳志雲上午在商台爆出王有意參選,下午他就開記者會說「正考慮」參選立法會,下月初將公布是否出戰,唯一目標是換特首,恰是張德江訪港前夕。旁觀者覺得有心安排,但他笑稱是被陳志雲爆料才臨時開記者會:「你睇間房咁細,啲行家咁逼就知啦!」時空來到記者會數日後,青衣城商場對開海旁。記者與王維基坐在長椅上談了兩小時。選青衣,因他要求不要再拍港視辦公室,沒新意。商場的咖啡店滿座,他提議坐在海旁。訪問中途下起微雨,就起身找張有上蓋的長椅繼續聊,「落大雨先入返去,頭先經過,有間餐廳無乜人」。着重細節、隨機應變、永遠有Plan B,沒大老闆的架子,卻有種張揚自信,語速極快,記者沒問完問題,他已開始答,問及換特首的困難,直言「對唔住, 但我覺得我有能力做到」。這個人,本身已充滿戲劇張力。翻出其經歴, 1993年成為自由黨創黨黨員,1998年退黨,同年角逐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因持加拿大籍放棄出選,但於上兩屆特首選舉高票當選選委,並於2008至2013年任浙江省政協委員。其實,他的社會參與,要追溯到1981年的中文大學學生會。當年被中學同學何安達(曾蔭權年代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拉「上莊」,擔任第十一屆中大學生會「群育」一職。參與社會之餘,王維基亦善於平衡團體及個人利益。「莊友」陳健民教授以「Marketing奇才」形容他:「以前學生會都比較紅,講關心祖國同學都唔會理,但佢覺得最重要係同同學建立關係,做啲嘢受歡迎。以前我哋只會放中國電影,佢係第一個話要放徐克(的電影),賣好平嘅飛,好多人排隊!以前大學生都看不起流行文化,不會帶入校園的嘛!」但在康樂活動以外,王維基也試過為反對改學制「四變三」,帶同學躺在校長馬臨的車底,阻止他離開示威現場。同學貼大字報討論校政,他是在大字報上批注的知名評論家。其他「莊友」還有醫管局高層區結成;當屆會長是張結鳳,後來投身傳媒,採訪六四時於北京中槍受傷。生意人不應從政?大一時,曾為會務缺席考試,掛了物理科,但坦言有計算過不影響升班才做,「所以我覺得我係一個從頭至尾都係會睇唔同嘢嘅人」。但若從政,與商人利益會否有所衝突?他連珠炮發:「近呢幾日覺得,咁得意嘅你哋,做生意嘅人就好似唔應該從政,做生意嘅人呢,就唔應該關心社會嘅,做生意嘅人呢,就全部都係衰人嚟嘅,嗰啲人呢就係要揸盡呢個社會。」他說,李嘉誠曾表示後悔自己沒有從政,「我一路都覺得佢講真話嘅,佢一路都係我好respect嘅人,喺呢一兩年『鄧』句咁嘅說話出嚟,我諗都係從心而發。我覺得係因為香港的政制令好多生意人覺得嘥時間,你用時間走進政治制度,又做唔到嘢,無回報。不是說金錢回報,而是改變不到社會,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他解釋,現時立法會不如美國般會形成執政黨,「最多是做七十分之一,喺度發聲,對大部分人來說發聲做乜,我要有權力去改變社會嘛」。一月尾,他接受訪問,說因無法改變社會而放棄選立法會。記者追問,現在以七十分之一的力量換特首,條路咪好崎嶇?他頓了一頓,「細路女,人生的路,條條路都係崎嶇㗎喇!」又憶述創辦城市電訊時,無人覺得他可以參與建設海底電纜由香港經日本去美國。不想香港重蹈六七暴動雨傘運動時,他撰文解釋未能應邀為罷課站台,是因肩負三百間商戶的合作包袱。一月受訪,他說過「I am not nobody」,講話會付代價,寧不談政治。「香港有幾多人,把口有志氣而又有行動的?我覺得冇囉!所以,大家乖乖哋啦!」記者多次引述舊訪問,追問改變想法的原因,而哪一家傳媒,哪一位記者,何時做訪問,他都說得出。「那個訪問是在年初一前做的,我星期三(記者會)都有講,如香港社會的發展按過往四年軌迹咁行,嗰個分裂的程度,絕望的程度——現在係去到絕望嘛,啲人。一絕望就無,就同你死過。」意思是年初一掟磚很絕望?「當你去到某刻,會做啲好激嘅嘢,掟磚?點止掟磚,點可能只係掟磚!(我們永不知道會去到幾盡?)而我好擔心。再唔拉佢落來,其實係會好危險,我唔想香港再重蹈當年六七暴動,我覺得承受唔起,亦唔需要香港來承受,我唔想見到有人死。」就算進入體制,遊戲規則依舊不變。