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巴人

多年前在機艙看雜誌,忘記是《國家地理》還是《時代》,從專訪認識首位踏足珠穆朗瑪峰頂的希拉里爵士,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謙遜,他知道沒有雪巴人幫忙,根本不可能踏足頂峰,我由那篇訪問認識雪巴人。 踏足世界第一峰讓他名利雙收,他樂意跟雪巴人分享,一九六○年成立喜馬拉雅信託基金,為尼泊爾山區的雪巴人修橋築路建校起醫院,讓他們改善生活。 我喜歡喜馬拉雅山,去過尼泊爾看太陽從喜馬拉雅山脈升起,也到過西藏的珠峰大本營。不過,心態較接近西藏人和雪巴人,我喜愛和尊重大自然,沒想過亦沒能力征服大自然。 港人再登珠峰讓不少人開始關心雪巴人,事實是全球貧富懸殊日趨嚴重,地域差距形成貧富鴻溝。在窮山惡水聚居的人一定窮,雪巴人為賺遊客錢攀上珠峰送命,跟外勞在港遇上工業意外的本質一樣。與其聚焦在外國攀山者剝削雪巴人,不如看看四周的人可有剝削他人的心態和行為。 不少貧困地區得到捐款興建學校,但很快荒廢,小孩繼續失學,成人繼續做危害生命的工作。扶貧從來不易,即使未能善待他人,起碼別剝削不如你幸運的人。 文:關麗珊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1日)

詳情

攻頂不浪漫

Khumbu Valley, from Kala Pattar, Nepal Gokyo, Nepal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尼泊爾險峰路上,山光明媚,轉眼風雨如晦;小徑旁常見旅客墓碑,提醒每一位過客,冰壑絕壁,暗藏殺機,大山不可欺。 珠穆朗瑪峰攻頂必經之路,貢布冰瀑 (Khumbu Icefall) 日前雪崩,十多名雪巴人身亡,成為歷來珠峰攻頂探險,最多人死亡的一宗意外。雪巴族人,正是雪域原住民,因其天生奔走高山的能耐,成為聞名於世的登山嚮導與後勤部隊。 為何死的都是雪巴人?事件再次引人注視,世界最高峰,已成為冒險樂園;登山活動商業化,幫人達成理想是大生意,世界各地旅人,或追求夢想、或挑戰極限,每年集中於四、五月間,山區天氣較穩定時,蜂擁到珠峰大本營,靜待攻頂時機。雪巴人是先頭部隊,他們在登山季節開始時,於緩慢流動的冰瀑中,架設繩索與鋁梯,運送糧食與補給物資往高海拔營地。 後方的冰崖,其實是一塊緩慢移動的巨冰 多年前,筆者曾橫越貢布冰瀑下較平緩之冰河,巨型冰塊如房子一樣大,以每天幾厘米的速度緩緩流動;走在冰河上,偶然會聽到沉重碰擊聲,是某處冰塊在翻滾,上游之冰瀑,更為陡峭。雪巴人是

詳情