「第一,我考慮中。真的入到,我一定有我的想法。有一啲我的秘密武器又好,game plan又好。」他說花四年進入議會犧牲很大,「我梗係諗咗一啲嘢,嗰啲嘢係可行嘅,做到嘅,會拉到佢落馬嘅,我先至會考慮行呢步」。追問秘密武器是什麼,他就不說話了,抿着嘴,但笑搖頭。「話明秘密武器,點會話畀你聽,講咗就唔係秘密。」「拉梁下台比以前易」「花四年就能拉梁振英下台?」「四年?不用,當然係半年就拉佢落台,三月之嘛,最多咪做到六月三十號。(2017年特首選舉將於三月舉行,如梁未能連任,任期將於六月三十日結束)」繞了一圈,「我真係唔可以講(秘密武器),but put it this way,依家同半年前,大家覺得拉佢落台的難度,依家相對係,好似有一絲、一絲的希望」。王維基做事都有備而來,他研究了無綫二十五部最高收視的劇集,才去挖角請編劇、監製;98年參選立法會,探訪選民摸門釘,會以即影即有相機拍下「到此一遊」照,請來台灣偶像唐禹哲演出港視劇集,知道唐愛滑浪,特意送衝浪板給他。記者好奇,單是旺角一夜,足以令他由叫人「乖乖哋」,到高呼「換特首」?他反問:「哈,點解劉慧卿做記者,做做下記者之後,走去從政你又唔去question佢呢?」我不死心:「可是你說你是『純潔商人』,同政治無關?」「喺嗰件事上我係個噃,喺公司的角色,as 一個公司的主席,一個chairman或者一個founder,我run個business我就係confine喺嗰度之嘛,咁呢句說話依家都啱㗎,咁但係我有放工時間㗎嘛,我有權,我有放工時間做我……鍾意學攝影又好,鍾意學游水又好做運動員又好,呢個係我自己嘅事嚟。」「北京不想事事管」「嗰件事(港視)有好多background,因為香港人好多時就話,唏大陸咩都管,其實呢,我唔覺得北京咩都想管香港,係呢度啲人成日都覺得自己,好鬼自大。」他說北京要忙着管西藏、疆獨問題,「香港人又覺得,好似以為人哋成日管你,其實人哋唔係囉,要管你嗰個係特首咋」。訪問在17日進行,三天後(20日),他於陳志雲主持的商台節目中表示,得到「可靠消息來源」,相信當時從無綫挖走太多人,無綫高層上京「告狀」致港視失牌。訪問期間,有老伯認出他,上前說:「我支持你,梁振英搞到香港無啖好食,一於拉佢落來!」王維基笑說多謝。但換走了梁,繼任人也可能推廿三條、國教,可能梁振英只是中央的棋子?他答得斬釘截鐵,神情極肯定:「呢個係你估,我就話畀你聽,你錯嘞!(你覺得唔係?)梗係唔係啦,梗係唔係啦!(點解?)無得解,唔係就唔係啦,邊有得解啫?(咁你都會有你的原因?)我梗係有我嘅認知,話畀你知唔係啦。(可否分享?)分享唔到㗎。」「等埋發叔」與西環何干?記者問:「上次的等埋發叔事件,建制派要看西環頭是政治現實,是否換走CY,接任人就不用看西環頭?」「點解你覺得等埋發叔是睇西環頭?(佢哋要一致,而……)要一致,同西環有何關係?一致之嘛,同泛民話要等埋湯家驊先選、等埋阿李卓人先選,咁你話,要等埋李卓人呀,就係美國領事館指使你!就唔make sense,件事完全唔logical喎!」「有說你是西環派來『鎅』泛民的票?」他大笑:「你問下許智峯驚啲定葉劉驚啲?」他估計,許今屆最少有三萬票。「葉劉只得三萬零二百幾票,你話我鎅邊個吖?」他又反駁,傘兵的選民不會投給他。「換特首真的有用?」「梗係有!」他說,換特首,才能為香港建立好的「制度」,「今日泛民,何秀蘭出嚟都話畀你聽,撤換特首,重啟政改」。自上周記者會後,各方都好奇他為何突然有意參選,重看其經歷,並非無迹可尋,只是其政治立場如何,「劇本」是什麼,是否與前自由黨黨友田北俊提出「換特首」的「開明建制」路線類近?魔童主演的《選戰》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我們拭目以待。後記﹕王維基的《選戰》這訪問本是人物專訪,但參選的議題太重要,繞著政治談了太多。其實,若要為王維基寫一個劇,《選戰》應只是其中一個單元,此外還有《電視風雲》和《電訊魔童》等。筆者最喜歡的單元,是《生有限,活無限》。王維基說,中二時已看存在主義哲學家尼采寫的《上帝之死》,「我不相信有靈魂,肉身以外,無一啲嘢other than我這肉身以外存在,這幾十年,短短在這空間裡面就是全部」。曾任城電董事的陳健民教授說,王維基喜歡做實業。訪問中,他多次講「對唔住」,但接下來的一句都不無自滿:「你剛才走路時有沒有留意,有個香港寬頻的『街井』,你係留咗痕迹在地下,(指着對面荃灣華人永遠墳場)我們at the end of the day,大家都係喺嗰度。對唔住,我同你不同,不是因我有錢過你,而是因為有些事情留咗痕,做咗啲嘢留左喺社會度。賺錢大家都要賺,但做到啲嘢的感覺好強。」■問:黃熙麗,《星期日生活》記者,當過編劇,若晚點轉行,或許就成為港視人。旁觀電視風雲尚未落幕,真人版《選戰》(或許)又將上映。若要為王維基寫一部劇集,不怕情節不夠峰迴路轉,只恐不知鋪排哪一集才是劇情高潮。■答:王維基,人稱魔童,自言喜歡「搞事」。創辦城市電訊,由引入廉價長途電話,到鋪設寬頻光纖,一再演出「打倒巨人歌利亞」的戲碼。前年香港電視失落免費電視牌,流動廣播制式又不獲港府認可,卻不斷「無限復活」,再接再厲申請發牌,結果未知。最近又「搞事」說有意參選立法會,目標只得一個:「Anyone but CY」。原文載於2016年5月22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6立法會選舉 王維基

詳情

一句「換特首」已經夠票入立會

王維基及其團隊果然是香港精英,比起現屆特區政府的發炎人幕僚團隊明顯是高幾班。今日(5月11日)王維基開了一個臨時記者會,表示會考慮選今年立法會議席。這對於政圈來說,無疑是加添變數,也讓今年立會選舉更形熱鬧。而王的參選議題更非常之精準,就是「換特首」。這三個字其實已經足夠讓他夠票入立會,因為他成功插入既泛(民)、既建(制)但非獨(港)的市場,如果他成功,更成功造就了大家時常所說的第三條路。選得王維基,明顯不是本土派人士,你很難會想像同時支持陳雲和王維基的思維的人,因為根本是不同路數。所以針對的市場是中間派。但今天的中間派卻異常的低水平表現,原因有兩個。一、泛民怕死,常常說要新制度,但唔又想得罪舊客仔,所以成為包伏。二、建制同樣被政府及中共拖後腿,即使如樹根近日出Poster話自己本土,但是仍然走不出那種無腰骨盲撐政府的味道。但兩者卻找不到所謂的第三條路,只能說話要找對話空間、雙方要包容的空泛命題。但現在王維基卻簡單的一句「換特首」擊中現在中間路線的市場。在網上無疑大家真的以為香港真的是很多人有港獨思維,又或者個個都是愛字頭黨友,單向一邊,沒有中間,所以便認為撕裂。但現實卻大部份人都是中間派但卻沒有人成功完整地或者有一個較相對地清晰的方向拿取中間派的票源,現在王的條件卻可以。王維基是典型香港人心目中的成功人士,商業、富有、有學歷,所以說話便叫做有份量。因為大家都會話,佢肯講其實犧牲好大,你估唔怕比阿爺封殺咩,人地上落億億聲架!!所以為何近年田北俊有市場就是這個意思,皆因既不是泛民但卻不滿現有政權。而他在記者會上簡單地描述對現屆政府的不信任使原有對香港有利的政策也停下來,如醫務委員會成員問題,這的確是因為現有特首問題而拖慢了社會發展,是解決社會深層次對立的要點,也正正是第三條路所需要找出來的問題。王的政綱其實是現今第三條路的路向,大家常常說第三條路,但具體一直找不到方向,現在他好自然地講出來,就是這樣簡單。換了特首,平安發展,這絕對是不少人心目中或者主流人士的想法。當中不只是傳統泛民,甚至連建制的都會有這種想法。事實上不少商界都不滿現今的政府對本地的商界不支援,只向中國商界傾斜,這才會出現田北俊、飛天朱等人士走出來,但是他們同樣是親中共政權,至少他們不會想香港獨立先。倘若立會選港島區,泛民(公民黨、民主黨)和建制(民建聯、新民黨)相當頭痕,反觀本土派或者傘兵不會有什麼顧慮,因為客路不同。但有一樣現時是較未明朗化,就是王維基的國藉問題,現時直選議員不能有雙重國藉,而王維基是加拿大人,能否在九月前放棄加國藉或者他是否真的願意放棄其加藉都是考慮因素。一招「換特首」三個字,肯定使更加多牛鬼蛇神露出馬腳,競選時就更有看頭和更多花生,王維基團隊的確不是省油的燈。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2016立法會選舉 王維基 中間路線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